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線上看-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不值錢的文物就不心疼了嗎 (第一更)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哦,老爷子说的是放置文物的钢化玻璃展柜这些东西?”
向南笑了笑,说道,“这个不难,到时候让朱熙去采购一批回来就好了。另外,咱们可以在行政楼的顶层空个半层出来,将这半层的空间重新布置一下,做成学院的展览厅,将一些修复得比较好的文物放进去,这样,有领导或合作单位来参观指导时,也可以多一个参观的点。”
“嗯,你这个想法还是可以的。”
齐文超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不过你别忘了,咱们学院里就算要布置展览厅,那也不需要那么多文物,有个二十来件就很不错了,剩下的那么多文物你又打算怎么处理?”
也不等向南回答,他又继续说道,“我这里有个想法,你参考一下。这些修复好的文物,我看你大概率是不打算拿出去拍卖的,那么,咱们就让学员将一部分修复得不怎么样的文物重新拆卸开来,这样还可以继续当作教学道具再次提供给学员们练手修复,至于剩下的那些修复得不错的文物……你之前不是一直想着筹建一座文物修复博物馆吗?这些可都是不错的博物馆藏品啊。”
“筹建博物馆哪有那么简单?场馆这个问题都很不好解决。”
向南听得一愣,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博物馆的事,还是等以后有机会了再考虑吧。”
“你建不建博物馆我可管不着,反正只要你帮我解决了学院里这些文物的安置问题就好了。”
齐文超又喝了一口茶水,长出了一口气,说道,“说实话,这些文物放在学院里面,我是真不安心,这里面的人又多又杂,安保措施也不怎么样,说不定哪天就丢了什么了。不过也还好,这些文物也不算太值钱,就算丢了,你也应该不会太心疼。”
向南:“……”
不算太值钱的文物我就不心疼了吗?
老爷子,我也只是会修复文物,可不会造文物啊!
向南坐在办公室里,和齐文超又聊了一阵,眼见着快到中午了,两个人就一起下了楼,到学院附近的一家餐馆里坐了下来,点了几个菜,一人要了一瓶啤酒,边喝边聊起来。
向南给自己杯子里倒满了酒,端起来跟齐文超碰了碰杯,一口喝掉了半杯,这才咂了咂嘴,笑着问道:
都市最强无敌邪神
“老爷子,这小长假怎么也没出去转一转?天天待在学院里,也很无聊的吧?”
“无聊?”
齐文超喝了一口啤酒,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炖牛腩放进嘴里嚼了嚼,摇了摇头笑道,“我事情多着呢,你以为个个都跟你似的这么闲?”
“您这话说的,我哪里闲了?”
向南一脸无语,一边夹了颗花生米扔进嘴里,一边说道,“前段时间我刚跑了一趟香江,这两天又得回金陵一趟,文物修复研究所那边正在筹建生产基地,我得过去看一看,等从金陵回来,我又得马不停蹄地飞一趟米国……我都忙得跟个陀螺似的,您居然还说我闲?”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卧牛真人
“文物修复研究所筹建生产基地这事我知道,听说在金陵经济技术开发区那边划了一块100亩的地,目前生产基地的规划也已经出来了,马上就要开工建设。”
齐文超抬起头来看了向南一眼,笑着说道,“这老孙可以啊,不声不响的,窝在金陵就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真是让人大吃一惊。”
“孙老师在文物修复研究所那边确实投入了很大的精力,很多事情其实都是他在负责,我根本就照应不过来。”
伊 塔 之 柱
向南有些不好意思,略显惭愧地说道,“这次我给孙老师找了个助手,是个海归博士,对文物修复理论这一块有相当不错的研究,等孙老师将他带出来了,就可以好好歇一歇了。”
“你这小子,就知道心疼老孙,也不知道心疼心疼一下我这个老头子。”
冷酷校草恋上甜心校花
齐文超抬起手来指了指向南,一脸无奈地说道,“我这一辈子没教出个好学生来,结果临老临老还得受罪啊,哎,可怜哦!”
向南:“……”
齐老爷子,您这话说的,好像我在压榨老年人似的,许弋澄可不就是您的助手吗?
吃过了饭,齐文超便回自己的办公室里准备午休去了,向南也没再跟着过去,和齐文超道了别,就转身朝自己家里走去。
回到家里以后,向南坐在客厅的沙发里休息了一会儿,又继续回到修复室里,开始忙着临摹那幅《秋林群鹿图》。
临摹一幅画作,需要很多个步骤。
首先就是起稿定位,用比较粗软的铅笔起稿,将原画作中的山坡、鹿群分布,苍松大树等尽量定位准确;其次就是画墨稿,用淡墨协调整个画面完成墨稿;最后一步就是染色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作为一名古书画修复专家,尤其还是古画接笔中的高手,向南自然不需要这么按部就班地操作,完全可以根据自己习惯的方式来临摹这幅画。
超级大亨
临摹画作,并不是画得一模一样就是好的。
事实上,临摹的本质,不是“像”,而是“准”,不是形似,而是传神。
向南拿着羊毫毛笔,按照脑海里呈现出的《秋林群鹿图》的画面,一点一点地将它“复刻”在宣纸之上。
草叶枯黄的山坡、嶙峋的怪石,枝叶苍翠的松柏,还有一只只悠闲嬉戏的肥鹿……随着向南手中画笔的舞动,这一个个画面就如流淌的河水一般,缓缓地呈现在了画纸上。
这一个下午的时间过得很快,等到向南将这幅《秋林群鹿图》的墨稿完成之后,窗外的天色已经开始暗了下来。
向南将手中的羊毫毛笔放下,长舒了一口气,略有些满意地看了一眼自己这一下午的劳动成果,然后来到客厅里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这才换了双鞋子,打开门下了楼。
这幅《秋林群鹿图》还需要进行染色处理,不过也只能等到明天才行了。而且,忙碌了一下午,他早就已经饥肠辘辘了,还是赶紧去填饱肚子才是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