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vkih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第八十二章 草帽團的危機(上)展示-k18fv

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
小說推薦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
“哦?他也能操控黄金?”多弗朗明哥眼底的兴趣之色,愈加浓烈。
豪门长媳
而德索罗则是深吸一口气,面色凝重的点头道:“没错,他在操纵黄金时,我竟然会对那部分黄金,失去感应。”
见德索罗吃瘪,多弗朗明哥意味难明的笑了笑,然后转身朝着窗外走去。
“那边有门!”德索罗低声怒吼。
明哥身形一顿,嗤笑道:“既然他操控黄金的能力比你强,你觉得…我在这座黄金酒店内,能安全吗?”
“正好,我也可以享受一下这座海上最大游艺城的风情。”
说完,多弗朗明哥毫不犹豫的跃上窗台,头也不回的道:“你最好也离黄金远一点,不然,怎么栽的都不知道,你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吗,黄–金–帝。”
敗天滅道 黎明愛黃昏
“嘿嘿嘿嘿嘿嘿……”伴随一阵肆意张狂的低笑,多弗朗明哥从窗口跃下,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混蛋…”德索罗怒气上涌,双拳狠狠砸向面前的池水,震的黄金水花四溅。
……
大德索罗号外。
一艘庞大的军舰缓缓驶入黄金水道,其余数十艘军舰则是分散包围,将大德索罗号围在了中间。
军舰上,藤虎赤犬并立在船头,距离二人五米处,站着位一脸惬意的白发老人。
此人,正是海军现任大督查—前元帅,战国。
‘喀嚓!’
战国左手抱着一袋仙贝,右手则是不停的将一块仙贝送入口中,咬得‘喀嚓’直响。同时,咀嚼中偶尔会蹦出一些仙贝碎屑,留在他那同样花白的胡子上。
听着耳边不停响起的‘喀嚓’声,赤犬微微皱眉,侧目看了一眼吃得正香的战国,暗自思忖道:
这次任务居然要同时出动我和藤虎,还带上了这个前任元帅,难道是他?……想到这,赤犬脸色变得十分凝重。
时间缓缓流逝,当这艘庞大军舰从驶入到水上广场时,竟然格外安静。
不仅是看台上空无一人,就连那些金色柱台都没有升起,这和桑尼号入场的待遇想必,那可就差太多了。

片刻后,这艘承载着海军高端战力的军舰,缓缓停靠在大德索罗号的华贵码头上,赤犬等人相继下船。
“真是华贵啊,喀嚓…”战国看着港口处的几座黄金德索罗雕塑,略微怪异的挑了挑眉,然后继续吃着他的仙贝。
就在几人还在审视周围情况时,一阵富有节奏的‘嗒嗒嗒’声,从一旁响了起来。只见手握木质杖刀的藤虎,一边用杖刀点地,一边慢慢向着前方摸索而去。
闻声,战国缓缓转过头看向藤虎,诧异的道:“一生,你来过这里?”
藤虎身形一顿,淡然的摇了摇头,然后继续向前走去。
看着自顾向前的藤虎,战国肆意的大笑一声,继续吃着仙贝…
而就在这时,电话虫的那独特‘波噜波噜’声,从赤犬怀中响了起来。
赤犬从怀中的掏出那只红色熔岩外壳的电话虫,将壳顶上的对讲机拿了起来,语气低沉的道:“喂!”
“萨卡斯基,赶紧去把那群该死的海贼给我抓起来,哀家要立刻去德索罗酒店休息,你听到了吗!!”电话虫内传来了女天龙人那异常愤怒的咆哮声。
闻言,赤犬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然而,高贵的天龙人并不打算得到赤犬的回应,自顾下达完‘命令’后,直接就将电话挂断了。
看着脸色难看的赤犬,战国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淡淡的开口道:“知道我为什么会推荐库赞吗?”
闻言,赤犬微微一怔,转头看向了战国。
“处理事务的方式上,你没有库赞沉稳,这是其一。”
“其二…你可以去问他,毕竟当初我建议库赞接任时,他只是短暂犹豫了一下,便点头同意了。”
“是空帅他…”赤犬眉头紧皱,对战国投去了询问式的目光。
战国淡淡的点了点头,继续道:“你让他…很失望。”
说完,战国便迈步向前走去,留下赤犬一人,杵在原地皱眉沉思了起来。
我的处事方式有问题吗…不!我只是贯彻绝对的正义而已。而且…与总帅空相比,他的那份强烈正义感,我甚至追之不及,绝对不可能是战国说的处事方式的问题。
“对我失望…”赤犬怅然的呢喃道。
随后,想起了那个本该战死的艾斯和那个该死的草帽少年,赤犬怒气瞬间升腾,咬牙切齿道:
“我会亲自讨回来的!”

黄金监狱中。
陈穆驾驭着两个黄金铸造成的金色巨柱,急速上升着
临近黄金监狱的顶端,陈穆看着伸手可及的黄金坚顶,小声嘀咕一句:“居然没有产生“摔”感,看样子,这监狱的高度真的只是近百米而已。”
“大哥哥,你在说什么??”小女孩转过头,一脸奇怪的盯着陈穆道。
陈穆闻言一愣,轻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缓缓蹲下身,将小女孩放了下来,柔声道:“要乖乖待着哥哥身边哦,不然可是会掉下去的。”
“嗯!”小女孩重重的点了点头。
陈穆见状,对她微微一笑,缓缓在其身边躺了下来。
众人眼底闪过一脸疑惑。
小女孩也是满脸问号,好奇的问道:“大哥哥,你怎么躺下了?”
“因为大哥哥会恐高啊。”陈穆淡然的笑了笑。
“!!!”众人心头狂震,一脸骇然的看向陈穆。
还不待众人说些什么,陈穆握刀的右手上紫光一闪,整个右掌被一层深紫色的光晕笼罩,宛如带上了一只深紫色的手套。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那紫色光晕中突然闪过一抹细微的白光,再然后,那如明镜般的长刃便直接从陈穆手中消失不见了。
见状,众人先是惊讶一下,随后便很快恢复了正常。
陈穆将众人的表现尽收眼底,心中暗暗揣测道:
看样子,在海贼世界里,拥有‘空间储物’能力,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就像乌索普总能随手掏出一个上吨的巨大‘铁锤’…
陈穆将思绪收拢,面色凝重的盯着黄金天花板,沉声道:“所有人,都躺下!”
旋即,瞥了一眼还在愣神中的马库斯,不咸不淡的道:“谁要是不听话,掉下去了…我可不会停下来去捞人。”
闻言,马库斯浑身一抖,一边擦着脸颊滑落的汗水,一边着急忙慌的躺了下来。
众人见状,对视一眼后纷纷躺倒了下来。
不消片刻,身处黄金高台上的众人,已是纷纷躺倒在地。
“然后呢??”众人齐齐转头,一脸疑惑的看向陈穆。
只见陈穆脸色一凝,左手剑指上挑,操作着两个黄金高台,笔直的撞向了这黄金监狱的顶部。
与此同时,他将右臂高举,掌心中散发出大片紫光,对着黄金平顶覆盖而去。
紫光照耀间,黄金平顶上瞬间出现一个散发着紫色光辉的巨大黑洞,陈穆等人所处的高台则是直接冲入了其中。
除了陈穆以外,所有人都被吓得闭上了双眼,
小女孩也是躺倒在陈穆的臂弯中,紧紧抓住了他的衣服。
看着怀中那皱成一团的小脸,陈穆温柔的笑了笑,心中暗暗决定道:
只要我还能喘气,就不会让你‘再’受伤害了,你就是我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
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陈穆眼神瞬间黯淡了下来。
如果你想回到家人身边,大哥哥也会尽皆所能的帮助你的……陈穆做好了最坏和最好,两种打算。
就在这陈穆思绪万千的时候,不远处的马库斯,率先睁开了眼睛,看着两旁飞速倒退的黑色坚壁,下意识的开口道:
“我们这是在哪?”
“回去的路上。”陈穆淡淡的回应了一句。
然后,依旧高举着右手,掌心不停向外扩散出紫色的波纹,朝着四周的墙壁侵袭而去,维持着不让墙壁合拢的同时,为这昏暗无光地底,添上了一丝神秘的紫色辉光。
“好漂亮啊…”小女孩闻声,慢慢睁开了眼睛,轻声呢喃道。
陈穆微微一笑,道:“以后有机会的话,大哥哥带你去看极光,那才是真正的漂亮。”
说着,陈穆不由怀念起了以前,那绚烂无比的极光,他也只是在网上看到过而已,也不知道这海贼世界里,有没有这种奇异的美景……陈穆自嘲的笑了笑。
“???”小女孩一脸疑惑的看向陈穆,借着紫色辉光,看着这个陌生又亲切的大哥哥。
而那个小女孩的正牌哥哥,正咬着牙,硬顶着反冲的压力,艰难的爬了过来。
陈穆微微侧头,有些好笑的看了这个缺了颗门牙的小男孩一眼,左手小指微微一勾,平整的黄金台面上瞬间升起一个三米高的滑梯。
那这个滑梯,则是刚好出现在了小男孩的身下。
“啊啊啊啊啊!!”小男孩突然被顶了起来,然后一边尖叫,一边朝着陈穆这边滚了过来。
一眨眼的功夫,距离陈穆本就不远的小男孩,就这么晕晕乎乎的撞到了陈穆的怀中,和小女孩各占一边。
为什么我会有种当父亲的感觉……陈穆脸上肌肉抽搐,那淡然的微笑也是变得僵硬起来。

时间转瞬即逝,约莫过了十个呼吸的时间。
两个由黄金铸造的金色柱台,载着陈穆等人,从地面上的巨大黑洞中冲了出来。
看着璀璨的夜空,众人一时间竟是不敢相信。
“我居然真的逃出来了…”
“我们居然真的能从德索罗的手中逃脱!”
就在众人欢呼雀跃的时候,马库斯眉头一皱,语气低沉的道:“你们忘了体内的黄金粉吗?”
一时间,众人宛如被掐住了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气氛也随之死寂了下来。
就在这时,小女孩扯了扯陈穆的裤管,昂起那圆嘟嘟的小脸,一脸期待的看向陈穆道:“大哥哥,你能取出我们体内的黄金吗。”
众人闻言,也是瞬间醒悟了过来,然后满眼希冀的看向了陈穆。
“这……”陈穆一脸为难的看着小女孩,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陈穆在打败德索罗之后,也不知是不是系统暗赏了他一波,他从那个时候起,就能很明显的感觉到所有黄金粉的存在,甚至…连德索罗身上的黄金,他都有一种如臂如指的感觉。
但是要说从众人体内取出黄金粉末的话,这就有点难办了…
(注:陈穆的感觉确实是对的,在他打败原恶魔果实能力者后,对应的那项能力,是能够直接超越原能力者的,只是这爹系统并没有给出相应的提示而已。)

言归正常,众人看着有些犹豫的陈穆,眼底那希冀的光芒渐渐暗淡了下去。
就在这时,陈穆叹了一口气:“我的确能感应到你们体内的黄金粉,但是……”
“但是什么??”马库斯急忙开口道。
陈穆微微皱眉看了他一眼,然后又低头看向一脸紧张的小女孩,低声叹道:“但是德索罗也能感应到。”
“如果,我在为你们取出金粉的时候,他突然操控你们体内的黄金进行延展…”
“我没办法顾全所有人的安危,甚至…会有人因此死亡。”
听到这,众人宛如被当头浇了一盆凉水,浑身冰凉。
马库斯低下头,幽幽一叹,道:“那你还是送我们回去吧,能拯救大家的方法,只有切换泵房的海水管道了。”
“因为,德索罗没办法操控被海水浸湿的黄金,而且在海水的浸泡下,我们体内的黄金粉也会随之消失。”
陈穆突然一愣,瞬间想到了前世的剧情。
对啊!
破解黄金粉的办法,可不就是让海水通过喷水池管道,洒遍整艘船嘛……陈穆的眼睛瞬间一亮,然后暗自嘀咕一声:我为什么这么高兴,这黄金又伤不到我。
旋即又想到。
分享我的真心事 情诗_
一开始我就觉得怪怪的,德索罗好歹也是一个觉醒了果实能力的‘强者’,怎么会选择不战而逃,难道真是因为我的王霸之气?
现在我算是想明白了,好在我足够机智,平时习惯让分身在船上露脸,也就导致了被黄金粉侵蚀的只是一具微不足道的分身,我随时可以制造一具新的。
恰好是因为我的好习惯,不然…我还真有可能在德索罗手上翻船。
也不得不说一句,能在地下世界里混到帝王这个位置的家伙们,果然都是老银币…
马库斯语气低沉的道:“你能帮我们取得海水吗。”
“我可以一脚把你踢到海里,只是怕你在半路上就爆了…”陈穆小声嘟囔一句。
“你说什么??”马库斯一脸疑惑的看向陈穆。
“没什么没什呢。”陈穆急忙摇头,然后赶紧岔开话题,道:“你刚才说,是想要回监狱是吧,行,我这就送你们下去。”
众人:“……”
看着陈穆手中再次荡漾起紫色的光晕,马库斯急忙阻止道:“等一下,我有话要说。”
陈穆一顿,一脸不解的看向他。
“咳咳,我觉得…我们再次回到监狱,也不一定能进入到泵房。”马库斯一脸认真的道。
“嗯,继续说。”陈穆挑了挑眉,好整以暇的看着马库斯。
看着陈穆这幅淡然的神态,马库斯扶了扶墨镜,略显尴尬的道:“德索罗在通往泵房的管道中部署了凶恶的黄金蝙蝠,一旦有人进入管道,就会受到攻击,至今…”
“至今为止,有很多人去挑战过,但是…都失败了。”一位脸色颓败的消瘦男子,及时插话道。
陈穆挑眉看了这位消瘦男子一眼,好整以暇的看着马库斯道:“所以你想让我去?”
略微踌躇了一秒,马库斯一脸坚定的点了点头,直视陈穆望来的双眼,道:
“是的,请您帮帮我们,帮帮被困于此的可怜人吧。”马库斯郑重的鞠了一躬。
“请帮帮我们!!”众人将陈穆围在中间,饱含热泪的深鞠了一躬。
见众人这幅姿态,本就是软心肠的陈穆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反正现在没什么事…那就帮你们这一次,仅此一次啊。”陈穆颇为无奈的看了众人一眼,然后刮了刮小女孩的鼻子,柔声道:“你在这里乖乖等大哥哥哦。”
“好~~~”小女孩奶声奶气的回应道。
陈穆淡淡一笑,对着马库斯道:“帮我照顾好她还有他哥哥,我很快回来。”
小时代2.0虚铜时代
说完,直接遁入地面,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战魔

另一边,黄金之王酒店的最顶端。
德索罗站立在那竖起的巨大金指上,俯瞰着下方那流光溢彩的街道和高楼,这都是他最伟大的杰作。
德索罗惬意的张开双臂,享受着夜风带来的凉爽感。
就在这时,明哥那低沉的笑声突然从德索罗身后传了过来,道:“嘿嘿嘿嘿嘿,海军来了。”
“我知道。”德索罗淡淡的回应道,依旧是闭目享受着夜晚的宁静。
“嘿嘿嘿嘿嘿……你什么时候动手。”明哥好整以暇的看着德索罗的背影。
“急什么,等他们先上。”德索罗神色平淡的道。
顿了顿,德索罗缓缓睁开眼睛,转身看向坐于半空中的明哥,调侃道:“那家伙有这么可怕吗,居然让闻名地下世界的Joker,只能被迫站在空中。”
面对德索罗的嘲讽,多弗朗明哥不屑的挑了挑眉,随意道:“我只是觉得这些黄金…很碍眼。”
看着德索罗脸上肌肉一颤,心满意足的明哥怪笑一声,继续道:“想知道这个家伙有多可怕吗…”
“嗯?”德索罗眉头一皱,脸上笑意收敛。
“五!十!亿!贝!里!”多弗朗明哥一字一顿的道。
“你!”德索罗气急,一副恨不得吃了他的表情。
看着德索罗的这幅模样,明哥畅快的大笑起来。
德索罗深吸一口气,略微平复了一下心情,开口道:“你最好小心一点,海军这次真的出动两位大将,还有前元帅战国,可不仅仅只是为了草帽海贼团。”
“嘿嘿嘿嘿嘿…我当然知道,还有你上缴的天上金。”明哥邪魅一笑。
“对,还有我上缴的天上金。”德索罗嘴角一翘,咧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
看着德索罗那一脸意味难明的笑容,多弗朗明哥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冷声道:“你想干什么。”
“呵呵,我当然是想抓海贼啊,哈哈哈哈…”德索罗大笑一声,转身离去。
而明哥,则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德索罗的背影,陷入了思考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多弗朗明哥从沉思状态退了出来,嘴角一咧,就这么朝着天龙人所在的方向,悠闲的‘荡’了过去。
那专属的怪笑声,也是回荡在整座黄金之城的上空,久久不散。
……
另一边,没能寻到陈穆身影的草帽一伙,重新回到了酒店门口。
娜美一脸沉思的摸着地面,嘴中嘀咕道:“怎么才能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