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8tw好看的玄幻小說 百詭夜宴-519 劫營分享-osai8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
七郎的眼线终于发挥了一次作用,把阴军即将使用大型器械攻城的情报及时传递了出来。但接下来,如何摧毁这些重器,却成了摆在冥港联军诸位将领面前的一道难题。
这时,柳寒主动请缨地站出来,提议由她率领一百猫骑兵趁夜劫营。
实际上,柳寒此前已经请战多次了,但都被七郎按了回去。冥港联军中仅有的一百骑猫骑兵实在太珍贵,与对面数百只犬骑兵相比,数量上也相差太大,在战场上正面对抗根本发挥不出奇兵的作用。
七郎叹了口气,道:“我们现在确实已经退无可退,柳副港主这个提议或许也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但阴军的军营可不是那么容易突破过去的,况且还要在里面放一把大火,恐怕难上加难呀!”
絕版校花pk極品校草 幻紫星辰
“就算再难,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呀!”柳寒依然坚持道。
我刚刚才在一次偷袭河口镇的战斗中失去了水妖这名得力干将,当然不希望柳寒再去冒险劫营。于是我便道:“在没有制定出有把握的奇袭计划之前,我不同意今夜去偷营,不能贸贸然地去送死!”
“可以目前的形势,我们哪里还有万无一失的计策?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柳寒反驳道。
神级千王
枕上桃花:漂亮女房东 师暄暄
我正待再次开口劝她时,站在角落里的讥讽鬼却突然开口插话道:“老板娘说得对,我也赞同今夜就派出猫骑兵去劫营。”
“哼!你赞同有什么用?难道你也愿意自告奋勇今天晚上充当猫骑兵去劫营?”对面的大力鬼王闻言,便奚落道。七郎手下的三大鬼王向来都很瞧不起讥讽鬼,认为以它的实力和本事,根本就没有资格参加军帐合议。
我本也打算表示反对,但忽然想起来讥讽鬼曾经答应过要想办法提高猫骑兵的火力,就不知道它成功了没有?
“你是不是有什么秘密武器要拿出来?”我问它。
讥讽鬼十分得意,也不去理睬大力鬼王的冷嘲热讽,从身后掏出了一个陶罐,道:“知我者,非港主也!”
“这是什么玩意儿?”柳寒诧异道。
黑篮前情回顾
“这是猛火油!”讥讽鬼把陶罐当杂耍一样在手里抛来抛去地,笑道:“效果就跟阳间用的燃烧蛋差不多,好用着呢!”
“燃烧蛋?”
“没错!就是燃烧蛋!”讥讽鬼又掏出了一支火折子,道:“我现在就给大家演示一下!”
说罢,讥讽鬼用火折子点燃了陶罐口外露出的一小截引信,然后对准洞壁的角落用力一抛,把手里的陶罐远远地抛了出去。
“啪!”
陶罐落到坚硬的地面上就碎了,溅开一片黝黑的油脂,引信上原本小小的火苗顿时就点燃了整片油脂,熊熊燃烧起来。
大家一看,立马就明白了这猛火油的原理,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
那陶罐里装的必然就是石脂,然后将罐口用泥密封,只留出一小截火绒绳在外面,点燃之后抛出,就可以瞬间点燃一小片区域。如果油脂沾到人或者器械上,也能造成有效伤害,拿来作火攻是最好用不过的了。这种陶罐在战场上的效果,确实就跟最简陋的燃烧蛋差不多。
石脂在阴间应用广泛,打仗时也不乏有人使用过,但像这样比较取巧和实用的猛火油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讥讽鬼,脑子果然够灵!
这会儿的讥讽鬼正在得意洋洋地吹嘘呢:“石脂在冥港里存货还有不少,陶罐造起来也不难,目前我已经派人收集了几百个。如果按每名猫骑兵携带五个猛火油来算,至少应付今晚的劫营已经足够了!”
“哼!这玩意儿看起来确实不错,但是实战效果如何还未为可知呢!”大力鬼王还是有些不服气,想给讥讽鬼泼冷水。
但不需要讥讽鬼出言反讥,此时的七郎便已经明白了这猛火油对于猫骑兵的重要性,毕竟他和我可是一起观摩过多次猫骑兵的演武的。夜飞猫可以爬高,能在洞壁上端奔跑,具有居高临下的优势,只要再搭配上猛火油,简直就跟飞机的高空轰炸一般!
异能天罚
七郎道:“不必多说了!有了这猛火油,今晚的劫营行动成功率必然大增!柳副港主,这个重任就只能交给你了!”
“放心吧!”柳寒十分兴奋,高声道:“我定不辱命!”
木偶幻想 發呆的木偶
当夜,柳寒带领一百猫骑兵,浑身穿戴着黑色皮甲,趁黑悄悄地出了城门,往阴军的军营摸去。夜飞猫的毛色本来就是纯黑的,背上的骑兵衣甲也是黑的,特别适合在阴间地底这种黑暗的环境当中隐藏。只要不靠近明火的光源,的确很难发现他们的行踪。
每名猫骑兵的身上都带着一把弯刀,一张短弓,三十支箭,以及五个猛火油。柳寒今晚的任务很明确,就是要潜入敌营的内部放一把火,烧毁阴军费尽周折才从巨瀑城运来的那些大型攻城器械。
具体的行动过程我没有参与,但结果却是十分令人欣喜。仅仅半个时辰过后,我在冥港联军的阵地上远远便能望见对面阴军军营升起的冲天火光!
笑伊人 游隙
“好样的!”
“他们成功了!”
“烧!再烧得猛一些,把那帮阴军都烧死!”
冥港联军的士兵都不禁开始欢呼起来。但我欣喜之余又开始担心起柳寒的安危。就如同之前我派遣水妖去凿船一样,潜入敌军阵地难,得手之后再想脱身离开就更难了。
“啪嗒!啪嗒!啪嗒!”
忽然,冥港阵地之外隐隐约约地传来了一阵轻响,然后变成了阵阵鸣响,还伴随着地面轻微的震动。
“是柳副港主回来了!”个别眼尖的士兵高声叫道。
果然,一骑当前跑回来的正是柳寒,在她身后还跟着大约五六十名猫骑兵。我一看,一直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虽然损失了近半数的猫骑兵,但只要柳寒没事,猫骑兵的主力犹在,就可以算是最理想的战果了。
“后面有追兵!”那名眼尖的士兵再次高喊,声音却开始发颤:“是犬骑兵!一大波的犬骑兵!”
话音刚落,骑兵狂奔时特有的踏地声随即变得十分清晰和沉重,地面也震动得更加厉害。原来,柳寒虽然成功地把剩余的猫骑兵都带了回来,但身后还是被一支犬骑兵给咬上了。
夜飞猫的脚掌因为生有犹如软垫一般的肉团,平时走路、攀爬都可以不发出任何声音,只有在奔跑时才能听见轻微的“啪嗒”声。但地狱犬则不同,其体重几乎就与阳间的战马相当,全力奔跑之下就会发出沉闷的着地声以及尖锐的利爪刨土声。根据我之前在阴军带兵时的经验,这一波犬骑兵从声音上来判断,至少得有五百骑。这也几乎就是来攻打冥港的阴军中全部的犬骑兵了!
“各军就位!等猫骑兵一过,我们就放箭!”七郎在后方不远处发出了命令。
按照事先的部署,我和七郎早就在冥港联军的阵地外设置了陷阱和埋伏点,专门接应撤退的猫骑兵。由于没有城墙的掩护,我们就只能靠箭雨和巨石来阻挡犬骑兵的冲击。
“啪嗒!啪嗒!啪嗒!”
柳寒带领猫骑营排成长蛇阵,从唯一一条安全的线路奔回了本方阵地。这条线路他们可是来来回回演练了数次的,一旦偏离了,就有可能陷入自家陷阱当中。
“交给你们了!”柳寒跃过我身边时说了这么一句,脸上神采飞扬,又略带一些疲惫。
魔法倒计时 冰紫珏
“没问题!”我回答道。
但局势完全没给我们时间去多聊,一阵低沉的野兽怒吼声从阵地前面传来:“吼!吼!吼!”
一大群地狱犬从黑暗中奔出,背上均骑着一名阴军骑兵。他们手里都拿着长柄武器,明显是想依靠速度优势和冲击力冲垮我们这道简易的防线。但是,这也正是我们的诱敌之策!
“小心,有陷阱!”
“减速!减速!”
“啊!”
跑在最前面的几只地狱犬很倒霉地踩到了冥港联军事先在地面上挖出来的坑洞,随即来了一个倒栽葱,狠狠地把背上的骑兵甩了出去,一人一犬在地上翻了十几个滚。
魃道 轩辕古魃
后面没有踩到坑洞的地狱犬也不能幸免,它们直接踩在了前面倒下的同类和骑兵身上,同样也被绊倒在地,滚作一团。一波又一波的犬骑兵就像雪崩一样倒下,踩死、踏伤无数。直到后面还在全速奔跑的犬骑兵终于发现了前方的障碍,才及时刹住车,避免了更大规模的伤亡。
但失去了机动性的犬骑兵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七郎一声令下,冥港联军的士兵纷纷从隐身之处冒出来,随即射出一片箭雨。那些倒在地上暂时还起不来的地狱犬和骑兵便成了活生生的靶子,均身中数箭,真的再也起不来了。
農家甜寵:邪醫的修仙狂妻 朵九多
“撤退!撤退!”阴军中的一名骑兵将领大声疾呼道。剩下的犬骑兵无奈,也只好放弃了追击,掉转方向灰溜溜地跑回营地去了。短短的这一场伏击战,就让阴军损失了一百多犬骑兵,估计他得知后又得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