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猛卒》-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朱滔之死推薦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猛卒
虞临海怎么可能让朱灵跑掉,他命令手下围歼敌军,他自己一纵马,带着两名骑兵疾速追赶朱灵。
只奔出数里,虞临海终于追上了对方,他一把揪住朱灵的背心,将他拖下了战马。
“放开我!”朱灵在绝望中拼命挣扎。
虞临海恼火了,一脚将他踢翻,用长矛顶住他的背心,冷冷道:“想死你就挣扎吧!”
朱灵瘫倒在地,再也不敢动了。
两名士兵将他捆绑起来,调转马头回来,还没有到马车倾翻处,一名手下奔上前,紧张地低声道:“车夫交代了,马车里是朱滔!”
虞临海吓了一跳,他厉声问道朱灵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朱灵叹了口气,关心地问道:“我父亲他….他怎么样了?”
“看来你就是朱灵了,还真抓了一条大鱼。”
虞临海心中得意万分,便问道:“朱滔现在如何?”
手下摇摇头,“他被马车压在下面,我们搬开马车时,他已经没气了!”
“父亲!”
朱灵悲痛地大喊一声,失声痛哭起来。
虞临海毫不怜悯此人,挥手道:“把他带回柳城!”
他催马向前面奔去,十几名侍卫已全部被杀,尸体堆积在一起,翻滚在田埂内的马车也被扶正,车夫痛苦地坐在轮子旁,他被压断了一条腿,在他不远处躺在一具尸体,是个很胖的老人,正是被马车压死的朱滔。
众人一起动手,掩埋了尸体,将朱滔尸体和朱灵一起带上,返回了柳城。
晋军骑兵已经控制了柳城,朱氏父子逃走,城内三千守军失去主心骨,东城守将施向旭率先开城投降,紧接着,南城、北城也纷纷开城投降,晋军不伤一兵一卒便占领了柳城县。
随着晋军彻底控制了柳城,军队开始满城搜捕朱滔父子,和他手下的重要文武官员,短短半天时间,便将军师李伯常等三十几名重要官员抓捕,但朱滔父子却下落不明。
很快,张云便得到了确切消息,在他们抵达柳城之前,朱滔父子便从西门逃出城了,这让张云心中十分懊恼,如果他们再快一点,朱滔父子就插翅难逃了,现在他怎么向晋王殿下交代?他可是在晋王面前信誓旦旦保证要抓住朱滔父子的。
柳城内已经戒严,大街上都是晋军骑兵,所有百姓都被要求呆在家里,不要出门。
张云正要前往仓库,忽然有士兵来报:“启禀将军,斥候郎将虞临海抓住了朱滔父子,正在西城门处!”
我的余生有个你
张云简直喜出望外,这个消息太让他狂喜了,他催马便向西城门奔去。
不多时,张云风驰电掣般奔到西城,老远便看见了斥候郎将虞临海和他的手下,似乎马上还捆着两人。
张云刚到近前,虞临海便迎上前抱拳道:“卑职无能,没有能活捉朱滔,只带回了他的尸体。”
张云呆了一下,立刻道:“是死是活倒无所谓,关键是人不能搞错了。”
“肯定没有搞错,还有他的儿子朱灵,被卑职活捉了。”
张云大喜,上前看到了被反绑在马上的朱灵,他立刻派人去通知投降的将领前来辨认。
不多时,两名将领被带上来,他们一眼认出了朱灵,随后又看到了朱滔的尸体,两人点点头,“将军,没错,就是他们!”
张云一颗心落地,令人把朱灵和朱滔的尸体带走,拍拍虞临海的肩膀,“这次你立下大功,我要向晋王推荐,破格提拔你为中郎将!”
虞临海大喜,连忙躬身道:“感谢将军提拔!”
…….
郭宋大军距离柳城还有八十里处便天色已晚,他下令军队原地休息,天亮后再出发。
士兵们都比较疲惫了,他们吃完干粮,又喝了水,便开始准备休息睡觉了,他们先在地上铺一层防水的油布,又将睡袋铺好,现在是春末夏初,天气已经暖和了,就没必要再钻进睡袋里,士兵们直接躺在睡袋上,身下软软的睡袋让他们睡得更舒服,不多时,鼾声四起,疲惫不堪的士兵都睡着了。
郭宋搭建了一座行军小帐,他刚吃完晚饭,正在灯下查看地图,朱滔已是强弩之末,只剩下怎么歼灭他们的选项,辽东地区最难啃的是契丹和奚两大部落,从中唐时开始,契丹便渐渐在辽东崛起,武则天和李隆基也拿契丹没有办法,只能用和亲安抚的手段稳住契丹,安史之乱更是契丹实力大涨的时期,大量汉人工匠逃亡辽东,被契丹招揽,给契丹人带去了先进的军事技术和采矿冶炼技术。
唐朝后期,契丹用了近百年时间统一了辽东和草原东部,唐朝灭亡,进入五代十国,强大的契丹开始磨刀赫赫,兵指中原了。
就在这时,帐外传来亲兵禀报:“启禀殿下,张将军派人来禀报,柳城已经拿下,朱滔已死,活捉他儿子朱灵以及一众官员。”
天元 血红
这个消息令郭宋大喜,成果令人鼓舞,这样一来他的大军就没有必要再去柳城了,便可直接杀向白狼山。
就在今天上午,郭宋接到了柳城情报站王积善送来的一封信,高家已经在全力配合自己了,这一点很重要,辽东的汉人不多,他不希望白狼山大营内三万宝贵的年轻汉人男子都沦为朱滔的陪葬,副将高玦的作用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五更时分,士兵们都纷纷起身,收拾完毕后,晋王郭宋下达命令,大军转道向南,杀向白狼山大营。
八万大军整顿队伍,浩浩荡荡向西南方向的白狼山杀去………
白狼山位于营州南部,是一座方圆约二十里的丘陵,因为有传说中的白狼出没而得名。
此时姚锦率领的五万大军便驻扎在白狼山西麓,是一座占地上千亩的大营,而在它前方十几里外,便是朱滔三万主力大军的营地,由朱滔义子朱权滨统领。
姚锦的任务并不是攻打营州,夺取柳城,而是牵制住朱滔的主力大军,为东面的晋军主力迅速西进创造条件,最终东西两面夹攻,灭了朱滔。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朱滔军大营内还比较平静,两军对峙了近半个月,晋军始终没有发动攻击,使得朱滔军大营内最初的紧张感慢慢消失,不过这两天,另一种不安的感觉又迅速在军营内弥漫,那就是一支万人骑兵切断了他们和柳城之间的联系,这支骑兵从哪里来已经不重要,将士们更担心的是,他们的粮草还能支持几天?
中军大帐内,副将高玦正在向主将朱权滨汇报粮食库存情况。
“启禀大帅,目前我们库存粮食还能支持十天左右,我们必须要向柳城催粮了。”
朱权滨长得又黑又胖,眉眼之间像极了朱滔,甚至比朱滔的儿子还长得像他,加上他本人也姓朱,朱滔便收他为义子,他跟了朱滔十几年,对朱滔忠心耿耿,朱滔对他也十分信任,在关键时刻,朱滔把三万大军托付给了他。
朱权滨好色贪婪,性格粗鲁,大字不识十个,朱滔军中比他强的大将比比皆是,但他对朱滔的忠心却是公认的。
十年前,一名大将当众辱骂朱滔,朱滔隐忍没有发作,这名大将心中惊惧,便弃官南逃,去投奔田承嗣,朱权滨却不肯饶他,一路追赶,从幽州一直追到贝州,将这名大将追上斩杀,将人头带回幽州,轰动了幽州,他的一句名言,‘辱我主公者,虽逃千里也必诛杀’,彻底感动了朱滔,朱滔从此便收他为义子。
将三万大军托付给谁,朱滔也是考虑很久的,之前他想到的是女婿魏朝安,但魏朝安资历不够,镇不住手下大将,朱滔便把魏朝安派去辽东城,让义子朱权滨来统率三万大军,朱滔也知道朱权滨性格有缺陷,并不是最合适人选,但他对自己忠心耿耿,在忠心和才能的选择上,朱滔选择了前者。
朱权滨一拍桌子骂道:“李伯常那个王八蛋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他想让兄弟们都饿死?”
高玦很清楚为什么没有粮食,柳城发来了朱滔的鸽信,朱滔命令他们立刻撤回柳城,但鸽信被高玦扣下了,他并没有汇报给朱权滨,他了解朱权滨,肯定会不顾一切地撤军北上,北面有一万骑兵拦截,后面有五万大军追击,他们肯定会全军覆灭。
他宁可抗令不遵,也绝不能让朱权滨做出愚蠢的决定。
高玦此时很想知道朱权滨究竟有没有撤军意志,便试探着问道:“大帅,实在不行咱们就撤回营州吧!”
“不行!”
朱权滨果断否决了高玦的建议,对他道:“我们没有权力决定是否撤军,必须由老王爷来决定,如果老王爷要求我们北撤,我们必须立刻启程!”
高玦暗暗庆幸自己没有把朱滔的命令告诉朱权滨,否则这混蛋肯定会撤军,他躬身道:“卑职明白了,卑职会继续催粮!”
朱权滨想了想道:“直接发信给我大哥朱灵,让他给李伯常施压,这两天务必要把粮食发出来。”
高玦抱拳行一礼,转身离开了大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