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起點-第一百九十章:離開讀書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小說推薦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炮灰农女生存大作战
当天空中的曙光出透过层层叠叠的云层里时,钱三丫已经叫的小胖子开始上路了。
“我们不去省城吗?”
桃花 朵 朵 開
“不去。”
“那我们去哪里?”
“我们去双村……然后绕道回家!”
清晨时分上绿草上还满载着露珠 光线也还没有完全开朗起来。钱三丫揣着剩下的番薯,牵着小胖子的手慢慢前行。
从青临到省城是南北走向,而青临的左右分别坐落着沅水镇和双村,钱三丫想要回到盐水地,就只能绕路而行。按理来说她先到沅水镇会更加快些,可沅水镇的情况实在是太乱了,钱三丫没有把握那里是否还有孙瀛洲的人。
而与沅水相对的双村,并不是一个村也不是一个镇,而是有许许多多的村庄聚落在一起的一块地盘。其中最大的两个村落占据了绝大部分的土地和人口所以被称之为双村。
钱三丫倒是没去过,但曾经听自家相公跟他说过,盐池里的盐已经卖到了双村那个地方,按照张五曾经对她说过的双村那里人口混居复杂,但是比较和平。
“人呢?他们两个人去哪里了?”
“不知道啊。怕不会是提前上路了吧?”
“现在这么危险,一个姑娘带着一个小孩怎么上路啊?”
在钱三丫离开之后慢慢醒过来的人们,第一时间便发现了钱三丫和小胖子的失踪。钱三丫昨天对峙县令那一出已经成为了众人的焦点,甚至已经有人把小算盘打到钱三丫身上,希望得到钱三丫的庇佑,谁知道第二天早上一睁眼人竟不见了。
大家纷纷议论,其实更害怕的是县令翻脸来找他们要粮食,果不其然,县令得知钱三丫离开之后,便拿着大刀指向的村民。
“那个煞星已经走了,你们现在最好识相点,把东西都给本县令交出来,本县令昨天晚上喝的那碗野菜汤到现在还反胃呢!”
县令五十多岁的人,满脸横肉,抽着一把大刀,装模作样的在空中挥了挥。而他的旁边还有三名护卫,这简直就是把人往死里面逼。
赵老爷在后面看得团团转,刚想上前去劝劝,便一把被赵母拉住,赵母死死拽住赵老爷的袖子轻声说:“老爷,你这是要干嘛呀?虽然因为疫病的原因,县令对咱们高看几分。但是你也不能直接去触他的霉头啊!你别忘了咱们的毓儿还要靠他呢!”
赵母的话像一盆冷水,让情绪激动的赵老爷冷静了下来。钱三丫一直没看到的赵毓的确不在这里,而是在钱四丫被孙瀛洲的人拐走之后跟着消失了。
赵家一如上次那般发疯的去找。最后还是落了个空。而赵老爷也早对赵毓心灰意冷,已经决定把家业全部交给他的庶子,可谁知道北方的藩王突然反了大家全部逃命去了,而现在的日子也是看天吃饭。要在这乱世里面寻找赵毓,赵家人也只好讨好当官的了,毕竟官官相护~
最终百姓们还是上缴了一半的粮食给了县令,一方面是因为钱三丫昨天的反抗让他们有了些底气,另外一方面是还有三两天时间就到省城,他们也不能太过于得罪县令。
而由于钱三丫走后引起的一切连锁反应,钱三丫自然是不知道的。钱三丫大体也不知道,去双村的路。只能朝着她知道的大概方向走,钱三丫和小胖子走了两天,饿了就吃些番薯,渴了就去溪边打点水喝。终于在第三天的时候他们到了双村。
“姐姐你快看,那里有烟囱,有人家!”小胖子兴奋的大喊。
钱三丫也不由嘴角上扬,他们走了两天多了,周婆子留下的番薯也吃得精光,现在终于找到人家了。若说钱三丫为什么不开空间呢?因为钱三丫发现自己每次只要想从空间里面拿东西,自己的下腹就一阵绞痛。而自己使用念力只是会头晕恶心。
想当初前三丫刚得到念力时,每天可以使用三次。直到后来精神力越来越大,使用的次数才逐渐递增。而现在钱三丫每用一次,念力整个人便会虚弱无比。
前几天在土匪和县令身上使用后的副作用,直到如今才慢慢好转。钱三丫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敢随机妄动,钱三丫在盐池地时跟着郑伯也学了些拳脚功夫,比起使用念力,他现在倒不如保存体力更好一些。
钱三丫二人看到烟囱之后,便匆匆忙忙的下山往那双村赶去,他们已经连续吃了三天的红薯还是省着点吃的,现在看到了村庄,只想马上去换点粮食。
吸术 独奏二胡
可当他们来到双村外面时,两个人都傻掉了。
只见那双村的外面竖着两人高的篱笆,像是把一整片双村的地盘都给圈了起来。而在双村的外面有着一群衣破裙烂的人。
“姐姐你怎么不走了?”小胖子用力的拽着钱三丫上前。
“小胖子你等等,咱们先别过去。”钱三丫拉着小胖子躲到一旁的树荫下,仔细观望。
“你看那些人和我们有什么不同?”钱三丫蹲下身来询问小胖子,小胖子踮起粗短的腿,两个圆溜溜的大眼睛,在双村外面那一群人来回扫视。
“他们又黑又瘦,衣服又脏又破,我们又白又圆衣服也比他们好许多!”
“嗯嗯,所以我们不能随便过去,如果被他们给抢了怎么办?”钱三丫一本正经的告诉小胖子,现在的情形不比平常小胖子也是个聪明的钱三丫很乐意让小胖子知道更多的事情。
三国之云台
小胖子懂了钱三丫的意思便乖乖的不说话,而钱三丫则是将小胖子的外衣外裤脱了下来。只让小胖子穿着里衣里裤,然后又在旁边的草丛中找了一块较为锋利的石头,钱三丫拿起衣服上下其手,就在小胖子的衣服上弄出好几个破洞来。
然后又把衣服放在地上搓了几遍,原本还算不错的棉布衣裳,便沾满了泥草灰。等小胖子再一次穿上他的衣服的时候。已经活脱脱的变成了一个小乞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