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第894章 失道寡助鑒賞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小說推薦重生之重新活一次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全兴和这样做,就是在撇清关系。
不过,此时也没有人会笑话他们。德叔和勇字堂早就不鸟全兴和了,而全兴和中有不少老资格的成员,也看不上勇字堂做的买卖。
其实,不光是全兴和,许多社团也都看不上勇字堂。
用勇字堂的死对头联和英老大的话说,勇字堂里面全是一群混蛋,为了挣钱连道义都不讲了,哪里能够称为社团呀!都跟他们一样乱搞瞎搞,香江的社团早晚会玩完的。
他的话是有根据的。
勇字堂做事的确不讲究,尤其是近几年,他们从东南亚招来了不少亡命徒,做事更是越来越操蛋了。
他们有多次在勒索到赎金后撕票的记录。还有就是收了人家的钱,答应帮人偷渡,结果半路上把人扔到海里,或是把人卖给了当地的帮派。
他们这种做法的受害者中,也不乏有亲友在其他社团。
因此,勇字堂和其它社团大架小架打了不知道多少次,口水仗更是天天打。
要不是几家社团的老大怕动静搞得太大,引来警方的注意,一直在压制事态的发展,勇字堂早就要倒霉了。
德叔的年龄大了,因此这几年更多的是想着捞钱,然后风风光光地退休养老。对这方面的管理没有跟上。
活色生香 展琴心
等他发现事态比较严重,勇字堂快成了香江社团公敌之后,狠抓过两次,效果多少还是有一些的,但坚持不了多久,又恢复原样了。
香江的社团中,守规矩、讲道义的老派人物还是有很多的,他们对于勇字堂这样的做法深恶痛绝。
如果这次警方没有对勇字堂动手,恐怕过不了几年,就会有社团忍不住,要跟勇字堂火并的。
全兴和借着这次机会,站在大义的角度上,乘机甩掉了勇字堂这个包袱,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几天后,马尼拉郊区的一个小镇。
都市 神 眼
宁仔、阿彪和另外两个勇字堂的人,正在后院的树荫下纳凉。
这是一家不起眼的职业介绍所,是勇字堂在马尼拉的备用据点。
香江本埠发生的事情,他们都已经知道了。原本他们在市区活动,听到这个消息后,就躲在了这个备用点。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勇字堂在马尼拉的生意有不少,平均两三个月就会有一船偷渡客在此上岸。同时偷渡船转手会接走另一批想要离开这里的人,跟渡轮似的。
市区里的据点是接明面生意的地方,包括接偷渡客的生意。
这里则是处理一些看不得人的业务,比如把给钱少或是没有什么后台的偷渡客处理掉,年轻漂亮点的女的卖给专门组织卖肉的团伙,剩下的人打包卖给开私矿的那帮人。
死神令
反正矿里面几乎没有安全措施,就是野蛮开采。旷工的死亡率超高,无论有多少人都能填进去。
要说他们做“买卖”不讲道义呢!
人家偷渡客交足了路费,他们转手就把人卖了,不仅得到偷渡客随身的财物,还能再得到一笔卖人的钱。
这些钱加起来,可比单纯的船钱(偷渡费)要多出不少。这种黑钱挣得多了,久而久之,再想让他们规规矩矩地当蛇头,他们都不愿意干了。
不过,他们也是看人下菜碟。
保镖天下
并不是所有的偷渡客,他们都敢这样处理。有些人一看就是有后台很硬,或是那种背着命案跑路的亡命徒,他们轻易是不会招惹的。
再说,他们也不可能把所有的客户(偷渡客)都黑掉,总是有去无回的,他们以后也别想再做这个买卖了。
不能竭泽而渔的道理他们都懂,但实际操作起来,可就就不一定了。黑心钱挣多了,他们有时会不自觉的顺手干一票。
保不齐哪个被他们黑掉的人就是有后台的,人家肯定会怀疑他们中间做了手脚。虽然没有证据,但自由心证才是混社会的人所擅长的。
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得罪的人也就越来越多。除了那些病急乱投医,急于跑路的主儿,其他稍微了解点内情的人,都不会找他们做这个活儿了。
所以说,勇字堂的字号被全兴和取消了,对德叔他们未尝不是件好事。做这种买卖要是名声坏了,那可是要命的。
女 扮 男 裝 小說
更不要说还有不少他们的苦主,在暗中盯着他们呢。但分让人家找到实证,各种报复就会接踵而至的。
这是事情对于宁仔和阿彪来说,并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
他俩跑路来到这里,已经有半个月了。现在正是偷渡船的空档期,他们又不负责接单,因此就在这里躲清闲。
到了傍晚,几个人胡乱对付了几口当晚饭了。阿彪吃完之后一抹嘴,冲着宁仔挤眉弄眼地说道:“宁仔,走,哥带你去爽一爽。”
宁仔人小鬼大,当然知道阿彪说的意思。
只不过他和出身于爪哇一个渔民家庭的阿彪不一样,他是地地道道的香江人,看惯了香江的那些亮丽的都市女性。
现在他来到这个小镇,就跟城里人进了农村一样,实在有些看不上这里的乡下女人。但他最近也实在是憋狠了,因此有些犹豫。
“彪哥,阿宁要是不想去,你带我去吧。”旁边的小弟搭话。
“去去去,你们都老老实实地看家,万一来买卖了,没有人接待怎么成?宁仔可不会说这里的话。”
阿彪撵走小弟,揽着宁仔的肩膀就往外走,宁仔也就半推半就的跟了出去。
这里也是有歧视链的,阿彪和宁仔是社团中的骨干,虽然跑路躲到这里,但中央军的身份,使他们多少有些看不起这些外围成员。
“切,都被逼得跑路了还嚣张什么!”小弟等他们出门之后,小声咒骂。
阿彪带着宁仔左拐右拐,熟门熟路地来到小镇外围一家按摩房。按摩房不大,有三个单间,但只有一个按摩女在。
“彪哥,你可好久没来了。”
两人一进门,按摩女便迎上前来,和表打着招呼。
“谁说的,我前天还来过呢,只不过没有点你的单而已。也得让我换换口味呀。”
按摩女的长相一看就是当地人,个子不高,黑不溜秋的,在浓妆艳抹之下,看不清年龄,估计不会太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