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z2v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第673章 沒見過這麼‘薅羊毛’的!(8K求訂)看書-vgpva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FD20~
~
~
原计划领队的陈院士被特地留了下来。
行政上是沈德民领队。
研发上是张教授领队。
一共19人从庐州先飞羊城,再转去湾湾台北。
这是早就定下来的方案,也是综合时间成本最低的方案。
整个方案保密性质很高,能知道具体内容的人很少。
“很中肯的点评,实在没必要去浪费资源做一些重复无效事务,不开源的OS不会有美利坚工程师贡献代码,甚至都不会得到硬件厂商的支持;
而且还是个很拙劣的产品,这就是国人的劣根性,总是想着要一步登天。”
“……”
“我一直说国产要有正确而不盲目的自信,对美利坚的标准要有正确的认知。”
“……”
“无非是在一些旁枝末节的地方下功夫,花拳绣腿!”
网友们实在看不过去,自发回怼起来。
“@史明史老师,我记得上次XDA论坛有帖子提到‘女娲’时,你是很肯定的认为这是美利坚的产品吧?!”
“这并不冲突,帖子说得很明白,里面用了很多美利坚的技术。”
“@史明史老师,那请问你为什么同样是闭源的iOS你却在用?”
“完全不可混为一谈,‘女娲’只是个拙劣的产品。”
“可是帖子说,界面友好流畅度绝无仅有,超过安卓和iOS,而且是一种全新的可能。”
“……”
史明逐渐疲于应对。
他的言论本来就漏洞百出,还自相矛盾。
纯粹是为了反对而反对。
几乎是不加掩饰的赤果利益。
哪怕史明有那种连发几十条微博挖根究底针对一件事情打假的本领,也怼不过无数网友的炮轰。
看到了这种热闹的方年当然不会选择错过。
他不喜欢史明的嘴脸,但完全不介意让他这种嘴脸被更多人认清。
毕竟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都应该提倡**精神!
于是,持键上线。
“@史明,我观你脸上有点脱皮,这叫什么来着……二皮脸是吧。”
史明本来就打算下线,所以根本不回答持键的提问,而是佯装没看到。
“时间不早了,我该工作了,科普到此结束!”
特地更新了微博,还配了图,是九本大部头齐齐叠放。
持键飞快回复:“@史明,你一定又收了黑钱,所以才敢上线!我知道,你是典型的精神美利坚人,膝盖软得很,出门不怕挨揍吗?”
史明再也忍不住:“@持键化仙开天你怎么总是这么凭空污人清白!”
持键:“什么清白?刚才我还亲眼见你叫美利坚爸爸,还被人发邮件公开斥责!”
电脑后面的史明都涨红了脸,沉着脸打字:“借鉴一些科学观点,教授的斥责是对我用心良苦!”
接着又发了一大段很难懂的话。
什么“我堂堂一个博士,为了打假,借鉴一些科学观点,这在全世界都是正常的,打假的事情,能叫抄袭吗?”
重生超級帝國 末日遊俠
引得包括方年在内的许多网友疯狂抠:哈哈哈。
微博平台都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史明终于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君子慎独’愤而下线。
稍晚些时候,就有好事网友将‘持键’与‘史明’的对话整理了出来。
名曰:
孔乙己·史明篇。
史明一登录微博,所有在线网友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史明,你的伤疤还没好吧,怎么又来!”
他不回答,发出一条微博:“本博士要开始做打假生意了!”
接着便编排出九条微博。
网友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收了人家的黑钱!”
发完微博的史明再也忍不住:“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Root教授的论文,被公开斥责。”
史明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借鉴论文不能算抄袭……抄袭!
打假斗士的事,能算借鉴吗,那是引用!”
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我是中国打假第一人”,什么“我决不做生意,从不收黑钱”之类。
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线上线下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此后几天里,陆陆续续的,方年也看到了有人在微博上谈论。
原来史明被揪出来的造假事件不少,甚至波及到了他的家人。
恐会被收回国内的学位和待遇。
棣棠决
又有人背地里讨论,史明这次疯狂攻击‘女娲’是因为有老大哥给钱。
原来这消息也不曾被完全隐瞒住。
穿梭之超級戰士 木慢歹
据说是某个好事的黑客黑掉了史明的电脑,曝光了一些资料,其中有聊天记录。
史明的电脑上还有许多不能见光的资料。
譬如堂而皇之的将女性当货物评论。
却原来,史明这种长相奇丑的人,骨子里很自卑,真真常去会所一掷千金。
譬如堂而皇之的讨论卖国言论,恨不得马上移民美利坚。
私底下行径很令人不齿。
这些消息在网上逐渐发酵,最终还是引发了轩然大波。
在这个炎热的夏天,史明注销了微博。
也暂时关掉了他建立的几个网站,暂时的消失在了公众视野。
因为电脑被黑客黑掉,那些明晃晃的资料实在没法洗。
之前支持史明拥趸们大多散去。
留下的都是没带脑子的。
毕竟十几亿中国人,很难不出这种不带脑子行事的人。
好言难劝该死的鬼。
很多人是不愿意听人劝吃饱饭的。
此外。
史明事件带来的冲击远不止于此,一部分观念进步的人,开始整体怀疑起‘公知’这个群体带来的舆论导向问题。
智能手机时代都还没完全到来,国内网友们的观点却因为‘史明事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有越来越多的人,对一些所谓的知名公众人物发表的观点,也不再盲从。
方年在看到这些后,略有意外。
“蝴蝶翅膀稍微扇动了下?”
“……”
不过从实际上来说,暂时不会有什么利好。
毕竟……
2010年,国内经济状况并不那么美丽。
而且……
也不会有10年后那么艰难的社会环境,大多数人心里没有那根弦。
对待事物的看法还是较为全球化的。
在公共网络空间上,多数有点话语权的人,对‘女娲’还是带有更多批判性看法。
他们认为史明有句话说得有点道理,‘女娲’不开源,有重复浪费之嫌。
…………
伏妖之道 李默斗
时间一晃就到了20号,周五。
上午11点,‘女娲’更新开发版本。
上线了一部分测试级功能,是为29号的女娲1做前瞻测试。
更新的幅度相对于发烧友来说,属于较大范畴。
冰煞
而在过去的六天时间里。
女娲系统使用用户数量真的突破了5000人,具体数据是5782,接近6000。
连带着女娲论坛的活跃度都更甚以往。
实验室有专门的团队负责维护论坛和参与论坛问答。
这让发烧友们更愿意在论坛里水帖。
这次更新附带的说明文件简单了许多,主要是开发者部分基本没更新。
但内容更加令关注的人激动。
首先是为了更便于在这周已经完成全部谈判的一共31个导师研发团队使用‘女娲’部分开源代码,女娲论坛上线了新的模块:合作开源入口。
凭合作代码申请合适的秘钥,方便管理使用。
于是……
有论坛发烧友总结出了一片文章,发表在各大平台上。
【‘女娲’: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手机系统,它,正在绽放。】
“从6月份的‘女娲’到今天的nuwaMOS20100820091,我见证了女娲的每一步。
每一步都有看到女娲带给我完全不同的惊喜。
从一开始的稚嫩,到外网顶尖论坛的激动点评到现在的针对性开源,女娲一点点改变了我对国产开发能力的‘偏见’!”
“……”
“这次开发版本更新内容又一次颠覆了我的认知,桌面的顺滑感令我难以抗拒,即便声明只是原生生态的每一个图标都有令人满意的美感。
这根本不是安卓原生ROM那种渣渣能比的。
……
我甚至看到了手机的未来,这是比iPhone4带来的震撼更直观强烈的冲动。
手机,真的可能代替电脑。
WPS和邮箱的出现,势必会让移动办公成为可能。
……
而且最令我振奋的是,这个版本支持的机型多了1个!”
“……”
“是的,女娲正在绽放,每一次都在带给我新的体验!我想,未来我会离不开它,女娲系统实验室会响应每一点滴有益的改变。”
“……”
这篇文章比XDA论坛大神的点评引发了更广泛的讨论。
有许多网友持看好的态度。
但愿意尝试者并没有显著增多。
很多人的观点都类似。
霸道总裁野蛮妻
“如果女娲能直接搭载在某款手机上,或许更适应我的选择。”
“刷机对我来说太困难了,一不小心就成了砖头。”
“实不相瞒,我也想,但论坛说明不支持我的三星。”
“只能说,给女娲一点时间,期待它会绽放出更美好的花骨朵。”
“……”
不过连续的曝光也不是对‘女娲’完全没有用处。
至少根据后台统计,女娲论坛新注册用户迅猛增多。
从最初的309个用户到现在的15931个用户,就是明证。
活跃度也很汹涌。
有些不下载刷机的用户也留下了自己的点评。
“如果史明还敢冒泡的话,他估计会笑吧,他可能会说,女娲是在他的强烈刺激下,妥协了。”
“我猜也会这样。”
“我不会告诉你们,女娲其实一开始就是部分开源的,甚至有个‘女娲’联盟存在,现在只不过是加大了开源的力度。”
“卧槽?!”
“牛逼!”
“……”
‘女娲’逐渐走上正轨,不过面临的困难也愈发多了起来。
从无到有其实不算最难的,从有到优才会是最艰难的蜕变。
只不过这种好评,比预期来得早。
方年还以为得等到29号女娲1上线后才会有如此系统的点评。
以至于当天没去前沿的方年特地给陆薇语拨了个电话。
“陆总,让温秘协助你给实验室下达新的目标。”
“女娲1上线时间推迟到十一,除了现有功能以外,女娲1文件系统必须达到苹果HFS+文件系统的85%性能,覆盖主流安卓系统手机。”
方年一句话,陆薇语只能赶紧去跑断腿。
…………
20号下午四点钟。
方年特地喊上关秋荷去了创智园区,温叶、谷雨也过去了。
前沿项目实习部95%以上的暑期实习生选择在这天结束实习。
其中包括李安南、李子镜、吴伏城、林语淙、王军、苏栀等人。
关秋荷做了简单的总结。
“我代表前沿谢谢各位在这个暑假的付出,也希望这段经历给了你们一些收获。”
“谢谢大家。”
许多年轻的大学生们异口同声道:“谢谢关总。”
“……”
稍晚些时候,吴伏城、李子镜等人主动找上了方年……
尽管前天已经出伏,但申城依旧是酷热难当。
这个周五的下午,高温一度超过36c。
实际室外体感温度接近40c。
创智园区七号楼六楼走廊,方年看看李子镜,又看看吴伏城,调侃道:“吴老哥,暑期实习体验不错吧?”
“还行还行。”吴伏城抿嘴一笑。
李子镜也跟着打趣道:“毕竟是当官了嘛。”
吴伏城笑呵呵地道:“是是是,感觉还不错。”
他们对方年人在申城并不意外。
毕竟几天后复旦大二年级的学生就要开学军训了。
这两天宿舍都已经准备好开放了。
除此之外,报到时间不是下周二,是从周日开始,不算来得多早。
这时李安南的声音插了进来。
“哦呦,原来你们都在这里。”
他跟林语淙、高洁、苏栀她们一起走了过来。
“啧啧,我还以为你们都走了,子镜也不喊我。”王军从电梯里走出来就嚷嚷起来。
今天毕竟是实习部几乎全部暑期实习生结束实习的时间。
只有少数七八个人打算工作到月底,甚至打算继续实习下去。
所以六楼七楼都挺热闹的。
暑期实习的收尾工作温叶跟谷雨主导,实习部行政人员协助。
后续是肯定还要进行组织结构性调整。
但不会急于一时。
因为……
方年还没有想好具体方案。
TFboys戀愛養成計劃 小小喏丶
温叶跟谷雨倒是整理了一份草案,不过被方年给否了,顺便推迟到月底集中处理。
一群人凑在一块寒暄了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