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近身狂婿討論-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薛長卿!鑒賞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沈老的话,看似含糊。
可对杨老和楚云来说,却非常地清晰。
杨老甚至从沈老这番话中,琢磨出了令人惊骇的潜台词。
是全部,是所有,是这一切?
这说明什么?
说明李北牧的野心,甚至不仅仅在他们的长老会。而是整个红墙!
“他。要与长老会开战。要在乱局洗牌之后,成为唯一的王?”杨老嗓音低沉地质问沈老。
很显然。
他有点被沈老的话给激怒了。
更甚至,杨老的表情,都略显有些锋利起来。
李北牧的野心,对杨老来说,对整个红墙来说,太大了。
大到会犯众怒的地步!
哪怕杨老在长老会,极少管事。
他进入,并成为元老,也只是在稳定自己的权威。确保杨家未来在红墙内的地位不受侵犯。
至于对长老会本身,他并没有太多的情感。
甚至并不觉得这样一个存在,需要他付出太多的东西。
可现在。
沈老言简意赅的一番话,却彻底触犯到了杨老的底线。
更甚至,会毁掉他在红墙内数十年的布局。
这对杨老来说,是难以容忍,甚至会被激怒的。
面对杨老的质问。
沈老却并没有出声。
他很冷静地盯着杨老。直至漫长地沉默之后。方才反问道:“杨老。你觉得李北牧为人如何?”
“狼子野心!”杨老寒声说道。“一个满身黑暗的亡命徒!”
“那您觉得,我们红墙是一个足够光明的地方吗?”沈老反问道。“如果是。为什么我会听命于他?如果是。为什么我会出卖长老会,出卖我自己?”
“您觉得,李北牧是靠人格魅力说服了我。让我成为他手中的炮灰?”沈老轻轻摇头。“李北牧的能量,比你我想象中更大。更让人绝望。”
“不论如何。你已经没有退路了。”杨老的内心,也莫名有些打怵。
李北牧能逼迫沈老走到这一步。
他必定是拿出了大杀器。
甚至是让沈老没有任何反击的余地。
那么未来。
李北牧还会在红墙内制造怎样的事端?
官惊雷呢?
是否如今也听命于李北牧?
成为了李北牧手中的另外一张牌?
甜宠萌妻:总裁,撩不停!
杨老不敢想象。
蒔 舞
也不敢相信。
李北牧甚至还没有露面,便已经让两位顶级大鳄,成为了他手中的棋子。甚至可以为他卖命。
站在他这边,为他摇旗呐喊,又有何难?
“我不需要退路。”沈老淡淡说道。“反倒是杨老您,应该为自己考虑一下后路了。”
“在这个大洗牌时代。谁也不可以幸免,谁也不可能独善其身。”沈老说道。“我不妨告诉您。他楚云,是独立的个体。和您,也终将不会成为一路人。”
杨老闻言,内心涌现一股波澜。
他隐约从杨老的这番话中,听到了某些潜台词。
而能让沈老说出这样一番话。
对杨老来说,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至少,他不是无功而返。
“我会好好考虑你的话。”杨老说罢,站起身,意味深长地看了沈老一眼。“现在外面对你的风评很不好。你可能挺不住多久了。”
长老会,也已经决定抛弃沈老。
到那时,他将成为一个失去帮助的小老头。
一个可怜的,却内心充满决绝的小老头。
“这正是我所愿。”沈老微微点头。“我只希望这件事尽快结束。”
“结束?”杨老眯眼说道。“或许离这一天,还有很漫长地一段岁月。”
“我知道。”沈老说道。“我只是希望如此。”
……
楚云从进屋到出来。
他一个字也没有多说。
哪怕沈老对他进行了非常冒犯的评价,他也没有开口说什么。
直至坐上杨老的专车。
直至等待杨老点上了一支香烟。
杨老方才偏头看了楚云一眼。
如猛虎回头。眼神精光闪烁:“你父亲楚殇,是不是没死?”
楚云闻言,微微有些发愣。
但他记得二叔的提醒。也不认为这件事能够瞒住杨老多久。点头说道:“如果我掌握的情报没有错误,是的。我父亲还活着。”
“那就难怪沈老要那么说了。”杨老深吸一口香烟。道。“我和你,的确不是一路人。”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评价?”楚云好奇地问道。“我父亲活着,和我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吗?”
杨老却是面无表情地摇摇头:“以后你会知道的。”
“不能现在就让我知道吗?”楚云反问道。
“为什么你不在知道你父亲生死的第一时间,就让我知道呢?”杨老反问道。“人都会有所保留。你觉得呢?”
楚云无奈地点点头:“您教训的是。”
他相信杨老不是为了卖关子,更不是为了报复自己知情不报。
他不说,必定有他的理由。
抽完手中的香烟。
杨老神情凝重地看了楚云一眼:“这场大洗牌,你可能也不会如愿以偿了。不久之后,你或许也会卷进来。”
“因为我父亲?”楚云疑惑地问道。
新老势力的对抗。
他楚云本是有底气站在第三方看戏的。
也不会有人会在意他的存在。
毕竟,到时候人人都不能独善其身。
谁又会在意一个与自己关系不大的年轻人呢?
可现在。楚殇还活着的消息一旦爆发出去。
局势势必将发生匪夷所思的改变。
楚云,也势必不可能独善其身。
“是的。”杨老意味深长地点点头。“三十多年前的那场恩怨情仇,没想到延续到今天,也还没有结束。”
楚云叹了口气:“其实我不想参与这样的恩怨斗争。但楚家,终究是因为他李北牧,才分崩离析。我不可能不找他算账。”
“和李北牧比起来。你还嫩了点。”杨老摇头说道。
“我总会变老的。”楚云很自信地说道。“只要他李北牧还活着,而我又足够老成。我总是能对他造成威胁。”
“但愿如此。”杨老抿唇说道。“现在,我该回红墙处理一些事儿了。李北牧的野心太大了。大到必将让整个红墙震动。”
“那我父亲的消息。您也会一并公布吗?”楚云好奇问道。
“你觉得,沈老在我们面前透露了这件事儿。还需要我去公布吗?”杨老反问道。
楚云怔了怔,随即摇头道:“看来。我父亲的消息,是彻底瞒不住了。”
“如果你真想打败李北牧。现在就应该做一些准备工作了。”杨老缓缓说道。
“我知道。”楚云点头。
二人在红墙大门外分开。
杨老乘车回去。
楚云则是站在大门前,沉思发呆。
直至良久之后,他才缓缓醒来,乘车离开了红墙。
……
长老会所属的某间小房子内。
灯光昏暗。
一名满头白发的长者,躺在太师椅上。
他手握扇子,十分悠闲而慵懒地挥动着。
似乎在挥散身边不安的因子。
又仿佛,在赶走不喜欢的气氛和情绪。
“小杨,你很少如此不安。”白发长者嗓音低沉而平淡。
可嗓音中的威严,却极其的让人内心——踏实。
是的。
是踏实。
在杨老这级别的大人物眼中,这世上不好处理的事儿,本就不多了。
但在看来,这世上就算有天大的麻烦。哪怕是天塌下来了。
也自有眼前的长者来抗住这一切。
他是红墙内。
资历最深的。
年纪最大的。
长老会权力最高的男人。
他从某种角度来说,就是红墙内,隐形的王。
一个不会干预任何人任何事。
但也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瞒住他的王。
他叫薛长卿,今年九十八岁了。
他因为常年修习气功,体态和健康,都保持得非常好。
甚至比晚一辈的杨老他们,拥有更强健的体魄。
他的精气神,也不是杨老他们所能比拟的。
更高的权势,更强大的精气神。
让薛长卿在红墙内,拥有了隐形王的名号。
但他的低调,却经常让人忽视这个早已经退休多年不问世事的长老会当家人。
大隐隐于庙堂。
说的就是薛长卿。
“楚殇还活着。”杨老眼神恭敬地望向薛长卿。唇角嗫嚅道。“李北牧,想成为红墙新一代王者。”
他今天收到这样两个消息。
他不得不感到不安。
也无法让自己保持绝对的平静。
进入红墙后。
他第一时间找薛长卿汇报此事。
在红墙内,他唯一会听命的,就是薛长卿。
除他之外,杨老不会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都不是什么新闻了。”薛长卿仍旧在挥动扇子。嗓音依旧平和。“只是有人想瞒住你们,至今才透气而已。”
“这两件事,都很严重。”杨老叹了口气。“也会对红墙的格局,造成极大的波动。”
对杨老而言,他原本以为薛长卿终将荡平一切牛鬼蛇神,还红墙一个安定。
可现在。当这一个个重磅消息爆发出来。
他没有底气了。
尤其是楚殇没死的消息传出来。
他甚至担心薛老能否真的抚平这一切。
“该来的,终究会来的。”薛长卿放下了手中的扇子,薄唇微张道。“楚家,也不会例外。”
他的眼中,有一抹精光闪现。
仿佛征战天下的老将,气势如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