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s6do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 ptt-第506章 僅以強大的魅力征服巴爾默克首領全家看書-ste4b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
一个俊朗的少年站在这里,那种难以明说的高贵气质冲击着诺伦的心。
她难以想象一个男孩也可以这样的优雅,如同松树一般矗立在这里,白皙俊朗的脸庞也有一双与自己一模一样的湛蓝眼睛。
她持骨笛的双手不禁松动,笛子掉在脚边。她正附身去拿,留里克也迅速躬下身。就在两人的手触碰之际,诺伦急忙缩了回去。
“这是用鹰骨做的笛子?”留里克把玩着骨笛轻轻问道。
“是……是的。你……你能把它还给我么。”
看看这笛子,似乎世界各地的笛子的吹奏方式都是一样的。这根笛子更像是一只萧,留里克先不忙着归还,而是当众试着吹奏一下。
吹奏一首优美的曲子?留里克知道自己练习一番后是可以达成的,他试着找寻音律,果然顺利找到了音节,便尝试吹奏一个哆唻咪。
他并未吹奏真正的曲子,只是和谐的试音就震撼到诺伦那幼小的心灵。还有,这位俊朗的罗斯哥哥的嘴巴触碰了自己的笛子,这……
“真是好笛子,看来,你很善于音乐?”
留里克递出笛子,见得女孩依旧沉静着一张脸,干脆呼唤:“诺伦。听到我的话了吗?诺伦。”
“啊!你!”诺伦惊得猛一哆嗦,那漂亮的眼睛怦然颤动:“你竟知道我的名字?”
陰司守門人 荒村野店老板娘
“是你兄长告诉我的。你的确是一位漂亮的仙女,是这片峡湾最美丽的宝石。”
留里克一番花言巧语,马格努特敏锐地察觉到里面的问题。莫不是这个罗斯的贵族看上了自己的小女儿?
此关键之刻,比勇尼站了出来,他郑重地向父母,尤其是向妹妹说明自己的建议:“诺伦,站在你面前的是高贵的留里克,而你,应当嫁给他。”
“比勇尼!这是你妹妹一生的要事。”马格努特突然严肃起来,就是这老家伙的眼神可是瞟着暧昧。而他的老妻子英比约格,可是一脸的慈善。
狼鬼血痕
特工學生
“但是,我已经代表我们的部族,和罗斯人结盟。我与留里克,在北方世界尽头之海,面对太阳发誓作为兄弟,我们结盟了,诺伦再嫁给他,我们两族就有更亲密关系。”
比勇尼简单的话语立马戳中马格努特的要害,他清楚嗅到了政治联姻的气味。
女儿快要成年了,部族里的那些老家伙们虎视眈眈,马格努特需要在两年时间内去物色一个女婿。
深圳爱情故事
按照传统,女儿未来的日子就该依靠自己了。也许,女儿嫁给罗斯人,嫁给眼前的这位美少年,的确是最合适的?
那么留里克又是怎样的态度?
一开始,留里克对于少女诺伦,仅有一个名字上的概念。不过当看到眼前这位颇有文艺范儿的酷似冰雪精灵的女孩,得到她、占有她,留里克满脑子都是这样的想法。一个男人有这样的想法,再合适不过。
其实留里克也不清楚,自己在夕阳下俊朗魅影一下子就引得诺伦的注意,那吹响骨笛的举动则干脆让诺伦萌生强烈的亲近感。她知道按照传统自己需要听从父母的安排去迎接丈夫,如果自己未来的丈夫是他……
鳳傾凰之壹品悍 洛陽花嫁
留里克又表演得极为恭顺,他微微鞠躬,接着指着自己的大船:“这是我们罗斯船只,她的船舱里全是货物!我获悉巴尔默克人一直想办法和我们做生意,现在我带着大量货物亲自来了。有熊和海豹皮革、有最好铁器、有大量的海象牙,还有一批麦子,我有很多你们需要的货物。你们需要皮革和铁器,而我们需要最好的盐,未来我们的贸易会越来越频繁,”
“哦?!真是太好了。”留里克的话直击要害,马格努特大喜过望。
留里克继续说:“还有赠送给巴尔默克首领的一份大礼,一份会让你极为高贵的礼物。而我本人,我与比勇尼、弗洛基向神宣誓,我们就是兄弟。所以,请允许我叫你一声父亲。”
激动万分的马格努特颤抖着身子,他猛地拉住女儿,一把将之推到留里克身上,而留里克也顺势拉住了这位女孩。
“诺伦,我决定了,这位罗斯的留里克,就是你的丈夫。哈哈,看来我要和祭司们好好聊聊,我要给你们快点操办一个婚礼仪式。”
“爸爸!我……我还没有年龄,这不合适?”
“无所谓,我迎娶你母亲的时候我的也不到年龄,听着,年龄仅仅是一个参考。我是首领,我已经决定了。”
事情发展之奇幻,留里克一时间根本没有准备。不过这位诺伦据其父所言仅有十岁?可是她看起来一点都不幼稚。对哦,她可是北欧女人,不出三四年,她的形象就必然无限接近于一个大人。
“那么……好吧。”诺伦心情复杂,这一切来得太快了,只是,面对眼前的男孩,自己……
一些巴尔默克部族有头有脸的人都在大着胆子凑近首领,他们看清了远道而来罗斯人的面貌,不得不说那位男孩是真的俊朗。
弃女农妃
他们也都注意到,首领马格努特是要拿女儿去钓这个金龟婿。
还能有什么可说的?那个漂亮的小姑娘要嫁给罗斯人。如果这一切能给部族带来有利收益,不啻为一个好交易。
他们这些有身份的人,自古是将婚姻看做一场家族间的交易。所谓爱情?那是什么?巴尔默克的女人,自古以来无法自主选择自己的婚姻。
高贵者之间的联姻,和部族的普通人有多少关系呢?大部分围观的族人们根本不关心首领与罗斯人说了些什么,一双双眼睛凝视着大船的魅影,也更期待罗斯人开始卸载货物。
巴尔默克部族迎来了最尊贵的客人,首领马格努特自然而然邀请留里克进入自己的宅邸。
作为首领,他许诺给所有的罗斯武士,乃至那些水手以极好的待遇。
留里克点点头:“首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仍要有一些人驻守我的船,我战士们也会留在船上。我带着和平的目的而来,现在,请看看我赠与你的礼物。”
“礼物。”马格努特微笑中点点头:“你不必见外,在这里我是你最值得信任的人。”
“正是如此,我就更要赠与礼物了。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盟约,以及……”说着,留里克再真诚地凝视诺伦清秀的面目,羞得女孩急忙低头:“我更不能辜负诺伦对我的信任。”
须臾,一些箱子被捆着麻绳搬运下船,一个黑色的盘状物立刻引起马格努特的注意。
罗斯人已经在卸载他们的货物了?落日余晖中世界的一切变得恍惚,久久不愿离开的人实在看不清那些货物都是些什么。
马格努特走上前,他凭借直觉都意识到此乃一种铁器,而且还是一种大型的铁质器皿。
“这是什么?我的孩子。”
“这是铁做的瓮,它非常坚固。”
“啊!居然,还有铁做的瓮?”马格努特在振奋中伸手触目,罢了又敲打一番,确定此乃铁材。“你们,竟有能力用铁,制作这样巨大的器具?你们,居然有这么多的铁?”
“当然,你瞧这个箱子。”留里克随手一指,“真正的珍宝都在这里面,它们不只是一些宝石,甚至宝石都比不上它们的曼妙。这些珍宝,都是我赠与你的。”
箱子里到底是写什么,看起来它非常沉重。比宝石还要珍贵?到底会是些什么?
马格努特对着尚未散去的人们,尤其是那些身份高贵的族人们宣布,远道而来的罗斯的留里克是自己的座上宾。不久,部族的议事庭内照例会召开一场会议,到了那个时候,当为两个部族正式的洽谈会议。
任何人都看得出,罗斯人千里迢迢而来已经有着非常多的目的,尤其是那个漂亮的男孩赠予大量神秘礼物之事,简直就是在表面,罗斯人有求于巴尔默克人。
天色彻底暗淡下去,留里克只身一人混在巴尔默克首领一家中。
他没有丝毫的担忧,一种奇妙的感觉笼罩全身,抵达巴尔默克就像是回家一样,这里太多的细节真是酷似罗斯堡呢。
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信任,至少比勇尼和弗洛基兄弟是真心把留里克看做自己的小弟。他们互饮血酒,对着奥丁之化身的太阳发誓。比勇尼兄弟自幼就是重义气之辈,如今他们是巴不得留里克小弟快点和妹妹诺伦完婚,已让亲戚关系坐实。在他们的文化里,妹夫和兄弟,是一个词汇。
画堂春 闲来无事
偌大的首领长屋近在眼前,星光之下长屋模糊的影像可是让留里克颇为亲切。
长屋内的厅堂,木壁之上挂着不少青铜油灯,火苗照得整个房间还算敞亮。
木箱被卸下,比勇尼完全清楚箱子内的宝贝,这便面对自己的家人兴奋道:“现在,就由我代替留里克兄弟,向你们介绍这些来自罗斯的宝贝。”
他操持着木棍撬开木箱,很快,一颗狰狞的熊头便被拿了出来!
见此兽首,目击者无不浑身战栗。瞧瞧这北极熊的脑袋,那张开的大嘴巴是要把人吃掉吗?
诺伦先是一惊,就急忙偎在母亲身边,但她没有回避,而是瞪着眼睛看着大哥比勇尼一件件地拿罗斯的礼物。
这一点留里克看得清清楚楚。
“这个诺伦,居然不怕狰狞野兽?这女孩,文静外表下还有野性的心?”
她的确很漂亮,不过留里克最看重的可是她对于音乐的天赋。
两个熊头被翻出来,接下来又是两张折叠好的、经过鞣制加工后的熊皮。
比勇尼张开双臂,将那熊皮高高举起:“爸爸,看看这张巨大的皮革,你和母亲就该睡在这张完美的床垫上。”
对于这个,马格努特与英比约格夫妇,多于欣喜的是震撼。
他们的震撼仍在后面。
比勇尼一件又一件地拿出小木盒,他打开盒子,剥掉保护用的白布条,最终露出了晶莹剔透的所在。
“是水晶杯?!你!留里克!我的孩子,这礼物……太贵重了。”
马格努特过激的表情留里克也吃了一惊,他微笑着保持着淡定,似乎风轻云淡地解释:“它真的是珍宝,赠与伟大的首领,再合适不过。”
接下来的事继续引来震惊,因为比勇尼拿出的可是一整套玻璃器。
十张玻璃托盘、十只方形马玻璃克杯、两只高瓶颈玻璃壶,乃至十只玻璃碗。仅就制造这些器具,罗斯人的加工水平已经趋于成熟,所以制造它们的成本并不高,倒是它们是真正的敛财利器。
马格努特称呼它们是水晶,留里克也就将错就错。
“在我们罗斯部族,高贵的人都是使用这些餐具。你们也是高贵的人,也当使用它们。”
瞧瞧这些梦幻的器皿,本来马格努特打算以银质餐具招待客人,想不到留里克诠释了何为珍贵。马格努特夫妇的双眼因贪婪之感剧烈颤抖,这对老夫妻仍没有想到,更多的礼物还在后面呢。
真正的好戏在餐桌上演!
马格努特身为庞大部族的首领,他的高贵似乎仅仅显示在自己拥有统领上万人的权力上。至于自家日常的生活,可以吹嘘的就是三十多个从卑尔根集市买来的干活奴隶,以及少量金银器具。
首领的宅邸有些简陋粗犷,所谓吃饭的桌子也是简单的木板拼成。
作为本地的主人,马格努特自觉当用特色餐饮招待客人。不过随着留里克亮出了他携带的奇妙食材,事情就完全变了。
他们施行分餐制,这一点留里克完全无可厚非。
就在吃饭的问题上,留里克与他们的巨大差异,仅凭小小的餐具就展现得淋漓尽致。
至少首领马格努特一家吃饭不是亲自上手,包括诺伦在内,他们的餐具就是两种,勺子和小刀。
留里克面前的玻璃盘上盛放着鲜美的烤鲱鱼,另有一个看似简陋的木盘,其上放着一些奇妙的烤鱼排,直到留里克品尝这鱼排之际,才获悉这就是所谓大西洋的鳗鱼。如果说波罗的海特产是鲱鱼,那么北海就是特产鳗鱼。
马格努特憋着一万个问题,他的眼睛忙着凝视留里克的礼物,忙着体验使用“水晶器具”的快乐,还有观察留里克这孩子那灵活的手指,居然操纵两个木棍就轻易的夹住鱼肉块往嘴里送。
他正欲以此打开话题,奴隶熬煮的一瓮麦粥被端了上来,水晶做的大勺子给所有的水晶碗盛满了煮熟的麦粒。
煮熟的燕麦成了餐桌上最美妙的食物,这对于终日吃鱼度日的巴尔默克部族,实在有着极强的心理冲击。
“哈哈,真是麦香浓郁。在卑尔根,那里的商人以很高的价格兜售麦子,想不到我在家里又吃到了美味的麦粥。留里克,我的孩子,看来你的故乡可以种植麦子呀。”
留里克本想指正罗斯堡是苦寒之地,惨到洋葱都种不成。再仔细想想,情况明明如马格努特猜测的,罗斯人可以种麦子,还是大肆的种麦子。毕竟遥远的东欧地区,罗斯是势力正不可阻挡地扩展中。
“不错,我们可以种植麦子。我们罗斯人喜欢吃麦子,也喜欢吃鱼肉。”
“麦子这是太珍贵了。用水晶碗盛放麦粥,用水晶的勺子挖着吃,这难道不是阿斯加德的人们才能享受到的?”
留里克笑着耸耸肩:“那就把这一切,当做人间的阿斯加德吧。既然你很需要麦子,未来我们的贸易,我会将麦子作为重要的货物运来。”
“那真是太好了。你……我看到我的两个儿子,在你的罗斯也学到了一些奇妙的技能。你瞧,他们也在用木棍夹鱼肉吃。”
比勇尼听得笑道:“爸爸,这是罗斯人的习惯。那边很多人多是这样的吃肉。”
房间里充满欢声笑语,而诺伦毫不犹豫的从留里克这里要来一双备用的松木筷子。她虽不知道这餐具真正的名字,既然两个兄长和自己命中的丈夫,都在灵巧的操纵木棍吃饭,自己自诩精明的女人,也不该落下。可是她不停的努力,直到鳗鱼肉都被她夹得细碎,她是真的一点都夹不起来。
她的忧虑就写在脸上,留里克轻轻鼓励:“别着急,这需要一点时间的联系。比如你,你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吹奏骨笛。”
留里克的话可是给她提了个醒,诺伦仰起头,那金色秀发随之一阵:“也是。就像是你,留里克,借着我的笛子,你也不能吹奏一首曲子。我肯定你的天赋,你教我使用木棍,我教你吹奏曲子。”
这女孩突然变得落落大方了?留里克在惊喜中揣测到,这女孩已然把自己当做家人。
诺伦的积极表现实在让马格努特夫妇狂喜。
一品官医 江湖喵
诺伦这女孩从不是、更不可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冰霜圣女,她耽于音乐酷爱吹笛,却也和一般的巴尔默克女孩一样,对于漂亮的宝石、金银非常喜欢。
在留里克提供的礼物中,就有专门赠与女人的宝石项链与吊坠。那是青金石、琥珀、多种颜色玻璃珠串起来的项链,亦有纯金的吊坠。
一件极佳的项链,留里克将之赠与英比约格这位首领的妻子、三个高贵孩子的母亲。
而诺伦,吃饭之际她的双耳立刻挂上了两颗金珠,脖子上则挂着一枚青金石镶金纹的项链。
留里克,他的形象以及现在的全部作为,彻底超越了诺伦对于优秀男人的全部幻想。这位远道而来的留里克,简直是来自阿斯加德的神人。
宝石和一些精美的皮革制品最能掏得高贵女人的欢喜,对于男人,剑与烈酒,当为有着奇妙效果的宝贝。
留里克并未赠与马格努特一支钢剑,倒是他当众亮出一个小玻璃瓶,其中还有这奇妙的液体,随着木塞被打开,房间里酒香四溢。
随着马格努特尝试性地饮用,他被剧烈的辛辣刺激,当辣劲过去,就沉浸于浓郁酒香中。
他简直是出于本能的将一玻璃瓶的烈酒喝干净,罢了还意犹未尽。
“这个老家伙,对瓶吹的本事也是与生俱来?他是个老酒鬼了?”留里克脑子有些乱,他目瞪口呆地盯着马格努特扬起的巨大喉结不停运动。
“啊!好酒,我这一生,从没喝过这样的好酒!它像是水,可它是酒!留里克,你该不会是从阿斯加德弄到这样的美酒?!”
留里克刚想解释,比勇尼先老弟一步说话,可弗洛基直接站起来兴奋地大叫:“爸爸!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的留里克兄弟受了奥丁的祝福。这个水一样的酒还能着火呢!这就是来自阿斯加德的美酒。”
—————
將門嬌:皇家貴後 貪吃的喵
酒还能着火?在马格努特要求下,留里克索性把全部准备的烈酒都拿了出来。空置的玻璃碗盛满烈酒,酒液被轻易点燃。
人们凝视着玻璃碗中燃烧的酒,震惊得浑身冷汗。甚至是送餐的奴隶,不经意瞥到桌案上的奇观,亦是惊得心脏狂跳。
“阿斯加德!阿斯加德!你们罗斯人该不会从阿斯加德而来?你们,太奇妙了!”马格努特不停地说着赞美之语。
留里克现在憋着笑容,他知道自己在巴尔默克首领家族看来,已经是圣人了。
至此,这些礼物也完成了它们的任务。
顺着他们的惊叹之感,留里克昂起胸膛,义正言辞的做起最正式的自我介绍:“巴尔默克的盟友,在你们面前坐着的,是罗斯公国公爵、击败哥特兰和丹麦军队的军队指挥者、是巨大财富的拥有者、是最有智慧的人,是得到奥丁祝福之人,是遥远东方的征服者,所有科文人和所有养鹿人的首领,更是你们最值得信赖盟友!我就是罗斯的留里克。”
无数奇妙的头衔加身,比勇尼弗洛基兄弟早就对此深信不疑,正是见识到了罗斯的强悍实力,比勇尼才自作主张率先宣布与罗斯结盟。而今,真正的巴尔默克首领也被留里克的魅力彻底折服,哪怕坐在眼前的仍是一位年轻漂亮的男孩。
留里克仍是一个男孩真是一个好事,这意味着他有着无限光明的未来呢!一个年轻有为的盟友,就是对巴尔默克部族最大的帮助。
马格努特完全相信这孩子是真的得到了神的祝福,如此也就完美解释了自己今日的梦幻遭遇。他的眼角瞥着女儿的脸,只见诺伦这孩子,她的眼神真是时刻瞟着留里克,显然,女儿已经深深爱上了这位被奥丁庇护的男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