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spzj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這是我的星球 起點-第一百三十一章 萌芽?看書-x6kd6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
在此之前,公孙玖和元首刘知远之间,还有一些小小的对局。
刘知远很和蔼地让银河舰队返航,表示大夏要给舰队做表彰,顺便把泽尔特俘虏在大夏民众面前展示献俘。
公孙玖隐晦表示,将士们远征辛苦,元首和大元帅不来前线劳军慰问好像有些说不过去?既违背了大夏传统,将士们也会感觉不受重视的,不太好。
一个想让公孙玖带俘虏回来,一个想让元首走出夏京。
最终很友好地达成共识:刘知远很快就会去前线慰问,而慰问之后就和大家一起返航,约定就在今天。
在公共新闻里,元首都已经出发了。
当然公孙玖并不相信事情会这么友好解决,在他远在东林的空档,元首一定会搞事。并且元首一定不会轻易离开元首府,所谓去劳军慰问的多半是个烟雾弹,公孙玖不可能上这种当。
他也没打算要什么友好解决,本来就是他要对付元首,这一天一夜他的布置也远超别人的预估,是作为灭国之战来准备的。
只不过“造反”的先天性不足,他的行动很隐蔽,连下属舰队都不敢泄露,元首倒是可以大咧咧地做很多事情。
可谁都没有想过,元首第一招居然是冲着焱无月去的。
公孙玖和焱无月只是“绯闻”,即使是真有关系,对于一位正在举族层面博弈的统帅来说,一个女人也是可以随时牺牲的,谁会觉得抓了焱无月对公孙玖有什么威胁?
仙妈攻略
身世轮回 蝶恋小7
妖妃來襲,請王接駕 鳳飛炫舞
想作为抓了“亲信”来逼供搞莫须有吧,说实话焱无月的亲信程度可没那么高,比如这次的暗中布置,公孙玖都没用上焱无月。焱无月的心思更近于“人类的将军”,而不是他公孙玖家的将军,看不惯的事情连公孙玖都一起骂来着……公孙玖对她的重视和亲信更在公事层面,而这种事情就没有打算将她拉下水了,所以给她“放假”了不是?
明显有更多比焱无月更亲信的公孙家族族人和公孙家培养提拔的自己人,实力比焱无月更低更好搞,而且焱无月深得军心,乱搞也很容易出岔子,怎么想也没道理选择焱无月啊。
公孙玖是真没想明白,换了夏归玄和凌墨雪在这都想不明白。
…………
而此时的殷筱如有幸感受到了有生以来第一次恐惧和无力。
焱无月刚刚在她的公司参观呢,还对新药剂表示很满意——殷筱如做药剂半是兴趣半是殷家的军方任务,而焱无月对药剂的重视则完完全全是出于公心,她自己用不上这样的药,但知道对广大的军队非常有益。
这次的药剂是快速恢复体能类的,以前周家有、游戏里也有相应的配置。不知道这次殷筱如为什么会选择这个研究方向,但结合了一些炼丹术在其中之后,殷筱如的制药好像也开窍了,这次的药剂效果绝对比以前周家的好用。
焱无月知道这对军方的价值非常重要,很高兴地参观品鉴了一大圈,和殷筱如勾肩搭背地离开:“只会搞笑的臭狐狸终于长进了啊,这次居然真有用,还没靠男人。”
“哼哼那是当然的,sindy也说我有这个天赋啊。之前是没找到门道,凡人的耐药性……”
女神姐姐愛上我 天下第二
殷筱如很是得意地自夸着,两人抄着肩膀亲热地走出公司大门,自夸的话都还没说完呢,焱无月神色忽然变了,一把将她丢回了公司门内:“锁门,启动最强防御,别出来!”
殷筱如被丢了个四仰八叉摔进门里,一头雾水地坐起身来,就看见一群身穿钢铁战衣的士兵将焱无月团团围住,气息尽是四级以上的基因战士,其中还有一位五级高段的大将。
街道两头,还有两尊机甲。
上空还有战机逡巡。
焱无月默默站立原地,战衣的钢铁色泽覆盖了火红的皮衣,右手延伸,火焰燃烧的战刀猎猎作响。
“焱无月何其有幸……这可是围猎神裔乾元巅峰的配置。”她抬头看着天上的战机,又看看左右的机甲,美目最终凝在面前的五级大将身上,淡淡地笑着:“赵将军,好久不见。”
这好久不见有些讽刺,因为大夏刚刚经历了两场大战,神裔之战与东林之战,这位大将影儿都不见,反而来围猎她焱无月的时候出现了。
赵将军仿佛没听出这讽刺似的,沉声道:“奉元帅命,焱无月里通神裔,当押回受审。焱将军若是好好合作,我们也不想对你出手,焱将军也当相信法庭会给你一个公正的答案……若是拒捕,那直接便是叛国之罪,不用审了……”
焱无月也知道别说能不能打得过突围,问题就在若是拒捕、即使能突围跑出去,那也就是只能去神裔那边混,没叛国也坐实了叛国。
但真的乖乖跟回去受审吧,能给公正的答案?
这明显就是别人要找事了。凭什么给?
血天尊 斷殤
身后公司门内,殷筱如大怒:“你们凭什么抓焱姐姐,拘捕令呢?呃……”
话都没说完,那赵将军就出示了拘捕令。
当国家元首和元帅要对付一个人,怎么可能没程序?
赵将军有些嘲讽地看了看殷筱如:“若要说证据,这里或许就有现成的吧?”
说着眼眶边上就浮现了一个护目镜,焱无月心中叫糟,横跨一步挡住视线,厉声道:“筱如躲进去,这里没你的事!”
可空中却传来战机的射线,无声无息地笼罩在殷筱如身上。
焱无月正暗叫完了,却见殷筱如若无其事地站在那里:“这什么射线啊,想照我什么啊?我殷家嫡系,父母为国捐躯,你们照我?老娘这就去告你们!”
“咦?”赵将军很是意外,焱无月也吁了口气。
不知道殷筱如身上有什么宝贝,居然能挡住军方这种探查射线,没泄露神裔的底细……这是乾元修士也挡不了的好不好……
见殷筱如没露馅,焱无月冷笑道:“国家军队是保护人民的,不是让你们对民众随随便便发射线的!”
街道左右早就有人不满了,顿时开始起哄:“说焱将军叛徒,老子看你们才是叛徒!”
很快路人都开始躁动:“探查射线随便照,要不要让大家排队给你们照一照啊!”
“焱将军打了一百年的仗,她要是叛徒,你赵破虚还在你妈肚子里就该死几回了!”
路人议论纷纷,赵破虚目光冷厉地扫了一圈,路人们终究声音小了下去,并不敢真正出头。
这是军队拿人,躲在人堆里阴阳怪气几句就算了,谁敢真出头啊……
赵破虚没有理会旁人敢怒不敢言的样子,淡淡一笑:“军心民心,也就这样而已,焱将军。”
我來自另壹個空間 笑檸
焱无月默然。
末世之米蟲向前爬
赵破虚淡淡道:“殷小姐之事……可能是我们误会了,要告我们请便。但焱将军之事不止于此,还是那句,焱将军要拒捕呢,还是信任法庭的公正?”
焱无月沉默良久,手里的火焰战刀慢慢地收了。
殷筱如急道:“焱姐姐你不能跟他们去!这一去有个屁公正给你啊!”
焱无月慢慢摇头:“但如果我不去,就直接坐实了啊,筱如。”
殷筱如怒道:“还不如反了!”
大夢西遊
————
军队齐刷刷看着她,殷筱如心中一慌,还是梗着脖子道:“怎么,知不知道多少人遗憾岳飞风波亭不干脆造反!不能说的吗!”
焱无月转头对她笑笑:“好啦筱如,我对不起你的,你还为我这样出头。”
“呃?”
九天龙吟 焰卷西风
超巨星時代
“我且跟他们去,他们要玩莫须有倒也没有那么容易。你帮忙通知一下副帅就行,其他的事你不要插手了……”焱无月平静地看着赵破虚:“本统领不是罪犯,只是回去问讯,对不对?”
赵破虚哽了一下,本来这是该控制对方的,但理论上这确实不是抓罪犯,众目睽睽之下如果真上铐之类的,那理论上的程序合法就变得不合法了。
他只能道:“当然不是罪犯,若是焱将军能自己跟我们回去就最好了。”
焱无月冷笑道:“那还围着干什么?滚开,我自己没脚的吗?”
基因战士们你看我我看你,最终赵破虚只能摇了摇头,士兵们破浪般分开一条道,焱无月大步而出。
士兵合拢在身后默默跟着走,倒好像是焱无月在带队似的。
街上的路人都默然,总感觉浑身不得劲儿,憋屈得要老命,纷纷在议论要给焱将军情愿游行什么的。
没有人注意到公司门内,殷筱如浑身发抖地扶着门柱,眼里有些抑制不住的妖焰正在闪烁。
没有什么程序合法不合法,有的只不过是实力的压迫而已。
如果够强,不会被这样逼迫而无力发声。
如果更强,整个大夏体统法制又算个什么,谁有资格审?为什么要听你的?
做个普通人是很轻松愉悦,但灾难降临的时候,才会发现一切不由自主。别说掌控命运,就连活命都成问题,如果刚才不是夏归玄送的水滴项链挡住了扫描,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的狐狸还有命么?
殷筱如总觉得魂海深处有什么要裂开一样,头痛得仿佛不属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