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魔臨 純潔滴小龍-第六百二十四章 鄭老弟,哥哥我閲讀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魔临
谢玉安行走在军寨里,在这里,他没看见一场大捷下来本该看见的喜庆,恰恰相反,氛围,显得有些压抑。
伤兵正在被救治,梁国都城里所有的大夫乃至于药房跑堂的伙计也都被抓到了这里进行伤势处理,但依旧……不够。
惨烈,
惨胜,
当其不再是字面上的存在而落于实际后,才能真正地感受到其背后隐藏着的血淋淋的残酷。
谢玉安见到了自己的老爹,
老爹坐在一个木墩上,肩上做了包扎,嘴唇有清晰可见的干裂。
谢玉安一直觉得自己的这个老爹是一个“活宝”,他很在意他的形象;
言谈可以粗俗,行为可以粗鄙,但模样看起来,必须精致得体;
而眼下,谢柱国是完全顾不得这些了。
谢渚阳也看见了走来的儿子,
他想笑,却哭了。
自己这儿子早慧,很早以前,他这个当爹的在儿子面前,就已经没办法拿捏出架子了,打屁股,是这个当爹的最后仅存的极端表达;
有时候,他甚至会担心,担心等儿子再长大一些,自己是不是就该退位让贤了?
家族里的那些老东西,似乎很期待这个。
涉及到权力,谢氏又是一方土皇帝一般的存在,按理说,应该很挣扎才对,古往今来为何太子的日子总是很艰难,原因就在于其存在已经影响到其父皇的权威了。
可是,自己就这一根独苗。
一场大胜下来,赢的还是燕军,且还是燕军的精锐,他本可以向自己的儿子展现出自己的豪迈,但临到头,却止不住泪流。
儿啊,爹好后怕啊;
儿啊,爹差点就见不到你了啊;
这些话,没喊出口,但神情已经出卖了一切。
当爹的,并不觉得在自己儿子面前这般真情流露有什么丢脸的,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在儿子心中的地位以及形象到底是哪般。
谢玉安走上前,张开双臂,抱住了亲爹的脑袋,轻轻拍了拍:
“爹,仗打完了,打完了,不怕,不怕了。”
“呜呜呜……”
谢渚阳放声哭了起来,丝毫不在意周围家族子弟的目光。
当然了,大家对这对父子在人前的表达,已经有些习惯了,且跟随着家主经历了这场战事的士卒,在这哭声里,其实能找到一种共鸣。
谢渚阳哭了好一会儿,停下后,还用自己儿子的衣服醒了把鼻涕。
“……”谢玉安。
坐直了身子,亲兵送上水盆毛巾,谢渚阳开始洗脸。
谢玉安则将外面的那层衣服脱下。
“小心着凉。”当爹的关心道。
谢玉安摇摇头,从老者那里接过一件披风披在了身上。
谢渚阳“哼”了一声,道:“老子还没卧病在床呢,看来以后是指望不上你病榻前伺候了,逆子。”
“爹啊,咱家要是真沦落到得靠我在你病榻前伺候了,那日子,您估计自个儿先熬不住,还不如早点走了算了。”
“啊……好像也对。”
“死伤如何?”谢玉安问了个最核心的问题。
谢渚阳咬了咬牙,
骂道:
“燕狗,都他娘的是疯子!”
对敌人的憎恶,其实是对其的最大赞美;
人,总是能够对自己的手下败将更容易地展露出涵养和包容,而如果没有,那就意味着,自己是真的痛了。
“一切,其实都在谋划之中的。”谢玉安开始剥橘子,“从燕人进来,到咱们关门,都在计划之中的;
而且,我们算准了一半不说,燕人自己那里,也替咱们算好了另一半。
以前,这可是燕人的待遇,我楚乾以及当初的晋国,则都像是这般的蠢货。”
“儿啊,得亏是算好了,要是没算好……”
“爹,你得习惯,得习惯这样继续去拼命,这一仗下去,等归国后爹你就是众望所归了,咱们自家人是知道年尧不是庸才,但年尧统领的皇族禁军只能被燕人压着打,但这一次……”
“让爹再缓缓,爹现在不想去想这些。”
“是。”
谢玉安没有再继续打扰自己那受了惊迟迟无法恢复的老父亲,而是转身,走向了另一处军寨。
乾楚联军的军寨,合并在了一起,战后一时间也懒得再分开,在舔舐伤口时,大家的脾气,往往会变得更柔顺一些。
乾军那里的状况不比楚军这里好多少,只会更糟。
甚至,隐约还能听到有士卒发了疯一般的嚎叫,不是受了伤疼痛难忍,纯粹是精神上有些失常了。
谢玉安看见韩老五坐靠着栅栏坐着,其右眼被包住。
韩老五本是西军出身,后犯了事儿被贬谪出了西军,但却得到了身为一方节度使的赏识,招其做了乘龙快婿,也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他到底走了怎样的狗屎运。
后来,燕人南下攻乾,乾军三边大军没动,后方跟上的乾军上一批就被击溃一批。
韩老五当时也在溃军之中,大军一溃,任你个人武勇再高也都没有意义,韩老五只能跟着一起逃跑。
后来几年,他常常吹嘘自己在乱军之中和那平西王爷大战了三百回合,还说那平西王爷的刀法好生厉害;
其实,当时郑凡确实瞅见了韩老五,觉得是一条大鱼,准备去下闷棍,哦不,是闷石头。
但那韩老五一枪挑翻一名燕军骑士的姿态实在是过于神勇,让当时还不是王爷的平西王直接选择了认怂;
所以,一定程度上,韩老五的吹嘘,并不算夸张,他可是曾一瞪眼吓退平西王爷的男人!
那一年,乾军溃散后,韩老五的丈人组织郡兵企图阻截李豹部,结果郡兵自然溃散,韩老五这个女婿也是够意思的,于乱军之中救出自己的老丈人,然后带着自己的老丈人一路向南逃。
后来,逃到了上京城郊,韩老五又帮着自己的丈人组织起了一些义军准备勤王。
事实上,他确实是这般做了的;
当时事儿逼的平西王爷在京郊一处土财主家里刚洗了澡,
彼时魔王们的实力还远远不比现在,
结果,
百里剑带着自己的妹妹百里香兰,两把剑径直过来。
一个剑圣,带着一个实力一样不俗的妹妹,平西王当时的内心,是很紧张的,且魔王们已经想好了自己去阻击让主上先撤。
结果,韩老五适时带着义军杀出,他这边的动静一下子吸引到了附近的一支镇北军骑兵赶来救援。
故而,
世人只知百里兄妹面对镇北军铁骑一剑未出转身就逃,却鲜有人知晓若是再给他们一点点时间,亦或者若是韩老五这厮晚一些再出来,日后名震天下的平西王爷可能就要交代在那儿了。
战后,燕人撤军。
官家借此机会一举罢免了三位老相公,开始收揽朝政。
因为大家在这场战事中都表现得稀烂,所以只能矮个子里拔高个。
乐焕被击溃后,收拢溃卒于后方主动对燕军进行袭扰,虽然斩获不大,但确实是真的动手了。
而韩老五虽然一败再败,但因其带着自己的丈人,其他北方的封疆大吏弃官而逃者数不胜数,唯有韩老五的丈人一直在坚持抗战,忠勇可嘉,战后非但没贬谪,反而升了官,进入中枢;
韩老五的前程自然得到了进一步的保障。
前不久的一战中,
那位被当作了鱼饵的冉总兵,在呼应到援兵后,没有选择直接合流,而是选择率军绕过温明山向南,击溃了那里的一支梁军后,向着梁国国都挺进。
这可以称得上冉岷在这场战争开始以来最为明智的选择,因为囚牢已经形成,他急匆匆去合兵只能让对方更方便地扎下篱笆。
既然对方想要困住自己,吞下自己,那自己就干脆先将这战场给搞乱!
率军进入梁地的李富胜在得知冉岷的动向后,破天荒的没再骂他是个杀妻的小贼。
冉岷杀妻的事儿,其实没什么人宣扬出去,郑凡不会,许文祖不会,但怎么说呢,有些事儿,地位层次高的人,一眼就能瞅出来。
那成亲王府吃饱了撑的,跑去刺杀你一个巡检司头目的妻子?
这是生怕自己没口实落下去被人打脸么?
知道归知道,但因为冉岷后来先后得到许文祖的赏识举荐以及皇帝的提拔,倒是没人敢和李富胜那样将这事儿挂在嘴边去嘲讽。
而负责堵截冉岷那一部的,就是韩老五部。
在谢家军向北移动去压制李富胜部时,
韩老五则横师于梁国国都之前;
自战事开始以来,第一场酣畅淋漓的交锋就在他们俩之间展开。
韩老五第一战,坚持了两个时辰后,麾下开始崩溃,败。
冉岷率军继续向国都挺进,但韩老五却在后头预留了一队人马,收拢了溃卒后,再成一道防线,这次,只坚持了一个多时辰,再度崩溃。
但在其后,竟还又预留了一队人马,再度收拢溃军成阵,这最后的阵势,近乎“薄如蝉翼”了,韩老五也清楚,再溃一次就彻底收不起来了。
故而其亲自冲杀于前,身边三百亲信家丁紧从,箭矢射中眼,拔出箭矢将眼球吞入口中继续持枪冲杀。
在关键时刻,本来驻扎在温明县城的蒲将军在察觉冉岷动向后,即刻出兵前来,于紧要关头加入了战场,自斜后方掩杀而出。
鏖战之后,冉岷部本就损失不少,且士卒也很疲惫,先前的血勇也是靠援军到了激发出来的,但面对这宛若牛皮糖一般的乾军,他们也实在是没劲了。
事实上,若不是冉岷麾下兵马不足,但凡兵马再多一些,可以分预出更多的来追逃,韩老五压根就没机会接二连三地重新拾掇起麾下。
最终,伴随着蒲将军杀出,冉岷部败退。
想要搅乱局势和节奏的计划落空,只能率残部向李富胜部寻求靠拢。
谢玉安就站在韩老五面前,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很久。
看着看着,
韩老五笑了,
道:
“如何?”
“可是威武得很呢。”
“哈哈。”
韩老五指了指自己的独眼,道:“以后去哪里吃酒,人都得问问俺这只眼睛如何,俺就可以好好地和他们说道说道,相当于自带一份下酒菜了。”
“将军豪气。”
“谢柱国也可以的,爷们儿。”
“我爹这会儿在帐子里哭呢。”
“哈哈哈。”
韩老五笑声里没有戏谑;
他那一战之后,合流了的燕军在周旋数日后,其主将李富胜最终选择了先行正面一击。
这或许是出于燕人的骄傲,不愿意就此败走;
也或许是李富胜自己的性格,向来只喜欢于直中去取;
亦可能,是在李富胜看来,与其就这般迂回撤军沿途遭受乾楚联军的层层阻截削减,倒不如反其道而行,正向冲阵,击溃南面的联军后,让余下联军胆寒,自己就能更为从容。
而这座囚笼真正的阵眼,其实就是谢家军。
谢家军的位置,杵在那儿,就能够让燕军无论在四周哪个方向,都极为难受。
当年大燕举国伐楚,郑凡被命率军冲藤甲兵驻守的那座营寨也是出于相似的原因,阵法,阵势,兵马布置以及整个局势,它不是死物,它是活的,必须得拔掉阵眼才能破开它们。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这是第二场鏖战,战了足足一昼夜。
谢家军借助早就修建好的工事,依靠营寨,发挥大楚步卒最为巅峰的战力,硬抗着燕军的冲锋。
什么壕沟什么陷阱什么鹿角的,在开战不到半日后就被双方用人命填平了,接下来,其实就是用人命去换人命。
谢玉安来这里前,刚经过自家营寨,营寨里的氛围,其实就是那一战最为真实的写照。
谢家军虽然只出了两万多的兵马,但一是家主亲自统领,二这两万余也是家族精锐,甲胄精良,训练有素。
燕人以己之短攻我之长,竟然还能打出这般的气势。
到最后,
对于燕人而言,还真就差了一点点,就在谢家军快支撑不下去,家主谢渚阳也受伤被亲卫拼死保护退下来时,乾国的主力,终于到来了。
乐焕的兵马和祖东令所率的一支祖家军,自两翼向燕人发动了进攻。
在计划里,
这第三战,应该是最终的决战,乾楚联军将在这里吃掉燕军的主力,甚至,将燕军完全葬送于此。
但燕军破解的方法也很简单,
两支原本做策应的兵马在各自将领的率领下,以一种无畏且近乎是明知道必死的局面下去强行断后阻挡,阻滞了两支乾军主力,使得其没能完成合围,给中军创造了脱离战场后撤的机会。
这种布置,这种决断,说起来简单,不过是断尾求生罢了,但做起来,难比登天,不仅仅是下面的将领愿意赴死为你断后,连最底层的士卒,都愿意牺牲自己为你的帅旗送死。
通常情况下,一旦主将打算放弃你,亦或者是想让你以这种方式去“牺牲”,等待主将的,是麾下兵马的瞬间军心涣散,乃至于哗变。
乾楚联军是真没料到这支燕军竟然能铁血到这种地步,预想中的合围与围歼,最终功亏一篑。
已经失去了所有翻盘希望的李富胜,不得不下令率领脱离战场的剩余兵马开始后撤。
其进兵来时所走的路线,并非狮头关,也是连破了数个军寨关卡进来的,因为驻扎在那里的,是梁国本地军队;
他们不用演什么诈败,他们现在的状态,基本也就只能拿来占个坑;
但当李富胜进来后,来时路就被乾军给堵住,重新进行了堆砌填补。
以这种状态下,再在归途中被阻滞住,那等待剩余兵马的,就是全军覆灭。
故而,李富胜选择率军绕路,走了问心湖。
顶头boss:最贵男公关
结果,乾国这次出兵的挂帅者孟珙,亲领中军坐镇于此,似乎就算准了燕军最终会从这里过来。
这是连谢玉安都没推算到的,当然了,对此,他也不觉得有什么挫败感,孟珙毕竟是曾和年大将军交过手的存在,其父当年在刺面相公手下时也是以善于打防守战而出名。
这是防守战,但反过来用,就能困死人。
错综复杂的战局,最终在问心湖完全明朗化了。
燕军必须要冲破孟珙帅旗所在的中军才能离开梁地回归南门关,而孟珙必须守住这里,才能将这场大捷彻底地确定下来!
乾楚两国,会盟会师于此,英杰齐聚,尽心布置之下,要是让李富胜跑了,对外自然可称大捷,但实则大家伙心里清楚,这真算不得赢!
燕军是困兽犹斗,迸发了极强的死志;
确切地说,
这支燕军,从一开始,在厮杀面儿上,不管局面如何,不管气力如何,从未怂过!
且在鏖战的关键时刻,一支四千于骑的轻装骑兵忽然自后方杀出,这是李富胜留的后手,在其进入梁地前,就预留了一支兵马绕问心湖进行迂回,以留后手。
李富胜冲动是真的冲动,但打仗,还是有本事的。
这一手,很像是当年平西王率军于城下与大楚柱国石远堂鏖战,平西王立于帅輦强行压上撑住了那一口气,随后,金术可率一支骑兵在最为恰当且最为关键的时刻,切入了战场,将局面彻底翻转。
差一点,李富胜就可以重演当年平西王的经典了。
但也就在那时,大乾驸马钟家少帅钟天朗,这位曾被和平西王并列在一起的四大将星之一,将平西王视为自己真正对手的存在;
于此时,率西军骑兵出现,阻截且包裹住了燕军的这支轻骑。
乾国唯一的一支成大规模建制的骑兵野战兵团,就在其手中,在吞掉这支因迂回在投入战场时已经筋疲力尽的燕军奇兵之后,钟天朗率军,砸入了那无比胶着的战场。
据说,
那一战后,
问心湖的芦苇,都被染成了血色,双方士卒的尸首,填充了大半个湖面。
燕人很强,
不,
确切地说,
是这支燕军,真的很强很强。
当年,同样的主将,同样的一批为骨干的士卒,三万余骑,就能直接杀到上京城下,这绝不是偶然。
很难想像,要是给他们天高任鸟飞的环境,那得该如何才能制服住他们。
燕人这些年,战无不胜,是有原因的。
好在,
这样的强军,这样的强将,燕人,也不多。
谢玉安走入了乾军帅帐,看见坐在外头像是在晒着太阳的孟珙。
孟珙的腿上,中了一箭。
那时,燕军已经冲杀到了他帅旗之下,这是最危险的时刻;
一旦帅旗移动,那军心,必然浮动,结果,不可想象。
好在,他顶住了。
“谢公子。”
“孟帅。”
二人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但这还是谢玉安第一次称呼孟珙为“帅”。
实则,这次联军的统领,就是孟珙,谢渚阳这位大楚柱国,地位应该和乐焕韩老五一样,只不过谢柱国很骄傲,孟帅也为了大局平稳,没有去做什么立威的事儿。
这些年,燕人压着乾楚揍得厉害,但燕人只是瞧不起乾人,真正喜欢辱乾国为乐的,其实是楚人。
说到底,还是得看真本事。
“小子想进去见见他。”
孟珙点点头,指了指身后自己的帅帐,道:
“理当如此,尊重勇者,才能让自己这边,诞生更多的勇者。”
“这就是孟帅为绵州城那对父子平反的缘由?”
当年平西王第一次打进绵州城,斩知府首级而去,曾逆行而上,一人一枪企图阻拦蛮兵马蹄最终战死的那位老者,以及明明可以活下来,却在城楼上射出了那一箭的其儿子;
在战后,被认定为了奸细。
是孟珙,亲自上书,为他们平反,同时重修了坟。
孟珙摇摇头,道:“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也不用再提。”
谢玉安点点头,道:“是。”
随后,
谢玉安掀开了帅帐帘幕;
帅帐正中央,本该是孟珙下榻所用乾国官家亲赐的白虎皮睡裘上,躺着一位身着黑色甲胄的将领。
甲胄破损得很难找到大块一点的完整之处,
经历过擦拭的身体虽然没有了血污,但那遍布全身上下的大小伤口,也让人心惊;
燕国虎威伯李富胜,
在问心湖畔最后的一场生死鏖战之中,
他亲率陷阵营,
高呼“陷阵之士,有死无生”,为全军之矛尖,穿凿孟珙坐镇的中军一十八次!
最近的一次,孟珙中箭,帅旗就在眼前,其近乎以这股子狠劲,率疲惫之师,差点将以逸待劳的孟珙中军给凿穿!
哪怕陷入到最后的绝境,其身边的士卒,也没有离他而去,不断地簇拥在其身边,保护自家的狼王。
孟珙此时也走了进来,
看着“睡”在自己榻上的李富胜,对谢玉安道:
“其战死前,曾拄刀喊过一句话。”
谢玉安问道:“什么话?”
他喊道:
“郑老弟,哥哥我这次,可是杀过瘾喽!”
——————
小龙在这里给大家拜年了,过年好!
晚上还能再写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