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rbyy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皇兄萬歲 愛下-260.十二境(第二更)推薦-49bsv

Posted by on 3 9 月, 2020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吕婵问:“风南北,你疯了么?”
夏极站在原地未动。
而他身后,风吹雪已带着赵燕歌在飞速撤离,他的伤在全力抵抗下正在缓缓恢复。
龙象君也带着唐蓝在逃,唐蓝深深看了一眼那冷月下的银发男子,将心底自卑的倾心浇灌于这模样,要永远珍藏于心头,刻骨铭心。
所有人都在逃。
吕妙妙也往后退了几步。
她没必要逃,因为如果夏极输了,她逃到天涯海角也没用,也没有意义。
今日,便是同生共死之局。
夏极见人撤的差不多了,这才缓缓回答:“我没疯。”
吕婵奇道:“那你一定是想战死。”
夏极道:“我没想战死。”
吕婵道:“求仁得仁,你一世圣名,既想此生以如此方式落幕,我便成全你。”
说完这句话,她又看了一眼烈风里站着的少女,尽最后努力远远劝说道:“妙妙,你若是乖乖地随我走,我便不出手。
你不是喜欢他么?
喜欢一个人,有时候就需要牺牲自己。
世间常无双全法,何况回去,也不是要了你的命,你还是我的好妹妹。”
吕妙妙在明月里露出明媚的微笑,“婵姐,你有爱过吗?”
“爱?”吕婵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她不会去嘲讽,也不会去赞同,而是笑道,“凡有所爱,必有所系,既有所系,必可斩断,妙妙,你说的这个东西,它珍贵吗?”
吕婵一边说,一边往前随意地踏着步,“说到底,其实还不过是能否斩断的问题。”
“说到底,其实还是谁强谁弱的问题。”
“妙妙,婵姐活过的岁月,比你吃的饭还多…但如果可以,婵姐也不想弄哭你。”
吕妙妙忽然看向夏极,柔声问:“老风,你放我走吗?”
夏极摇摇头,然后道:“那你想走吗?”
吕妙妙看向吕婵,“婵姐,我不走,我就在老风的身后,你如果能抓走我…你就试试。”
一瞬间,她语气无比坚定。
一瞬间,她也有了决意。
一瞬间,她选择她挚爱的人。
这一次,同生共死。
何况,她也有一些可以从婵姐手里逃脱的本事,关键时刻未必不能帮到老风。
“那就没办法了…”
吕婵幽幽叹了口气,她侧头看了一眼苏瑜。
然后,两人同时消失在了原地。
苏瑜是真的消失了,因为这一方区域完全在他的笼罩之下。
他消失,意味着他出现。
他出现,便是一重罗网。
罗网破不了,因为他可以躲避一切攻击,也可以再度将死局重演,对手所有的努力都是在白费功夫,除非这个对手逃脱了他本体世界所联系的人间范围。
但夏极似乎不可以逃,因为他身后有吕妙妙。
黑猫斗篷狂舞,夏极四周已经出现了十多个苏瑜,每一个苏瑜手中都抓着滚滚的死亡。
死亡是刀,刀刀如黑莲逆向绽放,收拢而起!
吕婵则是大袖随风,速度极快,在同一瞬间,空间里已经呈现出了十多道她的残像,
每一道残像的背后都浮腾着剑。
第一道残像还是四把剑。
第二道已经是四十把。
第三道是四百把…
到了最前一道时,已是数万把,每一把剑都带着近乎于法身层次的力量,而在星光月色里散发着静谧而危险的光华,如同剑海起怒涛,从远咆哮来。
因为曾经沧海,所以无论是苏瑜还是吕婵,都不是使用的本境界的力量,而是直接动用祂们习惯的攻击方式,虽然这攻击方式在本境界还遭受了许多限制。
相比十境十一境之间的激烈打斗。
此时,这场景,倒是没有那么激烈。
因为,所有的力量都被完美地束缚在自己的攻击之中。
既无外泄,便是两不相干,谈何震荡?
吕妙妙也不退后,咬着唇,瞪大眼,眸中波光闪烁,她要努力地去看,去看清楚老风…
无论生,还是死,哪怕下一刻就死,她也要把老风此时的模样死死烙印在心底,烙印在灵魂深处。
夏极在罗网包裹时,也早已取出了白刀。
白刀被他右手手掌压着,往下轻轻一敲。
哚。
这一声。
清晰无比,如同唤醒了世界。
他周身万法成相,周流不息,浑然成圆。
三十六万法相,化作一个将他紧紧包束的球。
球承受了苏瑜的斩击。
也承受了这一刹那的死亡。
但死亡,却在那三十六万法相的周流之间,被瞬间弹开,就如一个个金属豆子落在了极快转动的圆胎上,飞射向向四周。
要知道,苏瑜的每一道斩击都被三十六万法相部分地承担了,也被三十六万法相部分地进攻了。
力道传递,苏瑜也自是承受了这三十六万法相连带的连带攻击,而闷哼一声往后倒射而出,他的右手已是血肉模糊。
而在倒飞的过程里,他这一“哼”,又是哼出了如是墨汁般的鬼影重重,破空与他呈相反方向激飘而出,形成了第二道元神层面的攻击,算是配合后续进攻的吕婵。
完成了这道攻击,苏瑜的右手已经碎裂到了肩头。
祂深吸一口气,五脏六腑里顿时攀爬出无数的人形黑烟,这些黑影向着破碎的手臂而去,进行着某种愈合。
苏瑜不得不承认,如果是祂一个人,此时就已经彻底落入被动了,因为祂需要时间疗伤,而这就是对方继续攻击的契机。
他强忍着右臂的痛苦,一边疗伤,左手一边直接伸向怀中,紧紧抓住了那本血红色的真生死簿,小指一夹,同时夹紧了漆黑的可断生杀大权的笔杆。
夏极已不见人影。
周流不息的法相之球,已被无穷剑海的怒涛所淹没。
如是两国交锋。
法相与剑,在进行着疯狂的对攻。
每一道法相,每一把剑都如有着自己的生命,都如是绝世高手的对决,而万般呈现在人眼前。
反倒是在这最激烈漩涡里的两人却是一动不动。
说不动,那只是视线里的不动。
因为,这所有法相与剑都是由这两人在操纵。
短兵相接!争锋相对!
你来我往,寸土不让!
剑风,气浪,激荡地吕妙妙的白猫耳斗篷烈烈飞扬,那一头墨染的青丝在月华与红雾里凌乱起来。
但再凌乱,也遮不住那一双此时脉脉含情的眼。
那眼看着夏极。
没有天地。
只有夏极。
此时,时间如是被放慢了不知多少倍。
但无论放慢多少倍,在那眼里,宛如永恒。
苏瑜哼出的幽魂墨浪终于拍打到了。
但在夏极那快速周流的法相之间,便如一缕星星萤火,才落下,便是在恐怖的力量之间,无声无息地被零落成泥,碾碎为尘。
这样恐怖的对决,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观众,也没有无聊的震惊和惊叹。
最瑰丽者常在险远,岂是凡人能见到的?
但夏极时刻注意着苏瑜,当他看到苏瑜取出了一本本子时,他知道自己该动了。
苏瑜翻开纸页。
他便是往前踏出了一步。
这一动,打破了法相与剑的平衡。
吕婵分毫不让,双手一展,剑成惊涛骇浪,如万千铁骑从她身后呼啸而来,向那一人攻去。
这一刻,她已不把风南北当做什么十境…
而是把他当做了这个时代的圣人,亦是可与祂们并肩之辈。
剑的力量增强了。
夏极轻舒一口气。
右手抓着白刀,再次轻轻地敲打了一下大地。
哚。
一声敲击,却在如此的战场里,撞击地天地发出轰隆雷鸣之声。
夏极甚至不需要做出斩击的动作,他已经斩出了一刀。
一刀,为这浑然之圆在除了周流之外,寻到了第二个发泄的口子。
茫茫之多的法相随刀而出。
往前。
才出现。
便已斩过万丈。
虽是万丈,但却不过是力量冲刺过猛而带来的余波。
这一刀斩开了一切。
怒海分流。
千军万马灰飞烟灭。
大音若希。
这明明璀璨到极致、宛如开天辟地的一刀,伴随的却是天地无声。
万丈一刀被夏极抓在手中。
他轻轻一转,斩向了苏瑜。
苏瑜可以再闪烁,但无论他如何闪烁,他闪烁的范围终究是有限的,是注定笼罩在这万丈之中的。
而这一刀已经盯住了他,无论他去哪儿,这一刀都会跟过去,并且速度不会放缓。
吕婵往后退出,五脏六腑只觉有些翻涌,
剑海已碎,四把剑恢复原样,稍稍黯淡了些悬浮于她周身。
但她没有看苏瑜,而是大袖一挥,挥出了茫茫多的符箓,向着正在进行斩击的夏极攻去。
远处,苏瑜似乎知道躲不过这一击,祂也很无奈…
真生死簿虽然强大,但用来对付的就没有弱者,而一旦祂取出这本本子,就意味着祂会吸引场上的所有仇恨值…
祂已经习惯了。
但这一次,他没有逃避,因为逃不了。
豹跃峡中,一切的物动荡了起来。
汹涌的血如同从亡灵之国的洋流里拍打而来,激荡皮肤,似无数骷髅抓着擂槌在轰打着人皮鼓。
苏瑜的躯体开始变化,这是他需要耗费代价才能在目前呈现出来的本体法身。
黑袖,黑袍,高九丈,所有袖袍的空隙里,都如幽冥般无光,浓淡不一的黑呈显并折射着迷离的神秘死亡。
这就是一尊神明。
不似阎罗,
不似死神,
不似冥王,
不似胡狼头的阿努比斯,
不似死之国的伊邪那美,
不似一切曾有的死国主宰。
但却有着祂们的共性,但亦有着比祂们更纯粹的神性。
这死亡法身才呈现出现,便是抽出了一把森然的百锻骨刀,向着那万丈之刀迎接而去。
刀与刀相撞。
轰!!!
狂暴能量,为四周一切带来了死亡。
百锻骨刀也因此碎裂。
苏瑜紧接着又是取出一把惨白色的玉刀握在手中,警惕着。
而夏极在斩完这一刀后,便是以刀之余威,对上了吕禅的符箓,发出了第二度的恐怖对击。
纵横交错,肆意成流的能量冲突里。
夏极一转身抱住了吕妙妙,往后退开两步。
吕婵亦是只得退开。
三人交锋,说来迟,但发生的速度极快。
快到万物的切割,炸裂呈现出极多的阶段,如果放慢了看,就能看到每一波的变化。
豹跃峡的两座峡谷巨峰已经成了尘埃…
周围的土地,已完全崩碎,而成了废墟。
夏极护住吕妙妙,对方两人显然也知道他在干什么,并未趁着此时进攻。
烟尘,散尽。
四人重立于废墟的大地上。
短暂的对视后。
吕婵双手一展,法身呈现于世。
那是一个周身完全笼罩在光芒之中的九丈白袍道姑,说是道姑也许不合适了,因为此时这法身散发出的道韵如汪洋大海,难以穷尽,根本就是可让凡人下跪的神明。
两尊巨大的神明俯瞰向人间的一对人儿。
“咳…咳咳…咳咳咳…”
夏极忽然咳嗽起来。
他大口喘着气,显然刚刚的交锋消耗极大。
吕妙妙扶着他,她看了看那两道法身,再看了看面前男人满头发白与虚弱,眸子里不禁闪过一抹黯然,她温柔地说了声:“老风,我去了。”
就如往日里那说了二十多年的“老风,吃饭了”,“老风,该睡了”,“老风…”…
她往前踏出一步,刚要喊“婵姐”,却被一只手拦住了。
夏极右手挡在在她面前,沉声道:“今天我就是要带你走,看谁敢拦我。”
吕妙妙愕然,随即垂首,乖巧地应了声:“好,我陪你。”
夏极往前一步,沉声道:
“十年风雨十年灯,阅遍天下无数文。青灯书斋细数法,不意竟成一万法。
我以万法磨一象,茫茫人间红尘游。教化苍生拟天心,如今成象三十六。”
当“三十六”落下时…
他背后的茫茫法相再度生出。
但这一次却又有所不同了。
夏极忽然真挚地对着两位神明道了声:“多谢。”
这一声多谢,谢的是刚刚的激战,让他形成了顿悟,完成了最后瓶颈的突破。
三十六,上应天罡三十六之数,覆笼寰宇。
象为天成,在地化形,复又穷极万法。
三十六象,便如是与这天形成了联系。
忽然之间,天穹风云卷动,星光遁隐,月色消失,世界一瞬间变得铁灰。
彤云如重重的巨山,从中骇然而分,下一刹那便形成了光影交错的雷电海洋。
云如被卷入了汪洋恣肆的漩涡,漩涡中央好像藏着一只恐怖的怪物,正俯瞰向人间的大地。
吕婵与苏瑜并没有追击,而是满脸困惑。
祂们认得这是劫云…
但劫云这时候来干什么?
谁要渡劫?
但下一刹那,祂们看到劫云落在了那银发男子的头顶。
两人更是震惊了。
这是什么操作?
下一刹那…
夏极无视劫云,往前再踏出一步。
这一步,如他与山河天地已融一体,一指点出,银发逆流。
而指尖…
正对着俯瞰人间的两尊神明。
这一指。
吕婵与苏瑜忽然觉得自己无法动弹了,好像被一股来源于天地的茫茫之力镇压住了。
两人毕竟是过来人…
吕婵露出震惊。
而苏瑜已然不住失声道:“十二境!!!”
未过十一,谈何十二?

PS :大家真别觉得水,这种打斗都是在力量体系里的,并不好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