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gigw熱門小說 輪迴樂園笔趣-第三十四章:宿命之路-3gg8m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
凯撒的药剂摊位开得很红火,因他的形象,参战者们都称他罐子商人,看凯撒那若有所思的模样,似乎是又有了新的生意灵感。
凯撒虽奸商了些,但还保留那么一丢丢的底线,他售卖的药剂仅能在非战斗状态下使用,一般这种情况是喝不死人的。
试想一下,要是战斗中使用的药剂,一名参战者身处贝城内,与一名精英鱼人怪物拼到胜负关头,这名生命值不足20%的参战者,危急关头拿出凯撒卖的【救命灵药】,咕嘟一仰脖后,回了0.2%的生命值,那心情简直是五雷轰顶。
神兵天晶剑
不过也有一点,就是这类药剂不会有差评,其原理等同于渔网款式的降落伞。
【救命灵药】虽是非战斗下的恢复品,但苏晓估测,能把这玩意喝出50%以上治疗量的人,上辈子不挽救七八次的银河系,是没可能做到的。
【提示:你已接到尼古拉斯·凯撒所邮寄的3752枚灵魂钱币。】
看到这提示,苏晓不动声色,这事他虽完全没参与,但也拿到了分红。
凯撒这药剂生意做得很有水平,他虽定价10枚灵魂钱币一瓶,却打着薄利多销的旗号,每名参战者在他这买的第一瓶药剂,能享受到两折优惠。
这次是真·两折优惠,当有参战者秉着试试看的态度,花费2枚灵魂钱币买了瓶【救命灵药】后,难免会心中猜忌,眼下这么缺恢复药剂,真的会有人低价售卖?
因此那名参战者大概率会报以试试看的态度,尝试饮下首瓶以2枚灵魂钱币买来的恢复药剂,尝试效果,哪怕眼下的生命体征良好,但在饮下恢复药剂后,对生命力的滋养与补充,还是能感受到的。
待那名参战者饮下药剂后,会发现,卧|槽!2枚灵魂钱币买的恢复品,居然真的能在短时间内恢复99%生命值。
那是当然的了,首瓶【救命灵药】是没兑水的,效果肯定好。
尝到甜头后,那名参战者会想,2枚灵魂钱币买的优惠品都这样,那10枚灵魂钱币买的正品不得起飞啊。
壹品女神捕
“我靠,这是假药!”
“啊?”
“啊个屁,我一共买了15瓶,不放心又试了瓶,为了测实战效果,我还捅了自己一匕首,结果只恢复了0.32%的生命值。”
“放屁,我刚才喝了,药效强到生命力溢出,我都窜鼻血了。”
“你再喝一瓶试试。”
“卧|槽,真是假药,那个头顶扣着黑罐子的商人呢?!”
“逮住那个狗贼,老子买了30多瓶!”
没一会,蘑菇村内变得更热闹,有不少违规者都戴上了痛苦面具,小溪边用再生塑料桶打水的凯撒,赶紧加快动作。
来蘑菇村的参战者们,充分体会到了人间险恶。
不过这一切与苏晓无关,他之所以还没出发,是在等伍德与罪亚斯,等那两人到了之后,才好进入贝城探索,否则的话,连个关键时刻能卖的队友都没有,心中不踏实。
苏晓推开间小木屋的门,房间不大,胜在受到过公证,在得到他的允许前,任何人闯入这里,都会被判定为入侵,遭到虚空之树的警告与惩罚。
木门关上,隔绝外面的喧哗,苏晓盘坐在小床|上,进行日常冥想,伍德和罪亚斯还在灵魂斗技场,估计傍晚就能回蘑菇村。
家有妖孽夫
苏晓日常冥想两个小时后,敲门声让他从冥想状态脱离,布布开门后,是咕噜站在门外。
咕噜的黑眼圈比上次更浓,宛如化了烟熏妆般。
“怎么样?解决圣诗了?”
巴哈开口,闻言,咕噜抬手,她手心处的一张嘴说道:“别挑拨我们的关系,我们可是挚友。”
是圣诗的声音,听到此言,巴哈目露惊奇,难以想象,之前还水火不容,势要弄死对方的两人,居然成了挚友。
其实这也正常,之前咕噜被圣诗折腾得不轻,宛如被施加了超级困意状态,只要她睡觉,就要体验溺毙般的痛苦,咕噜当然想弄死圣诗。
苏晓提供的【半融的脂肪蜡】,解决了这问题,让咕噜有办法还击,因圣诗吞了两次【半融的脂肪蜡】,导致与这东西产生关联,虽说没把烛女的本体引来,却引来了烛女的投影。
只要咕噜睡着,她与圣诗就要在错综复杂的意识世界内逃亡,一旦她们之一被烛女的投影触碰到,那会导致烛女瞬间侵蚀而来,到时咕噜与圣诗就不是暴毙那么简单,而是会介于生与死之间,以灵魂形态被烛女掠走,到了那时,才是真正的绝望开端。
正因如此,咕噜与圣诗化身‘恐怖游戏’的逃跑姐妹花,不过这是在解决烛女投影的问题之前,一旦这问题解决,逃跑姐妹花会马上变成塑料姐妹花,体现什么叫塑料姐妹情。
“看吧,我们提供的方法多有效,一下就调节了你们之间水火不容的关系,这友谊疏通得多透彻。”
巴哈开始站着说话不腰疼,咕噜与圣诗都暗恨,但没明说出来。
“白夜,你有没有办法解决烛女投影,还有,你这破蜡烛我不要了,把那欠条还我。”
咕噜将【半融的脂肪蜡】抛来,苏晓取出个小炭盒,在手中打开后接住脂肪蜡,啪的一声扣合。
“看到没,人家这才叫专业,你个憨憨不仅徒手拿,还往我嘴里塞。”
“闭嘴,碧|池。”
咕噜拔出短刀就准备给自己手心一刀,圣诗果然闭嘴。
通过这几天的接触,圣诗对咕噜有了不少了解,知道咕噜一旦犯倔,什么事都敢做,之前某次圣诗一直挑衅,咕噜气极后,一刀割开了自己的喉咙,准备拖着圣诗一起下地狱,从那之后,圣诗对着小神经病客气多了。
“欠条。”
咕噜抬手索要欠条,苏晓没理会,就在咕噜展露怒容,要迈步上前时,晶体层逐渐在苏晓右手上蔓延。
看到这一幕,咕噜的脸颊微不可见的抽动了下,她很清楚,每次苏晓要揍她,都是双手与两条小臂攀附晶体层,然后往死里揍她,某次因为她不服,先把她揍到濒死,之后又给她灌恢复药剂,又揍了一段,腿都被打断了。
天逆之幽 方天畫餅
“什么欠条?”
苏晓‘疑惑’的看着咕噜。
“就是之前我写的那张欠条。”
咕噜的话音刚落。
“契约……签订。”
苏晓的声音突然变得空洞,但转而就恢复,之前伍德拟定的契约欠条有个弊病,是属于二次篡写,因此与咕噜的联系不是很紧密,隔着伍德这契约中转。
眼下则不同,咕噜自己承认了曾经写下那欠条,伍德的契约之力在于语言、谎言等,在咕噜说出方才的那句话后,契约欠条绕过中转,直接「系束」到咕噜身上。
全程旁观的圣诗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也感觉不明觉厉,她低声嘟哝了一句:‘这就是轮回乐园的老阴哔吗。’
咕噜知道自己被算计了,但她有件更要紧的事,如果不解决烛女投影,搞定欠条契约没意义,眼下都要暴毙了,还在乎什么欠条。
“所以说,我们现在的问题,你有办法解决吗?”
咕噜说话间,莫名感觉到自己的钱包一阵剧痛,不过想到圣诗的烙印也在,也就是对方也有资产,能和她对半平摊,她的心情好了些。
“你们的问题,有两种办法能解决。”
“务必指点一下。”
圣诗开口,她以往认为自己的能力就够诡异,经历烛女后,她宛如见识到另一片天地。
“第一种方法免费,第二种方法5000灵魂钱币,你们自己选。”
苏晓的话,让咕噜与圣诗都感到纠结,圣诗问道:“|第一种方法是?”
“……”
苏晓没说话,只是取出另一个炭盒,打开后,呈现出茂生之狂乱的根须。
第一种方法简单粗暴,以毒攻毒,既然咕噜和圣诗被烛女的投影缠上,那就请来和烛女同级别的存在,茂生之狂乱。
白天&黑夜
届时保证药到病除,至于死不死在茂生之狂乱手上,苏晓只管驱走烛女,咕噜和圣诗死不死,不在交易的范畴内。
凰落九
在巴哈叙述「疗法1」后,圣诗是什么表情不清楚,咕噜是小脸气得发青,她感觉,这疗法和病人得了头疼病,然后一刀把病人斩首根治头疼,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圣诗以试探的语气问道:“第二种方法呢?”
“第二种方法要先付酬劳。”
苏晓拿出颗灵魂结晶,咔嚓咬下一口,偶尔吃些灵魂结晶,对稳固灵魂力量有好处,这是对自身灵魂最好的滋补品。
圣诗与咕噜低声商议片刻后,决定每人出2500枚灵魂钱币,今天就算花钱,也得把这事办了,实在是被烛女投影折腾的受不了。
【提示:你收到5000枚灵魂钱币。】
收到报酬,苏晓当然不会赖账,他说道:“如果是烛女的本体侵临,你们已经死了,只是投影的话,睡前吃这个就能解决。”
苏晓把一个药瓶抛给咕噜,咕噜接过后,打开闻了闻,这毕竟是她花2500枚灵魂钱币买来的。
不等咕噜与圣诗询问,苏晓继续说道:“烛女投影是侵入到你们的梦境,不是侵入到你们的意识空间,否则你们早就出现灵魂层面的畸变,所以吃些安眠药进入深度睡眠就可以。”
“?”
正在研究手中药瓶的咕噜突然抬头,她刚才好像听到了安眠药字样,她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我们两个花5000灵魂钱币买的,就是安眠药?”
“不。”
苏晓的这个不字,让咕噜与圣诗心中都松了口气,没人想当冤大头。
“你们买的是强效安眠药,里面浓缩了很多高端技术,更具体些……说了你们也不懂。”
言罢,苏晓对巴哈做了个眼色,示意送客,他有点编不下去了。
“到底是什么高端技术,你说出让我心里平衡下,喂,你别推我……”
在咕噜的喊声中,木门砰的一声关上,咕噜与圣诗在门外与巴哈对线几分钟后,实在是骂不过,只能愤愤离开。
苏晓刚准备继续冥想,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到耳中,他以为是咕噜又折返,布布开门后,发现来的是蘑菇先知。
蘑菇先知走进房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见此,苏晓皱起眉头,他从不扭扭捏捏,也不喜看到别人扭扭捏捏,所以他直接说道:“有屁放。”
“哎,别说得这么难听,我有点惆怅。”
蘑菇先知叹了口气,与苏晓在一个矮桌旁对坐,它犹豫了良久,拿出封信件。
“我没想到,精灵王·克伦威会这么信任我,可能是我和他父亲的关系莫逆吧。”
蘑菇先知把信件放在桌上,苏晓打开后,发现这是精灵王·克伦威的亲笔信,对于这名精灵王,他的印象不少,比如对方是名老阴哔,以及对方对女|色方面偏爱,迎娶了一百多名妻子,没有正式名头的女人,养了至少几百。
之前还是苏晓一刀斩了即将畸变的精灵王·克伦威,就在王殿内。
苏晓打开对折的信件,开始阅读上面的内容:
‘尊敬的蘑菇先知,我是克伦威,很抱歉,我们的关系历来不睦,这或许是因为在我幼年时,很好奇能不能从你身上劈下块蘑菇炖汤喝,并且在我赴之实践后,被我父亲逮住,最后被吊起来打到半死。
您知道的,我最爱的食物就是蘑菇,嗯,考虑到您老的心情,我就不形容蘑菇汤那美妙的味道。
回到主题,如果你收到这封信,说明我已经死了,这封信是我以残魂所书写,也就是我死后写下的信件,不用去尝试拯救我的生命,我能感觉到,我的灵魂同样有畸变,写完这封信,我会用我最后的力量,震碎自己的残魂。
我精灵族原本只是边壤小族,如洪水中的绿叶,微不足道,但初代精灵王·伯莱·阿隆德让这片绿叶强行生根发芽,扎根到洪水之底的淤泥中,生长成参天巨树,在洪水中屹立千年。
千年来,这棵巨树生出数之不清的绿叶和枝芽,承载千万精灵族的悲欢聚散,一代代人的兴衰昌盛。
而现在,这棵扎根在淤泥中的巨树,根系已是腐烂成渣,整棵巨树轰然倒下,这是我精灵族注定要迎来的命运,也是当初让那片绿叶强行生根发芽,所埋下的祸端,一切因深渊而生,又因深渊而灭,这很公平。
我精灵族辉荣千年,不应留下灾祸,贝城会成为灾祸之地,水淤之血侵染了贝城的一切,这是精灵族留下的烂摊子,理应由精灵族解决。
我生前共选择了795名血脉纯净的女性精灵族,和他们婚配或确立情人关系,让她们产下众多子嗣,这些子嗣出生后,会被送到「猎场」,他们被授以战斗知识,享受最优等的资源,加以残酷的选拔,他们之中的佼佼者或许不是最强的,但一定最能承受畸变后的深渊力量。
我用毕生精力打造此冠,蘑菇先知,让我最优秀的子嗣戴上此冠,以自身为容器,封印灾祸之根源,此为我精灵族之傲骨。
蘑菇先知,在找到我最优秀的子嗣后,不要立即前往大遗迹,我已把「地门」的钥匙交由灭法之影·库库林·白夜,他的目的是找到「天赋唤醒装置」,这势必要攻入王宫,打通抵达大遗迹的通道,你们只需等待一切平息,再赶往大遗迹即可。
————末代精灵王·克伦威,留。’
苏晓放下手中的信件,这是精灵王·克伦威留下的后手,也是精灵族的傲气,精灵族的骄傲不是在言语或神态,而是在心中,哪怕全族灾灭,也要提前留下后手,以免贝城化为灾祸之地,成为后世对精灵族的唯一印象。
想来在精灵王·克伦威刚登上王位时,就预料到精灵族的气数将近,且会向今天的局面发展。
精灵王·克伦威娶一百多名妻子,外加五百多名情人,这似乎并不是喜好女|色,而是纯粹的想留下更多后代。
苏晓估测,精灵王·克伦威应该是在很久之前,就开始大量摄取畸变后的深渊之力,从而让自身适应,之后留下后代,让后代刚出生,体内就蕴含畸变后的深渊之力,从而产生天然的抗性。
为了确保这一点,精灵族特意寻找血脉足够纯净,没被深渊之力侵蚀的女性精灵族,要知道,这样的精灵族很稀少,上万人中可能只有一两个。
历代精灵王如何,苏晓不清楚,但初代与末代都挺狠,克伦威这是以自身创造容器,之后让自身的子嗣作为容器,目的无关利益,只是不想在精灵族灭亡后,人们对精灵族的印象,变成贝城内那些丑陋的人鱼怪物。
【提示:你已阅读精灵王·克伦威的绝笔信。】
【你触发隐藏任务·宿命之路。】
【隐藏任务·宿命之路。】
难度等级:Lv.79
任务简介:寻找到宿命之子,并将其带到大遗迹内。
任务期限:2个自然日。
任务奖励:精灵族独有圣灵级套装宝箱(6/6套装)。
任务惩罚1:如宿命之子死亡,此任务无惩罚。
任务惩罚2:如任务时限超时,你将受到强行处决。
……
这任务与苏晓的目的地无冲突,外加这不是保护类任务,要是「宿命之子」死了,就当没接到这任务,可一旦成功,圣灵级的6/6套装,还是本世界精灵族特有,就算苏晓自己用不上,卖掉也是笔不小的收益。
“白夜,你触发任务了?”
蘑菇先知试探性开口,这老家伙来此,其实就是这个目的。
“嗯。”
“那……”
蘑菇先知拿出一顶黑色王冠,将其推到苏晓身前。
精灵王·克伦威所布设的计划,大部分都可行,唯独对贝城具体有多危险的估算错误。
在蘑菇先知看来,如果精灵族真的想解决眼下的一切,让宿命之子和苏晓、伍德、罪亚斯、凯撒一同深入贝城,才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蘑菇先知也知道,没有足够的利益驱使,苏晓等人是不会在队伍中加入一个外人的,除非能触发任务,有了收益后,才可能让克伦威留下的子嗣,也就是容器加入到队伍中。
“试试看也可以,如果那容器死了,我没损失。”
听闻苏晓此言,蘑菇先知点了点头,起身就走。
只能说,这老家伙坏得很,它是怕精灵王·克伦威在这其中下套,所以来一手祸水东引,他感觉,就算精灵王·克伦威真的留下什么后手,也完全不是苏晓、伍德、罪亚斯、凯撒四人的对手。
前者是一名已死的老阴哔,后者是一群还活着的老阴哔,这能比吗。
苏晓出门找到凯撒,之后又找上艾朵儿。
“什…什么?你要我和你们一起深入贝城?!”
艾朵儿破音,刚听到这消息时,她差点‘高兴’得一屁|股坐地上,她不是没有进入贝城探索的勇气,而是不敢和一群老阴哔一同深入贝城,那简直是在‘倒立360°转体、螺旋、霹雳花式作死’。
“你作为治疗系,我们需要你。”
巴哈的这句话,让艾朵儿的表情略显绝望,她就是个业余治疗系,主要能力在远程能量操控方面。
至于为何一直不出手,其实之前艾朵儿想毛遂自荐下,提升自身在小队中的地位,但在目睹苏晓的血枪能力后,她选择隐藏自身能力,以免拿出来丢人现眼。
艾朵儿也不想,可她感觉,她大招的威力,好像和苏晓射出一根血枪的威力相近。
最初时,艾朵儿还抱有侥幸心理,认为血枪是苏晓的大招能力之一,用了之后有不短的冷却时间,直到某次,她亲眼目睹苏晓同时构成几十根血枪后,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也正因如此,艾朵儿才被苏晓兑换的【天使战意】所诱|惑,如果她能获得【天使战意】,将会得到洗点般的蜕变,之后既是八阶大奶妈,也会获得治疗量对应的战力,能打能奶。
“要不,我先预支「天使战意」?如果我能使用那东西,能力体系会出现蜕变,想象一下,你们获得一名八阶大奶妈队友,这多好,怎么样?我这提议不错吧。”
“可以。”
苏晓取出【天使战意】,将其托在掌心,面带和善的笑容。
艾朵儿打了个冷颤,一改方才的语气,说道:“哼,我只是试探下,没完成合作前,我是不会拿酬劳的,我高尚的品德不允许我这样做。”
“……”
苏晓按着刀柄的手移开,余光看到这一幕的艾朵儿松了口气。
苏晓与凯撒、艾朵儿、布布汪、巴哈一同出了蘑菇村,根据信上遗留的地址,「猎场」位于地下,那近乎是一座地下小城,存在的目的只有一个,选出最终的容器。
苏晓刚出蘑菇村没多远,就看到有两人从远处走来,是伍德与罪亚斯。
“现在就去贝城?”
罪亚斯开口,从他的神情看,这厮在灵魂斗技场的收获不小。
“先得去找个人,事情是这样……”
巴哈与伍德和罪亚斯说明情况,苏晓尝试共享任务,奈何,伍德与罪亚斯没有乐园烙印,无法接取任务。
「猎场」距离蘑菇村不远,一个多小时后,一行人抵达「猎场」所在的区域,入目之景怪石嶙峋,没看到描述中的入口。
“在这。”
凯撒在不远处招手,苏晓等人上前后,看到一道刚打开的地下通道。
一节节台阶向下,通道内黑漆漆一片,一股地风从里面吹出,夹带着土腥味与一丝腐臭。
叮~
苏晓丢出一枚指环,指环顺着台阶滚落而下,每次落地都扩散开一股奇异的音波,就像水中蔓延开的涟漪。
就在指环即将滚落到黑暗中时,一只略显瘦弱的手从黑暗中探出,抓住指环。
“是父亲吗。”
清朗的声音从黑暗中传出,向黑暗中看去,只能看到一双亮金色的瞳孔,这瞳孔内有絮状的黑暗,浓郁、沉重。
網遊之全職之路 陳年舊傘
“你父亲死了。”
苏晓开口。
“是吗,有劳您来找我,是我要履行使命的时候了吗?”
“是。”
“我已经准备好了。”
宿命之子从黑暗中走出,他的容貌清秀,身披一大块破布,他背上背着透红的大弓,腰间挂着精灵弯刃,他的目光很清澈,这不是伪装,而是发自内心的清澈。
巴哈开口询问道:“猎场里还有其他人?”
“没有了,他们都在这。”
宿命之子单手按在自己的胸膛,也就是心脏的位置,其中的含义未知,也不知是被他记在心中,还是被他吸收了血脉力量。
随着宿命之子走出通道,通过一层结界,地下传来一阵轰鸣,猎场坍塌了,这里已经没有继续存在的意义。
“我叫尤尔,今年已经18岁。”
宿命之子·尤尔笑着开口,实际上他说谎了,这只是名17岁的少年而已。
没有多言,苏晓一行人改变行进方向,直奔贝城而去,刚出发,宿命之子·尤尔就在地上薅下把草,来了个握艹。
见此,巴哈略感惊奇的询问:“你平常吃草?”
“不是的,我一次看到这么鲜明的颜色,猎场里是没有颜色的,原来世界这么丰富多彩,可惜,我还有没完成的使命。”
宿命之子·尤尔吃了口手中的草,又苦又涩,他皱眉吐出夹带草渣的绿色唾液,这孩子太实在了,直接吃一大口。
一路无话,行进到下午三点左右时,天色已是一片昏暗,这是靠近贝城所致。
远远看去,贝城上方一片昏黑,城内的可视程度不高,透黑的水汽氤氲,依稀有沉闷的咆哮声,夹带着氤氲的水汽飘散。
贝城内的所有建筑上,都寄生着层层叠叠的藤壶,整座贝城宛如被拖入深海万年,之后又重返此地。
贝城前侧有高耸的城墙,这城墙由各类扇贝的贝壳堆砌而成,里面还能看到精灵族的骨骼等,一颗颗头骨尤为明显。
魔界大陸之魔界爭霸 鬼道戲法
苏晓、伍德、罪亚斯、凯撒都停步,按照之前的计划,凯撒进城后自由行动,就算是他,也不能一直保持人罐合体。
苏晓看向宿命之子·尤尔与艾朵儿,带着两人来此,前者是很能打的炮灰,后者是跑得快的炮灰,就这么简单。
所以说,进贝城后,还是好队友三人组的合作。
“咳。”
罪亚斯轻咳一声,把苏晓与伍德的视线都吸引过去,他说道:“这次先说好,遇到危险后,我们要积极面对,主动合作。”
“好的。”
“没问题。”
苏晓与伍德回答得格外干脆,这让宿命之子·尤尔目露疑惑,他之前本能的感觉苏晓、伍德、罪亚斯都不是好人,可现在看来,这三名强者很团结,尤尔心中对自己以气息就断定一个人的好坏,进行了反省。
“这次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罪亚斯的语气斩钉截铁,这狗贼之所以这么说,是在尝试忽悠苏晓与伍德,哪怕让苏晓和伍德信了一点点,关键时刻,罪亚斯也能先跑几步,血赚。
“艾朵儿小姐,我们小队真团结。”
尤尔开口,艾朵儿侧头狐疑的看着他,完全没理解他在说什么。
正在此时,一道声音从贝城的入口处传来。
“呸!晦气,下次别找感知系,进了高危区域,除了那种特别靠谱的感知系,其他都是白给。”
“的确是。”
“走了,休整一晚,明天继续。”
总计九名参战者走来,清一色都是违规者,这行人没走几步,就看到苏晓等人。
好队友三人组有一点相同,就是在动手弄死敌人前,会尽可能的找个理由,正所谓,有理走遍天下。
对面的九人中,其中一名光头壮汉冷冷的打量苏晓等人,当他看到苏晓时,四目相对,苏晓突然开口问道:“你为什么看我。”
“嗯?”
宠妻无度:邪魅王爷追悍妃
光头壮汉的目光疑惑。
“白夜,他在记你的长相。”
伍德开口。
“没错,是在记长相,之后是记住气息,最后就是找机会偷袭围杀,九位,我们和你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加害我等?你们都是歹人。”
罪亚斯的这句‘你们都是歹人’,属实给对面那九名违规者整懵逼了,其中一名马尾女还想抬手解释。
“好啊,直接要动手了!”
罪亚斯一记血口喷人。
“啊不是。”
變裝小姐真心殿
马尾女赶紧放下手,她隐约感知到,前面这三人,人均怪物级。
“啊!”
凯撒头上爆出‘血花’,他一声惨叫,直挺挺躺地,腿一蹬不动了。
“那娘们用暗器杀了凯撒!”
巴哈一声‘悲愤’的高喊。
“我没有!”
对面的马尾女已经彻底懵逼,她万万没想到,在树生世界内竟然遇到碰瓷的。
“宰了他们。”
罪亚斯一声高喊,他袖口内探出黑色触手,苏晓拔刀,伍德摘下手上的黑手套,宿命之子·尤尔看了眼躺在地上‘惨死’的凯撒后,扯下背后的大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