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三百零六章 繡荷包相伴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果然,下一秒,墨夫人脸上的 表情足以证明凰久儿的猜想是对的,她果然是知道的。
只见,墨夫人没有任何讶异的,似是早就预料到的,轻轻拉过她的手。
坐下,安慰到,“没关系,我来教你,这个其时也不难的,以久儿的聪慧定能很快就学会的。”
凰久儿只尴尬笑笑,不说话。
然后就看到春桃,夏竹等四丫鬟依次的将准备好的东西拿了进来。
神秘 復蘇
凰久儿嘴角又是尴尬的扯了扯,笑的更加生硬了。
感情连东西都准备好了。
不过,她也并不觉得不会女工是件多么丢脸的事情,所以尴尬了那么一小会,就从善如流的跟着墨夫人学起了女工。
第一次拿这么细小的绣花针,凰久儿真是觉得比让她下厨还要难,就光穿个针线,已经弄出了一身的细汗。
再到裁剪,绣花,缝制,一番操作下来,真是感觉像是打开了一道新大门。。要是可以,她倒宁愿去瀚宇幻境中杀几个魔兽,要来的痛快。
这种细活还真是不适合她好哒。
但这是送给墨君羽的,也只能咬牙完成。
一顿操作下来,忙到晌午,她绣的君子兰也只完成了两片叶子,而且,那叶子看上去就像两根钢棒直愣愣的戳在那,半分美感也无。
她纠结的五官都要皱成一团。
墨夫人歪头悄悄的瞧上一眼,眸光一滞,赶紧又挪开,好像看了什么辣眼睛的东西,嘴角抽搐着,违心的扯出一句半赞叹的话来。
“呵,呵,久儿第一次绣……”哎呀,实在是看不出久儿绣的啥东西,“还挺好的,再接再厉,应该可以更好。”
凰久儿囧,沉默不言语。
“好了,久儿,我们还是先去用午膳,想来羽儿应该也回来了吧。”
墨夫人见凰久儿怏怏的,似乎兴致不高,便转了话题。
这一说凰久儿倒才察觉居然已经这么晚了,墨君羽居然还没回来。
平日这个时候他早来寻她了,今日,这么晚了,难道是有什么事给耽搁了?
而墨君羽确实是早回来了,只不过一回来就被白司神君和青司神君半路给劫了去。
此时,几人正在书房中。
人已坐下,茶也备好,只是一时之间谁了没有先开口。
敢说会说巧说
墨君羽倒是不急,他们来找自己肯定是有事想求他。
所以,他老神在在的坐着,心安理得的喝着,冷眼旁观看着,就是不第一个开口。
“咳咳。”白司神君轻咳一声,眼神示意过去,表示让墨君羽开口来问一问。
墨君羽全当不懂他的意思,转头疑惑的关心着,“师傅嗓子不舒服?”
来找他办事,就的有个求人的样子,到现在还看不清,难怪久儿会生气。
白司神君眼神一滞,没好气的拉下脸,撇撇嘴,“徒儿啊,今日青司神君来找你有点事。”干脆直接挑明了来说。
他这个徒弟的脾气他还是清楚的,肯定还是在为前几日的事,对青司神君心生芥蒂。
其实,这事,他也是有点埋怨青司神君,自己门派里出了叛徒,而且对公主也有所隐瞒,但他还是忠诚的。
况且,现在是用人之际,能多拉一个人就绝不能少一个。
诸侯争霸
所以,他陪着他来了。
“哦?”墨君羽不紧不慢的喝了口茶,又不疾不徐的放下,这慢悠悠的态度看在青司神君眼里就真的是傲慢。
然后他慢悠悠的放下茶杯之后,却又是将眼神转到白司神君身上,“既然他有事找我,那就让他自己来说。”
至尊逍遥传 欲做逍遥人
全程都没有看青司神君一眼,真的是将他忽视了个彻底。
这样子,真是将青司神君气的两眼一横,差点犯了心脏病,假如他有心脏病的话。
“年轻人,我劝你不要太高傲。”
青司神君气得脸色通红,抬眸一瞪眼,一说话就是以长辈训斥晚辈的口吻,真是有点嚣张啊。
不过,墨君羽倒是意外的没有生气,只是又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微微抬头,“前辈,论高傲晚辈倒是不及你。”
这话说的倒令白司神君心里有点小畅快,他徒弟平日没事的时候连他这个当师傅的都能不给面子的怼,你青司神君一个外人怼你就更是没得商量。
再者,墨君羽怎么说也是他徒弟,这个老家伙一点也不顾及他情面,上来就想教训他徒弟,他心里也是微微不爽。
被墨君羽不留情面怼的青司神君心情就更是不美妙了,想他一个习惯了别人仰望眼神的人,现在这差距可真是……不习惯。
他愣了愣,将眼神转到白司神君身上,求助的意思有点明显。
白司神君转过头去,不看他,不理他。
这老家伙就是傲娇,拉不下脸来。
平日里跟他们这帮老家伙什么玩笑都敢开,但是对上比他晚一辈的年轻人就开始板着个臭脸,非的端着个架子,显得自己多么的威严无比又冷酷霸气兼高高在上。
瞧他前几日的那一系列操作下来,其实早已暴露了他实则也是个逗逼的事实。
逗逼青司神君见白司神君竟然不肯帮他,气得嘴好一阵哆嗦。
下一秒,骤然的一声怒吼,“白司神君,说好了的,你帮我,我就将我新酿的桃花醉送你几坛,东西我都给你了,你怎么能做出如此出尔反尔之事?”
原来师傅居然收了人家的礼,真是坑起徒弟来,毫无底线。
墨君羽询问的眼神转到白司神君身上,嘴角浅浅一笑,笑的意不达底,没有说话,只眼神示意他给个解释。
白司神君懊恼的瞪过青司神君,这个老家伙居然将他们的交易给说了出来,这个样子他徒弟肯定更不会将人给放出来,真想揭开他的脑子看看是不是被狗给吃掉了。
两人这样一闹腾的结果就是墨君羽直接拍拍屁股走人,不带走一丝留恋。
徒留两个人在大眼瞪小眼,最后竟然在书房里相互对骂了起来。
书房外的墨君羽勾了勾薄唇,无奈的摇头。
接着,又抬头望了一眼天上的暖阳,估摸着马上就到午膳时间了,隧转身快步的朝汐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