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p8wn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生活系大佬 txt-第二十章 夜襲(完)(求訂閱)鑒賞-vfxfz

生活系大佬
小說推薦生活系大佬生活系大佬
冬夜,古堡,客房。
“摸够了吗?”
突然响起的女声,贼冷,贼吓人,
“额,你咋醒这么快?”
顺着声音,缓缓扭过头的林宁,给了林红一记滚蛋的眼神。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手拿开。”冷着脸的叶凌菲,低喝道。
“你误会了,我,我尼玛,要不是老子听到声音,你这会儿都凉了。”
嘴边的软话说了一半,突然想起自己是弟弟的林宁,立马换了副猖狂的模样。
“呵,那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谢谢你骗了我的钱,谢谢你不辞辛苦,凌晨三点跑我屋,谢谢你拿着我的睡裙,给我擦腿,给我擦身子?”
一记冷哼,撑着身子坐起身的叶凌菲,嗅了嗅鼻子,看了眼腿边的血渍,也不知是联想到了什么,突然一声怒喝,突然原地暴走。
“老娘我今天弄死你。。。”
女子防身,不对,形意拳,算了。
猛的被扑倒在床上的林宁,一脸茫然的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叶凌菲,真心搞不懂这女人是咋了,突然间就跟失了身似得。
“适可而止,再打我还手了。”
觉醒技能开启,回过神的林宁,一边轻松招架着叶凌菲狠狠落下的双拳,一边说道。
“你敢还手,老娘就敢倾家荡产买凶和你们威斯特死磕。”
叶凌菲应该是动了真怒,手被抓,就用头,用嘴,无所不用。
林宁无奈的抿了抿唇,一把抓上锤下的手,伺机用嘴,噙上了叶凌菲温润的唇。
“呼。。。”
微合的双眸,弯弯的睫毛,急促的呼吸。
看着近在咫尺的姑娘,蠢蠢欲动的林宁,刚松口没一秒,鼻梁就是一酸,舌尖就是一痛。
“唔唔。。。”
舌头被咬着不放的感觉,别提有多疼。
感受自口腔的血腥,忍无可忍的林宁,原本占着的手,瞬间换了个位置。
“啊。。”
一声痛呼,来自叶玲菲。
总算解脱的林宁,红着鼻子,吐着舌头,流着哈喇子,哪还有半点往日的猖狂。
“你够了,我没把你怎么样,我没睡你。”
眼瞅着缓过劲儿的叶凌菲又要再战,总算意识到问题的林宁,连忙喝道。
“呼。。。”
“动动脑子,我要真想把你怎么样,我需要趁你睡着吗?”
叶凌菲应该是听进去了,喘着粗气,一言不发。
林宁刮了刮鼻翼,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那这血?”
沉默良久,叶凌菲问道。
“是你自己吐的,我本来是想帮你擦干净,结果你二话不说就开咬。要不是觉醒过,就你刚才那不要命的劲儿,老子舌头都能被你咬掉。”
抬手指了指随处可见的血渍,林宁撇了撇嘴,怎么也没想到,叶凌菲这种霸道女总裁,在这件事上,反应居然会这么大,居然会这般刚烈。
“呵,编,接着编。就我现在的样子,你自己说,像是刚吐过血的吗?”
电脑,枕边,地板,一一扫过,有所决定的叶凌菲,佯装道。
“白痴,你之所以感觉良好,是因为我给你喂了药。”
红光满面的叶凌菲,气色简直不要太好。
想到那瓶后遗症不可捉摸的生命药剂,林宁轻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我问你,我姐是不是给你了瓶觉醒药剂?
“你靠不住,还不允许我自己想办法了?”
叶凌菲轻蔑的笑了笑,理直气壮。
“直说,你是不是喝了?”
“关你什么事儿。”
沉着脸的林宁看起来还挺凶,下床给自己披了件睡袍,叶凌菲反问道。
“知道那玩意儿是什么吗你就乱吃?知不知道吃错药是会死人的。。。”
“闭嘴,我怎么做事,还轮不到你教。”
一记冷眼送给滔滔不绝的林宁,半倚着床头的叶凌菲,强势打断道。
“冥顽不灵,你要不是我媳妇儿,老子管你死活。”
叶凌菲真是吃错了药,把人怼的贼窝火。
林宁说罢,果断站起身,正欲离开的时候,刻意吊着嗓子的叶凌菲,高声道。
“原来你是我老公啊,老娘还以为你是我养的小白脸呢。”
好听的女声,侮辱性极强。
刚刚行至床尾边的林宁,缓缓扭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床头嘴角挂笑的叶凌菲。
“你再说一遍。”
“你从我这儿连骗带坑的拿了多少钱,你心里没数吗?”
抿唇,轻笑,叶凌菲随手捋了把头发,明知故问道。
“我。。。”
“你什么你,想给老娘做狗的男人,能从这儿排到法国,你特么的当老娘是空气就算了,还特么的骗老娘的钱。。。说你是小白脸,已经给你脸了。”
床头的叶凌菲,说翻脸就翻脸,就很突然。
床尾的林宁,应该是没反应过来,表情是这样的,(懵)
“呵,你可以滚了,墨染的钱我还,就当是给你的分手费。”
一声轻哼,给了沉默一丝声响。
料定林宁没那么容易放手的叶凌菲,声音很轻,语气不屑。
“这事儿你说了不算。”
回过神的林宁,淡淡道。
“好,你说了算,墨染的两个亿,你还。”
“。。。”
“没钱是吧?问老娘要啊,老娘最不缺的,就是钱。”
咬唇,轻笑,叶凌菲挑了挑眉,说话同时,还不忘将带着血渍的美腿,亮在金色的床被外。
“缺你大爷,信不信我弄死。。。”
习惯性的扫了眼系统界面,气势汹汹的林宁,嘴边的狠话刚说了一半。
视线里,是一部竖着的定制款手机,是整整两排的0。
“这只是我其中一个账户,呵呵。”
下颌微抬,叶凌菲笑着收回手机,钱是数字没错,但数字,也是分长短,也是分大小的。
“嘿嘿,亲爱的,我。。。”
忘了是谁说过,让步是涵养,是为了更好的前进。
想到自己那黑的发亮的手气,林宁笑着挠了挠头,不为钱折腰,但为爱低头。
“换。”
“换什么?”
“你说呢?”
“老婆?”
“我腿酸。”
“我给你揉。”
“我口渴。”
“林红。。。”
“我要喝温的,你去倒。”
“好哒。”
“我不想住客房,我想和父母住。”
“我在靠海的高地有座宅子,两千来平,天亮就让人带你们过去。”
“我要林山当保镖。”
“可以。”
“我要觉醒。”
“可。。。不行。”
揉着美腿的手,顿时一停,瞬间反应过来的林宁,果断拒绝道。
“我需要个解释。”
林宁拒绝的不假思索,显然是有原因,叶凌菲蹙了蹙眉,索性直接问道。
“你连觉醒药剂的冲击都扛不住,异血的副作用你怎么扛?”
抬指刮了刮叶凌菲腿上早已干涸的血渍,不等叶凌菲开口,林宁接着说道。
“觉醒初期会诞生大量的毒素,觉醒药剂的作用,实际就是为了缓冲这个毒素。”
“所以你姐的药剂,只是辅助作用。”
回想起睡前犹豫再三的决定,叶凌菲苦笑着拍了拍额头,真心被自己蠢哭。
“异血才是觉醒的诱因,觉醒药剂,说白了就是一瓶高浓缩液态能量。”
“谢谢。”
“现在信我是来救你的了?”
没好气儿的拍了把叶凌菲的腿,林宁撇了撇嘴,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来做好人好事,也是没谁了。
“你刚说完我就信了。”
“那你。。。”
“呵,只是不想给某人挟恩图报的机会,这都不明白吗?”
叶凌菲舔了舔唇,说话的时候,搭在林宁手边的美足,明目张胆的挪了个位置,且一点也不老实。
“那你现在为什么又承认?”
“救命之恩,你说呢?”
咬唇,挑眉,提肩,撩发。
随着缓缓脱落的睡袍,林宁的视线里,是白皙,是粉嫩,是媚态十足的眸,是娇艳欲滴的唇,是婀娜曼妙。。。
“你。。。”
一分钟后,收回美足的叶凌菲,表情是这样的,(懵)
10秒种前,双颊红的发烫的林宁,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咳,咳,这是个误会。”
最怕空气突然尴尬,沉默良久,林宁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
“嗯,去洗澡吧,你还小,可以理解。”
一手扶着额头,一手掖好被子,叶凌菲温柔的笑了笑,生怕一个不小心,伤到了小老公的自尊。
“再来次。”
“凡事过犹不及,你还在长身体,下次吧。”
“我。。。”
“好啦,先去洗澡,回来说。”
“。。。”
浴室,草草冲过澡的林宁,没好气儿的扫了眼系统界面的觉醒开关。先前是忘了开,这次,却是忘了关。
“老婆,那个。。”
金色被褥,霸道女总。
打定主意一雪前耻的林宁,果断关了觉醒。
不等林宁说完,叶凌菲抢先说道:“先听我说,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只要你答应,我什么都依你。”
“我答应了,说吧。”
“别强迫我做我不喜欢的事。”
叶凌菲的表情很认真,说话时的眼神,很坚定。
林宁苦笑的摇了摇头,没猜错的话,自己应该是被套路了。
“我不想落后于人,我的骄傲不允许,我的财富也不允许。”
沉默片刻,平躺着的叶凌菲,怔怔的看着天花板,声音很轻。
“觉醒是会死人的,异血的副作用,你撑不住。”
想起叶凌菲之前喷血的画面,林宁叹了口气,实话实说道。
“你之前给我喂了什么药?”
“能让人起死回生,脱胎换骨的药,也是我留给自己的后手。”
“。。。”
林宁的意思不难理解,沉默过后,叶凌菲抿了抿唇,说道。
“没想到你会把你的底牌用在我身上。”
“对你,我做不到见死不救。”
“谢谢。”
“老婆。”
“嗯?”
“再给次机会。”
“没心情。”
“我。。唔。”
“啵,天快亮了,睡吧。”
“。。。”
一夜无话,天空泛白。
这一晚,林宁睡的很晚,这一晚,林宁的梦里,全是些乱七八糟的颜色。
“早,几点起来的?”
屋外绵绵细雪,屋内红裙姑娘。
看着窗边正抱着台笔记本忙碌的叶凌菲,一觉睡到自然醒的林宁,缓缓坐起身,说道。
“刚林红来过,看你没睡醒就又走了,应该是有事找你。”
眼皮微抬,叶凌菲扭了扭脖子,也不知是为什么,颈椎上的老毛病,一夜间,似乎就没了。
“知道了。你过来下,我有话跟你说。”
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躺下。
林宁眯了眯眼,大有种类似我只蹭噌,绝不那什么的真诚。
“直说就是。对了,你能推断出病毒全面爆发的大概时间吗?”
“快则一个月,慢则两个月。个人建议,除了腐国的产业,其他全部清掉。”
挑眉,耸肩,下了床的林宁,一边说,一边跨坐在叶凌菲原本搭着电脑的腿上。
“起开,没功夫和你闹。”
一手端着电脑,一手抵在胸口,眉头微皱的叶凌菲,低喝道。
“听着,你必须给我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林宁似乎对那种事儿,有种超乎于人的坚持。
叶凌菲无奈的摇了摇头,昧著良心,夸道。
“不用,你很强,很厉害,下去吧。”
“我。。。”
“听话,等我把手头的事儿忙完,忙完陪你。”
“拉钩。”
“滚。”
“。。。”
一层之隔,主人书房。
等了有段时间的约翰,默默的看着面前的林宁。
即便早就知道事情的真相,约翰这会儿,仍有些不自然。
逃婚公主的专属校草
“等会还有事儿,懒得换了。”
随手给自己斟了杯酒,林宁一边说,一边将脚边前来要债的荼荼,蹬了差不多两米远。
“喵喵喵。”
“夫,额,老爷。。。”
“打住,我现在是女扮男装,明白?”
一句老爷,真挺不习惯。
险些喷了一身酒的林宁,压了压手,连忙打断道。
“是,夫人。这是我们商讨的封领通知,夫人您要是觉得没问题的话,在这里填个时间就可以了。”
讲道理,比起夫人的称谓,这句老爷,约翰自己也叫的很不自在。
“不急,先处理产业,等处理干净,再放消息出去。”
“是。”
“你记一下,尽快建个地下仓库出来。”
“仓库?”
“嗯,不用太复杂,囤猫罐头用。”
“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