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vxo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378. 誰算計誰讀書-7jgj5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
随着陈无恩的到来,东方世家也开始多了很多不请自来的客人。
但碍于东方世家的名声,哪怕就算是在玄界恶名远扬的凶人,此时也不敢有丝毫的放肆。
因为东方浩出面了。
人族有三皇五帝,虽说按照苏安然的认知,应该是“三皇在前,五帝在后”的排序才对,但玄界显然并不是这么认为的。
代表人族阵营五大传承的最强五人自不用说,三皇在人族的阵营里所代表的意思是:拥有极大影响力和号召力的三大世家的家主——当然,并不是说你成为三大世家的家主就真的能够成为三皇之一,最起码你的实力也不能逊于五帝太多。
而历史上,除了东方世家从未缺席过三皇之名,南宫和西门这两大世家都有过几次的缺席记录。
只是终究底蕴雄厚,所以哪怕是处于相对比较弱势的时期,家族依旧有一大批中流砥柱能够支撑起家族发展,坚持到有后辈顶上三皇的名头。
这就是十九宗和三十六上宗之间最大的区别。
而东方世家敢称三大世家之首,这其中自然也是有一些过人之处。
究其原因,便在于东方浩此人了。
这位如今东方世家的家主,当年在玄界闯荡的时候,便有一个别号。
三绝。
捡回来的宝贝老婆 至爱神起
分别是剑术超绝、体术超绝、术法超绝。
所谓的绝,便是指将此道已经走到了尽头。
甚至一度让人觉得,东方浩此人便是人族大兴之兆,他必然能够圆了东方世家的夙愿,让东方王朝再度兴盛起来。
一时间,东方世家隐隐有成为十九宗之首,人族之首的势头,几乎所有世家都唯其马首是瞻——这也是东方世家能够被称为世家之首的原因。
但后来……
时空惩戒者
尹灵竹横空出世了,他抢走了东方浩的“剑绝”名头。
那会,东方世家觉得,丢了个剑绝也无所谓,毕竟人家尹灵竹乃是万剑楼出身,一辈子都在玩剑的门派,所以这剑术方面无法与其比拟,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没想到的是,这“剑绝”的名头刚丢,“术绝”的名头也立即跟着丢了。
万道宫闭关超过四千年的太上长老顾思诚,突然出关了。
不仅接过了万道宫宫主的位置,而且还精通包括五行术法、阴阳术法、神鬼术法在内的一切法术和秘术。如果他这样的人都不能称为“术法第一人”的话,恐怕整个玄界也没人敢说自己会术法了。
再然后。
从未听说过的小门派太一谷,其掌门黄梓出山了。
超能力兌換系統
自称武道第一人的他,直接就把整个玄界横扫了。
然后,东方浩就成了三皇之一的东皇。
但哪怕因为接连被尹灵竹、顾思诚、黄梓给打压下去,那也只能说明天剑、神机老人、武帝这三人比东皇东方浩更强,却不是说东方浩就老了,弱了。
如今的他,依旧还是牢牢把持着五帝之下第一人的名头。
是以,当他亲自出面坐镇的时候,就算是欢喜宗来了一位实力强横的太上长老,再带上十数位几乎都是道基境的大能联袂而来,也得老老实实的跟其他前来东方世家的宾客修士一样,不敢有丝毫的嚣张。
鈞天舞(九功舞系列)
……
“还真是热闹呢。”
雪域殘陽 韓世泰
以往藏书阁,哪怕就算是第一二层,也随处可见人群。
但如今,因为陈无恩的到来,别说是第一、二层了,就连第三层、第四层都没有多少人。
破嘴姐妹 绮白
也就第五层还有一些东方世家的子弟在翻阅典籍。
所以此时,苏安然说的“热闹”肯定不是指藏书阁了。
“一群蠢货。”青玉神色轻蔑,满脸不屑的说了一句,“真以为去露个脸就能够跟陈无恩攀上关系了。药王谷那些自视甚高的家伙,哪会知道你是个什么玩意。”
因为欢喜宗那群疯子也来人的缘故,所以空灵和青玉都不方便露面。
只能跟着苏安然了。
青玉还好。
毕竟是灵兽化形,在欢喜宗这里不算妖族。
正常情况下也不会去找青玉的麻烦,哪怕明知道她的前身是青丘氏族的公主,甚至对于欢喜宗而言,很可能他们还会有一种“哎呦,不错哦”的感觉——哪怕青玉没有达到通臂大圣的高度,但作为青丘九尾大圣的直系血裔,叛变离开妖族依旧是一件相当值得高兴的事情。
只是,不知道方倩雯是出于何种考虑,因此并未让青玉跟随。
至于空灵,那就是真的不适合露脸了。
东州的两大霸主,欢喜宗和东方世家的影响力可不仅仅只是表层影响那么简单,而是一种更深入的辐射影响。
雙面神醫 萬神無海
东方世家有一套已经发展了数千年之久的联姻政策,这套政策便让整个东州有差不多近半的宗门和几乎所有世家都成为了东方世家的附庸、旁支,甚至说得更直白一些,就是被东方世家遥控操纵的女婿或儿媳宗门——现如今这些宗门的掌门或长老等等,往上追溯个几代几乎都是东方世家出身的血脉子弟。
事实上,如东方尘这般在修炼上没什么潜能的四房子弟,未来便是被当成联姻工具人。
如果他手段足够出色的话,那么在成功掌控了联姻的宗门、世家后,自然而然也就会被当成一个旁支家族来扶持。若是手段不够,东方世家也不着急,只要东方世家一天没有没落,便能够永远给他足够的支持,让他不会被女方家族小觑,如此只需要对其子嗣后代洗脑,总有一天整个宗门便会落入东方世家的手中。
修道界,对于这种动辄以百年作为单位的谋划,那是真的一点也不急。
而欢喜宗其实也是差不多的手段——毕竟欢喜宗不禁情爱之事。
只是他们和东方世家的联姻不太一样,他们是以一种侵略式的方式直接给那些宗门或世家弟子洗脑,然后结为道侣,而他们自然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对方家族或者宗门的客卿。以欢喜宗近乎于随心所欲的散漫态度,自然也不会严令弟子的归期,所以久而久之自然也就能够顺利同化乃至架空这些宗门、世家了。
当然,欢喜宗也不会蠢到让自己门下的弟子成为这些宗门、世家的掌门、家主,而是会由其所诞生的子嗣接任。
如此一来,反弹力度自然便会没有——在世家看来,这个继任者毕竟是拥有自己家族的血脉;而对于那些宗门而言,能够傍上欢喜宗这等庞然大物,而且还很照顾面子的让其子嗣来继任,自然也不算丢人。
只是,欢喜宗因为起步较慢,所以如今的影响力也只“深入”到整个东州近半的宗门和少部分世家。
在规模上,自然是无法跟东方世家比拟的。
但如果提及洗脑后的疯狂程度,那是却是东方世家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所无法抗衡的——后者往往需要两、三代人才能够架空乃至掌控,但欢喜宗这边却是直接就由下一代继任了。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东方世家依旧有着“门户”的偏见,并不会随意让那些被架空操控的世家、宗门的弟子翻阅自家的藏书阁,甚至就连这些宗门世家那已经被洗脑为是东方世家子弟的掌门,想要进入东方世家的藏书阁一样要经过一连串的审核,直到确认无误后才可以进入更深的楼层。
但欢喜宗则不然。
除了最为核心的典籍不能传承外,其他绝大多数典籍并不进行限制,所以这种实力上的提升就要比东方世家明显许多——他们也并不怕典籍的泄露,甚至反过来说,他们是恨不得整个东州所有修士都学习他们这些有意公开的典籍。
如果说这其中没有什么猫腻的话,怕是连狗都不会相信。
可要知道,那些已经选择投靠欢喜宗的宗门,会在意这里面可能隐藏着的猫腻吗?
所以哪怕欢喜宗的影响力不及东方世家,但实际上在双方各种私底下的较量抗衡中,一直处于吃亏状态的却是东方世家。
连带着,被欢喜宗所影响到的这些宗门、世家,也都不知不觉的沾染上了欢喜宗的行事风格。
不仅仅是横行无忌,对妖族也是完全零容忍——不管对方是善是恶,只要妖族便绝对是杀无赦。
这也是空灵不方便在人前现身的原因。
谁都知道,现在的东方世家就是个装满炸药的火药桶,就缺一根雷管了。
苏安然也是在青玉的简单分析下,才弄清楚现在的东方世家有多危险。
这也让他越发的搞不懂,青玉的智商怎么突然就上线了。
校园纯情仙少 苏苏苏杭
而且这种能够朝着苏安然的脸直接碾过去的压制,更是让青玉有一种欲罢不能的体验。
就好比现在。
当苏安然一脸理所当然的发表了自己也是这个观点时,青玉一脸看傻子的表情看着苏安然:“你也是个傻的。你们人族最大的毛病,就是总会存在一些侥幸心理的,总认为自己是最与众不同的那一个,肯定会受到额外的青睐。”
“这和我说那些人是蠢货,有什么关系?……只有愚蠢的人才会希冀命运的青睐。”
“那是因为你是太一谷的弟子,你有大师姐,所以不用看陈无恩的脸色。”青玉一脸“你果然是个傻子”的表情,“那些人会不知道?只是他们无缘于认识更好的医师、丹师而已。……我说他们愚蠢,是因为他们讨好的目标错了,而不是说这些人真的就没脑子。你认为他们没脑子,那你才是真的蠢。”
苏安然反应过来了。
奥特战士传
青玉最开始的说的那句话,其态度表明的是对药王谷、对陈无恩的不屑,而不是对那些因为陈无恩而聚集过来的宾客的不屑。但苏安然一开始就没有往这个方面想,他是直接依靠思维上的逻辑惯性去评论这件事,所以从一开始方向就错了。
“他们又不知道大师姐的厉害。”苏安然还是有点不服输的。
他怎么可能承认自己的智商不如一只宠物呢。
要知道,青玉现在在苏安然的系统里,她可是被系统默认为“宠物”的存在。
青玉已经换上了关爱智障儿童的表情了:“陈无恩是为了什么事而来的?”
“为了东方涛的病情啊。”
“那么,陈无恩为什么会为了东方涛的病情而来?”
“当然是因为大师姐……”苏安然止住了。
“懂了吧?”青玉叹了口气,“托东方澈的福,我们太一谷远道而来的事,在东州已经是公开的事实了,所以东方涛患病的事并不是秘密。可为什么药王谷早不来晚不来,却偏偏在我们来到东方世家替东方涛诊治后就来了呢?……要知道,我们太一谷和药王谷之间的矛盾,在玄界也不是秘密,所以这些人必然是已经知道,大师姐的丹术足以让药王谷的丹圣也感到警惕。”
“但哪怕如此,他们还是选择去讨好陈无恩?”空灵一脸的不可思议。
“所以我才说那些人愚蠢。”青玉满脸讥讽之色,“明知道大师姐也是丹圣,却依旧选择讨好陈无恩。……呵,目光短视的家伙。等着吧,等这次之后,有那些人肠子都悔青的时候。”
“你就那么肯定,东方世家会让药王谷的丹圣给东方涛救治?”苏安然有些不解。
“当然。”青玉点头。
不过她接下来却是小心翼翼的左右环视了一眼,确认没有任何偷听后,才压低声说道:“大师姐之前不是说了吗?她给东方涛下毒了,不过那是大师姐在开玩笑的。大师姐说过,医毒不分家,有时候,毒药也是救命良药。……例如这毒对东方涛而言,那就不是毒,而是一种救命良方了,因为那种毒能够抑制住东方涛体内的真气活性和血液活性,让他虚弱的身体不会因为一瞬间的大量气血补充而衰败,坏到根基。”
“那陈无恩过来……”
“嗯。”青玉点了点头,“我猜,大师姐肯定早就知道药王谷肯定会来人了,而且来的人肯定是陈无恩。因为惜花人只医女人。毒婆婆和虫道人更擅长的是毒术和蛊术,就像这一次大师姐没来之前,她也不知道东方涛是中了蛊毒而不是被人下毒,药王谷之前没有让丹圣救治,只是让丹王出手,所以肯定也不知道这些。”
说到这里,青玉就有些感慨的叹了口气:“说到算计,大师姐才是真正的我辈楷模啊。……从一开始,她就已经给陈无恩挖了个坑,所以陈无恩只要察觉到东方涛身上有毒,肯定不会罢手,到时候东方世家必然会让药王谷的人出手救治。而只要东方涛拔除了东方涛的毒素,然后给他服用补充气血的丹药……”
戰天邪君
“那东方涛就完了?”
“是的,完蛋了。”青玉打了个恶寒,“而有这么多宾客在,药王谷毁了东方世家七杰之首的根基,这对药王谷的打击就更大了。……我本以为我的上策已经是最完美的算计了,却没想到大师姐比我还要狠啊,不仅毁了药王谷的名声,同时还让东方世家和药王谷交恶,而且我们太一谷也能够再度有所斩获。”
“陈无恩好歹也是个丹圣,不至于那么蠢吧?”
青玉看向苏安然的目光,又像是在看傻子了:“大师姐都已经提前布局了,到时候还由得了陈无恩?只要陈无恩敢拔除东方涛体内的毒素,不管陈无恩接下来如何用药,都会引发东方涛体内的过激反应。……你以为大师姐为什么不让我跟着?就是因为我身为灵兽能够散发一种平和的灵气,让东方涛就算毒素被拔除,短时间内体内的血气和真气都不会被彻底激活。”
“我以前以为,只有玩战术的人才会心脏。你们丹师医师杀起人来,真的是不见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