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xx3i笔下生花的小說 諸天福運笔趣-第三百九十六章 巨大變化熱推-ib64i

Posted by on 3 9 月, 2020


諸天福運
小說推薦諸天福運
八百里梁山水泊附近的村镇,最近发生了天翻地覆一般的巨大变化。
梁山本寨派出一个个训练督造小组,入驻水泊岸边的乡村,指导督促村民们按照梁山的要求训练。
东溪村,晁盖当都保正的村子,同时也是他的基本盘。
眼下,东溪村的情况和水泊周围的村庄差不多,就是晁盖旗下的田地,也被梁山以市场价收购。
当然,在收购之前,柴大官人亲自和晁盖书信联系,说清楚了其中的缘由和门道,晁盖并没有太过纠结,很是豪爽答应了大官人的条件。
作为补偿,东溪村晁家的佃户,凡是愿意离开的,全部被梁山送抵济州岛。
顺便,柴大官人还送去了一批新打的农具以及部分耕牛。
如此表现,叫在九州岛独自种田发展的晁盖满心欢喜,起码心中就算不爽也去了大半。
以前的晁家庄,眼下的的村部。
这里,常年都有梁山派员入驻,负责协调管理属于梁山的田地,还有一应琐碎事宜。
寻常时候,梁山派员并不参与村子的管理,依旧有地方上的族老之类负责。
当然,因为少了田地租赁方面的利益纠葛,村子里的族老想要玩花样,做小动作可没那么容易了。
梁山派员的主要任务,则是在梁山有具体任务派发下来的时候,组织村里的村民劳动,当然是有报酬的。
比如在村子靠道路的一边,建设了一片连在一起的公厕。
差不多有十个蹲位,交由十个劳动小组负责挖坑,同时还要抬高夯实地面,铺上碎石加固,顺便建好水渠之类的。
每个劳动小组两到三人,梁山派员作为监督,顺便还作为协调关系处理矛盾的角色。
当然,梁山派员还接受劳工们的投诉,不管是当场还是私下里,都必须做好记录负责确定。
确定的过程,必定有村子里的族老参与,还有部分随机邀请的村民一同参与,等确定投诉是否真实之后,还得按手印画押,都得记录在案。
梁山对劳动者的规则是,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可没赏劳动小组大锅饭的心思。
等工程完工后,确定了工程质量并签字画押,由附近梁山的巡视人员共同见证,这才会按照之前约定的报酬发放工分券。
一工分等于一斤精米,等于三到五斤粗粮杂面。
工分券可以拿到附近的梁山商铺兑换,按照固定的价格换取各种生活用品。
时间一长,工分券甚至有了那么点子交子的味道,在梁山势力范围内的乡村,完全可以当钱用。
村民还更加信任工分券,比起随时都可能贬值的交子,公分券可要坚挺得多。
不是没有奸猾之徒,想要仿制工分券谋利,最后的结果全都以失败告终,最后免不了在各大乡村吊牌游行,然后公审押往各处矿场劳动改造,起码都在五年以上。
如此狠辣手段,可把梁山势力范围各大乡村里的青皮混混吓的不轻。
梁山颁布的规矩处罚相当严厉,动不动就是以年为单位的劳动改造,不是被送去矿山就是被强行要求参加修路铺桥这等苦累活计,还得遭遇相熟乡亲的指指点点,哪个青皮混混都受不了哇。
活生生的例子摆在那里,梁山势力范围的乡村顿时治安大好。原来的青皮混混不是被送去劳动改造,就是彻底老实本分下来,要么就直接离开前往县城讨生活。
东溪村的公厕可不止修建了一处,而是根据村民活动区域和活动范围,散乱分布了三四处,可以保证公厕的最大利用率、
之后,就是由梁山派来的宣传队,宣传基础公共卫生知识。
像是喝水最好喝热水,饭前便后勤洗手之类的,甚至编成了顺口溜大肆传播,再由神医安道全带领的卫生队进一步宣传。
如此一来效果相当不错,并没有采取极端手段惩罚什么的,而是用大环境改造个人的生活卫生习惯。
若是整个村子里的村民都习惯的讲卫生的生活,你要是特立独行邋里邋遢铁定被村子排斥,那样的滋味可不好受。
真要因为自身卫生习惯闹出毛病,梁山开办在村子里的医馆,可是要收全费的。
若是因为不良卫生习惯,害得旁人生病,那就不是赔偿的问题了,而是要去矿场劳动改造的。
梁山派员,可不仅仅只是组织村民有偿修公厕,还有农闲时候修建水渠,修缮道路和桥梁。
与此同时,每天还有一个时辰的基础军事训练。
随着时间流逝,水泊附近村庄的变化越来越大,首先改变的是村民们的精气神。
因为梁山田地的租子极低,直接保证了村民们的生存。
梁山派员组织的劳动都是有工分券可得,就和出外打短工差不多,有了额外收入日子过得更加舒畅。
虽然平时的基础军事训练没有工分可拿,但梁山提供一顿有油水的饱饭,足以叫参与基础军事训练的村中青壮以及少年心满意足。
不满足不行啊,参加基础军事训练虽然没有工分可拿,但表现却是关系到了他们劳动时的分组。
小组长再怎么说,同样的劳动能够获得的工分更多。
而小组长,就是通过日常的基础军事训练中,表现优异者担任。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想玩什么走后门的小把戏都不成。
真以为几乎每天都会在村子溜达一圈的巡视员,是装点摆设不成?
他们可是接受村民或公开或私下里的告状,一旦确认属实不仅参合的村民要倒霉,就是梁山派员都的倒霉。
最近,梁山派员的工作又多了一项,就是在晚上组织村民识字认字,按照柴大官人的说法就是‘上夜校’。
这样的活动,引起了一干文盲村民的相当不满。
在他们看来,都是一辈子在土里刨食的货色,读书认字干什么,实在浪费精力和时间。
只不过,上夜校以及认字写字的某些标准和要求,直接和劳动所得工分多少,以及以后可能的晋升挂钩。
达不到要求的,或者干脆不上夜校的,就等着被梁山的农村体系彻底排斥吧。
同时还涉及到看医治病,子女上学读书的因素,就算心中再不爽也只得老实憋着。
柴大官人对夜校十分重视,这不仅仅只是传播文化知识的目的,还有宣传理念统一思想的用意。
效果,还是相当不错的。
有实实在在的利益刺激,加上对好日子的期盼,就算梁山方面的要求再严苛,东溪村的村民也的咬牙坚持。
基础军事训练,让村民们懂得了粗浅的战斗之道,同时身体越发强健有力,学会的拳脚功夫不是摆设。
小组劳动模式,让村民们习惯的配合,知晓了配合的重要性,慢慢改变以往习惯单打独斗的行事作风。
上夜校读书认字,让村民们开阔了眼界和思想,不再是地主乡绅说什么就是什么的状态。
最大的改变,还是东溪村建筑布局,还有多出来的各类工坊和作坊。
在梁山派员的指点下开窑烧砖,还有铁器作坊,木器作坊,以及泥瓦工坊一应俱全,在梁山方面派遣的建筑规划人员帮助下,东溪村很快就开启了轰轰烈烈的房屋改造运动。
不仅只是建设家园那么简单,期间还有梁山发下的工分券作为鼓励,村民的建设热情更加高涨。
只是通过农闲时间的忙碌,很快东溪村已经焕然一新。
全部都是红砖瓦房,排列得整整齐齐,看着就养眼舒心。
原本散乱的村子,眼下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正方形围子。
围子之中纵横交错两条街道,隶属于梁山的各种商铺和作坊全在这两条街道上。
其余地域全是村民的房屋,分成四个格子作为晒谷场,以及村民聚会活动的场所。
村子的土地除了留下的训练场之外,全部改造成了菜地。
和西溪村相隔的溪水上,也搭建了一座坚固木桥。
通往外头的道路夯实宽敞,另外还有可以停靠渔船和小货船的码头。
总之,此时的东溪村焕然一新,单看外表比之县城都不差。
随着隶属于村子的砖窑,还有各类型简陋工坊开工,由水利驱动的工坊成本低得令人发指,东溪村纵横两条街道慢慢活跃起来,多了不少外地商人以及走商。
最近,梁山上又派了人员过来,带着一些古怪玩意,说是要按照通讯器和喇叭之类的玩意,引来村民和常驻商人的极大好奇和关注。
很快,他们就看到了十分神奇的一幕……
在梁山派员所在的院子里,一连摆放了五个盒子,只需要念动某些奇怪咒语,便是开启盒子和二十里外的盒子取得联系,并清晰通话。
这这这,这可真是神奇!
从此以后,村民们经常能够看到,梁山派员对着一个盒子说个不停,不了解详情的外人还以为这厮疯了呢,为此还闹出了一些不大不小的笑话。
至于喇叭,更是好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