Tag: 煉氣九千年

uelik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煉氣九千年討論-NO229. 頌我仙號者分享-ghpa5

煉氣九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九千年炼气九千年
“桥桥,我就要与你真正融为一体了,我带你到另一个世界中去,我不要来世了!”
李安阳抚摸着手腕上的桥形图纹,他深情地说道。
“没有你的来世要来何用?这一世我就与你再不分离。”
李安阳说着亲吻了一下手腕中的图纹,他根本就不怕死了。
神 級 升級 系統
轰!
也在这一刻,守护着他们的那件太华仙人的仙器终于在天人五衰的致命法则侵蚀下破碎了。
顿时之间如毒雾一般的致命法则朝着他们席卷了过来。
所有人都放弃了抵抗,缓缓闭上了眼睛,不是他们不抵抗,而是无从抵抗,要说的,想做的都在之前像心愿一样地说了。
“师父!”
黑雾笼罩前的那一刹那,太华仙人似是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叫他,但他觉得那是幻听幻觉。
“江寒,为师临死前耳边还能回响你的叫声,为师知足了。”
太华仙人淡淡呢喃道,闭着眼睛等死,但好一会都没有痛苦的感觉。
众人都一样,以为被天人五衰的致命法则侵蚀应该很痛苦,会马上死亡沉沦,但是却没有。
“师父。”
太华仙人耳中又听到了江寒的叫声,比前一句更清晰,清晰到就像在耳边叫他。
太华仙人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熟悉的脸庞,他揉了揉眼睛以来是看错了。
“江寒真的是你?”
太华仙人激动的当场落泪,“是为师死了吗?在记忆中与你相遇了?”
“师父,我不让你死,你怎么会死?是弟子来晚了一点,但还好赶上了。”
江寒差点落泪,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师父哭的像个孩子。
众人都睁开了眼睛,看到自己被一座仙光四射的巨大殿堂守护,再看到以为再也看不到的江寒,大家都哭了。
这种感觉他们无法诉说,像是心脏被重锤锤了一下,那种暖流涌遍全身的感觉太过奇妙了。
“江寒,我不是在做梦吧。”
風 曉 櫻 寒
吴青阳抹了一把眼角,马上给了江寒一个熊抱。
“哥!”
李安阳也红着眼眶抱了上来。
陆离他们纷纷叫着大师兄一涌而上,江寒活生生出现在他们面前,将他们从死亡线上拉回来,这种奇迹般的感动永世都忘不掉。
“大家没事了,放心吧,我现在就带你们上彼岸天桥,度过这次天地大劫。”
江寒开口说道,“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绝对不允许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死,哪怕与这天道的意志对抗也再所不惜。”
江寒以江山殿保护他们,全身神光迸射,在天人五衰的致命法则侵蚀下往彼岸天桥而去。
江山殿是保护不了他们的,只能暂时的保护,所以他们必须送上彼岸天桥才行,那样他们才算是安全。
哪怕不是送他们到彼岸,但只要他们上了天桥就像是站到了陆地上,不会受这天人五衰大劫的法则侵蚀。
“仙帝,我来了。”
彼岸大帝站在彼岸天桥化成的大船之上,在翻滚的苦海云雾中显现,江寒马上踏和其中,将江山殿中的众人都放了出来。
“这就是彼岸天桥吗?”
烈焰焚情:冷枭的挂名娇妻
太华仙人激动一声,无限感慨在心中抒发而出。
“托大师兄的福,我竟然有幸上达彼岸天桥之中。”
陆离几人也是激动道。
不过江寒却是怔在原地脸色愈发凝重起来。
因为他的耳中听到了来自下界的呼唤,有人在颂他永恒仙号。
“怎么了江寒?”
太华仙人看出了问题,对江寒问道。
“造化龙脉在唤我仙号,看来下界人族这繁衍之地也到了灭顶之边缘了。”
江寒脸色凝重道,“我必须马上下界去,曾经我答应过造化龙脉,若是有危险可颂我仙号,我必定会出现。”
“啊!下界是人族的繁衍之地,造化龙脉是人族的本源之根,这天人五衰大劫之下,那片繁衍之地或许真会被摧毁。”
太华仙人的心也悬了起来,其它人也皆是如此。
无论如何,下界就是他们的家,他们中的所有人都是从下界上来的,现在下界有难,也就是人族有难,而且是灭顶之劫难,谁又能无动于衷呢?
“仙帝,那咱们现在就出发吧。”
彼岸大帝在旁恭敬道,“如今这天道紊乱,彼岸天桥也能下界了,若是天道刚健之时,这是不行的。”
“我先行一步,事态太严重了。”
江寒话一说完就掠出了彼岸天桥,然后淹没到了漆黑的五衰法则毒雾之中。
彼岸大帝驾驭着天桥所化的大船往下界而去,站在船上的众人都被江寒所感动所震撼。
此时的他们不知道有什么来形容自己的心情,更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江寒。
而在下界之中,此时是真正的同上界一样,甚至比上界还要黑暗,完全被黑暗笼罩了。
但是在黑暗之中,却还有一点星星之火闪烁。
那是来自长白山脉上空,一条巨龙盘踞长空之中,以首尾相接的方式环抱着这九洲十地。
这是人族的造化龙脉,是人族繁衍的根本。
天人五衰大劫降临之时,造化龙脉为了守护人族,留下希望,便自长白山脉出来,以自身抵挡着这天地大劫的侵蚀。
只是天人五衰大劫实在太过不可逆了,造化龙脉只能颂江寒的仙号。
他曾经说过希望永远不颂,但是在关乎人族生死存亡之际,他不得不颂,这成了它在天人五衰大劫中唯一可以寄托希望的人了。
实际上它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更不知道江寒有没有死在这大劫之中,但是他却一直颂着“永恒”仙号。
嗡嗡嗡~
黑暗之中,他看到了一团七彩仙光显现,是自九天之上而来的。
“真的是他吗?永恒?”
造化龙脉眨巴了一下那巨大的龙睛,看着七彩仙光越来越近,他终于看清那真的是曾经在地下他见过的人。
“颂我仙号者,九天十地内皆能得到庇护。”
江寒长啸一声,出现在造化龙脉身边,瞬间将江山殿祭了出来。
轰隆隆!
江山殿这件仙器虽然不能抵抗天人五衰大劫法则的侵蚀,但是能暂时的替造化龙脉分担压力。

821cm精华小說 煉氣九千年 愛下-NO223. 籌碼閲讀-fbint

煉氣九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九千年炼气九千年
江寒进入南天门之后,直奔永恒宗。
盛宠无敌:暖婚萌妻坏首席
只是当江寒来到永恒宗之后,原本守候在此的陆离,以及南仙域的所有弟子都没影了。
如此看来,天庭帝君已已经下手了,将永恒宗在南仙域的所有人都带走了。
南仙域已经空空荡荡,上至陆离这位掌事人,下至苦力,一人不剩全部都被消失了。
不是 浮雲
江寒气得差点吐血,说明天庭帝君已已经出手了,将他在上界的一切关系一个不剩管他认识不认识全部给带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
“天庭帝君是你逼我的,你做的太绝了。”
都市 之 修仙 歸來
江寒怒不可遏,原本以为这件事可以缓一缓,没想到天庭帝君将他逼上了绝路
不管三七二十一,江寒直奔九重天而去,他倒要看看这天庭帝君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不过此时彼岸天桥显现在虚空之中,彼岸大帝站在天桥之上,江寒倾刻间上到天桥之中。
“恭贺永恒仙帝归位!”
彼岸大帝对待江寒的态度发生了三百六十度的转变,江寒一上到彼岸天桥彼岸大帝对江寒恭敬地一揖。
“辛苦你了。”
江寒在下界便明白了一切,当下对彼岸大帝道出一声,“你原本是我体内的血液凝化而成,说上来你其实是我的一个化身,我所幸有你这个化身,”
“仙帝言重了,能够让仙帝归位,觉醒一切尘封的记忆,是我的职责。”
彼岸大帝恭敬回道“如今仙帝已经觉醒了前世今生的记忆,是否要回归彼岸,让太上静官付出应有的代价。”
“再让她蹦哒几天,我现在有重要的事要处理。”
江寒回道,“天庭帝君已经将我在界的一切关系全部当成筹码掳走了,我现要要马上去天庭找他。”
“仙帝,若是有需要我的地方请尽管开口。”
彼岸大帝开口道,“天庭帝君对彼岸的重视程度无法想象,现在仙帝的实力并没有达到全成时期,但是天庭帝君却是至尊无上的存在,若想打败他,必须借助彼岸天桥的力量。”
“你的意思是我不如他?”
江寒挑了挑眉,“这是万不得已的计策,我知道我现在不是全盛时期的永恒仙帝,倘若与天庭帝君达到不死不休的地步,我会借用你的力量。”
“还请仙帝放心去执行,我随时待命。”
彼岸大帝恭敬回道。
江寒点头之间掠出了彼岸天桥,直上九重天之上,来到了天庭灵霄殿。
在云海之中江寒看着那座宝光四射的灵霄殿,步步踏步进去。
很奇怪的是,今日的灵霄殿与往日的灵霄殿有天差地别之感。
灵霄殿上没有一位仙家,只有那灵霄宝座上的天庭帝君如日中天一般。
“我给了你三天的时间,想不到你用了一天不到的时间就到了很好。”
天庭帝君看着江寒,淡淡地说道,“紫金龙王呢?我要的东西你带来没有?你与他串通一气来蒙蔽我,欺骗我,本帝岂是如此好糊弄的。”
223
江寒二话不说将奄奄一息的紫金龙王丢了出来,喝道:“天庭帝君,你身为执掌九重天的至尊人物,竟然会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我早在此地与你说过,我与紫金龙王不共戴天,你竟然会说我与他串通一气,简直是可笑至极。”
看着被江寒剥尽了龙鳞的紫金龙王,天庭帝君沉凝了一会,旋即哈哈大笑而起,“你在笑什么?”
江寒怒喝道,“你身为天庭帝君,却使用下三滥的招数将我在一重天的亲人朋友全部掳走当成筹码,你这种行为已经严重地触犯了我的逆鳞,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后果?”
天庭帝君不置可否地一笑,“本帝乃是执掌九重天的帝君,你区区一个偷度上界的蝼蚁,本帝想捏就捏,还能有什么后果?”
“是吗?”
江寒的脸色冷冽了下来,“当年下界的浩劫你有你的一份是吗?救走紫金龙王的神秘力量就是你是吗?”
“哈哈哈……”
神棍是怎样练成的 一叶孤舟
天庭帝君大笑而起,“是又如何?下界乃是地之造化所在,保是紫金龙王办事不利,我处心积虑布置了那么久的计划,却在他手上功亏一篑,所以我救走他是不想那到死去,那样太便宜他了,五千年之后,他还是一事无成,所有的计划却毁在你的手上,你知道地之造化对我多么重要吗?”
“果然是你。”
我伐天下
江寒怒喝道,“地之造化的龙脉乃是下界人族繁衍的根本,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抢夺,你已经身为九重天的至尊难道还不满足吗?”
“满足?”
七世悟道 黑白线
天庭帝君讥讽地笑了笑,“你应该知道天人五衰大劫,只要不超脱彼岸一切都是虚妄的,只要我得到地之造化龙脉,我就能超脱彼岸,成为永恒仙帝那样的人物。”
“我现在问你,你把我的亲人朋友带到哪去了?赶紧给我交出来。”
江寒怒喝道,“你不配做天庭帝君,你已经丧心病狂,你太自私了。”
贴身医 任白
“哈哈哈……”
天庭帝君仰天大笑了起来,“人不为已天诛地来,何况是本帝这种执掌九重天手至尊,只要不超脱彼岸一切都是虚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想救你的师父师弟以及你的朋友吗?办法只有一个,只要你愿意,他们都能平安无恙。”
“是吗?我是谁?”
春秋战国
江寒怒吼道,“你已经触了我的逆鳞,你以为你现在是天庭帝君就能为所欲为?”
“你是永恒仙帝的转世之身!”
天庭帝君淡淡说道,“当年你本有超脱彼岸的机会,只是你太看重儿女私情,为了一个太上静官回了头,结果呢?她背叛了你,夺走了你的一切,将你打放轮回,而太上静官却在彼岸永生,现在你只要再死一次,我就能把你的亲人朋友全部放了,让他们逍遥快活怎么样?”
“你这畜牲。”
高武之我是秦凤青 俗人不庸俗
江寒像是被人揭了伤疤一样地愤怒,“你既然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你应该知道你的下场,我永恒仙帝转世重修,属于我的一切任何人都别想觊觎。”

b1pu5优美小說 煉氣九千年 線上看-NO221. 逆鱗分享-bcr62

煉氣九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九千年炼气九千年
江寒听到天庭帝君竟然敢用他在上界的师父、师弟、朋友来威胁他,令他气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堂堂执掌九重天天庭的帝君,竟然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来威胁我,我定叫你血染青天。”
江寒长啸一声,同时将紫金龙王的龙鳞全身剥光了。
奄奄一息的紫金龙王和死了没区别了,不过江寒暂且将他收到了江山殿中,并没有当场将他碎尸万断。
天庭帝君的想法可以说简单,也可以说复杂。
他竟然会觉得江寒和紫金龙王是串通一气来骗他的,如此才让被他禁锢了长久岁月的紫金龙王逃脱。
说他想法简单是因为紫金龙王能重获自由是因江寒而起,毕竟紫金龙王一直被他禁锢在龙王殿内失去自由。
说他想法复杂是因为他或许他知道紫金龙王与天魔族有染,却还要怪罪到江寒这里来。
这明显是有气没地方出了,他就把这些恶气撒到了江寒身上。
撒到江寒身上就算了,但是他身为天庭帝君却用江寒在上界的亲人朋友当威胁,这让江寒更愤怒。
一直以来,江寒最痛恨的就是这种威胁,尤其是拿他的亲人朋友来威胁他。
这是他的逆鳞,触之便无法原谅。
“还有三天时间,在离开之前,我必须让造化龙脉不容有失。”
江寒收了紫金龙王之后在心中暗暗道。
江寒双眸如星辰一般,闪烁起光泽,像是开了神眼扫视起这长白山脉来。
在他的神眼之下,长白山脉地下千丈之地,一道如神龙一般的光泽在随时变幻着自己的方位。
这就是造化龙脉,也是地之造化所在,更是下界人族繁衍之本源。
有此龙脉在,下界的人族才得以繁衍生息下去,它就像是人族的命门一样,给了人族无穷无尽的生机。
纵使这下界的人族历经所有灾难,瘟疫亦或是其它,只要造化龙脉不灭,人族就有未来,就有希望,永远不会灭族。
倘若造化龙脉丢失,或是死亡,随之而来的也是人族的灭顶之灾降临。
江寒的神眼看透了千丈深的地底,旋即他自己也化成一缕光泽没入到了地下。
他往地底千丈深处掠去,或是造化龙脉感受到了有人在接近它,他变幻自己位置的速度更快了。
如此说明造化龙脉的灵性所在,它是活的,这数十万里之宽广的长白山脉就是龙脉的活动场所,想要挖走它,甚至斩断它也需要强大的实力。
那阿修罗大神和紫金龙王联手,或许也有这个实力将造化龙脉挖走,只是江寒阻挡了。
圣手狂医 安静的美男子
“我乃人族永恒仙帝的转世之身,龙脉莫慌。”
江寒传出妙法音波,他是怕事着了这龙脉。
“我怎么能相信你?我是人族的本源所在,你若敬我就请离去。”
造化龙脉传来了声音,似男似女。
“我不仅敬你,还想护你。”
江寒回道,“如今的你已经成了各路妖魔鬼怪觊觎的东西,但是我要到上界了,在离开之前,我想为你做点什么。”
“哦,你放心的去吧,什么大风大浪我都经历过了,我有自保的能力。”
一百次的伤 小落
一带一路:机遇与挑战
造化龙脉婉言拒绝了江寒的好意,“离去吧,我人族诞生出你这种仙帝是人族之福,你就不用担心我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叨扰你了,不过若是你遇有解决不了的麻烦或是危险,你可颂我句号,我在九天十地都能听到。”
江寒应了一声,“我号永恒。”
“好,希望我永远用不上颂你仙号的时候。”
造化龙脉回应了一声,旋即就不再理会江寒了。
江寒只得回到地面,很显然造化龙脉的高傲代表的也是人族的一种精神。
并非是高傲的精神,而是一种自强不息,我能行,我可以的自强精神。
“只有如此自强高傲的本源龙脉,才能繁衍出自强不息的人族。”
江寒嘴角微微上扬,倒是对造化龙脉非常敬重与赞赏。
现在江寒真的可以放心回到上界中去了,造化龙脉的事他觉得可以放下以来了,倘若真的再有来自上界的强者要盗取龙脉,那造化龙脉只要颂他永恒仙号,他也能及时下界。
“上一次上界是为屠龙,这一次上界是要屠帝!”
江寒嘴角微微上扬,他没有半点俱意,有得仅仅是大帝的无尽威严,与仙帝不可侵犯亵渎的尊严。
“天庭帝君,倘若我到了上界,你真动了我的人半根汗毛,我江寒定叫你血染青天。”
江寒长啸之间奔腾而起,踏着一团祥云直上天际。
校花校草那些事儿 六月荼蘼
现在的他不用借助江山殿的力量,因为他本身就比仙器还要强大,那些天之法则对他起不了半点作用。
仅用了一个时辰,他就到了南天门面前,再次站在这座伟岸的门户前,此时的他却和当时第一次上界时不可同日而语。
“南天王,别来无恙?”
江寒站在南天门前淡淡一喝,旋即那扇巨大的门户缓缓地打开。
“你回来的挺快的,咦!”
南天王自门内走了出来,不过此时的江寒在他眼中却有一种堪比天庭帝君的气势与伟岸感。
这让南天王极其惊愕吃惊,要知道前段时间江寒下界的时候就算他是天主,也没有给南天王这种感觉。
但是现在的江寒,却给了他这种大帝一般的伟岸气势与高大的感觉,这趟下界之行不知道江寒得到了什么造化。
“我还是老样子,倒是你变化挺大的。”
南天王看了江寒一会,最后如此说道。
大小姐的御用兵王 朝歌
“这个世界永恒不变的就是一直在变的,很正常。”
游戏开发设计师
秀色 小說
江寒走到他面前,对他淡笑了笑,“天庭帝君站在这里传话到下界威胁我,你为何不劝他踏出南天门到下界去呢?”
“咳,不是谁都有你这种魄力的。”
南天王尬笑了一声,“他是天庭帝君,执掌天庭的至高无上权力,哪会轻易舍得放弃仙业下凡为人,不过你还是赶紧去看看你的亲人朋友吧,希望还来得及。”
“嗯,他们少了半点汗毛,这天庭帝君舍不得的一切,都要灰为灰烬。”
江寒冷冽地喝出一声,旋即进入到了南天门内。

ia37n都市异能小說 煉氣九千年-NO213. 給臉不要臉讀書-nwvhz

煉氣九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九千年
“永恒宗,仙道八门之一的永恒神宗,知道吗?”
禁耳军骂骂咧咧地回道,一副瞧不起江寒二人的样子。
“请问沐冠被削了皇位之后的去处如何?你们知道吗?”
沐枝儿急切问道,这是她最想知道的消息了。
“废话怎么这么多?再不滚信不信当场把你们的头砍下来。”
禁耳军显得极不耐烦了,大声呵斥起来。
“放肆。”
江寒冷哼一声,声如雷鸣在他们耳旁炸开,当场震得他们七孔流血。
顿时之间,在他们的意识中,江寒显现出天神一样地气势,让他们当场跪在地上拜倒起来。
“神明啊请恕罪,二十多年前的事,我等实在不知道啊。”
那禁耳军恭敬到说话都在颤抖,如实回道。
江寒瞪了他们一眼,旋即挽着沐枝儿离开了这里,他知道削皇位之后是会被治大罪的。
假如这下界的永恒神宗只是接手太华宗的地盘,并没有对沐冠痛下杀手,仅是赶走还好,若是削了沐冠的皇位,还要诛沐家九族,那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江寒,帮帮我,呜……”
沐枝儿哭得很伤心,这样的消息对她的打击确实太大了。
“放心吧,咱们现在就去永恒神宗,找他们的宗主聊聊。”
独家蜜宠:无赖总裁明星妻
江寒安抚了她一句,旋即带着她往永恒神宗而去。
江寒对这下界是熟悉无比的,这就是他的故里,这永恒神宗和太华宗在以前同为仙道九宗。
只是太华宗覆灭之后,江寒对此地不在留恋飞升上界了,只是没想到现在又回来了。
天下節度 克裏斯韋伯
想起自己的师父在上界创建的势力名为“永恒宗”和这下界的永恒神宗仅一字之差。
总裁在上:新妻,不要闹
来到了永恒神宗的山门前,江寒开口一喝:“太华宗江寒来访。”
他的声音宛若雷鸣,震得永恒神宗的山门都在颤抖,那在永恒神宗守山门的长老听到这道声音都有一种心悸感。
数位长老自那殿内走了出来,望向山门外傲立半空的江寒。
其中一名长老喝道:“太华宗早在三十年前就覆灭了,你要冒充也要找个现存的宗门冒充啊,恕不招待。”
“我再说一次,太华宗江寒到访。”
江寒双眸烁烁精光涌现,如两个小太阳一样地瞪着他们,如此气势似乎是在警告他们。
“我好像记起来了,三十年前的仙道九宗论道盛会上,那位击败吴青阳夺得仙道之子荣誉的人就是江寒,难道就是他?”
永恒神宗山门内,一位年纪稍长的长老对其它长老说道。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确实想起来了。”
另一位长老点头道,“只是三十年过去了,自从太华宗莫名覆灭之后,整个太华宗的人都死光了,这江寒……怎么还活着?”
“那我们要不要开门?”
有长老问道。
“看他来势汹汹,语气不善,我看暂时不要开,先禀告给宗主吧。”
年纪稍长的长老如此说道。
“太华宗的江寒,你稍安勿躁,我们需要请示。”
他传出话去,先安抚江寒,心怕江寒乱来。
“我可以等,但是我的耐心也有限。”
江寒挑了挑眉头,算是给足了他们面子。
永恒神宗的长老急忙派出一人前去禀告了,江寒就这样傲立在山门外的半空之中,显得很有耐心的样子。
半个时辰之后,那位去禀告的长老回来了,马上打开了山门迎请江寒进去。
“久等了,虽然太华宗早已覆灭,但你身为太华宗曾经的弟子,来者皆是客,不知道你来我永恒神宗所为何事?”
将江寒迎请进去之后,那位长老皮笑肉不笑地问道。
腹黑帝王想害我 满城伤
“我要问的事你回答不了,也作不了主,带我去见你们的宗主吧。”
江寒直接了当说道,并不是不给他们面子,而是事实。
“你……”
听到江寒的话,众长老都咬了咬牙,脸色一下就不好了。
“带路吧。”
江寒拧了拧眉提醒了一句。
“如果你是为我永恒神宗接收太华宗曾经的庇护之地而来,那我等也可以给你答复,宗主他很忙……”
“够了。”
江寒马上打断了他的话,“我就问你一句,能不能见到你们的宗主?”
別長安
“这……”
几位永恒神宗的长老显得很为难,支吾着意思就是不能见了。
“既然你们这么为难,那就让你们的宗主亲自来见我吧。”
江寒怒喝一声,他已经给够了他们脸了,只是他们自己不要。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在这里闹点动静,让永恒神宗人尽皆知,到时候那宗主自然会亲自前来。
“你想怎么样?”
听到江寒的略带威胁的语气,几位长老脸色一变,个个变得严厉凶恶起来。
“不怎么样,就是让你们吃点苦头。”
江寒的话音刚落,手掌就伸了出去,顿时之间在他们的眼前一片黑暗笼罩过来,像是天为他们关上了灯。
噗通噗通噗通……
六位永恒神宗的长老像是蚂蚁一样,被江寒反手间就给制服,统统跪在地上。
“现在你们就给我在这跪着,跪到你们的宗主亲自过来为止。”
江寒对他们冷笑道,同时走向那掌管着护山大阵的地方。
“你……你要干什么?”
被镇压得跪在地上的几位长老脸色难看无比,看到江寒要走向那核心之地,还以为江寒要破坏他们的护山大阵呢。
“我要干什么,你们马上就知道了,整个永恒神宗都会知道。”
江寒呵呵笑着,当场将那护山大阵的灵石全部踩碎了。
嗡!
笼罩在永恒神宗上空的护山大阵光芒马上就消失了,让整座永恒神宗暴露在天地之间。
这就像是被打开了门的房子,没有了半点守护措施了。
失去了护山大阵的笼罩,自然就惊动了永恒神宗的最高层,包括掌教和核心长老。
身在永恒神殿的宗主瞬间走出了殿堂,望向消失的护山法阵,联想到之前有长老禀告江寒到来,他的心里马上咯噔了一下。
“看来他真是来闹事的。”
永恒神宗的宗主天恒子怒喝之间踏云而来,旋即其它核心长老都纷纷跟了过来。
“掌教师兄,太华宗早已覆灭了,那江寒就算是幸存者,也没必要来闹咱们的永恒神宗,他这是为哪般?”
传功长老对久恒子说道,脸色却是极不好看。
機靈寶寶:呆呆娘親妳別怕 黃瓜妹妹
“还能为哪般,不就是咱们永恒神宗接收了他太华宗曾经的庇护皇朝么,已经覆灭的太华宗难道还要霸占资源不成?”
久恒子一副心知肚明的样子冷冷喝道。
“可是都过去三十年了,他此时来闹有什么用?简直是岂有此理。”
亲传长老也气愤填膺地喝道。
没过一会,他们就降临了下来,站在殿堂外的江寒目迎着他们,嘴角微微上扬起来。
“江寒,你好歹也算是曾经论道盛会的仙道之子,怎么如此不成体统?到了永恒神宗撒泼打滚?”
久恒子降落在江寒面前,用极其讥讽的语气说道。
“既然你还知道我是曾经的仙道之子,那我要见你一面你却高高在上闭而不见,我只能用自己的办法让你来见我了。”
江寒笑说着,指了指殿内。
随着江寒的指向,他们看到自己的守山长老一个个跪在地上,顿时脸都青了。
“你这是何意?是来羞辱我永恒神宗的吗?”
久恒子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还是你觉得,我永恒神宗好欺辱?”
“若要人敬已先要已敬人的道理你不懂吗?”
江寒瞪向他冷笑道,“况且在这实力为尊的世界,我难道还要看你的脸色不成?我好心好意前来拜访,结果你们拿自己的冷屁股贴我的热脸上,我现在就拿脚踩到你们的臭脸上。”
“你……”
久恒子被江寒这一席话气得差点大打出手,“你到来是来干嘛的?是来收回你太华宗曾经庇护的皇朝吗?”
“没兴趣。”
江寒直接了当道,“当然,若是真的惹恼了我,说不定我还真会这样去做。”
江寒说话之间,隔空朝着远处的一座山峰招了招手,顿时之间令他们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轰隆隆!
他们耳中听闻巨响,视线中便是看到那座山峰被连根拔起,像是风筝一样地被江寒放到了半之中。
如此力量,如此实力,如此手段,非常人所为,哪怕久恒子就算也能做到,但是却不会像江寒这般轻松自如。
把一座巨大的山峰当风筝一样地放在空中,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啊?
“看到了吗?你们觉得这座山峰是放回原处好?还是直接在空中碎成齑粉好?”
江寒淡淡说道,像是在问他们,又像在自言自语。
“江寒,是我们有失远迎了,还请高抬贵手。”
久恒子哪里还不明白江寒的意思,虽然江寒是在耀武扬威,但是人家的实力摆在这,他不得不服软。
“那能谈吗?”
江寒瞪向他,冷冽道。
“能谈能谈,和平地谈。”
久恒子抹了抹额头的汗珠,江寒的实力让他感觉到可怕。
江寒旋即将那座移到空中的山峰又放了回去,拍了拍手,那殿堂内跪着的数位长老也感觉到压在身上的压力消失了,他们急忙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