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ny7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明天子》-第五十五章 於公入陝相伴-z1sgs

Posted by on 18 8 月, 2020


明天子
小說推薦明天子
第五十五章于公入陕
朱祁镇随即召集内阁会议,于谦列席。
首先确定了,丘浚担任茶马御史。
刘定之将朱祁镇的话听进去了,给了陈循面子。陈循毫不犹豫的将丘浚安插在这个位置上了。
这个官职虽然不高,但是却是这一次茶马改革的要点之一。
在陈循的主持之下,整个茶法的改革,已经完善了。
东南之事,交付给了王直,并派户部尚书何文渊巡视江南,目的就是清点各地的茶树,确定十分之一的茶税。
而四川茶税,吏部决定换一个四川巡抚,另外调遣上一次赈灾表现良好的王宏担任。
但是四川巡抚虽然可以作为总后台,配合茶法改革,但是真正做这一件事情的人,还是茶马御史。
陈循似乎也觉得自己的位置岌岌可危,故而他研究了刘定之一路以来的升迁途径,他用尽心力来培养丘浚。
无非是想让丘浚成为自己将来政治遗产的接班人。
即便下一任首辅,或许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但是下下一任,或者下下下一任,未必不是丘浚。
毕竟在陈循看来,皇帝对丘浚的欣赏,不下于当初的刘定之。
孟瑛推出范广带领一个营五千人马,护送于谦入陕。听于谦号令。
至于三边总督的治所。现在暂定在兰县,也就是后世的兰州。正既可以总控边塞,也可以遥控西宁,青海。
而明朝的茶法,总体上来说,已经够完善了,无非是执行不得力,废除官茶之后,一律通行商茶,并改良的过所制度。
就好像是唐僧西天取经,所持的通关文牒一般,从茶叶产地,到西宁之间,层层把控,严厉杜绝私茶。
只是朱祁镇也明白,不管怎么说,这种专卖制度,以这个时代行政水平,也会给商业带来一定的伤害。
但是事事没有完全之法。
每一件事情都要利弊权衡。
比之之前的主体都是官茶,已经是很大让步了。
甚至也取消了茶叶产地的限制,之前可以出关的茶叶,都是川陕茶叶,甚至严禁楚茶,也算是对川陕官茶说道保护。
而今川陕官场体系不复存在,那么东南茶叶大举西进,已经成为事实了。
这也是王直整顿东岸南茶叶的一个筹码。
一切都安排好之后,朱祁镇亲自送于谦西去。
从北京到西北,估计少说也要一个多月。
朱祁镇估计,一切安排,在今年都铺展不开了。
要看明年开春之后,才能正式开始各地的改革。
这一切都不是朱祁镇能控制的了。
不过,就在冬季即将来临,户部开始忙碌起来,毕竟一年年关将至,周忱定下来的各种预算决算都要进行,还有明年茶法改革,运河钞关的整顿,真是一堆事情。、
庶务繁忙。
但是其他各衙门,多多少少都懒散起来。
这也是农业社会的习惯。
而在朝鲜汉城,徐有贞磨了好几个月的屠刀,正在铮铮而鸣。
徐有贞这一段时间,在汉城的所做所为,是全面向朝鲜两班贵族表达善意,有意无意之间,透漏出来,朝廷无意改变朝鲜之局面,无非是将李氏江山,换成了朱家江山而已,而且李家已经绝嗣。
至于李家绝嗣这一件事情,到底是李瑈所为,还是徐有贞所为,这就不用细细探究了。
反正,徐有贞好像只需要两班贵族承认现实,就能歌照唱,舞照跳,一切就好像以前一样,甚至还有好处,朝鲜的人才,就不用在朝鲜参加科举了,可以去大明参加了,甚至徐有贞私下透漏。
说朝廷为了安抚朝鲜人心,下一届科举,已经确定了十几个朝鲜进士的名额,这唯有这一届了。
以后就没有这个好事了。
虽然朱祁镇无意因为朝鲜之事开设恩科,所以下一次科举,大概就是正统二十二年的事情了。
但是对朝鲜士子来说,时间并不算太短。
毕竟大明朝廷不承认,朝鲜功名,也就是说,他们必须在正统二十年,正统二十一年,考上举人功名,才能有进京考试的资格。
甚至在这一件事情上,徐有贞还耍了一个花招。那就是虽然没有明说,但是科举考试的资格,乃是以大明的制度来定,而不是用朝鲜的规矩来定。
因为朝鲜科举,是对朝鲜两班贵族,最为有利。可以报考人群,要比大明小很多。
只是如此有朝鲜底层百姓来报名,徐有贞这边是一概放行的。
这仅仅是一个暗子而已。
而几个月之间,朝鲜似乎都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承认还有一些不肯投降的大明的朝鲜士卒,或逃亡深山,或逃亡海外。
但是这都是疥癣之疾。并不重要了。
真正重要的,就是朝鲜两班贵族。
他们才是大明统治朝鲜的心腹之患。
首先要说明,什么是两班贵族。
两班贵族,或言东班与西班,又或言文官与武班。是结合新罗骨品制度,与唐代职官制度衍生出来的怪胎。
什么是骨品制度?
类似印度的种姓制度,也类似中国古代的世卿世禄制度,也就是按照血缘关系,将人分为第一骨品,第二骨品,第三骨品,彼此之间不得通婚,同时每一骨品当任的官职也有限制。
后来,高丽按照唐代的职官制度,进行了政治改革。
但是这种政治改革是换汤不换药,就好像是隔壁日本一样,虽然叫着大唐的官职,但是实际上决计不是按照大唐的权力架构来的。
古代上朝的时候,文武分东西两列,即便是而今大明上朝的时候,还是如此,文武分列两侧,但是高丽朝廷之上,文武两班大多都是世袭的官员,也就在贵族的前面加上两班两个字。
而朝鲜代替高丽,并没有掀起一场战争。而是一场政变而已。
甚至朝鲜李家,本身就是朝鲜两班贵族出身。
所以,整个两班贵族存在的基础并没有被打倒,朝鲜也继承了高丽的两班贵族制度。
这两班贵族,有种种特权,有科举的特权,几乎朝鲜科举三分之一以上进士,都是两班贵族出身。
至于能在官场上有进步的,更是大都是两班贵族出身。
就好比韩会明,他也是进士出身,但是因为出身不好,他一辈子都不要有什么进步,沉沦下僚而已。
这也是为什么,韩会明会为李瑈效死,君臣走到了最后。
因为李瑈知道,没有韩会明,他辈子不可能与这个宝座有缘分,而韩会明也知道,没有李瑈的提携,如果按正常的晋升,他一辈子也不要想在官场上有所进步,他即便是有天大的才华,也不可能有用武之地。
君臣两人谁也不可能少了谁。
大唐李家是世家大族出身,但是大唐当政之后,对门阀进行了强力的打压。似乎是一个历史的宿命。
朝鲜李家也做了同样的事情。
朝鲜太祖太宗,乃至与世宗大王,他们的政策一脉相承,都是打压两班贵族。确保君王的权力,而世宗时期,之所以成为朝鲜最为强盛的时期,也是因为世宗大王在这一件事情上,做的很好。
极大的限制了两班贵族的种种权力。确立朝鲜家国观,甚至可以说,在与两班贵族的斗争之中,到了世宗大王这里,朝鲜李氏才真正的与朝鲜这三千里土地融为一体。
历史上朝鲜世宗世代被朝鲜后人推崇,并非没有原因的。
只是在这个时空之中,他这个儿子却打破了这所有一切,将手握一把好牌的朝鲜输的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