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sop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大唐第一村討論-第九四一章:麗人行推薦-w3ar3

Posted by on 3 9 月, 2020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
今日能来参加诗会的女子,多半在长安城都有一定的名气。
如受韦天真邀请,为席云飞弹琴助兴的怜花,便是教坊司旗下玲珑阁的花魁。
类似放生诗会这样的场合,便是她一个人也能挑起大局,但今日却是轮不到她出场了。
第一花魁怜花仙子被韦天真抢了先,崔晟只能退了求其次,质量不行,数量取胜。
此时的文征阁内,长安但凡有点名气的行首歌姬都是到了场。
今日这样的场合,表演歌舞自然不行,好在这些姑娘不仅仅有一技傍身,一些高雅弦乐用来活跃气氛那是再好不过。
文征阁到场的歌姬中,有两人较为出名,其中一个便是韦狌牲心心念念的碧莲仙子。
此时,她正一脸好奇的打量着走出人群的韦狌牲。
对于韦狌牲这个世家子弟,其实她是挺在意的,肯为她花钱不说,长相也还行。
可惜,就是腹中无甚才学,傻乎乎的只会用钱办事儿。
在碧莲仙子的幻想中,自己的意中人应该是……像崔公子那样的大才子,不仅出身高贵,还能吟得一口好诗,最关键的是,又帅又有钱!
见到碧莲仙子朝自己看来,走到大厅中央的韦狌牲莫名的紧张了起来。
紧了紧手中的宣纸,吞了口唾沫,强自镇定下来后,朝高台上的评委们拱手一礼。
其中一名来自韦氏的宿老眉心微蹙,沉声道:“你这么快就准备好了?”
言下之意,现在还不是你出头的好时机。
可惜,韦狌牲此时已经完全忘记了姐姐的交代,如果方才是因为郑健激将而站出来,那么现在,他只想在心爱的女人面前装个逼!
韦狌牲朝碧莲仙子看了一眼,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直接将手中的宣纸摊开,朗声道:“这就是我京兆韦氏今年的参赛诗!”
“韦公子,交给我便好。”话音刚落,一个小厮走上前,双手接过宣纸。
韦狌牲愣了愣,这才想起诗会的规矩,写好后直接交给小厮,由小厮递送到高台上经由评委品评,确定质量后,才会公布出来,这个过程叫把关,主要是为了提升诗会的作品质量。
尴尬的将宣纸递给小厮,四周忽然爆发出一阵笑声,特别是郑健那厮,一边笑还一边拍桌子。
韦狌牲抬眼看向碧莲仙子,看到佳人也在捂嘴偷笑,心情瞬间降到了谷底。
高台上,韦氏的宿老瞪了一眼韦狌牲,无奈的拍了拍手,示意众人安静。
这时,那副诗作已经递到了评委们的面前。
两个俏丽的丫鬟接过后,一人一边,缓缓摊开。
那韦氏的宿老因为韦狌牲的举动气得不轻,可视线落在宣纸上后,眼里陡然精光闪烁。
“好,好诗!”
为了公平起见,诗会的主评委是从弘文馆邀请而来的学士。
此人名唤姚思廉,字简之,贞观十八学士之一,现任著作郎,就是专门负责编写书籍的,代表作有《梁》、《陈》二史,还有《文思博要》。
此时出声的便是作为主评委的姚思廉,只见他放下手中的酒杯,颇为惊喜的绕过矮桌走了出来,而后站到那张宣纸前,频频点头称赞,朗声诵道:
“十月十五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
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
头上何所有?翠微盍叶垂鬓唇。
背后何所见?珠压腰衱稳称身。”
姚思廉老当益壮,再加上他作为主评委,吟诵诗作的时候,大家都屏息凝神仔细听。
借着他的声音,这首杜甫的七言念得是字字铿锵,句句清晰。
台下众人先是一怔,接着不少人齐刷刷将视线落在台下抱着胡琴的碧莲仙子身上。
诗作的内容其实很好理解,说这美人儿体态如何如何美艳动人,套在在场任何一个女子身上都是可以的,可是,中间有一句就道出了些许不同,直接描绘了美人儿的穿着打扮。
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
绫花绫罗的衣裳映衬着暮春风光,上面是用金丝绣的孔雀和银丝刺的麒麟。
一些后知后觉的人随着众人的视线望去,可不就是写的那碧莲仙子嘛。
今日的碧莲仙子身上正是一套墨绿色的高腰罗裙,那罗裙之上,用金丝绣了一只孔雀儿盘旋在祥云之上,地上一只银色的麒麟口吐金书,孔雀是具有‘九德’的瑞鸟,代表高贵和美丽,而麟吐玉书又有麒麟才子之称,寓意谋略,高智,与今日的场合十分契合。
碧莲仙子见众人都在看自己,一时间羞得面红耳赤,可是,更让她惊奇的,还是韦狌牲的这首诗。
首先,诗会的题目是临时公布的,排除了韦狌牲提前准备的嫌疑。
而后,这首诗太露骨了,不可能出自女子之后,便也排除了韦天真出手的嫌疑。
“难道真的是韦狌牲写的?”
碧莲仙子咬着朱唇,双眸炙热无比的注视着强装镇定的韦狌牲。
是了,韦狌牲之所以急着装逼,就是发现了碧莲仙子今日的穿着打扮,竟然与诗作极为吻合。
此时此刻的韦狌牲,已经将那位朔方小郎君当做神明一般膜拜!
“不错,不错,这首《丽人行》可当最佳,来人啊,挂到第一排,供在座诸君好生品鉴!”
韦氏那位宿老转怒为喜,笑呵呵的看向姚思廉,道:“简之兄以为如何?”
姚思廉微微颔首,虽然这首诗整体略显风流不羁了一些,但确实是上等佳作,只是……姚思廉总觉得这首诗还没有写完,不过,看了一眼台下的韦狌牲,摇了摇头,估计此子能写到这里已是不错了,恐怕是强求不得。
“当为目前最佳,挂起来吧!”姚思廉权当是给了韦氏一个面子,笑着点了点头,坐回席位。
若是席云飞在场,一定会对姚思廉高看一眼,因为这首诗确实还有后半段,当时他抄到一半的时候,刚好被三妹打断,之后也忘了加进去了,少了后半段的讥讽,恰好成了写美人的佳作。
台下的韦狌牲重重吐了一口气,还没缓过来,一旁的狐朋狗友便凑了上来,抱着他左摇右晃,其中几个相熟的,还开起了他跟那碧莲仙子的玩笑话。
韦狌牲红着脸瞥了一眼同样娇羞的碧莲仙子,二人四目相对,又很快闪躲了开来。
韦狌牲只觉得此刻自己幸福到了极点,好在,他还没有忘记姐姐交代的事情。
“崔日成,轮到你了!”韦狌牲一脸得意的朝崔晟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