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67g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平民神探 txt-第1800章 就是在利用你推薦-svk1v

Posted by on 3 9 月, 2020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白子健的心里防御已经被攻破了,对于他后面的审讯调查,也就没有之前那么困难了,完全可以直接交给古少钦慢慢都跟他聊下去了。
雷老总今天算是见识到丁凡的手段了,也知道他将这个恶人算是做到家了,难怪之前那些被他审讯过的犯人,一提到他的名字,都恨得直咬牙,但是眼神中却总是充斥着矛盾。
谁的身上还没有点伤疤之类的地方,谁的心里又没有一些伤痕存在!
可碰上一个擅长寻找别人伤疤,随后又手欠的将人身上的伤疤扣开,还不忘在里面撒一把盐面的人,别说是恨他了,生撕了他的心恐怕都有了。
而丁凡刚好就是那个手欠的人,他就是有一双能探查人心的眼睛,也是一个伸手就能撕开被人伤疤的人,抓住痛处,不断的撕扯,折磨的往往都是人最脆弱的心里位置。
招人恨的同时,也能唤醒那颗早已沉睡的心,算是将人心底最后的一点人性唤醒,对他虽然有恨,但这些被他揭开了伤疤的人,又有几个人敢找他的事?
白子健已经开口了,就算他知道的东西不多,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开端了,张文赫还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很清楚,自己手上的证据已经开始贬值了。
就从白子健开口的那一刻开始,连同他的话都在不断的贬值。
现在他还能在支撑一点,毕竟白子健这些年负责的东西都是一些外围的舆论力量,真正能拿到直接授命,了解真正计划的人并不是他,他手上虽然有些东西,对于叶鹏飞来说能起到一定的做用,但还不至于就是关键。
相比之下,真正能接触到核心的人,也就是张文赫跟郭大路两个人。
张文赫手上有太多叶鹏飞的犯罪证据了,所以他在第一时间被人追杀,这一点都不奇怪。
而郭大路这个人看上去十分木讷,但是这个人的心机一点不比他少,张文赫就知道他手上有一本账,专门记录了这些年,鹏飞集团所有的账目往来,包裹叶鹏飞的私人账户,以及其他人的账户流转。
这个本子,就是郭大路最大的保命牌,另外他还掌管着鹏飞集团的大部分资金,以及叶鹏飞在国外的账户单据,这些东西对于叶鹏飞来说,都是足够致命的。
叶家可以对张文赫动手,是怕重要的证据流传出去,但是他们还不会对郭大路下手,因为一旦郭大路死了,叶鹏飞这些年辛苦骗来的钱恐怕就会随之消失了。
至于徐文东和汪美琪这两个人,手上有多少东西能保命,张文赫暂时还不知道,但是这帮跟着叶鹏飞的人,就没有一个是傻子,谁的手上都会留下一点关键时刻用来保命的东西,只是重要与否不知道罢了。
眼看着丁凡搞定了白子健,张文赫一下冷静了下来,并没有在跟他商量交易的事情。
毕竟丁凡刚刚已经拿下了白子健,这会儿正是他士气高涨的时候,这个时候跟他谈交易的事情,恐怕他还会跟自己压价。
辛苦攒下来的东西,张文赫不想就这么打折卖了。
“恭喜丁警官,拿下了白子健,距离成功又近了一步!”
站在门口晒着太阳的张文赫,看着丁凡从里面走出来,也没有跟他说话的打算,只能自己开口找点存在感了。
不然丁凡真的将他忘了,他手上的那些重要证据也就失去了作用,直到这一刻,他依旧觉得自己的用处是不可替代的。
不过丁凡对于他的态度,就不是他想象中这么简单了。
只是对他笑了一下,随意的说道:“白子健是个聪明人,他知道你在这里自身难保了,也就放弃了在扛下去的心思,他很清楚,今时不同往日了,他以前指望的金牌大律师,自己都是朝不保夕的,他自己在扛下去,就真的没有人能救他了!这事情还要谢谢你了!”
一听这话,张文赫顿时收起了自己的笑脸,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
“你对我放任不管,就是为了给白子健看的?”张文赫咬着后槽牙,恶狠狠的看着丁凡,要不是觉得自己恐怕打不过他,这会儿早就扑上去了:“你从一开始就在利用我,将我当成你的棋子,打碎了他的心理防线,让他们以为我是你的人,在给你们办事……这个白痴,简直就是人头猪脑!”
丁凡看着张文赫现在怒火中烧的样子,心里都快乐开花了,但是脸上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静静的看着而已。
说实在的,丁凡确实有这个想法,将他丢在这个大院子里面,反正他也不敢走,叫路过的人都看看这个当年的大律师,不过就是这里的门下客,但凡是个人都会心里有想法。
只是张文赫之前没有往这边想过,他还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自己手上掌握的那份证据上,以为只要不将证据拿出来,丁凡就不会对他动手,而他也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根本就没有想到,只要他还在这个大院子里,他就已经在丁凡的算计当中了。
想要不被算计,其实他也可以离开。
毕竟只要是离开了这个院子,没有人知道自己跟丁凡见面,那帮人也不会在胡思乱想了。
但是他要是真的走出这个大院,丁凡也说了,没办法保证他还能活着回来,外面叶正浩可是在磨刀等他送死了。
“怎么说也是一起共事过的,你这么说他们,也不合适对不对!”丁凡到是想的开,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瓶水来,递给张文赫说道:“其实你跟不跟我合作,也就是你我心知肚明,除了你我之外,你现在跟谁说,他们都不会相信你跟我还有隔阂。”
“就算是我说,一样没有人会相信,从你被我带回来的那一天开始,叶正浩就已经将你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至于其他被带回来的人,看到你在这里,你觉得他们会不多想吗?”
看着眼前递过来的水,张文赫真的好想将这瓶水都泼在丁凡那张恨人的脸上。
这件事也怪他自己,终究还是小瞧了丁凡。
“我可以不在配合你,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在出现了,就在房间里面等你上门求我!”
张文赫一把抢过丁凡递给他的水,恶狠狠的将瓶子扭开,瞪着一双大眼睛,将瓶子里的水一口喝干,置气一般的瞪着面前的丁凡。
可丁凡对于他的反映,似乎一点都不在意,点点头,伸手掏出香烟点上,抽了一口之后,轻轻的吐出一层淡淡的烟圈。
“你可以回房间去了,我叫人不要打扰你!”丁凡一脸正经的看着张文赫,但脚下却慢慢的走进一步说道:“我会叫人封出你房间的窗户,保证你的房间里面一点光线都不会有,也不会有人跟你说一句话,每天三餐都有人送到你房间,但他们一定可以做到,对你视而不见。”
“你在房间里,可以随意活动,但是这个房间不会有一点回应你的声响,你每天只能跟自己的心跳交流,因为你听不到别的声音!”
“在这种房间里面,我保证你的睡眠可以得到最大的满足,因为你除了睡觉之外,不会有任何事情可以做。”
“你要是想跟我置气,我满足你,同时我们打个赌,你在那个房间里面绝对熬不住三天,我会很贴心的帮你放一个闹钟,你每天可以听着里面的‘滴答’声入睡,无聊的时候,你可以数数钟表的响声,必经这是你唯一能做的事情。”
话可以说的面无表情,但是听话的人,却做不到丁凡这般轻松自在。
他这话说的很慢,慢到他每说一句话,张文赫的脑子里面就会出现相应的画面,就好像他真的已经被关进了这个黑屋子里面一样。
耳边甚至出现了闹钟的‘滴答’声,好像此时的他就置身于黑屋中一样,眼前除了无尽的黑暗之外,什么都没有,那种孤寂的感觉,几乎叫他快要窒息、崩溃了。
在听到丁凡最后一句话说完的时候,张文赫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整个身体都不禁颤抖了一下,身上的汗毛一根根直立而起,这一刻他真的感觉到了恐惧。
虽然没有真的感受过,但他相信被关在漆黑的房间里,一定比死还难受。
“你这样做是违法的,警察有审讯的权利,但是绝对不允许刑讯逼供!”此时的张文赫,跟之前简直判若两人,他连正视丁凡的勇气都没有了,不得不说刚刚的那段话,已经将他的自信心彻底打碎了。
现在能开口威胁丁凡一句,已经是他鼓足了最后的一点勇气了。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房间不是我给你的,也不是我带你回来的,你想进去就进去,想出来也没有人锁门,最重要的是,我什么都没问你呀!”丁凡冷笑着看了张文赫一眼,微微眯起了眼睛说道:“大门一直不会有人上锁,这一点你很清楚,你想出来随时都可以,只是你不想被我利用而已。”
“你不想被我利用,那就躲起来好了,我不会阻拦你的,但是你怕黑这就不是我应该管的了!”
“当然了,你又不想被人看见跟我混在一起,又不想躲在黑屋子里……大门在那边,你走过的,你应该知道怎么离开这里,而且不会有人拦你的路,你随时可以离开这里!”
丁凡现在的样子,在张文赫的眼中,简直就是一个恶魔一般的形象。
大门确实就在那里,可走出去,需要多大的勇气,又需要什么样的运气才能活下去,这一点张文赫心里有数。
从一开始,丁凡恐怕就已经算计好了,走进这个大门就在别想走出去了,注定要在这里给他当成棋子用。
可笑的是他还一直以为自己手上有重要的证据,随时可以跟丁凡谈条件,现在想想,自己才是彻头彻尾的傻瓜一个。
丁凡等了他半天,看他也没有一点反映,八成这会儿已经彻底放弃反抗,这才放下自己的手,将半截香烟塞进了张文赫嘴里,小声的说道:“乖乖的在这里坐着,我去医院把富达通接回来,后面还有很多人会依次被接来,你要做好门童的工作,饭没有白吃的,你总要做点什么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