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a8wd超棒的都市言情 巫師的童話-第五百三十七章 網熱推-lzhyc

Posted by on 3 9 月, 2020


巫師的童話
小說推薦巫師的童話
“时间上不是很久!”巨型蜘蛛道,它的身形不断缩小,在绿色的雾气之中,化为了人形。
“这一百多年来,高塔内出现了不少受到尸骨林重点打击的事件,无论是天才巫师学徒的死亡率,还是其他损失上,都远远超出了正常的界限。”
“两位大巫师一致认为,高塔里出现了腐蚀地基的害虫,两位大巫师太忙了,没有心思管理这种小事,所以这个任务,就落到了苏还有我,以及另外一个巫师的身上。”
“威廉虽然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外来者,不过这样子一来,反而证明他的清白。而且……”恩莱姆语音一转,嘿嘿一笑,才道,“我和苏意外发现,威廉进来智慧与求知高塔之后,隐隐受到了排挤。”
“外来者进入一个新的地盘,受到排挤不都很正常吗?”虽然被两个二级巫师围着,但是爆锤却一副平静的样子,反而煞有其事地跟恩莱姆探讨着问题。
“原本我们也是这样认为的,所以苏才会一直放纵不管,直到……”恩莱姆抿嘴说道,绿色的头发随风飞扬。
“直到前段时间,天空之塔的巫师小队受到了不正常的埋伏……所以你们设下了这个计谋!”爆锤帮恩莱姆说道。
“答对了!苏一直在关注威廉!威廉一苏醒之后,苏就秘密却见了他,所以,才会接下来的这些事情。”
“其实我们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把你引出来的。原本我们只是让你做一个见证,见证我和恩莱姆仇恨的累积,这样方便我们以后的行事,只是没想到,你的尾巴这么快就露出来了。”威廉喝下恩莱姆预先提供的魔药,身上的蜘蛛之毒早就解除了,魔力也回复到了顶峰状态,原本收起来的如意斗篷也重新披在了身上,一身的战斗力也有了全盛的八九成了。
熔岩之塔的执塔者爆锤沉默了一下,突然咧嘴一笑,两边的嘴巴都裂开到了眼角处,阴森森地说道,“看来是我冲动了一点。”
“冲动是魔鬼!”威廉说了一句前世的警世名言。
“真是有哲理的一句话。可是……”爆锤顿了一下,“冲动不是我这个身份带给其他人的印象吗?我不会让别人对我产生错误的印象。”
“我说恩莱姆,你的小蜘蛛什么时候织完网?”爆锤突然冷不丁地问道。
“嘿嘿……”那些恩莱姆出现之后,隐隐出现的绿色雾气突然散去,露出了外面一张铺天盖地的蜘蛛巨网,将在场的三个人都笼罩住,就像天罗地网一样。
而在这张巨网上面,许许多多的玉米粒大小的蜘蛛就爬在上面,像蜜蜂一样勤劳地编织着坚固的网。
这些蜘蛛,是用威廉的血肉孵化出来的,天然受到恩莱姆这只大蜘蛛的控制。
在恩莱姆和爆锤说话拖延时间的时候,它们就在外面编织着巨网,打造着一处囚牢。
爆锤明显是知道这一点的,可是他选择了默不作声,还饶有兴趣地点评道,“就算再坚固也没有用,衰亡之风一吹,这张网活不到下一个四十七年。时间,就是最伟大的敌人。”
“没关系,反正你不会有看到的那一天。”恩莱姆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对着爆锤道。
而这个时候,威廉已经和恩莱姆分散开,各自站着一个位置,面对着这位一脸淡定的熔岩之塔的主人。
三人成三角形位置。
无形的气机弥漫开来。
“你们好像人有点多。”爆锤又是咧嘴笑道,“不介意,我找了帮手吧。”
“不介意,只要你找得到的话。”说话间,恩莱姆已经再度化身为一只巨型的大蜘蛛,口中一吐,蛛丝化为漫天的白色毒针,像一道道白色的冷光,向着爆锤射去。
而威廉手一甩,从糖果小屋的老巫婆那里得到的变形魔杖就出现在了手里,魔力一激发,连续不断的数十道变形光线,还在夹杂在其中的石化光线,也通通朝着爆锤射去。
两人成长到二级巫师的境界,都是经历过不知道多少场的战斗,自然知道先发制人的道理。
一瞬间的功夫,爆锤就被密密麻麻的攻击给覆盖住。
爆锤的手里突然甩出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双手合十,并快速地念了一句咒语,顷刻间,在他的周身就出现了一块鲜血淋淋的肉块,将他笼罩在内,犹如一堵血肉屏障。
这块恶心的肉块一动一动,就像是一个活的生命一样。
白色的蛛丝毒针落到这堵活着的血肉屏障上面,顿时陷入其中。
而那些玉米粒大小的蜘蛛,一爬上这堵血肉屏障,就化为了血水,被它吸收进去。
威廉的变形光线,射到血肉屏障上。
那块被射中的血肉就被分化出来,化为一只青蛙,或者一朵玫瑰花,或者是一块石头。
没多久,地上就多了几只茫然不动的青蛙,或者枯萎的玫瑰花,或者碎开的石头。
“嘶嘶嘶……”眼见攻击无功而返,恩莱姆化身的巨大蜘蛛发生嘶嘶嘶嘶的尖锐叫声,八只脚并动,就来到了血肉屏障的面前,举起了两根闪着幽光的螯肢,对着血肉屏障就是一斩。
嗤的一声,那块血肉屏障被划开而两半。
与此同时,恩莱姆的两根螯肢也被腐蚀得坑坑洼洼。
一块鲜血淋淋的肉块从血肉屏障里甩飞出来,来到恩拉姆的面前。
一股危机感在恩莱姆心中浮现。
它连忙快速后退。
但这些鲜血淋淋的肉块已经爆炸开来。
强烈的冲击波直接把恩莱姆冲撞到蜘蛛网上,身上多处出现裂痕。
但这仍然不是最要命的。
肉块炸开之后,漫天都是血珠。
血珠在半空之中就卵化,化为了一只只血色蚊子。
这些血色蚊子有一根与身体比例严重不符合的“吸管”。
刚一卵化,就朝着威廉和受伤的恩莱姆冲去。
威廉离得远一点,还有时间操控着火系能量粒子在周边形成了一个火团。
血色蚊子进入火团,就被烧得一空。
但恩莱姆却是来不及反应,周身被数也数不清的血色蚊子给盯住了。
“啊……”
剧烈的疼痛让恩莱姆忍不住在蜘蛛网上打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