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怒打趙強鑒賞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是的,我怕连累赵姑娘,所以没敢在这动手,本想等扎牙笃回府,可他迟迟没有出来。”小昭解释道。
“你的顾虑不无道理。”慕容复一听立刻明白过来,换做是他他也会犹豫,不过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他们后天大婚,新郎新娘这几天是不能见面的,他现在跑来干什么?”
小昭想了想,“可能他们蒙古人没有这种规矩吧,也可能是来帮忙布置院子的,因为那个扎牙笃还带了许多人过来,是军队中人。”
“那也不应该啊,”慕容复摇摇头,“对了,他见到你了吗?”
“见到了。”
“他有什么反应没有?你把你到汝阳王府的事仔细跟我说一遍。”
“嗯,当时我按照你的吩咐求见汝阳王……”
隐婚老公:离婚请签字
很快小昭把事情讲了一遍。
小人 无码
慕容复听后勃然大怒,“什么,那孙子还敢警告我?”
小昭不以为意的说道,“当时那种情况若不是赵姑娘拦着,他恨不得生吃了我,只警告一句算什么。”
慕容复追问道,“那你当时是什么反应?”
“我?”小昭愣了一下,“我能有什么反应,点点头表示我听到了呀。”
“唉……”慕容复登时痛心疾首,伸手扯着她的脸蛋,“你这样他会觉得我在示弱,你当时就该拔出天剑,削他几只胳膊下来!”
小昭吃痛,一双大眼水汪汪的看着他,“公子,他只有两只胳膊,我要真削了他,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大仇,万一连累了赵姑娘怎么办。”
慕容复也意识到自己太用力了点,急忙松开她的脸颊,反手将她抱了过来,“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在怪那个扎牙笃,不是怪你。”
小昭自责道,“是小昭不好,堕了公子的名头。”
“好了好了,公子真没有怪你的意思,那个扎牙笃现在还在汝阳王府?”
“应该还在。”
慕容复自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这口气不捋通顺了,怕是几天都睡不好觉,当即说道,“那好,现在你易容成葛尔丹的样子先回去顶一阵,我去汝阳王府看看。”
小昭顿时知道他要去做什么,脸上不禁闪过一缕忧色,“公子,扎牙笃身边跟着很多人,有六七百个。”
“公子什么时候在乎过人多人少?”慕容复大言不惭的说道。
小昭还是不想他去冒险,想了想又说道,“可我没见过葛尔丹,更没听过他的声音,就算易容出来,我也扮不像啊。”
口技也是易容术的一部分,想要易容成一个人,单脸皮和身型像可不行,还得声音也像,慕容复当初在杀葛尔丹之前,故意与他说那么多话就是为了模仿他的音色,可音色这种东西不同于外貌,他又不是真正的葛尔丹,一时半会小昭是无法模仿出来的。
沉吟了下,慕容复摆摆手说道,“算了,你在这等我吧。”
小昭听他还要去,脸上有些无奈,但总好过让她先行离开,遂点头同意,“公子当心。”
慕容复来到汝阳王府大门前,心里有那么一股冲动,大摇大摆的冲进去把扎牙笃暴打一顿,可理智告诉他,这么做了肯定会把事情闹大,到时连累汝阳王府,后面的诸多计划定会节外生枝。
犹豫良久,他最终还是压下这股冲动,悄无声息的潜进王府。
妙手 玄 醫
此时王府中数百人忙得热火朝天,汝阳王察罕站在大堂前方,双手负在身后,目光深邃的望着下人们布置,一语不发,不知在想什么。
慕容复避过众人耳目,驾轻熟路的来到赵敏阁楼,刚到房门口就听到赵强的声音,“敏敏,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我相信你,一直都相信你的。”
“扎牙笃我告诉你,我同意嫁给你只是被逼无奈,你若要仗势欺人,蹬鼻子上脸,那也别怪我把事情做绝!”房中赵敏声音冰冷的说道。
赵强登时急了,“敏敏,我知道错了,我认错好不好,你别生气,不管你以前跟那个慕容复有过什么,我都不会计较,我可以对长生天发誓。”
赵敏冷笑一声,跟着说出一句令慕容复大为意外的话来,“是吗?那我告诉你,我就是跟他有染,我全身上下都被他玩过了,玩遍了,你还要娶我吗?”
赵强听了这话脸皮狠狠一抽,脸色青白交替,最终恢复平静,“我说过,不管你以前经历过什么,我都愿意娶你,以后也会疼你爱你,绝不计较。”
屋中一片静谧,而慕容复却是怔住,男人在听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失.身给别的男人后还能够说出这种话来,一般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虚伪到了极点的人,一种是爱到了极处的人,仔细看了看,赵强神情坚定,语气真诚,倒不似说假话。
“这人肯定是个伪君子,再说游牧民族本来就不是那么注重贞操,男的女的都差不多,所以他才表现得那么大度,嗯,肯定是这样。”慕容复心念转动,转瞬就给赵强安一个“伪君子”的身份,肩头一晃,无声无息的来到他身后。
赵强正心焦的等着屋里的回应,忽然感觉道一丝凉意从脖颈传来,下意识的回头望去,瞬间瞳孔扩大,嘴巴大张,“是……是……”
慕容复随手张开一个隔音气罩,而后一把捏着他的脖子,嘿嘿一笑,“是我。”
“你……你……”赵强想要说什么,但喉咙被卡住,你了数次也你不出来,身体下意识的剧烈挣扎起来。
“淡定淡定,别搞得好像我要强.奸你一样,我对男人没兴趣。”慕容复一边说着,一边弹出一道劲气,点住他穴道。
赵强在经过一开始恐慌后,马上变得愤怒无比,双目几欲喷出火来。
慕容复一手提着他,一手凑到嘴边吹了吹,淡淡道,“我听说你刚刚警告了我,你警告我什么,再说一遍。”
“我……我……”赵强脸色涨得通红,奈何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啪!”慕容复给了他一巴掌,“怎么不说话,不是警告我么?”
赵强脸上瞬间多出一个红印,五指清晰宛然。
这时屋中忽然响起赵敏的声音,“扎牙笃,无论如何我现在也没有选择了,但不怕告诉你,这一辈子我都不可能爱上你,就算嫁给你,也只是一具行尸走肉,你要愿意就娶走吧。”
“什么话,嫁给别人说得那么轻松,问过我了么?我同意了么?”慕容复嘴上骂骂咧咧,反手啪啪两声,又给了赵强两巴掌。
赵强从小到大何曾受过这种罪,疼得眼泪都掉下来了,支支吾吾说不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