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我用閒書成聖人 txt-第470章 陳洛招妖,竹林坑方鑒賞

我用閒書成聖人
小說推薦我用閒書成聖人我用闲书成圣人
《娇娜》一文,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迅速传播南荒,可是在一名名妖族从奇文中获得好处的时候,各种族的贵族不得不面对一个选择——方寸之会,去不去?
去了,先不说白墨会提什么条件,但继续宣扬白墨的文章肯定必选项。若只是白墨的文章还没问题,可关键是讲解文章的那帮人族总是夹带私货啊!
什么仁义礼智信,什么温良恭俭让,关键这玩意儿还是个系统,洗脑贼快。
你说,不让他们教……那让谁来教,雅文这玩意儿就是天道给人族的!
不要以为只识字就行了,仔细看看白墨的文章吧,里面用典故、用成语,这要是不接受高等教育谁能看懂啊!
这样还想去人族化,去个屁啊。
但是不去?开玩笑,人家妖国天天读书,然后修行一日千里,回头你哪什么抵挡?
不等其他妖国回头一口把你吃了,自己底下那些基层妖族恐怕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叛国,要么暴动。
不要以为青丘国只有狐妖,也不要以为羽渊国全是蛇精……
所以,去是肯定要去的,问题是怎么去,去了怎么样,这才是重点。
一时间,南荒的目光又落在了那些鼎力在妖族中的各大妖国上。
……
总裁系列②:女人,投降吧
“国主啊,我跟你讲啊,就那白泽,狠银,咱一过去就敲钟接我,那钟老响了,哐哐滴,当时给我脑袋瓜子都嗡嗡的。但是吧,哥也不怂,整点酒,弄点蒜,亲戚朋友一顿串,就攀上亲了不是。现在在方寸山那旮沓,提我老好使了。”
“这事啊,你就听我的,去国库里捣鼓捣鼓,有啥好吃好用的都整一整,我直接拉过去。不用储物袋,就用车拉,咱把小仪式搞上,给我那白泽兄弟安排地明明白白的。”
“那些棒子参千万别带啊,怪不吉利的。那些成精的自己个还整个妖国国旗,结果抄人族八卦没抄明白,抄了个大凶卦,现在送礼都不能送那玩意儿,磕碜!”
红薯蘸白糖 小说
“行吧,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你让那个谁赶紧把礼物装车,我还往回赶呢!”
“听说狐狸、猴子还有蛇精他们,要表示啥敬意,都不飞了,改走道了。咱们大熊能差事吗?我也走……赶紧的吧,时间挺赶的!”
“啪!”巨大的熊掌呼在熊莽的脑袋上,熊族国主死死地瞪着熊莽:“搁这跟谁俩呢!”
“一上来那嘴叭叭的,给我都说懵了。你是国主还是我是国主啊!”
“去了趟方寸山回来不知道自己姓啥了是不?”
“还给我吆五喝六的,欠削啊!”
海中來客
熊莽挠了挠脑袋,笑嘻嘻地说道:“有些微的小放肆了。”
“但事可是真真的。”
“我知道我知道。”熊族国主点点头,“我已经咱们国主夫人合计过了。”
“我二姐咋说?”熊莽连忙问道。
“啪”又是一巴掌呼在下来,熊族国主怒道:“她咋说重要吗!大老娘们把孩子带好就行了,咱们妖国,咱们家,老爷们儿做主!”
“是是是。”熊莽连忙附和道,“那娘们儿都叭叭啥了?”
“她说啊,方寸山这大腿得抱上。”
“是吧……我就说……”熊莽正要夸口,熊族国主摇了摇头,“你二姐和其他脉主夫人都唠过了。”
“难得有咱熊族娃娃能看懂的书,不容易!”
“兴许能出一些斯文熊来。”
“这事,那帮老娘们儿都定好了。就是让你过去问问那白泽有夫人没?没的话咱熊族好姑娘不少,各个胸大屁股大,保证一胎生一窝崽子。”
熊莽脑中想了想,点头道:“嗯,骚狐狸和骚蛇精那白泽都没留在山上,估计是喜欢重口味的,我去试试。”
“挑几个好生养的,把留影带上,我给白泽兄弟送去。”
……
与此同时,明步吉泽。
一道道鞭响,跟着是一声声惨叫。
在境泽诗会上曾经和陈洛有过冲突的大鹏一族的金辰此时被倒吊在一棵巨树上,一位秃鹫大圣手持长鞭,正一遍遍打在金辰身上。
一时间,鹏羽乱飞,足足一个时辰后,奄奄一息的金辰才从树上放下来。
一名金发老者缓缓走来,看着趴在地上的金辰,说道:“知道错了吗?”
“爷爷,孙儿知道错了。”金辰虚弱说道。
“哪错了?”那金发老者接着问。
“孙儿,不该和白泽起冲突!”金辰回答。
金发老者微微摇头:“你还是不明白。”
“起冲突就起冲突,你错在,你没赢!”
“境泽诗会比诗你没赢,比武你也没赢!”
“这些也不算大问题,但问题是,你的对手更强大了。”
“才多长的时间啊,南荒就因为那头小白泽风云突变,就连我大鹏一族,在面上也要去讨好他,去奉承他,去让他授予我们可以诵读他笔下文章的权利。”
“现在,我大鹏一族要去方寸山,响应他的号召。所以,不管他在不在乎,这顿苦,你都得吃,不仅吃,还得给我牢牢记住!”
“你曾经有机会杀死的对手,现在只因为我们要对他表达诚意,所以就要让你九死一生。”
“这个教训,记住了吗?”
金辰勉强站起身:“孙儿记住了。”
金发老者点点头:“好了,休息一下,跟我一起启程去方寸山。”
“伤痕留住了,有必要的时候还需要给那头小白泽看一眼。路上如果有恢复的状况,老夫会亲自出手。”
“是!”金辰低着头,捏紧了拳头。
……
在南荒中部,与人族靖州接壤的庞大地域,有一片日光也射不进来的巨木森林。
这里,是狼族的祖地,血噬森林。
此时此刻,血噬森林正中的一尊庞大古堡内,灯火通明。古堡大厅,身形庞大的银色巨狼趴卧在不知什么巨兽的毛皮之上,在他下方则是数十只不同血脉的狼妖。
“狼主,我月狼一脉愿奇袭方寸山,杀白泽,断了那帮墙头草的念头。”
“狼主,以我看,现在派出狼军,截杀小族使团,以此震慑他们。”
“狼主,不如直接向司逐国开战,威胁他们交出白泽,将白泽至于我们狼主的掌控之中。”
一道道充满杀意的请命在群狼口中传出,而上座的巨大银狼眯着眼,仿佛睡着了,根本没有听到下面的讨论。
他不出声,下面议论的声音则越发嘈杂起来,猛然间,银狼睁开眼,淡淡说一句:“别吵了。”
一时间漫长寂静,全部望向银狼。
银狼打了个哈欠:“派人,参加方寸之会。”
“能有更强的力量,我狼族为什么要放弃?”
群狼望着银狼,没有一只狼妖脸上露出质疑的神色,都是齐齐低下了头:“是,狼主!”
银狼点点头,重新闭上了眼睛,而同时,一只前腿短小,丑陋无比的狈从银狼身后出现。
群狼再次行礼,起身高呼:“见过狈后!”
那狈丑陋的脸上露出笑容,开口就是与丑陋完全天差地别的温暖柔和的声音:“诸位首领莫要困惑。”
“我狼族,既然打着为妖族着想的名号,自然要支持所有对妖族有利的事情。”
“这才能收拢妖族气运。”
“此一时彼一时也。去了方寸山,不代表下不来……”
银狼伸出爪子,小心地将狈揉进怀里,轻轻说道:“和这帮傻子多说什么。”
群狼彼此看了看,都轻露笑容,随后纷纷退出了古堡大殿。
……
就在南荒大陆风起云涌,无数妖族使团纷纷前往方寸山之际,人族大玄,灵州竹林。
“这都出第二篇天道奇文了。你就说,这白墨是不是陈洛!”颜百川拍了拍面前的桌子,对着浪飞仙吼道。
都已经试探了两天,这浪飞仙就是顾左右而言其他,气的颜百川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
浪飞仙微微皱眉,看向一边的桌子,说道:“怎么样,确定了吗?”
那竹子突然发出声音:“大师兄,这位是颜师兄的可能性目前只有九成九!”
“不稳妥!”
浪飞仙叹口气,事关小师弟,他也被迫稳健起来,又看着面色发青的颜百川:“不是!”
颜百川怒道:“那你就把他给我叫出来。我颜百川见一见总可以吧。”
浪飞仙摇了摇头:“昨天和我吵架,负气出走,现在还没回来。”
“昨天?昨天你一整天都和我在一起!”颜百川说道。
“和我分身吵的架!”浪飞仙滴水不漏。
颜百川心累地看着浪飞仙,又看向那出声的竹子,无奈的叹气。
没办法,只能拿出杀手锏了。
颜百川一挥手,一方棋盘浮现。颜百川看着浪飞仙和那“竹子”,说道:“大先生,七先生,下一局吧。”
“人可以变,神魂气息可以伪装,但是颜某人的棋路天下无人可变。”
絕世武魂
半晌后。
浪飞仙躬身行礼:“原来真的是颜兄。”
那竹子也感叹道:“如此不要脸的棋路,果然是颜兄啊,十成十,没跑了。”
颜百川强压着怒意,再次问道:“白墨是谁?”
浪飞仙笑嘻嘻道:“当然是我那天纵英才的小师弟!师尊安排他去南荒避难。”
颜百川脸色古怪。
避难?这才几天,都快把南荒搞翻天了,这还是避难?
避难避成妖族圣师?
“算了,你们竹林的事情我不掺和。既然是陈洛,那我就一个问题。”
“这些书,能不能让我文昌阁来发。武道的六千里书籍,目前还是太少了。”
此时那竹子砰的一声化成了竹林老七的模样,他摇摇头:“不能由文昌阁来发。”
“否则让人深究小师弟和文昌阁的关系,这里面有隐患。”
在有點奇異的世界打工
颜百川皱了皱眉:“那怎么办?难道人族就不能读这些奇文了?要是担心有人深究的话,我可以派人去方寸山,走一遍流程。”
老七微微摇头,露出狡黠的笑容:“放心,不用文昌阁出马,会有人帮我们的。”
说完,老七以手指蘸水,在桌上写下一个字——
“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