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贅婿神王 起點-第四百五十章 麒麟紋身!

贅婿神王
小說推薦贅婿神王赘婿神王
“呵呵,东海省是大夏的东海省,省城是大夏的省城,不是你东海王族的私有之地,况且东海省的人谁不知道,东海王族嚣张跋扈也不是一天两天,谁人不知,哪个不晓?现在还跑到医院张牙舞爪了吗?”
叶宁讽刺道。
“哼!”
凌云涛嘴角一阵抽搐,怒道;“真是好生狂妄的一个上门女婿,再江陵的时候就横行无忌,处处针对八大家族,还让我凌家再江陵接连折损高手,这笔账看来今天要找你清算了?!”
“清算?!”
闻言叶宁眯起眼睛。
“看来凌家死的人还是不够,凌云豹和凌云峰的死没让你长记性?”
叶宁的话语冰冷如霜。
“什么?!”
凌云涛心中一惊,难道凌云豹和凌云峰两人的事情是他做的?
不!
不可能!
他绝对不相信是叶宁杀了凌云豹与凌云峰。
但是叶宁的表情,以及那冰冷的目光却告诉他,这个消息十有八/九是真实的!
“凌云豹、凌云峰两人是你所杀?”
凌云涛问道。
叶宁冷笑一声:“你还不算太傻,就是反应迟钝。”
“好!好啊!!!”
南少主的小夫郎 太子少瑜
听到确认答案,凌云涛的内心顿时充满了愤恨。
“父亲……三叔和四叔死了?!”
凌凡震惊的问道。
冷汗直流!
他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实的。
更不敢相信这件事是上门女婿叶宁干的!
凌云豹和凌云峰可是即将要踏入宗师的行列的高手,怎么就会被这个上门女婿叶宁杀了?!
这则消息对他太有震撼性了!
一旁的凌烟和凌宇沉默不语,眼神冷冽的齐齐看向叶宁。
杀意汹涌!
凌家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折损,昨晚再省城的各个产业又遭到重击摧毁,损失金额达到了千亿左右。
虽然这千亿资金对王族凌家只是毛毛雨。
可都没损失的这些高手重要!
一个王族的底蕴需要综合的实力来考量。
不仅是资产规模方面,还有家族核心的实力,这里的实力指的就是凌家核心人员的自身。
而凌家暗中培养的王族高手只能算作外部势力。
这凌云豹和凌云峰一死,对凌家核心的实力有所打击,甚至可能会一蹶不振。
被其它王族取而代之都有可能!
此前凌云涛早就托人再燕京调查过叶宁,那边反馈回来的消息指出,叶宁可能和大夏几位巨头有一些微妙的关系。
这也是他一直没有动叶宁的原因。
按照王族凌家以往的做事风格,一旦调查清楚叶宁的背景早就捏死他了。
可是这次没有。
因为东海王族还没有嚣张跋扈到敢挑衅燕京那边的巨头。
否则弹指间灰飞烟灭都有可能。
即便昨晚的事情和这个上门女婿叶宁有关,凌云涛也只能选择暂时隐忍下去,不能因为一个上门女婿一时冲动,导致丢掉了唯一晋升为燕京皇族的机会!
须知,每三年一次的晋升皇族机会只有一次。
如果错过这次的机会。
下次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一旦南皇和北帝再次进行巅峰一战,那么只要南皇赢了北帝,这次凌家就可以一步登天,晋升燕京皇族。
到时候成为了皇族,再捏死这个上门女婿叶宁就是轻而易举了。
“华前辈,真的要和我王族凌家为敌么?”
凌云涛扭头看向华尘雄。
“凌家主此事与我无关,而且我刚才也看了你二弟的病情,即便我出手也于事无补,他身上的暗疾已经深入骨髓,一些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全身器官,就算你杀了我也没用,如果提前半年治疗的话我还能帮忙,现在大罗金仙来了也没用。”
亿万爹地:驱魔妈咪鬼宝宝
华尘雄淡淡的说道。
凌凡和凌烟以及凌宇三个小辈脸色变幻。
尤其是凌宇更是眼睛紧缩。
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去死。
可是现在连老师都无能为力,自己还有什么办法?
所以,此刻凌家的所有人都非常愤怒!
“哼!”
看着叶宁,凌家家主凌云涛脸色阴晴不定,最终冷哼一声。
“你的确是我见过最狂妄的人之一,让我凌家的人三番两次折损,也算是凌某看走眼了,不过我劝你还是尽早离开东海省,你再省城四处树敌,早已经被王族圈子通缉,谁都想拿你的头去换一亿美金,珍惜最后的时光吧!”
说罢,凌家家主转身便走。
“父亲……?”
凌凡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慢走不送!”
叶宁笑吟吟的挥了挥手。
随后华尘雄和叶宁闲聊了几句,然后带着徒弟杨娜也走了。
就此医院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凌家虽然贵为王族,可也不会再医院对叶宁动手。
更何况叶宁背后还站着大夏巅峰巨头之一。
多多少少凌家还是有点顾忌。
“父亲这事就算了?!”
凌凡眼睛森冷,胸膛快要气炸了。
十分不甘心!
“大伯此事不能作罢,那个叶宁主动挑衅凌家,还让人暗中摧毁凌家再省城的产业,又杀了三叔和四叔,咱们一定不能放过他!”
凌宇咬牙切齿的说道。
当他听到老师的那段话,心里就已经心灰意冷了。
“凌烟,对叶宁怎么看?”
凌云涛上了车问道。
“可怕!”
凌烟沉声的说道。
“姐姐什么意思?”
副驾驶凌凡十分不解的问道。
“我感觉这个叶宁十分不简单,心思缜密,做事滴水不漏,仿佛在他的体内蛰伏着一头恐怖的绝世猛兽,早前我再江陵的时候就和他有过一面之缘,此人杀伐果断,雷厉风行,不拘一格,对于东海王族从来没有畏惧,甚至还多次主动挑衅,比如被灭的赵家,赵子元和赵浮生的私生子再江陵醉酒驾车,撞死了一个老兵,据说此事当时闹的满城风雨,引起了极大震动!”
“通过这件事看来,赵家之所以被灭并不是突然的,而是早就有所预谋,只不过赵子元指使王宇醉酒驾车撞死那个老兵的事,可能就是无意为之,只不过正好给了某些人一个恰当的理由!”
“如果说赵家被灭和这个叶宁没关系,我是不会太相信的!”
顿了顿凌烟接着说道;“风烈的死,以及江陵八大家族被扫灭,这一系列的事情看似不简单,但如今仔细想来都和这个叶宁脱不了干系!”
“姐姐什么意思?”
凌凡疑惑的看着她。
同样凌宇也是听得一头雾水。
他再海外这些年一直再留学,或者跟随华尘雄学医,对近半年大夏发生的事情并不太了解。
“你的意思是从这个叶宁出现在江陵的那一天开始,一张无形的网就已经张开,笼罩了东海省,然后这个叶宁主动去林氏做上门女婿,故意伪装成一个被所有人看不起的男人,可他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
凌云涛眉头紧皱。
感觉触摸到了一丝真相。
“父亲不要忘记,江陵被扫灭的八大家族,曾经都是参与江陵叶家惨案的执行者,而东海王族有七家王族也参与其中,咱们凌家也是这七家的其中之一!”
凌烟说道。
“如果这张网是针对咱们凌家而来的话,那么这张网的背景就不简单了,单凭叶宁一个人是无法做到的,可能在他背后有某股势力参与了进来,我认为这张网应该是一个大家族组织的,至于这个家族到底是谁,我们还无法确切的猜测,只能从这个家族的势力范围上进行推断,根据我的推测,叶宁的背后可能有隐世的宗族给他做靠山!”
“隐世宗族……?!”
打 更
闻言凌云涛脸色微变。
心里咯噔一下子!
迅速的启动了车子。
彼时。
医院骨科十楼。
王君来已经从手术室出来,只不过打了麻醉剂还在沉睡状态。
安排好了一切事宜后,有韩影和战狼的人再病房交替保护,叶宁和林浅雪这才驱车回到了紫苑别墅。
回到别墅后,林浅雪立刻去浴室洗澡。
而叶宁坐在沙发上,屁股还没坐热电话就响了。
“战神,你让我调查叶家的事有眉目了!”
电话是青龙打来的。
“说重点。”
叶宁开口,而后倒了杯温茶。
“根据天机堂调阅大夏近百年的卷宗和一些档案,从这些年代较长的档案中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这件事还要从战神的母亲说起,当年一代歌姬的名声风靡燕京,让许多皇族子弟为之倾倒,而秦怡宁更是在当上被冠上了美若天仙的称号,在那个时代堪称风华绝代的女子。”
“但是,她却并不是真正的歌姬,而是大夏隐世宗族秦家的一个庶女,也就是战神的母亲,秦怡宁再秦家身份就很卑微,据说她的母亲,也就是战神的外婆早些年因病逝世,之后秦怡宁再宗族的地位一落千丈,遭到宗族内的人唾弃,侮辱打骂,后来不知为何她就被逐出了宗族,不过根据天机堂的抽丝剥茧才发现,原来当时是有人污蔑秦怡宁害死了自己的母亲,只不过这件事一直没有具体的证据。”
叶宁没有说话,接着喝了一口茶水。
“秦怡宁受不了再宗族被欺负,后来就趁机逃了出去,一开始秦族的人还派遣人在外面搜寻过她的踪迹。”
“可是随着时间越来越长,再加上那个年代混乱,军阀割据,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至于她怎么和叶家的人扯上关系,还需要天机堂继续调查,不过可以肯定的一件事是,秦族和叶族关系并不好,这两族之间结怨已久,战神所提到的那个和你同龄的青年叫叶尘,据说此人城府极深,心智超越了正常人的范围,此人是叶族大夫人一脉的长子,其膝下还有一个次子叶狂。这个叶狂天生好勇斗狠,极其好色,是个十足的纨绔子弟。”
听到这里,叶宁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知道重头戏来了。
“当年大夫人的长子叶尘和战神前后脚降临,只不过那叶尘一出生心脏就有问题,后来经医院鉴定是先天性心脏病,活不过十岁就会夭折,于是那大夫人一家就把心思放在了当时战神的身上。”
说到这青龙顿了顿,语气开始变得缓慢;“一开始秦怡宁并不同意,对于这事强烈反抗,甚至曾几次想要带着幼时的战神逃走,但是都被抓了回去,后来在宗族的威胁下,秦怡宁不得不同意,如果她当时不同意,就无法保住那时战神的性命,因为那时战神的父亲娶了秦怡宁,和宗族内关系很恶劣,这也间接的导致他失去了争夺叶族之主的机会。”
“而且那次的手术是在海外做的,因为当时大夏的医疗水平达不到那种效果。”
“目前这是天机堂查到的所有信息。”
青龙随后解释道。
沉默许久……
叶宁的瞳孔冰冷至极;“立刻让海外的人调查当时那家医院,我要知道所有的手术过程和信息!”
“是!”
青龙应声道。
“另外调查追踪当年参与这件事的所有人,哪怕是一只老鼠也要给我找出来!”
“战神放心,属下立刻去办!”
叶宁挂断电话后,渐渐眯起了眼睛。
关于自己的身世信息越来越清晰了,从江陵叶家惨案开始,到江陵八大家族,东海省的王族,这一些看似并没有关系的势力,如今仔细想来似乎都可以串联起来。
只不过这其中还有许多细节需要他去一点一点的去查。
比如罗獒到底是叶族内部谁的人?
那个付蛮又是谁的人?
叶族是否已经注意到了自己?
这一系列的谜团都需要叶宁亲自去解开。
“叶宁想什么呢?”
此时林浅雪洗完澡,裹着浴袍走了出来,乌黑的秀发湿漉漉的。
“洗好了?”
叶宁温柔一笑,看着肌肤雪白,身姿曼妙的她忍不住想要上前将其抱住。
“赶紧去洗澡,我给你留了热水。”
林浅雪白了他一眼。
脸色羞红。
穿着拖鞋飞奔上楼。
叶宁嘴角露出一抹笑容,然后走进了浴室。
浴室里面还残留着一股淡淡的香味。
洗完澡后叶宁裹着浴袍上了楼,此时林浅雪已经换上睡衣钻了被窝。
叶宁脱了鞋躺在了床上。
“你还有纹身?!”
林浅雪惊呼的瞪着眼睛。
一脸的不可思议。
她是第一次看到叶宁身上竟然还有纹身,而且还是一头凶兽。
从肩膀到胸前,鲜红如血。
“这是麒麟纹身,从我小的时候就有,每次洗澡再高温的情况下都会呈现出来,一会自动就会消退下去。”
叶宁一边解释一边上了床。
“麒麟?”林浅雪一脸惊讶的样子,神色略显古怪的问道;“麒麟可是瑞兽啊,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身上还有这纹身呢?看起来跟鲜血一样,是用什么纹上去的?”
“鸽子血和朱砂。”
“咦?消失了!”
顿时林浅雪惊讶道。
此时叶宁身上的热度已经退了下去,那鲜红如血的麒麟纹身则消失了。
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似的。
很神秘!
“这麒麟纹身能有啥用?”
林浅雪好奇的问道。
然后挪了挪身子,主动给叶宁腾出点地方。
“吓唬人呗。”
叶宁笑着调侃了一句。
这麒麟纹身出现的次数不多,到现在也就出现过两三次,所以具体能有什么作用连叶宁自己都不清楚。
其实叶宁曾猜测过。
也许叶族内部的人都会有这种麒麟纹身也说不定。
或者说这种纹身代表着叶族的象征?
一种权威?
“想什么呢?”
林浅雪眨了眨眼。
“我再想你何时让我毕业?”
叶宁扭头一本正经的看着她。
“毕业?”
林浅雪微微偏头。
“咱们有夫妻之名,可没有夫妻之实,我还等着你给我生一堆孩子呢?”
叶宁坏笑道。
“生一堆孩子?你当我是老母猪啊?”
“呸!”
林浅雪脸上微微发烫。
不过,这种羞涩却被她掩饰的很好。
不过叶宁怎么可能错过。
他凑近她耳边轻声问:“那个啥,要不咱俩今晚先试试看?”
藥 香 嫡 女
“不行!”
林浅雪狠狠地白了他一眼。
叶宁嘿嘿笑着。
“你这家伙就知道耍流氓!”
林浅雪娇嗔了一句,俏脸通红。
“我哪有耍流氓啊?”
叶宁笑眯眯的样子。
“你就有!”
林浅雪嘟着嘴道。
七 界 武神
“那我这样算不算耍流氓?”
叶宁霸道的说道。
说着,他伸手揽住了林浅雪的腰肢,把她搂在怀中。
“啊?”
林浅雪一阵娇羞,轻轻的推开叶宁。
“不行么?”
叶宁疑惑道。
“不准你占便宜。”
林浅雪脸色红润,轻轻咬唇。
“你今晚是怎么了?感觉和平时有些不一样?”
“我……”
叶宁突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自己这是怎么了?
这种事他平时是不会为难林浅雪的。
今天却很反常。
叶宁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很快就想到了麒麟纹身。
难道和纹身有关?!
林浅雪看着陷入沉思的叶宁有些于心不忍。
“真的很难受嘛?”
“好点了。”
叶宁揉了揉太阳穴。
“要不我帮你……?”
“呃……”
叶宁额头浮现几缕黑线。
看着林浅雪一脸真诚的样子,并不像是再开玩笑。
“可能跟刚刚的麒麟纹身有关系,一时让我的情绪变的高涨起来,不用太过担心,现在好多了。”
“你确定么?”
“嗯。”
叶宁颔首,捏了捏她的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