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vb05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拉馬克遊戲》-1057 第二十一章上 引而不發(第三十二節)分享-w4zdw

Posted by on 21 8 月, 2020


拉馬克遊戲
小說推薦拉馬克遊戲
“所以因为伯父的安排是直到世界毁灭的最终一战主人才能想起并打开密室,因此前面的试炼定然不会太过拖沓,导致主人尚未逃离世界就已经毁灭了?”康斯妮捏着鼻子怯生生看着曲芸:
“主人啊……就算你对我们的前路有着绝对自信因此不着急,能不能也先快点离开这个房间?这里的气味……让我很难过。”
明明知道她嗅觉异常敏锐还故意在这种环境下分析推理讲一大堆。若不是内心相连,康斯妮都要怀疑曲芸是为了惩罚她故意让她长时间留在这种要命的鬼地方了。
“呵,你以为依子会无聊到在古墓探险中专门站定来讲分析摆思路,慢吞吞一点点寻找线索?高效能的大脑就是要多线并行才有效率啊。”
先前那一大段话曲芸的音调抑扬顿挫,声波在房间里回荡,让她向雷达分析仪一样完整掌控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甚至包括墙壁后半米的范畴,连一只墙缝里躲藏的蚂蚁都未能逃过。
只是因为曲芸的声音本就很灵动,开心的时候说话就像唱歌,众人没有特别在意而已。而如此仔细审视过房间后,曲芸得出的结论是:
“对面有扇门,那是出口,唯一的出口。”
众女信服地齐齐点头。
“房间中间地上放着个脸盆,房间里刺鼻的气味应该就是盆里乘着的水发出的。不过这水无色透明,里面是一把钥匙。我想,这便是开门的钥匙。”
神陵中什么秘宝都有,但就是不可能有脸盆。曲芸这嫌弃的叫法大概只是因为盆里乘着的液体。虽然那东西体积形状都和脸盆差不多,但那东方气息浓郁的精美雕饰以及散发出那莹莹宝光恐怕说是聚宝盆也不为过。
显然,这并非索福克勒斯迷宫中原有的物件,应当是战场诡术师开拓密室时自己放进来的。
大家又是齐齐点头,然后是冷笑话之后的漫长沉寂。
……
然后呢?完了?您说这些我们长着眼睛都能看见啊好么?还以为听出了什么隐秘的机关暗道呢喂!
曲芸慎重,是因为这个房间太过简单了。除了一杯一门别无它物,既没有之前那些内蕴颇丰的文物也没有一宿难眠遗留的文稿。
当然,其中也不乏私心。归根结底对于曲大小姐而言,拯救世界什么的可是远没有探索上古隐秘这样的学术问题更吸引人。
【清算】迫在眉睫,她并不打算再来此地了。加之粗暴的破解方式和强硬的脱离,恐怕在她们离开之后,这间隐藏于命运挑战迷宫夹层的密室就将被永远遗忘在诸天万域之外,再难踏足。
其间若是仍旧留有什么秘密,大约也只能随着密室本身被历史埋葬了。
“la- lei do”曲芸并不介意伙伴们是否明了她的心思,也未曾解释,而是直接丢了一记二环【力场】过去。
出乎意料的,盆中的钥匙纹丝未动。
要知道,哪怕在法师圣地血烛堡中,曲芸的奥法元素控制力也达到了惊世骇俗的程度。若非出于谨慎,哪怕不动用咒语只借助对奥法元素本身的引导她也理应轻易将钥匙凌空取出才是。
“那水盆里的液体魔导隔离,有人带了夹子吗?”曲芸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这还真是件稀罕事,奥法元素无处不在,即便是宇宙真空中也均匀分布着。以曲芸目前的知识储备自然界中能够产生“魔导隔离”现象的物质屈指可数。几样极其稀有的矿物,以及天下法师谈之色变的奥术断层。
而这里居然存在着奥法元素无法渗透的一盆液体,让曲芸首先想到这东西是人为有意合成的可能。
若真是如此……想必这就是试炼考验的一部分了。
拉马克游戏玩家的徽章空间内千奇百怪无奇不有,不过其中大多是些求生保命或攻伐杀戮的器具。户外烧烤用的长夹这种厨具除了享乐游戏的曲大小姐外怕是全域也找不出第二个超人随身携带。
只可惜终归只是无足轻重的享乐道具,在两个月前一场游戏中被她享用“丛林烧烤”后连带烤炉一同丢在了一处尚处于原始时代的地球便再没补上。
说句题外话,那东西至今仍旧被丛林部落供奉为“制造毒死猛兽秘药”的神之武器存放在酋长草棚前的图腾上。几万年后,便又是一道深远影响历史的未解之谜。
众女面面相觑,最后还是蓝枫掏出了一台辅助操作重型武器的机械臂来:“用这个吧。”
大家面面相觑地看着蓝枫大炮打蚊子一般精巧地操纵着笨重的的机械臂,如臂使指地伸入盆中。
金属的手臂遇到盆内液体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就好像那刺鼻的玩意儿只是普通的白水一样。然而机械臂搅动液体,却仿佛直接穿过了盆中的钥匙,没能捞起任何东西。
又试了两次,蓝枫皱起了眉头。她早已习惯了对重型武器进行精密操作,这机械臂用起来几乎比亲手去捞更加精准,怎么可能没捉到钥匙呢?
“既然是抗魔导的材质,想必有些玄机。未必是你没捉到钥匙,或许是这液体把钥匙隐藏在了其它的维度,让我试试吧。”康斯妮拉住了反复尝试的蓝枫,靠近水盆伸出手去。
有着方便身体的康斯妮可没有吹弹可破的曲芸那么多谨慎。想当初这可是为了把斧子随随便便就跟人打赌把自己脑袋砍了的狠人。
更何况有着蓝枫机械臂的前车之鉴,康斯妮的手臂可比什么钢铁要坚韧多了,这液体恐怕根本就难以伤及她分毫。
然而她的手却被任棉霜提前挡下,这位大姐姐不由分说便挤开了康斯妮自己跪到水盆旁边笑道:“还是我来吧,每次你受伤都血呼啦差的,看着心疼。比再生的话,我可不会输给你。”
任姐的再生能力是否可以比肩以为血族公爵尚不好说,但时至今日单就力量她确实已经全面胜过康斯妮了。
被不由分说地挤到一边,康斯妮毫无抵抗之力,目瞪口呆地看着任棉霜就那么把手伸进了未知溶液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