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zgfp熱門都市异能 人間苦 ptt-第1190章 大義滅親讀書-7ji9x

Posted by on 3 9 月, 2020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哎,人生在世,谁能无过,事儿赶事儿赶上了,也算是命吧。
十九爷放心,只要你死得像个爷们,我必然厚葬你,祖坟里绝对有你的位置。
作为纳喇氏的大拿,这个事,我能拍板。”
龙少看着那天一苦口婆心的样子,心态一下就崩了。
“你给我滚犊子,谁特么是你爷爷,我不承认。
我没有你这样的孙子,你爱厚葬谁厚葬谁。
进不进祖坟我也不稀罕。
海葬也挺好,绿色又环保。”
这个…
所有萨满巫师,听到龙少对于祖坟的轻视,表情由于面具挡着,但是眼神都凌厉起来。
那天一脸上就挂不住了,没想到龙少能这样说。
毕竟,无论是打开封印,还是启动大阵,用的都是龙少的血,责任无法推脱,而且动了祖魂的念头,就是萨满教大忌中的大忌。
以往,对于犯了大忌的族人,是没有资格进祖坟的,那算是最严格的惩罚,堪比剥夺所有权利终身。
虽然自己救不了龙少,但是本心作为一家人,想给龙少一个体面的后事。
“哎,十九爷,你咋就不知道我的良苦用心呢?
佟老大,这个那绍龙既然是纳喇氏的人,还是我亲自动手吧,就不劳烦你们费心了。
今天我们纳喇氏,做个表率,大义灭亲。”
说着,那天一就把手里的那根骨棒举起来了,绕过头辈太爷,朝着龙少的脑袋就砸了过去。
何奈子一看,这不行啊。
硬话软话,该说的,不该说的,自己也全都撂了。
结果,还是想把龙少弄死,那自己图啥?
刚想要动手阻拦,感觉自己的头发又被那只黑熊给抓住了,想要反抗还真做不到。
“小龙龙,你快跑。”
这根骨棒,也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腿骨,看样是盘了好年,黝黑锃亮,顶部还挂着不少羽毛还要铃铛,挥舞起来叮当作响,还有点好听。
无论好听与否,龙少是没心思听了,其实不用何奈子提醒,龙少早就想好了退路。
跑,往哪里跑?
如果能靠跑来解决问题,龙少早就跑了,还能等到现在?
跑是肯定不能跑的,龙少有更好的选择。
用他生平最快的速度,躲在了蔡根的身后,那就是他最后的避风港。
看到龙少躲起来,那天一感到了更大的难堪。
纳喇氏的子弟,怎么如此胆小懦弱?
而且还往别人身后躲,这是有多丢人。
“蔡老板,你赶紧躲开,这是我的家事。”
嘴里提醒着,也算是给足了蔡根面子,毕竟刚才又是握手,又是递名片的。
之所以黑骨棒没有停,那是因为他认为蔡根会躲开,毕竟自己萨满大拿的身份在,而且是清理门户,蔡根无论咋说也会给自己这个面子。
蔡根看着那黑骨棒,没有听话的躲开,龙少就在身后,于情于理都不能躲,而且,他也不认为,这么多人在身边,自己需要躲。
果然,小孙上前一步,把蔡根挡在了身后,没有顾忌那黑色的骨棒,一脚踹向那天一的心口。
“谁惯得臭毛病?”
那天一没想到小孙的脚这么果断的踢了上来,想要改变黑骨棒的轨迹抗一下,结果发现,高举的黑骨棒动不了了。
一条石头手臂,不知道什么时候,牢牢的抓住了自己的武器。
“整根破骨头比比划划的,检疫了吗?”
小二抓住那天一的武器后,还有点嫌弃。
不能依靠武器格挡,那么只能依靠身法躲闪了,那天一抬腿想走,发现脚也动不了了。
稍微低头一看,一只没毛的丑猫,牢牢的踩住了自己的双脚,像是长在上面一样,还抬头朝着自己骂了一句。
“你装鸟毛啊?”
那天一大惊失色,开口大叫。
“妖孽…啊…”
啊字还没喊完,那天一就被小孙一脚给踹倒了。
之所以踹倒了,而没有踹飞出去,不是小孙的力量不行,而是小二的力量太大。
没法卸力之后,那天一果断的松开了自己的黑骨棒。
偏偏啸天猫的力量也很大,把他的脚踩得非常死。
所以,那天一被小孙踢了一脚后,仰面朝天摔倒在地,气血上涌,脑子直至摔蒙圈了。
感受到脚上的力量退去,胳膊肘作为支撑,不断的后退出去。
他们竟然敢踹自己?
当着这么多萨满巫师,他竟然敢踹自己?
无数的疑问,随着那天一的不住后退,不断的从脑海里蹦了出来。
终于,背靠头辈太爷的大腿以后,那天一才停止后退,费了半天劲,才站了起来。
想要擦掉胸前的脚印,努力了几次都不行,小孙登山鞋的脚印,好像踹在他脸上一样丢人。
“好,踹的好,那天一,你就是捡了条命啊。
孙先生要是用上神通,你早就死了。
赶紧给人家道谢,谢人家留你一条狗命。”
在旁边看热闹的吴云打,感觉场面有点尴尬,及时的开口,想缓解一下气氛。
只是话到嘴边,变了味道,把有点尴尬的气氛,直接降到了冰点以下。
蔡根看这一幕发生在眼前,也是感觉很意外。
他不意外小孙他们的配合,而是意外那天一的脆弱。
这就是萨满大拿吗?
还是存世八家的萨满大拿?
怎么感觉还不如何奈子那个不入流的小家族呢?
那天一瞪了一眼,已经被大黑熊屁股坐在下面的吴云打,转头对身边的伙伴表达不满。
“你们是傻子啊?
看着我被群殴,都不伸手吗?”
佟爱家一阵摇头,这那天一啊,真是没法说,估计真是吃泡菜把脑子吃坏了。
没用佟爱家开口,其他萨满已然抓住了机会。
“那天一,你是傻子吗?”
“咋地,在那边待几年,只会用棒子了吗?”
“自己伸手,那还是萨满吗?”
几句话虽然不好听,但是也提醒了那天一。
对啊,萨满的战斗,从来不是自己伸手啊。
如果需要自己伸手,拜那么多祖宗干啥?
可惜,刚才自己一时冲动,想亲手来个大义灭亲,结果还除了意外。
刚想召唤自己的祖神出来战斗,那天一瞬间含糊了。
因为战斗的对象,是蔡根还是龙少?
“蔡老板,你是几个意思?
非要插手我们萨满教的家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