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超級資源大亨》-第885章 普普通通的我!閲讀

超級資源大亨
小說推薦超級資源大亨超级资源大亨
吴骏看到管军的两个司机给猛禽换了雪地胎还加装了防滑链。
高底盘加上这两套装备,应该能应付今天的路况了。
“挺专业的啊!辛苦二位了,一点小小的心意。”
吴骏笑着称赞一句,伸手从兜里掏出剩下的两个红包拿在两只手里,分别递给管军的两个司机。
“吴总客气了,这个可不能要!”
“吴总您快收着吧,军儿要是知道了我们给您干活还要钱,还不得当场开了我俩啊!”
两位司机师傅连忙摆手,不敢要吴骏的红包。
他俩是常年跟在管军身边的司机。
一年到头和管军在一起的日子,比和自己媳妇在一起的日子还多。
两人对管军的了解,绝对比对自己媳妇儿了解的多。
自家媳妇儿生气他俩可能不知道为什么。
管军一皱眉,他俩就知道自己哪儿做的不如这位爷的意了。
管军对吴骏的重视,他俩看在眼里。
是以,他俩是绝对不敢收吴骏的红包。
“拿着吧,又没多少钱,大过年的图个乐呵。”
吴骏坚持把红包塞给了两人,说道:“你们不会以为这么点儿事儿我会专门去跟你们管总说吧?天知地知你们知我知,放心,就算你们管总知道了,也是我坚持给你们的。”
两人一听吴骏这话,相互看了一眼从对方眼里找到了肯定,顿时就放下心了。
“那就谢谢吴总了!”
“谢谢吴总的红包!”
两人赶忙把红包揣兜里,对着吴骏鞠躬感谢。
“吴总,这是车钥匙,您请用车。”感谢完,一人从兜里掏出一串钥匙递给吴骏。
吴骏伸手接过车钥匙:“谢了,你们忙去吧。”
“那我们就不耽误吴总了。”
“吴总路上小心,一路顺利。”
两位司机和吴骏告别一句后,转身朝着院内的一座温室大棚走去。
他俩是留下来替管军盯进度的,吃喝拉撒都在农场内。
京顺农业设备有限公司正在抓无土栽培项目的进度,过年都不放假。
当然,管军也不是那种无良资本家。
春节期间,他给工人开五倍的工资。
干一天顶的上过去干五天。
留下来的三十多名员工,都是自愿留下来的。
一个愿意给钱,一个愿意挣这份钱,无可厚非。
吴骏对此不发表意见。
吴骏打开车门,启动车子热车。
热车三分钟,刚准备要走,突然到些什么,便又重新把手刹拉上。
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挂断电话后,吴骏放下车窗点了根烟。
一根烟还没抽完,五名宏福农场的员工扛着五袋子大米从一处大棚内走了出来。
吴骏和五人打声招呼,简单说了两句,五人把大米放到了后面的车兜里。
开车出了宏福农场,行驶到骏亨998酒业有限公司门口的时候又装了五箱骏亨998。
修真邪少闯花都
不大的后箱里立时就快装满了。
吴骏这才正式出发,朝着县城的方向驶去。
……
猛禽在大雪覆盖的路上匀速行驶。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猛禽过后,雪地上一片狼藉。
就像是被一队战马踏过一样。
平日里从小吴庄开车到县城用不了半个小时。
今天,吴骏足足开了一个小时才抵达五洲大饭店的楼下。
推门下车,脚刚落地。
吴骏看到一个红色的人影推开酒店的旋转门出来,朝着自己小跑过来。
对方裹得严严实实的,猛一瞧,还真看不出来是谁。
不过,想必应该是林初秋了。
自己来之前也就和她联系了。
“吴总!”远远地对方就开口打招呼,并用力摆手。
一听声音,果然是林初秋,没跑了。
吴骏想到自己的前车之鉴,提醒一句:“慢点跑,别摔了。”
林初秋小碎步安全抵达吴骏面前,没有重蹈他的覆辙。
“吴总,抱歉让您等我了,麻烦您了。”林初秋在吴骏面前两米左右站稳脚步,朝他鞠躬问好。
吴骏笑笑说:“微信上聊了那么久,我以为咱俩已经很熟了,怎的一见面又生疏上了。”
“不是,我……”林初秋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吴骏,她还有些不太适应面聊。
两人在微信上聊天的时候,一开始有所顾忌,聊的多了,慢慢就熟了。
林初秋有时候还会主动和吴骏开个小玩笑,发几个俏皮的小表情什么的。
但是,两人一见面,一股浩瀚如山的压力扑面而来。
“路上说,先上车吧。”吴骏招呼林初秋一声,转身拉开车门上车。
“哦……”林初秋小声答应一声,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然后便靠在椅背上,脑子里一阵激动莫名。
吴骏扭头看向林初秋交代一句:“系好安全带,准备出发了。”
“哦哦,好的,好的。”林初秋收起激动的心情,撕拉一声扯下安全带系上。
吴骏启动车子,调转车头,朝着林初秋的老家驶去。
林初秋看到吴骏轻车熟路的样子,连导航都不用,不禁有些奇怪道:“吴总您去过我们那儿吗?”
吴骏一边开车,一边笑着说道:“去过,十多年以前了吧,以前的高中老师就是林家坳的,高中那会儿多亏了她的耐心教导,要不然我铁定成为一个网瘾少年。”
“这么巧的吗!”林初秋听到吴骏的话微微有些惊讶。
两人以前聊的多,但聊的话题都是有关工作啊,生活啊,马思雨啊。
像这种高中生生活,网瘾少年这些,倒是从没聊过。
这些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吴骏也不可能逮着人就说。
龍 槍 編年史
林初秋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追问道:“吴总,您那位老师叫什么名字啊?说不定我还认识呢。”
吴骏道:“周映雪,认识吗?今年应该三十六岁左右吧,比我大六岁。”
“周映雪,周映雪……没什么印象。”林初秋皱了皱眉头,喃喃两句,却是不认识这个人。
林家坳虽然也是个村子,但规模却要比吴骏的老家小吴庄大上好几倍。
林家坳是林家坳乡最大的一个村子,村民有四五千人。
这种超大型的村庄,跟个小镇也相差无几了。
同村的人自然是不可能彼此都认识。
“不应该啊……”吴骏摇摇头,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自己那位周老师当年可是中学里绝代芳华的女神级人物。
实验中学那些结了婚,没结婚的老师们,那个不馋周老师的身子啊。
同寝室的那些牲口,晚上更是经常想着周老师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按说,像周老师那么漂亮的女人,在村里应该很知名。
林初秋竟然说不认识。
想想其实也不奇怪。
周老师不是那么媚俗的女人,从不以自己的美貌而自傲,更不会用自己的美貌去换资源。
这个权钱色当道的年头,像周老师那么轴的人不多了。
不过,这些都已经是吴骏十多年以前对她的印象了。
如今已经过去十多年,周老师应该也已经结婚生子,为人贤妻良母了。
这次借着送林初秋回家的机会,吴骏也想着打探一下自己这位恩师的现状,登门去家里拜访拜访。
毕竟,当初如果不是周老师耐心教导,对自己循循善诱。
自己已经不可避免地成为被网络游戏毁掉的数以千万计的学生中的一个了。
这些往事现在想起来还历历在目,教人印象深刻。
“吴总高中在哪儿上的啊?”林初秋看到吴骏的表情恢复正常后,这才试着转移话题。
吴骏笑着回答道:“实验中学,一个普普通通的学校,一个普普通通的我。”
林初秋听到吴骏说起他的母校,又是一阵惊讶。
确实,如吴骏所说,实验中学在本县都属于那种二流的学校。
每年高考,全校能有十个考上一本的就算成绩逆天了。
这么二流的学校,竟然出了吴总这么一流的创业者,实在令人有些匪夷所思啊!
经过短暂的适应后,林初秋找回了和吴骏在微信上聊天的感觉。
一路上,两人倒也话题不断。
外面大雪飘飞,车里有空调的热风吹着,倒是感觉不到寒意。
从五洲大饭店到林家坳,导航距离只有33公里。
往日里顶多半小时,今天足足开了有一个半小时。
“到了!前面就是我们林家坳了!”林初秋指着路边的一个大牌子一脸兴奋地说道。
她离家去横店那边快半年没回家了,本来今年也做好不回家过年的准备了。
机缘巧合之下又回来了,这种意外之喜让人情不自禁。
吴骏打趣一句,笑道:“瞧把你乐的,是不是家里爸妈给安排相亲对象了?”
“吴总,您能不能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林初秋一听吴骏这话,小脸一下垮下去了。
林初秋和吴骏同岁,今年一过年也是三十岁的大姑娘了。
林初秋的颜值虽然比不了马思雨和关小彤她们,但在林家坳也还是很能打的。
每逢过年,村里给她说媒的不在少数。
每年春节回家,林初秋最害怕的就是相亲!
有时候,一天早中晚三次相亲,安排的满满的。
林初秋都快有相亲恐惧症了。
要不是对父母的挂念胜过了对相亲的恐惧,她还真就不回家了。
“好了,好了,不说了,下面的路就由你来导航了。”吴骏点到为止,不再继续拿林初秋开涮,让她人工指路。
导航只导航到村口,具体林初秋家住那排那户,还是得有她来指点了。
林初秋指了指前面,说道:“一直往前走,第十排右拐第五家就是我家了。”
“你来数数吧,什么时候该拐了告诉我。”吴骏懒得记数。
“哦……”林初秋吐了吐舌头,对自己这位老板一阵无语。
吴骏一脚油门,猛禽驶进林家坳村内。
林初秋赶忙提醒一句:“吴总慢点开,这条路不平整!”
林初秋一句话刚提醒完,Duang地一声,底盘被大力地剐了一下!
还好没有当场抛锚,只是稍微停顿一下便过去了。
“我去,大意了……”吴骏见状也老实了,赶忙又放慢了车速。
林家坳这条贯穿整个村子南北的中心大街,比小吴庄的中心大街宽敞了很多。
没想到却是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
若非是猛禽的底盘高,还真不好通过!
最后百来米的距离了,愣是开了好几分钟。
林初秋指着一个胡同口说道:“到了吴总,就这排了,把车放大街里吧,胡同里不好调头。”
“行,听你的。”吴骏轻打方向盘,靠边停了车。
两人刚下车还没站稳,从胡同口里面小跑出来一男一女两位老人。
两位老人本就已经斑白的头发上,此刻已经落满了雪花。
“小秋!”
“闺女!”
两位老人看到和吴骏站在一起的林初秋后,喜极而泣,哽咽着呼唤她的名字。
林初秋猛地一转身,看到两位老人的一瞬间,眼泪瞬间决堤,奔涌而出。
“爸,妈!”林初秋把手里的包一丢,此刻也不顾上保持形象了,撒丫子,没很有淑女风范地朝着两位老人跑去。
地面的积雪已经有膝盖深,林初秋跑了没两步就跌到在地。
女尊男卑之我的后宫我做主
跌倒了爬起来继续跑,继续跌倒,继续爬起,继续跑。
吴骏在一旁看得一阵动容。
一家人终于拥在一起。
“爸妈!我想你们了,我想你们了,我想你们了……”林初秋泣不成声,不断地重复一句话。
仿佛只有这句话才能准确地表达她此刻的心情。
林妈哽咽道:“小秋,你在外面受苦了,以后别出去了好不好,爸妈养你,爸妈喂猪养你!”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林爸看着女儿清减的俏脸,明显是又瘦了好几斤,心里一阵心疼。
因为角色的需要,林初秋进组后用了一个礼拜的时间就减重十斤。
她这股拼劲儿,就连徐征都不得不服,给她起了个拼命三娘的外号。
这股世界上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
为了演好自己得之不易的角色,林初秋充分发挥了拼命三娘精神。
整个剧组里,林初秋的演技可能不是最好的,但绝对是最努力的。
一家人抱头痛哭了好一阵儿,情绪这才稳定下来。
林初秋向父母介绍吴骏:“爸妈,这位就是我经常给你们提到的吴总,要不是吴骏开车送我回来,我想回来也回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