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v7a0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自完美世界開始 ptt-1291 彼岸眼中的世界讀書-gybob

Posted by on 3 9 月, 2020


自完美世界開始
小說推薦自完美世界開始
【尼玛!这就过分了啊!一眼就学会了大道宝瓶印?这玩意在修行前是要提前修炼出大道宝瓶才能施展的吧?】
【悟性和前文不符啊,难道除了穿越这个异能以外,还觉醒了第二个和悟性有关的异能吗?】
【开局还行,从点燃神火就开始崩了,用无敌文都没办法形容了,根本就是无脑文了好吧,神火一击灭世界,我笑了,按照小千世界的规模计算,灭恒星都没问题了,还是瞬间将恒星秒杀的一丝渣渣都不剩的那种。】
【难道林阳去火影世界弄了双超级无敌究极强化玄幻版写轮眼吗?】
【火影?垃圾低能世界,仙古试炼的任何一个天骄尊者去了那里,都能把大筒木辉夜的骨灰给扬了,下界的垃圾尊者大战血洗十万里你忘了咋的?】
在异世界低语声响起时,林阳难免为这些异世界友人感觉到可悲。
时光内的生灵,终究只是时光内的人,无论任何判断都是基于自己当时所在的时间而做出的,哪怕有人想象时光之外是何等瑰丽,也终究只是盲人摸象,以为摸到的部分就是真实了。
他同样听出了一点,那就是异世界的作者将他用‘系统’的穿越,误认为了是他自己的异能,至少在文中是这么写的,那座异世界的人也是这样认为的。
在林阳思索时,头顶的大道宝瓶垂下了一道道金光庇护他,同时,金灿灿黄澄澄的大道宝瓶绽放出了亿万神光。
整个世界这一刻都被照亮了,神光笼罩了不知多少万里,甚至穿透了小千世界的世界壁膜朝着虚空中辐射而去。
狠人震撼的无以复加,自创的压箱底秘术被人一个眨眼就学会了,这让她有点怀疑人生。
大帝之资……完全无法形容。
心中震撼之时,狠人面具下的脸色略微变化,她感觉到金色神光拥有一种奇异的侵蚀力,要将普照的一切同化,让万事万物的本源都转化为金色神光,这样到了最后,只要金色神光一收,那么被转化了本源的万物也会消失,等于是另一种形式的吞噬,却是润物细无声,如果不是她创出的大道宝瓶印也无法察觉到金色神光的玄妙。
心念一动,狠人也顾不得吞噬林阳了,将全部的精力都转移到了抵抗金色神光的同化上。
她知道自己是栽了,只能找准时机战略转移,暂且避开锋芒。
“霸道的掠夺万物,魔道也。”
“无论你心中如何,旁人看到吞天噬地的大道宝瓶都会忌惮,在嫉妒与贪婪之下开口便污蔑,将人打入魔道。”
林阳和煦笑道,他眼中并无半点波澜,似乎瞬间掌握了大道宝瓶,并且根据自身情况做出改良也算不得什么。
狠人心生无力,来到仙古世界后,她第一次知道什么是怪物。
如果玄灵这种人物出现在九天十地,那么空悬的帝位就被预定了,没有同代天骄什么事,志在大帝者都会绝望。
身披万丈神光,林阳看上去就好像一位神祇,不是尊者以上的修士,而是无数凡人信仰中完美无瑕的‘神’。
林阳结出的大道宝瓶印一转,蔓延不知多少万里的金色神光收缩,以超越光芒的速度回到了金灿灿的宝瓶之中。
原本就璀璨如黄金铸造的大道宝瓶这一刻更为耀眼了,一缕缕光泽浮现,流淌神秘道韵,荡漾弥漫混沌气息,看上去就像开天辟地前诞生的混沌至宝。
消失的不止金色神光,同样还有几乎整个世界。
山川、大地、草木、河流、天空、旷野、元气……
这一切都消失不见,此时地面流淌着赤红岩浆,高温扭曲了空气,让地面一切朦朦胧胧。
两人原本距离地面数百丈,而此时两人没有动,距离地面却足有上万丈。
其实说是地面已经不对了,原本的大地已经被岩浆的海洋取代了,哪怕这一界本来有能生活在岩浆中的生灵,也在刚刚被金色神光同化了,成为了大道宝瓶的养分。
“不过数息的功夫,就同化吞噬了大半个世界。”
狠人嘴角溢血,一滴滴晶莹宝血沿着面具滴落。
她头顶的大道宝瓶此刻黯淡无光,遍布了裂痕,看上去好像碎裂的瓷器。
显然哪怕全力抵抗也没用,命元铸成的大道宝瓶都差点被同化了。
猜到狠人准备战略性撤退,林阳笑容不变,道:“放心,看你根骨也有五六十岁了,我对老女人不感兴趣。”
“如果真想擒你杀你,只要多维持几秒大道宝瓶就行了,我只是好奇你从哪学的《吞天神功》。”
林阳印法一散,金灿灿的大道宝瓶化为亿万缕金光钻回他天灵处。
也幸好狠人虽是女性,却并不怎么在意年龄一事,和凡俗女性不同,否则林阳这话一出狠人没准就拼命了。
哪怕如此,狠人听到林阳张口就是老女人,心中也难免有些火气。
和自封了不知多少年的十冠王等天骄相比,还不到一百岁算老吗?哪怕三千道州的元气充裕,百岁修不成尊者的修士也比比皆是,和那些人一比她年轻的不像话。
林阳似乎看出了狠人心底的不忿,随意道:“我二十出头,叫你声老女人不过分吧……大妈。”
在这个时间节点,他的确这么大,至于‘真实’年龄多少,是秘密。
他仿佛没注意到狠人攥紧了双拳,继续道:“《吞天神功》我创出没几年,除了将上半卷留给了当初收留过我的村子外没有外传,你到底是从哪里学的,还大肆修改了。”
此言一出,心火沸腾的狠人一怔,怀疑听错了。
《吞天神功》是玄灵创的?这怎么可能!距离她修行过去了数十年,这根本和玄灵所说对不上。
在狠人一头雾水之时,林阳也飘到了她面前,大致打量了一眼过后,就静等狠人给他回答。
有某个不知名的异世界声音评价,女子低头不见双脚,便已是人间绝色,更遑论林阳清楚的知道在这张似哭似笑的鬼脸面具下是一张怎么样美丽的面庞,只可惜他对弱女子没兴趣,况且还是由自己拉扯大的养女,每当看见狠人时,他都不由自主回忆起她小时候扎着冲天辫的模样。
恩……
在时光内的苦海众生眼中那是过去的回忆,其实对于林阳来说,无论过去还是未来都是现在,他即在质问狠人《吞天神功》的由来,同时也在收养她和大壮,耳畔同样在回荡狠人重返葬帝星前的那段话;还有他颤颤巍巍的拿出木箱,将《吞天神功》交给了小丫头……以及狠人离开这段时光,回到九天十地的一个个不同的未来。
站在时光外的彼岸,眼中的世界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