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線上看-第八百一十章:神話熱推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迈巴赫玩命地在暴雨夜中狂奔,楚天骄时不时探出时速超过两百公里的车外顶着狂风观察后面的情况,迈巴赫的头尾灯已经在君焰的热风中毁掉了,形式在漆黑的高架路上完全凭借着司机的夜视能力和感觉,如果一个急弯没有处理好就是车毁人亡的结局。
“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怎么忽然决定跑路了”楚天骄大吼着问道——他不得不这么吼叫,车辆四面车窗都报废了,空洞大开的迈巴赫现在就连座椅加热和空调都救不了,冷风夹着雨水内外乱串,好在挡风玻璃虽然裂痕密布但好歹没有完全碎掉,不然开上这个时速司机和副驾驶的体验会相当酸爽。
“没有胜算。”楚子航说。
“什么?”
“没有胜算!”楚子航侧头副驾驶大喊重复。
“没打过怎么知道有没有胜算…”楚天骄愣了一下,毕竟未战先怯是大忌,但主要还是因为之前楚子航已经将气氛炒热到一种他们爷俩跟奥丁今天非得死一个躺在这里的感觉…
他其实心中暗地里已经想好了如果局势不妙自己该怎么拖住局面让楚子航活下去了,但没想到自己儿子开大开到一半忽然思路就变了,炸断了高架路直接扭头开车就跑,这种果断的执行力估计就连马背上的奥丁都得怔上一会儿才反应得过来,说不定就是这么一会儿他们就逃出尼伯龙根了呢?
“逃不出去的。”楚子航余光看了一眼发神的楚天骄低,猜出了他的想法,“不解决掉奥丁基本不可能有机会逃出尼伯龙根。”
穿越 小說 女 主 會 醫
“那我们在干什么?”楚天骄问。
他真心觉得刚才楚子航那一记白热化的君焰如果真正地轰中了奥丁,对方不死也得脱层皮,就算是龙王靠脸接一发云爆弹也好不到哪里去吧?那发白光的君焰在爆发的瞬间粒子流甚至能冲垮时间零的领域,属于是纯粹的能量爆发攻击,向来这种攻击都是最为致命有效的!
“刚才的情况我没办法阻止他拔出那把枪。”楚子航说。
“…那些水幕。”楚天骄表示清楚之前的情况,那些高压水枪都比不上的水流就像天河一样阻断了楚子航自爆兵似的冲锋路径,在泾渭分明的那一边奥丁已经拔出了那把神枪,强行让那一发大招打在了高架路上撤退避其锋芒。
青春謳歌部 -全員入部-
“你难道猜到了些什么?”楚天骄忽然看向楚子航,从炸断路面到带着自己驱车逃离,楚子航的所有行动都执行得毫无迟滞,就像是事先想好了什么计划…亦或者在冲向奥丁时忽然悟到了什么似的。
“‘昆古尼尔’,奥丁手中的那把枪的传说你应该是清楚的。”楚子航说。
“阿萨神族和华纳神族开战时奥丁投出的第一枪,发出划越空际的亮光,就像耀眼的流星,传说那是世界树打造的真言武器,上面被刻下了拥有魔法力量的卢恩文字,在穿刺的过程中不会被阻挡,不会落空。”楚天骄快速说道,“这些年我的确研究过北欧神话,但我从来没想到过这种东西真的会存在…难道你真的相信那些神乎其技的神话?”
“可他已经在我们面前了。”楚子航说。
“那也只是披着神明甲胄的其他东西!要我说他就是一只装神弄鬼的龙王,这场暴雨甚至让我怀疑他与海洋与水那位君主有关了!我研究过很长一段时间北欧神话…什么北欧神族,那些家伙都只是一群冒名顶替的龙类!”
楚天骄跟楚子航不愧是父子,在一些思路上简直不谋而合,推理速度跟他的时间零一样快。
“就正是因为奥丁可能是一只潜在的龙王,所以现在的局面才很棘手。”楚子航低沉地说道,“我想清楚了一些事情,如果奥丁是龙类,这就证明那些传说很可能都是真的,北欧神话全都是以龙类的历史书写的,‘昆古尼尔’与‘奥丁’的传说也应该是有迹可循的!”
“在神话中北欧人以为暴风雨是奥丁骑着马在世界上驰过,收拾死者的灵魂,这也是为什么北欧人大多恐惧暴风雨。就算是在现实中,古代时他们真的在秋收时留一些成熟的麦子在田里,预备奥丁经过时喂马!”
“真浪费粮食,这什么土地主作风。”楚天骄低骂道。
“神话一切都与现实相呼应,现在他的登场的确有着暴风雨的降临,所谓的收拾死人的灵魂,大概也是制作死侍的过程…一切神话似乎都有迹可循,那么那把必中的长枪…如果他和神话中的效果一样,他锁定了你的心脏,你该怎么样闪避?”楚子航问。
楚天骄愣了一下,然后沉默了,因为他没有想过这个问题…那种情况下他也不可能去想,一旦去思考就会恐惧,一旦恐惧村雨切过骨肉的速度就会减缓,对那种绝境没有任何意义…但现在有了楚子航用君焰创造了一条暂且的退路才终于让他们有时间思考起了战略的问题…可面对‘昆古尼尔’和‘奥丁’那种无敌的神话,凡人的战略又有什么用呢?
“有可能他并不像传说中那样可怕,毕竟如果他真那么无敌,那还有尼德霍格什么事情呢?那头传说中足以让整个龙族文明都恐惧的黑色皇帝。”在儿子面前楚天骄还是尽可能克制了负面情绪,向着积极方面思考。
“想要打倒他,就必须要了解他,神话是我们唯一能了解他弱点的途径。”楚子航说,“在神话中‘奥丁’与‘尼德霍格’是死敌,这个你应该是知道的。”
“北欧神话如果是最接近龙族的历史,那么在北欧神话中世界最终是会毁灭的。但即使如此,奥丁也会坦率地面对这最终的结局…因为世界灭亡之后,奥丁神系会再次建立起新的世界。”
“在最后的那场战役中毒龙尼德霍格掏空了世界树的树根,耶梦加得也从海底泥床上醒来,芬里厄跟随在他们的身后,海拉站在死人指甲做的大船上带着一群‘亡灵’的军队向诸神国度开来,冰霜巨人们登上彩虹桥喧嚣声震撼宇宙,黑龙尼德霍格在战场上空飞翔,双翼发出骇人的声响,贪婪地啃啮着染满鲜血、尚存余温的尸体…”
“这些东西…不会都是披着神话生物皮的龙族吧?”楚天骄说。
“我不知道,但如果传说都是真的,那么奥丁和尼德霍格在人类尚未诞生萌芽之前就有过一次战争了,那是龙族与龙族之间的内战!可能他们都存在着自己的长老会与议会,为了不同的族群未来而爆发出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楚子航看向无时无刻都被楚天骄踩在脚底的密码箱,“那场战争是诸神输掉了,但尼德霍格一方也损失惨重,直到最后第二代人类始祖Lif和Lífþrasir在晨曦中带来了属于人类的时代…这一切不都与我们所了解的龙族和人类的历史相吻合吗?在龙族的内乱中,诸神已死,黑王被夺权,属于人类的希望才终于到来。”
“那按照北欧神话…诸神在战败后会创造新的世界。”楚天骄忽然像是悟到了什么,脸色难看得可怕。
“恐怕这就是奥丁疲于奔命的事情,他在为新时代做准备,虽然我不知道他会以怎样的途径缔造新世界…复活曾经战死的众神?毕竟龙族是可以通过骨殖瓶复活的。”楚子航说,“可他是绝对不会允许尼德霍格复活的…你说箱子里面装着的是黑王的血肉,那这就是块烫手的山芋,因为不仅仅是奥丁,如果拥护尼德霍格的龙族政权还有余孽,那么他们也会不惜余力地找到它制作出骨殖瓶复活他们的皇帝,而奥丁这边则是会极力地阻止这件事发生。”
“你的意思是我们该把这玩意儿丢出去?”
“不…这种东西无论落到哪边的手里对于人类来说都是灾难性的结局。”楚子航低声说,“我不认为诸神创造的新世界里会有人类的去留地。”
“那今晚逃也不是,不逃也不是,如果黑王的血肉对于他来说意义如此重大,那么他说什么都不会放过我们的。”楚天骄深吸了口气脸上掠过躁意,而烦躁又来源于最深处的畏惧和战栗。
“在神话中奥丁死于诸神的黄昏之战中,被芬里尔狼吞进了肚子里。”楚子航说道,“那是我唯一知道的他的死亡方式。”
“…但我们从哪里去找芬里厄?而且儿子,你不知道,芬里厄这个名字在那些龙族历史学家的考究中很有可能是黑王一脉四大君主里大地与山之王的名讳…芬里厄吞掉了奥丁,见鬼,北欧神话难道真的就是失落的历史?”楚天骄越说感觉这个推论越接近历史的真相…可他妈的为什么总会在这种他可能下一刻就会死的绝境里,他才能悟出这些能震惊整个混血种世界的大秘密?
“妈的,为什么总是这种时候搞清楚这些秘密,这不跟坠崖后才悟出绝世神功却无人传授一样蛋疼吗?”楚天骄在这种时候也终于表现出了楚子航的槽技其实是一脉单传的,然而楚子航却轻轻吸了口气望着前方幽暗的道路视线有些恍惚,仿佛在聆听什么唯他才能听见的靡靡神言。
“儿子?”
“我在…”楚子航说。
“你看起来不是很在状态,要不休息一下我开车?”楚天骄看出了楚子航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低声问道。?
“不…我没事。之前我们说到哪里了…芬里厄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杀死奥丁的方法,神话里芬里厄吞掉了奥丁但也被重创了,它的脊椎被昆古尼尔所命中,在半身不遂的情况下他没有想着逃避,而是张开巨嘴拼尽全力吃掉了奥丁,为尼德霍格赢得了战争胜利的先机。”他转头说,“…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楚天骄怔了一下,然后看向楚子航,表情有些诡异。
“听我的…我有个计划。”楚子航看向后视镜,感受着大地不知何时响起的震颤,“我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有个声音的确告诉我我应该这么做。”
楚天骄没有在意楚子航后半句里幽深的意味,只模糊地以为楚子航说的是什么‘直觉’之类的东西,这时候他的注意力已经被后视镜吸引了。
在迈巴赫的后方道路的幽暗深处,震天动地的响声有节奏地传来,有什么东西从黢黑的尽头追来了。那是四足的震击,每一次踏击地面上都有被踩碎的雷霆碎屑爆散在路面上,八足神骏斯莱普尼尔在雷光中显现!
那巍峨的神影也骑乘在上,匍匐前倾的身躯提着那世界树铸造的神枪刺开了迎面而来的风雨,身后暗红色的大氅狂舞震动,碎裂的雷霆擦过甲胄带起了细密的火花,追随在他身后的是更加激烈的暴风雨以及令人窒息的死亡。
奥丁跟上来了,这一次没有黑影的追随,他单骑而来,踏着雷霆与暴风雨追上了狂奔疾驰的迈巴赫,暗金的独眸锁定了迈巴赫残破的尾灯,右手缓缓举起了那把必中的神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