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a9hx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靈魂訂造師 起點-第577章 塞牙縫鑒賞-eoqxf

Posted by on 15 8 月, 2020


靈魂訂造師
小說推薦靈魂訂造師
原来童大锤虽然被牢牢地按在步真大殿的地板上,但这可不代表他没有反抗之力——好说歹说他也是一位湖主,拼死扯开一线的力气还是有的。
当童大锤听清楚地板下响起的是吴比的声音,这位垫底的湖主当机立断、奋勇一挣,第一时间带着匪友们离开地面,奔到楼梯处传送不见了。
吴比讶异于童大锤的反应神速——他要是不跑,真对上自己的话很容易进退两难,毕竟他们刚才听刀主之令攻楼,万一再跟安心大仙他们混在一起,肯定不好向刀主交待。
再者说来童大锤这伙人本来抱着的打算是掳些宝贝,万一有安心大仙跟着,被他们抢了可怎么办?
于是童大锤略一思考,便用本能反应做出判断,带着大圆湖的匪友们以最快速度离场,徒留吴比在地板下一声声招呼着:“人呢?这就都走了?”
“那估计是真走了……”吴比跪在地板底下幽幽道——当然不是他想跪,而是在他本来打算上去看看的时候,突然小梁朝里面又是猛烈的一阵震动,害得他双腿一软,狠狠挫在了地上。
原本不都已经快清净了?怎么突然又来劲了?
吴比一阵纳闷,再度内视一番小梁朝,不禁喜从心来——屈南生已经解开了剑罩,原本怒气勃发的米缸此时此刻也终于安生了下来,正用头抵在屈南生的额头,来回反复地蹭着。
蹭一蹭、闻一闻,米缸似是终于安了心,回复了寻常猫咪大小,坐到了屈南生的肩膀上睡了;屈南生一动不动,当米缸坐到了他的肩膀上时,他的眼中突然精芒一闪,一身灵元似乎是又强上了三分。
吴比看不出米缸和屈南生的关系与此前有什么不同,但见四周围着的许何、余娥他们都是喜气洋洋,哪还不能明白这是屈南生已经大功告成,火急火燎地便要叫他们出来。
“走啊!再不走黄花菜都凉了。”吴比附身大莫,骑着那匹巨狼兽魂奔到圈外催促——大莫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休息,现在已经是龙精虎猛,三头六臂全部长得齐全,就连胯下的巨狼也是雄赳赳气昂昂。
这也难怪,大莫最近没有遭遇过什么狠斗,碰到的也都是像鼎城盗匪、北桥镇民一般的普通人,那他的三头六臂收拾他们不还是绰绰有余?所以自然也就养成了足足的气势与自信,走得虎虎生风。
“弄啥嘞?”吴比见没人理他,便又问了一遍。
“呵呵呵,你一会可要小心。”许何看也没看大莫,眼睛还牢牢地盯着众人视线中心处的屈南生。
“我小心啥?”大莫三个头一起盯着屈南生,发现除了米缸似乎变乖了点以外,也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变化。
“南生兵行险着,与灵兽厚土清云猫心意互通……”许何说得摇头晃脑,慢慢悠悠的。
“这不好事吗?”大莫六只手一起挠头。
“好归好,但二人从此修为共享,刚才屈南生破的那次元婴境……一会米缸出去也一样会破一次,到时万一又是几道天雷之类的大迹象,你还不需要小心些?”许何说到最后也没舍得转过头。
“我小心啥?米缸破境就破呗,管我什么事?”大莫走到许何面前,六只眼睛一起盯着他。
“你低点,挡着我了。”许何抬了抬下巴。
“遵命。”大莫乖乖低下头。
“哎呀,就是现在小猫与老汉修为互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余娥一跃骑上了大莫的后背,手肘枕在中间的那颗头上说,“米缸受伤的话,老汉也一样会受伤,那就会影响恩人一会的登楼之战咯?”
“那我只把老屈放出来,不放米缸不就好了?”吴比一下就听明白了眼下的处境——这不就和老屈当年破初境时候的情况一样吗?小梁朝内没有天地灵元,兼之与中州两隔,不受灵元洗礼也不受天劫,自然可以一直挺着。
“呵!你舍得?”余娥嗤之以鼻,“我告诉你呀恩人,现在米缸加上老汉,打能打一个欢喜境哦?”
“此话当真!?此话当真!?此话当真!?”大莫三张嘴巴合都合不上。
“当真,当真,当真!”余娥呵呵笑着,接连敲了大莫的三颗大头。
得知此事之后,吴比再看屈南生的眼神可就不一样了——这可是个相当于欢喜境的大修?这才修行多久?天资卓越之人……就连修行也是这般摧枯拉朽的么?
“切莫高兴得太早,万一米缸熬不过一会的天劫,累死南生也是有些可能的……”许何毫不犹豫地泼了一盆冷水,“那六问问心,驱使南生如此想要再求突破,显然他也已做好为此奋不顾身的准备……”
“所以到底发生了啥?”吴比刚才除了偶尔跪下、时不时闪腰之外,还真没从过程里发现什么了不得的危机,不明白屈南生是如何行险一搏的。
“他不懂灵兽习性,也未用神兵,纯以灵元为饵,引诱捕食他的灵元……”许何解释道,“其时倘若南生的灵元不足、喂不饱厚土清云猫,又或是喂得太饱、惹得他失去了食欲,结果都是不堪设想。”
“轻则灵元被夺、修为受损,重则便是身死道消之局。”许何给出了结论,吓得吴比三个后颈齐齐现汗。
“好在现在只剩最后一层窗户纸,过了便是朗朗晴空、通天大道。”许何安慰了吴比一番,“你也不必太过担心,天劫对人和对灵兽可不一样,灵兽其生性更符合天地之律,所以往往渡劫也更简单一些。”
听完许何的解说,吴比反倒是更加坚定了一会暂不放米缸出来的心思——首先这楼里已经够乱,可就不要乱上加乱了;二来原本屈南生也只是为收拢人心而来,元婴境该当足够……
就算不够的话,不是还有自己在坑底下的一手行云无定斩么?干嘛非要此时行险?
“你可莫要因为南生进展神速……就小看了天下修家。”吴比正嘀嘀咕咕地想着,忽听许何说了一句,“说到底,此间一战只不过是个两伙路匪的小打小闹,倘若屈南生真要诛仙,光有一柄神剑、一只厚土清云猫……都不够给那些大门大派塞牙缝的。”
说着,许何望天,砸了咂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