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a7u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餘燼之銃 Andlao-第十四章 越過圍欄讀書-ifyes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
“结束了吗?”
梅林看向下方的火海,炽白色的焰火里,天使们如同雕塑一样僵持在原地,随着威廉的死,它们的动作都定格在了威廉死亡的那一刻,举起长钉,震动羽翼。
“大概吧。”
洛伦佐有些不确定地说道,他握紧了钉剑,神情冷峻。
威廉最后的话语或许没有令梅林惊醒,但他让洛伦佐想到了太多,牧羊人身上有饿狼的味道很正常,它们就像猎魔人一样,为了对抗怪物而变成了怪物,那么所谓的升华尽头是否就是这样漆黑的深渊呢?
自己这所掌握的权能·加百列,看似是对抗妖魔的利器,那么有没有可能它也是这疫病传播的途径呢?
洛伦佐暂时停下了思考,他观察着火海里的动向。
神話從聊齋開始 落筆成滄
在这短暂的接触下,他大概推测出了一些天使们的性质,它们并不具备高级意识,只是遵循着某个规则而行动的机器,这势必会使它们出现很多笨拙的操作,比如具有优先级的威廉死后,它有极大的可能是追寻另一个顺序下来的目标,而不是在场的这些人。
洛伦佐赌的就是这一点,玛鲁里港口的后续就是他的信心所在,如果真的根除所有人涉及者,那么劳伦斯必定元气大伤,甚至说整个玛鲁里港口都会毁于战火,但最后从新闻的报道来看,这些都没有发生。
“是死是活,就看这一次了。”
洛伦佐轻声说道。
天使们竖立在火海之中,无神的目光落在那团被烧焦的躯壳之上,它们还在等待,噼里啪啦的声响不断,直到这烈火将威廉彻底化为灰烬,它们才有了新的动向。
精致染血的面容抬起,从深渊的底部仰望着天穹。
张开双翼。
三世轮回之命运
洛伦佐一把推开了梅林,他察觉到了危机,秘血再度涌起。
狂风骤起,它们用力地舞动着双翼,但可笑的是这羽翼根本无法载它们飞翔,就像恶鬼一样,用锐利的爪牙不断地抓挠着井壁,向着上方的平台突进。
洛伦佐看着这一切一时间觉得有些可笑,这些怪物们空有天使那神圣的外表,但在这躯壳之下却是难以窥视的、粘稠虚伪的黑暗。
它们速度飞快,而平台之上可以依靠的战力只剩下了洛伦佐,大多数人已经在这高强度的侵蚀环境下失去了意识,他孤身一人。
天使们来了。
貼心丹王 十指炫舞
圣洁的身影冲出平台的边缘,它们包围住了平台,依靠洛伦佐的力量他也做不到一瞬间击溃这么多天使。
“狼”性老公别太坏
螺旋长钉被掰断、掷出,意识浑浊的士兵们直接被贯穿钉死在井壁之上,剩余的医护人员根本没有能力反抗,转眼间这变成了一场屠杀。
“梅林!跟着我!”
洛伦佐大吼,这种情况下他只能优先保护具有价值的人,仔细换算下来,整个工坊内的人都可以死,但唯独梅林必须活下来。
钉剑挺进,洛伦佐阻拦住了一个试图越过他的天使,但从平台周边爬上来的天使们已经抵达了四周,它们拖拽着硕大的羽翼,这东西就像寄付在它们身上的肿瘤一样。
锋利的尖爪挥下,梅林凭借着早年间踢其他炼金术师场子而习来的剑术应对,但他手中的折刀早在之前的战斗中便摇摇欲坠了,两者相互碰撞,这一击直接令折刀断裂,锋利的尖爪划开了梅林的胸口。
“梅林!”
洛伦佐放弃了眼前的敌人,将自己的背后毫无防备地展露给了敌人,他朝着梅林冲去,与此同时数不清的螺旋长钉如同箭雨一样刺下,封锁住了他们所有潜在的逃生空间,将其变为一个闭死的囚笼。
将死之际,似乎时间停止了一般,天使们的所有动作都凝固在了空气中。
洛伦佐扑到梅林身边,致密的甲胄从体表升起,沿着手臂与腋下疯长,就像黑天使的钢羽般,增生的甲胄铸就了一扇诡异的、类似盾牌的硬质。
网游之龙语法师 刘言非语
预想之中的重击没有到来,洛伦佐看向天使们,下一刻它们破碎了。
仿佛是经过数百年风蚀水扰的雕像,它们光滑白洁的皮肤开始泛黄,如同干枯朽木的树皮般脱落剥离,无尽的光阴从它们的身上走过,血肉腐败成了灰黑的硬质,包裹着脆弱的骨骼,最后显露出镂空的骨架。
焰火卷动,天使们的躯壳坍塌成了一地的灰烬,归于尘土。
“这是……离开了?”
梅林捂着胸口的伤口,声音虚弱地说道。
“先别说话,今天死掉的技术总长已经够多了!”
洛伦佐没有理会天使们的动向,比起这些先把梅林的命保住才最为重要。
撕开衣服,能看到梅林那纹满炼金铭文的身体,他曾说过的,这是个对真理痴迷的炼金术师,在过往的某个时刻里,梅林将自己作为实验品进行了【升华】,但遗憾的是他失败了,更幸运的是他从这灾难里活了下来,虽然变成了如今这副诡异的模样。
“这让我想起了我还是学徒的日子,我和老师去踢人场子,结果没打过对方,那个混蛋用的是钉锤,他给自己的手臂进行了炼金改造,打架前还磕了炼金药剂,一锤子就砸断了我的剑,断剑也是这样划开了我的胸口。”
梅林的声音虚弱,这个家伙由于之前的实验失败,他几乎没有面部表情可言,也是由于这个原因,洛伦佐一时间居然难以分辨他是真的见景思情,还是真的要死,在死前讲烂话。
“医生!”
洛伦佐对着幸存的几名医护人员喊道,他们都被吓傻了,窝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在被洛伦佐呵斥后,他们缓了几秒才反应了过来,从血泊里拎起医疗用品,冲到梅林身边。
“所以你是怎么逃掉的?”
洛伦佐把位置让给了医护人员们,他继续对梅林问道,让梅林保持清醒。
“我没逃,那个家伙死了,凡事都是有代价的,洛伦佐,那个神经病使用了太多的药剂,在抡完那一锤后,他年迈的心脏就承受不了药剂带来的压力而骤停了。”
梅林说着咳嗽了几下,洛伦佐猜这个家伙刚才应该是想笑,但可惜的是他早就失去了表情。
“不……这不太对吧,洛伦佐,如果威廉是它们优先根除的目标,那么从威廉口中得到情报的我们……虽然说我们知道的可能没有威廉那么多,那么按照顺序判断,我们也应该是解决威廉之后的下一个目标吧?”
梅林讲完那个奇妙的故事后又正经了起来,他对洛伦佐问道。
“刚刚它完全有能力杀死我们……至少杀死我,只要再加把劲就可以,但它们就这么离开了?”
梅林就这么捡了一条命回来,他怎么也不敢相信,也想不明白这点、
之前洛伦佐的言语间,梅林也隐约地猜到了天使们的行动逻辑,可现在这些家伙就这么离开了,马上就要彻底杀死所有人的时候离开了。
“所以它们并不具备高级自主的意识,它们只是执行命令的机器,而机器就会有老化的可能。”
洛伦佐整理着思绪。
“也就是说,这个机器出错了?放过了我们?在那么关键的时刻,那么恰好?”
梅林觉得有些不可能。
“当然不会,机器会出错,但也会被修正……还记得威廉说的吗?依靠人类的力量,我们远没有能力对抗妖魔,可以说与妖魔的主战场从不在我们人类可以理解的范畴内。”
洛伦佐回忆着雪耳曼斯的笔记。
“有没有那么一种可能,另一个远高于我们优先级的东西出现了,为此所有的牧羊人都要赶出,而这也显现了这些机器的局限性,它们完全可以杀了我们再走的,但完全被命令所支配……”
梅林的声音渐渐地了起来,他在失血。
听着他的猜想,洛伦佐也渐渐沉默了下来,他抬起头看向穹顶,明亮的灯光闪现。
随着天使们的离去,锁死的工坊再度开放了起来,早就就绪的清道夫部队们涌入工坊内,他们封锁现场,然后配合黑山医院的医护人员运送伤者,洛伦佐脚下的平台也在缓缓向下降落,医护人员已经准备好担架接收梅林。
“这是一次信息危害,禁止与相关人员进行任何信息上的交流,发现违规者就地收容。”
为首的一名清道夫用扩音器警告道,随后他便融入了人群之中,他们衣着相同,难以分辨。
每个人都沉默不语,甚至不与工坊内的幸存者进行任何眼神接触。
清道夫戴着沉重的防毒面具,只能发出低沉的呼吸声,耳朵上戴着耳塞,眼瞳也被染色的护目镜所遮盖,完全根据训练时的守则行动,尽可能地避免任何与外界的信息交流。
“另一个优先级……”
最強五小姐 花輕舞
獵人傳奇錄 胡嘯龍
洛伦佐还停步在原地,四周匆忙一片,但都影响不到他的思考。
“有什么事比我们还重要呢?重要到它们都在同时瞬间离去……”
洛伦佐突然觉得很糟糕。
“比如……饿狼们越过了围栏。”
……
BOSS好悶騷:萌妻,別亂撩
维京诸国,高加索山脉。
冷冽的寒风自灰蒙蒙的群山而至,它挥舞着刀枪,在老者的脸上雕刻着疤痕,老者似乎对于寒风的痛楚早已麻木了,在这阴郁灰黑的世界里,他久久地注视着群山尽头,最后无奈地叹息着。
维京人对于这名为高加索山脉的群山有着很多传说,据说这群山的尽头有温暖神圣的国土,奥丁神召开宴会的英灵殿便是在这寒冷之后,但随着几十年前九夏舰队的抵达,西方世界的人们才得知,在这近乎无尽的大山之后是名为九夏的国土。
不过这些并没有阻碍维京人对于群山的幻想,他们有时候还会称这群山为金伦加,在维京人的神话里,那是隔开冰与火的裂谷海沟,他们处于寒冷的一端,群山之后便是温暖的一端。
“您还要参加宴会吗?”
有年轻的声音响起,侍从走了上来,他问询着老人。
两人正呆在一处瞭望台上,群山之下便是一座不那么繁盛的村落,在数不清的小屋后是巨大的长屋,那里灯火通明,似乎在举行什么宴会一般,即使隔着这么远,老者也能听到欢笑声。
“不了,万物终末这群疯子已经带给不了我什么利益可言了,我还是就此离开吧。”
老者摇摇头,想起那群疯子的模样,他就觉得有些不适。
“这样吗?我觉得,他们还不错的。”侍从试探性地说道。
“哪里不错?死亡吗?把自己杀死,赎清罪孽,然后前往神圣的英灵殿?”老者看着年轻人,目光就像在看待一个傻子,“当你觉得这些疯子不错时,你就已经被他们洗脑了。”
“可……可却是还不错啊,英灵殿啊!您难道不向往那里吗?无止境的宴会,还有美丽的女武神……”
侍从的声音渐渐激动了起来。
“那么代价呢?孩子,奥丁神给予你这些,你需要付出的是什么?”
年轻人被问住了。
“是无止境的厮杀,在清晨出征、死亡,然后在第二天苏醒,再度重复这样的过程,而且这些依旧是无用的,诸神的黄昏注定到来,我们每个人都会彻彻底底地死去,那是真正的死去,没有什么所谓的英灵殿与盛宴,有的只是绝对的死亡,比寂海还要冰冷万倍的寒冷。”
老者不愿意在多与这个被迷惑了的侍从说什么了,看着他眼里些许的狂热,老者在考虑要不要一会干掉他、投进海里,这种事他年轻时做的多了,虽然老的,但依旧熟练。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谁也不知道这一切的真假,不是吗?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老者说完朝着靠在岸边的长船走去,维京诸国被大海分割成了数不清的群岛,在科技尚未覆盖的冻土上,长船依旧是重要的交通工具。
登上长船,水手们用力地划动船桨,带着老者离开这个见鬼的地方,似乎有些怀念,也可能是好奇那些疯子会以一种什么奇妙的方式死去,老者回过了头,看向长屋的方向。
眼瞳凝固住了,其中倒映着灿烂的火光与模糊的黑影,下一刻无形的气浪震起雪尘,掀翻了长船。
老者浸入冰冷的海水之中,他什么也感受不到了,但也什么都感受得到了。
混杂诡异的情绪,就像魔鬼的低语般在心间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