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q6c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仙宮-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進入墳墓展示-ii01e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这名女弟子看起来倒是平平无奇,从昨晚第一次相见,就一直默默的低着头,躲在众人的最后面。
而接下来的时间里,也不过在是默默修炼罢了。完全就是那种会让人一眼扫过,纯粹忽略过的人。
就连叶天真仙的意识,那么细致入微,竟是差点都遗忘了她。
她的修为在众多西周神朝的优秀弟子之中相比起来也显得无比普通,只不过是金丹初期,甚至可以说是最差的几个。
但是。
在西周神朝众多弟子准备出发的时候,是这名女弟子,出手将周围笼罩的阵法给收敛了起来。
其神兽跟动作看起来,却是颇为熟练。
这阵法的精妙让叶天都是有些称奇,以叶天心思细腻的程度,以及其真仙的神魂,竟然都是进入阵法的范围之后,才注意到。
察觉到叶天的目光,旁边的卫长康出声说道:“她叫钟晚,精通阵法,这阵法的确就是她布置的。”
这不可能。
这是叶天心中产生的第一个念头,那女弟子才金丹期的修为,怎么可能布置出这种能够对返虚境乃至问道境修士都产生麻烦的强大阵法。
这不是简简单单实力的问题,而是最起码的修行规则。
修士筑基成功,算是真正跨入了修仙的大门,彻底区分开了仙凡。进入金丹,就是一名真正的修仙者。
而返虚和问道,那已经是几乎掌握了灵气的真谛,掌握了这个世界的真谛,距离成仙,也就是几步之遥。
这两者之间的差别,何止天地!
似乎是猜到了叶天不会相信,卫长康轻抚胡须,略微有些得意的笑眯眯的说道:
“我第一次听说的时间,也完全不能相信。”
“但事实就是如此。”
“她在阵法之上的造诣,在我们整个西周神朝,都是声名远扬的。”
“而且她虽然修为和其他弟子比起来低微,但身后背景确是我西周神朝皇族。”
“那位金丹巅峰,背负黑色道剑的弟子,名为叶昭,他来自叶家,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神将叶赫的叶家。”
“那位金丹后期,穿着红色道袍的女孩,名为韩玥,她的祖先,就是我西周神朝的国师!”
说着说着,卫长康的神色就变成了心痛:
“高不可攀,一个都惹不起啊,一个都不敢死啊!”
“当下叶公子明白我的压力了吧……”
这时,卫长康的话突然戛然而止,神态瞬间恢复了沉稳。
那名中年修士走了过来,向卫长康行了一礼:
“长老,众人都准备好了。”
“嗯,那就出发吧。”
卫长康睁开眼睛,轻轻点了点头。
……
……
卫长康等人发现的神之墓穴就在众人休息的那座宫殿之后的山上。
在几人眼前的竟然是一座最多七八尺多长,完全正常大小的土包,上面覆盖满了杂草,之比周围的地面高出约两三尺,看上去极为寒酸普通。
更像是一座普通百姓的乱葬坟,连个墓碑都没有。
唯独可以隐约看到在土包的根部,放着一圈黑色的圆形石头。若不是费劲观察,还真看不到,因为这些石头几乎都被杂草给挡住了。
山脉,建筑,河流都无比巨大,完全就是一个巨人国度的众神墓地,真正的墓穴,竟然变回了正常的大小。
这让人有点难以置信。
但叶天的神识探入,瞬间就是一阵天旋地转,下一刻神识就被反弹了回来。
这让叶天确定眼前这个看起来如此寒酸的坟包的确不简单。
卫长康上前两步,在那坟包前站定。
周围天地间的灵气汇聚而来,在他的身前形成绚烂的光柱。
然后那道光柱往下,准确的找到了杂草中的圆形黑色石头。
强大灵气灌入,坟包周围的一圈黑色石头一个接一个的亮了起来,散发出乳白色的光芒。
等到一圈石头全部亮起之后,卫长康不再灌注入灵气,后退一步。
这时,那石头上散发出的光芒仿佛拥有了液体的质感。
乳白色的光液从石头上涌出,从下往上!
就仿佛是一汪光芒的泉水爆发开来了!
并越来越蓬勃!
光液喷泉以恐怖的速度扩大上升!
一直到了千丈之上!
这时,光液喷泉仿佛突然迎头撞上了某些东西,猛然爆炸开来,光液倒转往下,划出四散的弧线降落!
就像在黑夜之中,一道球型白色烟花绽放了开来,只是那半球,足足有千丈之大!
无数光液在叶天和卫长康一行人的头顶上流转。
紧接着,就像是时间的流速变慢,那些光液缓缓凝固在了空中!
叶天这下看清楚了!
此时在他们的头顶,完全是形成了一座乳白色光液凝固而成的巨大坟墓!
……
……
距离此处极远的一处岩石宫殿。
若是叶天能够看见,就会发现这里正是他刚刚进入众神墓地时候,来到的第一座宫殿。
周勉站在宫殿前的台阶上,遥遥的眺望着远处天际那座突然浮现的乳白色光芒组成的坟墓。
“有人打开了神之墓穴啊。”
周勉喃喃的说道。
在他旁边,悄然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斗篷,脸完全藏在阴影中无法看清的人:
“那坟墓是白色的,他们没有祭祀,必然在里面得不到仙道传承。”
周勉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都准备好了。”
“我一定能得到仙道传承。”
“是我们……”斗篷人淡淡的说道。
“对,”周勉露出一丝笑容:
“是我们!”
……
……
叶天这边。
“轰隆隆!”
那些永远都在缓慢走动的巨人影子,这时竟然有一个走出来了,就像从画中走出,来到了现实世界。
巨人黑影一步跨出,来到了这座光液坟墓先前,躺了进来。
因为巨人黑影是在是太过巨大,在叶天等人的眼里,就像是天突然塌下来一块,倒进了光液坟墓中一样。
下一刻,光液坟墓以及其中的巨人黑影开始迅速变得虚幻。
叶天等人只感觉眼前的世界开始迅速变得模糊。
一阵天旋地转,眼前的画面已经变化。
等到眼睛重新能够视物,眼前的世界已经变了模样。
这是一片……腐朽了的世界。
是的,就是腐朽了,触目所及,一切的一切都是腐烂的模样,失去了生机的枯黄树木东倒西歪、无数套着腐朽铠甲颜色混杂的白骨零散在各处,无数破败的建筑残垣断壁之间挂满了干枯的残破蜘蛛网。
一种沧桑陈腐的气息扑面而来,在这气息之中,众人都仿佛感觉到了千万年的岁月。
“这就是神之墓穴吗?”
旁边一名弟子喃喃说道。
卫长康眉头微皱,长长的白色眉毛微微颤动:“离开的道路在哪里?这可怎么寻找!”
叶天目光微凝,其他人看不出来,但是他已经发现,眼前的画面,根本就是一片虚假的幻象。
叶天一言不发,上前两步,轻轻挥手之间,空间中的灵气皆是动荡了起来。
这些灵气就仿佛是翻涌的浪花,将肮脏的铅华慢慢洗净!
只见前方那些苍老腐朽的树木,枯骨,房屋,全部都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擦干净。
当一切都消失之后,出当下众人身前的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巨人尸体!
这巨人的一个脚指头,就有一整座宫殿那么大!
众人都抬头仰望,只见这巨人穿着一身厚重的铠甲,铠甲极为残破,但上面镶嵌着无数散发微弱光芒的宝石,让人能够大致看清巨人的模样。
他的脸上也被威严的面具覆盖,手中握着一把山岳一般的厚重巨剑,整体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仿佛凝固了亿万年之久。
这巨人站在这里,就仿佛这整个世界,都被镇压住了一样,让在场的众人下意识的都有点喘不过气来。
“这就是,神的尸体吗?”那名为叶昭的西周神朝弟子语气震撼的说道。
“有可能,”名为韩玥的女弟子感觉呼吸都有点困难了。
“如果这不是神的尸体,那什么还能是呢?”卫长康身边那名中年修士说道。
顿了顿,他下意识看向了身边的卫长康:“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
卫长康心中觉得若是有什么危险,那一定在这仙人之体上,因此将目光从巨人尸体上收回,左右环视。
除了巨人尸体之外,周围一切都沉浸在黑暗中,一时什么也看不到。
卫长康有些迟疑的说道:“奥秘肯定不会在这尸体上面吧?”
那中年修士听到这话却好像是被提醒了一样,眼睛一亮,说道:“很有可能,仙道传承就在这尸体之上!”
卫长康脸色一变,心生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他看向叶天:“叶公子,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叶天看到那巨人尸体之后就一直在沉默,没有说话。
因为在他的目光落在那巨人身上之时,叶天看到那巨人尸体好像动了一下。
但只是极为恍惚的一瞬,让叶天有些不确定到底是真的还是看错了。
不过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叶天还是觉得这巨人尸体确实不能招惹。
叶天沉吟了一下,说道:“先看看周围,若是没有办法再说。”
史前归来 玉茗花开
“应该如此!”卫长康极为认同叶天的办法。
后面的南雪意取出一张符纸,灌入灵气召唤出能够照明的小鸟,让其飞向远处。
叶昭和韩玥等人也纷纷用法术照明。
很快,众人就看清楚了周围极远处黑暗中的景象。
竟然是山壁!
是一个完全封闭的山壁,沉默的耸立在这巨人尸体的周围。
山壁上面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
难道,只有一具巨人尸体?
叶天神识扩散开,却轻易的穿透了山壁,仿佛这山壁是虚幻存在的一样。
他还想把神识继续往里探,下一刻,叶天只感觉一种令他头皮发麻邪恶至极的恐怖感觉顺着神识向他直接刺了过来!
但只是极短的一瞬间,神识就被强行切断而去!
那种只是一瞬间,都让叶天感觉有点受不了的感觉顿时也消失了。
叶天深深的看了那山壁一眼。
这时,一个声音也轻轻的说道:
“这山壁是假的!”
众人都寻声望去。
说话的是依然低着脑袋看不清脸的钟晚。
“怎么可能?”
“这山壁明明就立在这里?不是山壁是什么?”
“难道又是像方才一样的幻象?”
“照这么说,难道这巨人尸体也是假的。”
众人议论纷纷,七嘴八舌。
钟晚低着脸,轻轻摇了摇头,说道:
“我不知晓。”
小妻好凶猛
“巨人尸体应该是真的。”
“山壁好像一座阵法,应该和空间有关,具体和空间有关。”
在罪恶之渊和神之墓地中,仙人之下的神识都被完全屏蔽,他是靠着真仙的神魂才能感知确认类似的东西。
而此女修为不过金丹,只是依靠直觉就能察觉。
最强神婿
看着这名叫做钟晚的女孩,叶天心里只觉得此女看起来普普通通,泯然众人,但天赋未免太过逆天了。
卫长康思索了片刻,说道:
“钟晚的感觉一向都是准确的,只是若是这山壁是阵法,那这巨大阵法的功能是什么?”
一名弟子闻言,轻轻挥手,被放飞出去用来照明的珠子在空气飘动之间,骤然向着山壁飞去。
眼看撞上山壁的一瞬间,那散发着柔和光芒的珠子,仿佛水滴入海,顷刻间便消失了,无影无踪!
那一片山壁,也瞬间陷入了黑暗。
“这是怎么回事?”
那弟子疑惑的喃喃道。
这边叶天呼吸突然急促。
他的神识察觉到,前方那巨人尸体动了!
村裏有只狐貍精
这次是真正不用怀疑的动了!
“后退!”
叶天来不及多想,急忙一拉身后的南雪意,就向后急掠而去。
几乎是叶天话音刚落,就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巨响!
巨响声中,众人抬头,眼睁睁的看着,那巨人尸体尘封仿佛亿万年都没有动过的巨大左手缓缓的动了起来!
“快躲开!”
卫长康也急忙下令,西周神朝的众多弟子赶忙后撤。
巨大铠甲鳞片的撞击声中,轰鸣声中,巨人的左手抬起,握在了右手重剑的柄后!
紧接着,巨人尸体的两手齐握,一起用力,那巨剑被从地面上拔了起来!
地面剧烈震动,无数粗大的裂缝迅速蛇形蔓延开来!
“快,藏到山壁之中!”
众人慌忙向着山壁躲去,那中年修士大声吼道:
叶天眉头一皱,方才那一瞬间刺探的感觉,给他一种本能的危险感觉,虽然无法确定那山壁后那面到底是什么,但叶天确定,若是进入那山壁之中,或许才是彻底的绝路。
可是身后的巨人尸体也极为恐怖。
邪魅皇妃要出墻 瀟淩雲姜
和这巨人尸体当下造成真真切切的威胁相比起来,那种一瞬间的本能感觉,好像就有点虚幻了。
“不行!”
叶天想了想,还是决定相信自己的判断;
“不要靠近山壁!”
那中年修士一愣。
“不要靠近山壁!”
叶天再次大声说道。
叶天的话让卫长康也陷入了犹豫。
沉吟片刻之后,卫长康还是选择相信叶天,命令道:“不要进入就山壁,注意巨人尸体!”
几人争执的时间,那巨人尸体已经双手将重剑彻底拔出地面,高高举起。
然后狠狠的向着众人斩下!
“轰隆隆!”
巨人实在是太过巨大,重剑挥舞之间,竟然在空气之中造成了雷声炸裂般的轰鸣巨响!
紧接着,重剑的剑身竟然开始微微泛起了火光!
远远的倒映在下方众人的身上!
卫长康声如洪钟:“快躲开!”
重剑只是直直的向着前方斩下,轨迹已经确定,本来应该很是好躲。
但这重剑实在是太大了,它将周围的整片空气都重重的积压,让众人移动的速度极为缓慢。
若是斩下,必然能基本波及到在场的所有人!
叶天一把将钟晚拉了过来,钟晚略带惊慌的抬头看,叶天这才算是第一次完全的看清楚了对方的面容。
这是一张极小的脸,拥有极为精致的五官,有些好看。
她若不是总是低着头将面容隐藏起来,拥有这张脸,绝对不会先前给人那么普通的感觉。
叶天只是迟疑了一瞬,急忙接着说道:“将所有人和你连在一起的阵法,会吗?”
钟晚急促的点了点头。
叶天将手虚搭在她肩膀上,将一道极为微弱的仙力镀了过去。
道袍之下一双极瘦极小的手伸了出来,双手合十。
下一刻,一个光阵旋转着从她的脚下飞出,顺着地面迅速扩大。
光阵的范围将所有人都笼罩。
有叶天那一丝仙力的加持,所有人的身形在这一刻凝固了。
旁边名为韩玥的女弟子见身体突然固定,愤怒叫道:“钟晚,你要害死我们吗?”
其他人也纷纷露出惊恐的神色。
眼看着头顶重剑已经快下来,众人甚至能感觉到重剑剑身上附带火焰的恐怖温度。
叶天对钟晚点点头,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
时间紧急,他只说了那么一句,没想到钟晚就能完全领会他的意思,并瞬间构造了这么一个阵法出来。
叶天将钟晚胳膊抓起,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
其他人全部都被阵法凝固牵引,也跟着瞬间消失在这里。
下一个瞬间,所有人都远远的出当下了巨人尸体的身后。
巨人尸体手握重剑斩向了身前,这里竟然是安全的。
叶天松开抓着钟晚的胳膊,喂喂喘了口气。
那重剑即将斩来的恐怖压力之下,竟然连空间都有些凝固之感,叶天强行施展缩地成寸,耗费不小。
除了钟晚和清楚叶天能够施展移动法术的南雪意之外,其他人甚至一时间都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时,前方远处巨人尸体的重剑终于斩在了地上!
“轰!”
大地在那重剑先前,仿佛变成了柔软的液体,竟然出现了数道涟漪状的巨大波纹,与空气中犹如实质的环形冲击波一起轰然席卷开来!
这是真正的天摇地动!
卫长康苍老干枯的嘴唇无声中念念有词。
空间中被混乱劲气撕扯得一塌糊涂的灵气强行被汇聚了过来,化作一道无形的盾牌,挡在了众人身前。
“嗤嗤!”
环形冲击波与那盾牌撞击的一瞬,无数肉眼可见的半透明空气湍流形成了两个尖端相对的扇形,在空气中一闪即逝!
但这一段的冲击波被盾牌抵消了下来!
“噗!”
卫长康的身形一颤,一口鲜血喷在地上,身形摇摇晃晃。
几名弟子连忙上前搀扶,脸上充满了心有余悸的恐惧神色。
只是阻挡了部分扩散开来的余波,就让问道期的卫长康吐血受伤,那巨人尸体一击的恐怖之处,淋漓尽致。
也幸好卫长康出手,不然估计在场返虚境界以下,在这冲击波而来中的后果都是不堪设想。
当然,最主要还是在重剑即将斩下的时候,叶天施展出了缩地成寸,强行将所有人一瞬间拉走,远离了重剑斩下攻击的范围。
毁天灭地般的余波过去之后,就暂时安静了下来。
巨人尸体在重剑那一斩之后,竟然保持着动作不动了。
“嘎嘎嘎!”
这时,一阵令人牙酸的古怪声音响起。
所有人猛然抬头,担忧的盯着前方的巨人尸体。
声音正是从那尸体上发出来的!
叶天目光严肃,越过巨人尸体,落在重剑之上。
是的,声音是从那把重剑之上发出来的。
“嘣!”
“嘣嘣嘣!”
又是一连串的古怪声响。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之中,那斩在地上,斜斜深刺入大地之中的重剑,从剑身之上,竟然以中间裂开了一条巨大的裂缝。
虽然只是一道裂缝,但因为那重剑之庞大,实际裂缝大的能轻易放下一座宫殿。
然后,巨人尸体和重剑就都彻底一动不动了。
但因为方才巨人尸体的劈天裂地的能耐过于强横,几乎所有弟子,包括中年修士在内,都屏息待了片刻才恢复过来。
半饷之后,众人见四下里相安无事,这才暂时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