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大奉打更人 起點-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讀書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前方,为姐姐抵挡刀气的许元槐,霍然回首,看见父亲降临,又惊又喜。
“爹,你怎么来了。”
冷峻少年连忙迎上去。
只有姬玄笑了笑,喊了一声“国师”,一点都不奇怪,似是早知道他会来。
许平峰审视着次子,笑道:
“不错,修为又有长进,踏入四品指日可待。”
得到父亲的夸张,许元槐冷峻的脸庞露出笑容,满足的像个孩子。
许元霜眼里清光闪烁,观测白衣身影,愕然道:
“爹,你不是真身啊……..”
眼前的父亲气数古怪,不是正常人该有的气数。。
“一具傀儡分身而已,监正在云州之外盯着,我的真身来不了。借着天蛊老人留下的伴身法器,以“斗转星移”手段瞒过了监正老师的望气术。”
许平峰简单解释一句,目光掠过许元霜,望向姬玄,道:
“准备好了吗。”
原来如此……..许元霜恍然,到了父亲和监正那个层次,术士体系里屏蔽天机的法器和手段,对他们已经无效。
想瞒过监正,必须使用其他体系的手段。
但爹真身没有前来,是不是意味着监正已经锁定了父亲,就算天蛊老人的手段,也无法瞒天过海?
姬玄没有立刻回答,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似乎是借此平复情绪。
“时刻准备着,国师。”
许元霜姐弟俩好奇的打量父亲和姬玄。
许平峰满意颔首,手指在空中疾画,一个个蕴含天地法则的阵纹浮现,它们有序的落在御风舟各处,依附在甲板、桅杆、船舷各处。
眨眼间,整个御风舟便覆盖了阵纹。
许元霜睁大美眸,努力的记忆着那些看不懂的符文,对术士来说,这些鬼画符般的符文,是最大的瑰宝。
等到许平峰完成布阵,许元霜忍不住问道:
“爹,这是什么阵法?”
竟然需要他亲自动手刻画。
术士晋升四品之前,会经历一个漫长的“记阵”过程。
所谓“记阵”,便是将所有能掌控的阵法记在心里,等到晋升四品后,那些烙印在脑海里的阵法就会变成本能。
施展时,心念一动,阵法自成。
司天监有“天罡”和“地煞”两本阵法大典,总共一百零八座大阵,每一座大阵又分十几或数十个小阵。
许元霜十七岁的年纪,能记两座大阵,已经让她差点发际线上移。
但她知道父亲这样品级的术士,早就将“天罡”和“地煞”烂熟于心,施展阵法时,随心所欲。
能让他亲手刻画的阵法,必定是极深奥的那一类。
“什么阵法?”许平峰望着女儿,笑道:
“这就是为父当年窃取大奉国运的阵法,当然,与那座惊世大阵相比,这座阵法是简化再简化的产物。
“它的作用只有一个,就是聚拢气运。”
……….
老匹夫化身的“刀”,击撞在黄金钟的表面,尖锐的声音响彻天际。
许七安距离战场不远,首当其冲,瞬间失去听觉,耳鸣阵阵。
南峰顶上的人同样陷入耳鸣困扰中,这让他们痛苦的捂着耳朵,没有精力思考战斗接下来的走向、局势变化。
“咔擦!”
短暂的僵持了十几秒,黄金钟表面崩裂出一道裂纹。
与此同时,老匹夫的“一刀之力”耗尽。
威严且巍峨的金身不给他劈出第二刀的机会,握着黄金神剑的那只手臂摆动,带动着神剑劈下来。
武者的危机预感给出了闪避的提示,老匹夫化作残影,朝一侧避开。
哗啦啦!
山体坍塌的声音里,神剑斩落大片大片的滚石,这一剑没有气机波动,但犬戎山的主峰在它面前,就如同沙堆。
轻易就能推翻。
此时,修罗金刚抓住机会,退到金刚法相的肩膀上。
没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安全。
一剑斩空,尚未收剑,黄金棍子当头抽了下来。
“轰!”
爆起无数的碎石,犬戎山主峰的山头,彻底打爆,矮了一截。
轰!轰!轰!
年妃进化录
老匹夫凭借着武者的危机预感,像一只灵活的蟑螂,时而在左,时而在右,忽闪忽现。
金刚法相二十四条手臂齐开弓,刀剑棍棒不停的砸下来。
打的乱石穿空,犬戎山的主峰一次次皲裂,崩飞出成千上万吨的泥土和岩石。
轰!
王爷的混世下堂妃 落绯妖
黄金长棍砸下,老匹夫身影破碎,真身出现在粗壮如巨树的棍子上。
噔噔噔…….他沿着棍子,狂奔向了比山峰更高大的法相。
他越跑越快,如同一把呼啸而出的刀,周遭的空气出现扭曲。
刀锋直指金刚法相的眉心。
啪!
金刚法相两只巨掌相互一拍,宛如拍苍蝇似的,把老匹夫拍在空中。
下一刻,双掌剧烈颤抖起来,难以合拢。
僵持几秒后,沉闷的巨响声里,双掌被震开,老匹夫破掌而出,浑身浴血,手脚呈诡异的扭曲,胸口塌陷。
二品武夫的体魄,被法相一击打破。
金刚法相不给他喘息的机会,知道这样的攻击很难杀死拥有顽强生命力的超凡武夫,猛烈的攻击接肘而来。
身高数百丈的金身,佛光万道,将犬戎山方圆数十里染成金色。
它的气息比深渊还恐怖,令佛光普照范围内的生灵战战兢兢,匍匐在地。
“曹,曹盟主,这是怎么回事……..”
傅菁门双膝跪地,浑身瑟瑟发抖,低伏脑袋。
曹青阳额头滚落汗珠,同样以不雅的姿态伏地,做膜拜状。
原本以他半步超凡的修为,不该如此不济。但重伤在身,且一番大战后,状态极其糟糕,这会儿没比傅菁门等人好多少。
“是,是传说中的罗汉?菩萨?”
剑州商会会长,乔翁肥厚的嘴唇发抖,断断续续的从嘴里挤出猜测。
老祖宗已是二品武夫,能将他压制在下风,这尊法相,定是某位罗汉或菩萨,金刚是三品,三品不可能压制二品武夫,这是很简单的推理。
他不说还好,他这么一说,点燃了武林盟众人心里的恐慌。
为什么罗汉或菩萨要会出现在这里?
为什么佛门对付武林盟要下这么大的血本?
许银锣重伤,不能再战,老祖宗独木难支,能赢吗?
一个个问题在众人心里浮现,带来忐忑和紧张,惶恐和不安。
曹青阳沉默不言,脸色凝重,眼神里,隐隐有些焦躁。
从两位金刚登场开始,他就知道孙玄机对自己有所隐瞒,模糊了敌人的情报。
但因为许银锣以一敌三,拼掉巫神教雨师,展现出超强的战力,后续老祖宗破关,晋升二品,完美的驾驭住局面。
他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只当是自己资格不够,孙玄机没有耐心详细告之。
直到现在,看到这尊恐怖无双的法相降临,曹青阳不由的开始怀疑,孙玄机之所以刻意隐瞒,不是不屑,而是这位监正二弟子也没必胜的信心。
吐露真实情报,只是在唱衰而已。
这场攻山战打到现在,双方底牌层出不穷,你来我往,已经完全脱离了曹青阳能想象的极限。
他甚至害怕接下来敌人还会有更强的后手。
怕什么来什么,耳边忽然想起萧月奴的惊叫声:
“那是何人!”
曹青阳等人勉强抬头看去,远处,老祖宗依旧在和法相缠斗,没有异常。
隔了一秒,众人才反应过来,萧月奴指的是许七安那边。
…………
从白姬那里得到过佛门情报,对现存一品菩萨掌控的法相了如指掌的许七安,心里隐约有了猜测。
但没人验证,无法确定。
“这是金刚法相!”
身后不远处传来一道温和的、熟悉的声音。
一瞬间,许七安有种炸毛般的应激反应——回首掏,全力爆发平A!
但他强行克制住了这股冲动,因为没有从对方身上感应到敌意和杀意。
因此武者危机预感没有反馈。
许七安“不疾不徐”的回过神,看见一道白衣身影,脚踏虚空,负手而立,目光温和的凝视着自己。
此人五官与自己,与二叔,都有几分相似。
许平峰!
看清不当人子状态后,许七安心里松了口气,嗤笑道:
“区区一具分身,也敢在我面前叫嚣。”
不慌不慌,他的本体有监正盯着,过不来………许七安凝神感应遭受,没有任何松懈大意。
“正是因为分身,所以方才压制住了对你的敌意,过来是想和你说几句话。”
许平峰背着手,笑容温和。
说话的语气也很温和平静,仿佛两人之间不是父辞子笑的关系,而是父慈子笑的关系。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
许七安左手握太平刀,右手握镇国剑。
许平峰侧头,遥远节节败退的老匹夫,笑道:
“金刚法相攻防无双,一滴精血里蕴含伽罗树菩萨的力量,蕴含他对金刚法相的感悟。要知道,伽罗树之所以能成为佛门战力第一的菩萨,依仗的就是这具金刚法相。
“神殊为什么这么强大?也是因为金刚法相。
给大家发红包!现在到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
“这不是老家伙一个初入二品的人能击溃。”
他这是变相的在告诉我,神殊的展露的法相,就是金刚法相!只不过产生了些许变异………许七安默不作声,脑子快速转动,思忖着许平峰现身的目的。
简单评价一句后,许平峰收回目光,不再关注战斗,说道:
“宁宴,父子一场,我最后给你一个机会。
“我愿意接纳你,你随我回云州,过去的恩恩怨怨,一笔勾销。我会想办法替你解开封魔钉。
“至于皇族那边,你不用担心,只要立下不称帝的天道誓言,他们会很欣喜你的加入。
“你知道的,取回国运不是非抽取出来不可,招揽你入麾下,同样能壮大潜龙城的气运。”
许七安盯着他看了几秒,笑了:
“既然招揽我一样有效,当日为何要置我于死地?”
许平峰叹息一声:
“你的成长太快了,从你崛起至今,也就一年多的时间。招揽你风险太大,尤其是你的性子,宁折不弯。让你背叛大奉,你愿意?”
许七安傻子似的看着他:
“现在我就愿意了?”
莲心禅韵
许平峰道:
“大奉社稷风雨飘摇,百姓民不聊生,这些你都看到了。我今日来找你,同样是因为你的性子。
“再过不久我就要起事,有佛门相助,监正老师这座大山,再也不是不可撼动。加入潜龙城,一起推翻腐朽王朝,百姓才能过上好日子。
“宁宴,这也是想看到的,是你一直为此努力的目标。你与大奉命运共同的关系,同样很好解决。
“与洛玉衡双修后,你已是三品中期,三品巅峰指日可待。届时,你再夺了慕南栀的灵蕴,便可踏入二品。
“还记得当日京城时,我与你说的话吗。你若能合道,便不会因为国运被抽离而死。”
许七安没有任何回应,沉默以对。
许平峰继续道:
“你娘为了保你性命,背弃了家族,偷偷到京城生下你。
“这二十年前,她被软禁在潜龙城,一步都不能离开。虽然没有明说,但我知道她很想念你,暗中通过元霜,打探你的消息。
“看着你一步一步成长,扬名立万,这一年多来,脸上笑容越来越多。
“元霜和元槐是你的手足,因为我的关系,他们对你抱着些许敌意,但就算是元槐,也只是不服气你罢了。对你没有真正的仇恨。
“你要你肯放弃与我之间的矛盾,归顺潜龙城,现在你拥有的一切不会变,你还会多一个母亲,一个妹妹,一个弟弟,还有云州。
“制霸中原的大业完成后,云州会改为许州,你是我的嫡长子,许州将来是你的,是你这一脉的。”
然后生一个躺在祖辈功劳簿上,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的后代?
许七安淡淡道:
“我若是不同意呢。”
许平峰缓缓收起笑容,居高临下的睥睨:
“你怕我怕的夜不能寐。”
他不屑冷嘲热讽,但这句话,却是世上最具嘲讽意味的话。
你怕我怕的吃不好睡不香,我以强者的姿态向你递出橄榄枝,身为弱者的你,不应该赶到荣幸,感到庆幸,感到如释重负么。.
………..
PS:牛年牛气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