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8ys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討論-第十章 男人至死都是中二少年看書-eid5r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猎魔烹饪手册
“啊!”
灼烧感瞬间漫延,黑影一声惨叫。
但是,马上的,这声惨叫就戛然而止了。
杰森的拳头打在了这道黑影的胸膛上。
咔嚓、咔嚓!
胸骨接连折断的响声中,这道黑影倒飞而出,重重的衰落在地上。
没有任何的挣扎,在落地的时候,这道黑影就眼神黯淡了。
对方那双正大的双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守宮 砂
似乎是在质问杰森。
又好似是在悔恨。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随着生命的逝去,一切也都逝去了,哪怕再有不甘也是一样。
杰森走到黑影面前抬起一脚踩在了对方的脖颈上。
咔!
脖颈碎裂的声响中,然后心底默念——
Yi!
银色的斩击掠过了那变形的脖颈。
顿时,一分为二。
这一次,杰森可以确认对方死得不能再死了。
拎起对方的头颅,转身拿起装有印信的盒子,杰森向着后院走去。
刚刚他就可以肯定,‘飞贼’中来的只有对方一人。
至于剩下的两个?
或者更多个?
杰森看着在房间中焦急、不安踱着步子的李德尚,心底已经有了几分猜测。
杰森并没有遮掩脚步声。
一直守在门外的贾有才,一眼就看到了杰森。
他当即就跑过来。
“沐爷,啊,这是……大人、大人,沐爷拿下了飞贼!”
贾有才边跑边拱手,然后,离得近了,看清楚了杰森手中的头颅,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接着,就是大喜过望,连连大喊。
房间中,满是不安的李德尚直接推门而出。
“好、好、好。”
“不愧是一人打开武馆街的沐馆主。”
这位山城的主事官嘴里不停的夸奖着,然后,就向着贾有才示意。
顿时,一群火把就照耀着周围。
‘飞贼’的面罩,杰森在来的时候,就已经扯了下来,这个时候,在火光的照耀下,面容显露无疑。
不过,看着这面容,贾有才就是一愣。
不单单是这面容他们感到了陌生。
还因为面容满是红肿。
似乎是……毒?
贾有才不太确定。
可李德尚不在乎,出身北都李家旁支的这位山城主事官可是知道太多所谓的‘秘辛’了,在这位看来,又不是光明正大的擂台比武,用出什么手段都无所谓。
只要不是祸及家人的那种,就都可以接受。
毒?
那又怎么了?
要知道,在蜀都就有一家以毒和暗器闻名的。
人家也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派。
“贾有才,你可认得此人?”
面对自己的下属,李德尚保持着官老爷的架子,说话都变得不同了。
“大人,不认得,是个陌生人。”
贾有才如实的回答着。
“你们可有认得此人?”
李德尚看向了周围的人。
几个捕头一众兵丁细细看了,都是摇头。
这让李德尚眉头一皱,不过,还算有涵养,没有辱骂之声。
接着,这位山城的主事官绕着头颅走了两圈,突然一顿。
“沐馆主,贼人就一个吗?”
这位主事官抬手一拱,走近了一步后,这才轻声问道。
态度比之前还要好了。
杰森已经证明了自己的价值,能够拿下贼人,这对李德尚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了,态度自然是更加的好了。
“就这一个。”
杰森如实的回答着。
顿时,这位主事官呢喃起来。
“明明是三个才对,怎么会是一个……不好,调虎离山!”
这位主事官脸色一变。
没有任何的犹豫,这位主事官转身看向了下属的捕头和兵丁。
“贾有才去安排周围的兵丁返回城门和码头处。”
“然后,你带所有人去码头。”
灰暗星光
说着,这位主事官再次看向了杰森。
“沐馆主事态紧急,‘飞贼’一事应该是另有隐情,请您随下官去城门一趟——‘虎血壮元散’难得,我身份不够,无法向主家寻求更多,但是‘培元丹’我能够找到不少,而且,我会尽可能的在山城内为沐馆主寻找‘秘药’。”
话音落下,这位主事官一躬身。
在这个时候,李德尚面对杰森已经完全放下了身段。
因为,在这个时候,杰森就是他的救命稻草。
没错,救命稻草!
挽救全家人性命的稻草!
李德尚能够成为山城的主事官之一,自然是有着相当的能力,因此在看到只有一个‘飞贼’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中计了。
‘飞贼’有三个,甚至是更多。
在他检查完尸体,且有询问了仵作后,就确定了。
但是,现在只来了一个。
恰巧的是,他之前担心‘飞贼’盗取印信,而调动了城门、码头守兵。
两者一结合,一个不好的猜测已经出现在了他的心底。
他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这些‘飞贼’从出现开始,为的就不是什么盗取财物,而是为了让他调动城门、码头的守兵,为此还故作一言不合就大开杀戒,且实力强大的模样。
“该死!”
李德尚在明白过了后,立刻心急如焚。
但是,却没有冲动。
他知道这个时候,就算是兵丁返回,面对早已占据了城门、码头要隘的贼人也是徒劳,即使是真的拿下了,也是死伤颇重。
但更可能的是,死伤殆尽。
后者可是他完全承担不起。
因此,只能是依靠杰森。
而杰森?
并没有拒绝。
一来,他答应了李德尚对付‘飞贼’,在他的印象中,这‘飞贼’就是那三个甚至是一群,而不是一个。
即使真的就来了一个,他也打算把剩下的干掉。
无关乎其它,就是承诺罢了。
二来,李德尚给与了他现阶段无法拒绝的条件。
不论是所谓的‘培元丹’,还是‘秘药’的渠道,都是他想要的。
尤其是后者。
所以,杰森径直点头。
“好。”
杰森声音简短,但却沉稳有力,这让忐忑的李德尚大喜过望。
有杰森在,就算真出了事,也有了挽回的余地。
“沐馆主,感激不尽。”
李德尚再次一躬身后,转身对着身后的下人吩咐道:“备车,去把库内的重甲拿来。”
马车迅速的备好,杰森、李德尚上车后,直奔城门。
车上,李德尚呼吸了数次,平复了心绪后,指了指一旁的箱子。
“沐兄弟,这是套精铁重甲,你先穿上。”
说着,李德尚打开了箱子。
箱子内,铁甲细密。
烛火下,寒光冷冽。
一种厚实、坚硬的感觉扑面而来。
“这套铁甲是我意外得到,即使是驻军中也不常见,穿上之后刀剑难伤,箭矢无效,除去本身沉重外,没有一点儿缺陷。”
“有着这套铁甲在,就算是面对‘锻骨’大成的武者,沐兄弟你也能够一战。”
李德尚为杰森介绍着。
“好。”
杰森依旧没有拒绝。
对于在‘不夜城’生活的杰森来说,他并不介意用更快捷、方便的手段解决敌人。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选择用大氅阴了‘飞贼’一员了。
现在穿上铁甲?
那更是无比的自然。
至于自身远超铁甲,在战机级别之上的防御力?
周围的人不知道,那就是不存在。
是一张可以利用的底牌。
李德尚看着从谏如流的杰森,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真是悔不当初啊!”
“之前得知沐兄弟你打开了武馆街,自立一馆的时候,我还抱着等等看的想法,准备再与沐兄弟结交——毕竟,武馆街大比就快了,虽然沐兄弟你赢了彭、张、李、赵四人,但是武馆街又不是这四人的,还有其他好手,说不定你就折戟沉沙,刚刚出现的好兆头,也会迅速的变为过眼云烟。”
“从云头跌落,身边的人也朝不保夕,这个时候如果我出手保住了你、武馆还有你身边的人,你自然是会对我感恩戴德,然后,我就有了一员可用的大将,甚至是可以传家的那种。”
李德尚语气恳切,咬字清晰,双眼直视杰森。
然后,说着,这位山城的主事官就笑了起来。
带着一种自嘲。
“沐兄弟,你不要见笑,更不要见怪,我出身北都李家,哪怕只是李家的旁系,可是李家那一套‘驭人’的法子我在耳渲目染下学了不少,也是我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的重要原因之一,往日里我时常以此自得,但是直到今天大难临头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错了。”
能否补全爱 鲜敏
“甚至,我在心中还升起了‘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的念头。”
“直到沐兄弟答应帮忙,我才松了口气。”
“我自己经历了一次从云端跌落的感觉。”
“果真是害人之心不可有。”
说完,李德尚苦笑着在车厢内站起来。
不是全部站起,有着车顶在,李德尚只能是半弯着腰站立。
然后,这位主事官就以这种别扭的姿态又一次行礼。
“只是交易。”
杰森看着对方,这样回答着。
对于杰森来说,李德尚的态度是真是假不重要。
重要的是,交易是真的就好。
至于更多?
关他什么事。
可杰森越是这种随意的态度,越是让李德尚感觉到了安稳。
“叔父常说江湖有豪侠,轻生死,重承诺,以前我还是不信的,现在……我信了。”
刚刚的局面,李德尚并不认为杰森没有猜到发生了什么。
尤其是,他之后失态的说出了调虎离山。
只要是个正常人就能够猜到发生了什么。
可在这样的前提下,杰森并没有走,依旧愿意履行承诺。
这是在杰森已经入手了一份‘虎血壮元散’的前提下。
李德尚相信,以杰森的实力,有了这一分‘虎血壮元散’,再打熬个一两年,足以进入‘锻骨’大成的阶段,一旦‘锻骨’大成,那就是另外一番前景了。
可以说是前途远大。
到了那个时候,获得更多类似的‘虎血壮元散’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有的是势力,愿意拉拢‘锻骨’大成的武者。
就算是北都李家,也不会排斥。
甚至,只要身家清白,再表明心意,就可能被召为夫婿,成为李家人,获得争取那一年不到十份的顶级‘秘药’的资格。
而这样的人,愿意陪他冒险。
噬神台
李德尚真的感动了。
虽然无法站直身躯,但是李德尚努力的挺直了腰板。
“沐兄弟大恩没齿难忘。”
“今生,李德尚绝对不负沐兄弟。”
李德尚正经的说道。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也有着情绪的激动。
当感动为引时,这样的情绪顿时引动了这位主事官还未彻底凉去的热血。
隐婚蜜爱:冷傲军少,要不起
那是他在挑灯苦读时积攒的书生意气。
那是他在听闻叔父口中豪侠时的向往。
他想要学一学那些豪侠。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或者说……
他想试一试。
拱手的李德尚一眨不眨看着杰森。
而杰森?
“好。”
又是简短的回答。
对于李德尚心底发生了什么,杰森一点都不好奇,他早就习惯了周围的人,时不时会脑补出什么,然后变得奇奇怪怪的模样了。
“太好了!”
“沐兄弟从今往后,你我就是兄弟。”
“我李德尚永不会负你。”
李德尚笑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马车停了下来。
“大人,前面就是城门了。”
驾车的人回答着。
“沐兄弟,要不我们……”
李德尚下意识的就想要和杰森说咱们再商量商量,找一个稳妥的办法,不然的话,刚刚结为兄弟,就让自己兄弟去冲锋陷阵,实在是心里难安。
可是还没有等李德尚说完,杰森已经跳下了马车。
黑夜中,城门紧紧关闭,没有一丁点儿额外响动。
有着的只是兵丁巡逻的声音。
城门没事的话……
杰森响着,就转过身看向了码头方向。
漆黑中,码头方向亮着诸多灯笼,那是停靠船只的灯火,以及寨桥上的灯火。
这个时候,这些灯火无比的显眼。
夜风吹动。
风声中则是夹裹着丝丝喊杀声。
没有任何的停留,杰森径直向着码头而去。
“沐兄弟!沐兄弟!”
李德尚下了马车后,看到的就是杰森前往码头的背影,他连连呼喊,只是等来了杰森头也不回的挥手,立刻,这位还残存中二的中年人就感动的热泪盈眶。
“小心点!”
“沐兄弟你一定要小心点!”
李德尚大喊着。
一旁城门的长官则是跑了过来。
“大人?”
青瓷依旧 霁嫣初
虽然刚刚借调的兵丁返回了,但是发生了什么,这位还不清楚。
“所有人都起来,坚守岗位,不可擅离职守。”
“还有火器营也全都上城墙。”
“不!”
“上一半,剩下的一半跟我来。”
“快点!”
李德尚说着就催促起来。
片刻后,李德尚的马车调转了车头,直奔码头。
在马车后面是五十人的队伍,一根根细长的火铳在月色下绽放着异样的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