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我真沒想重生啊-1031、大人物姓陳,耳東陳!(4400字祝大家年二十九快樂)推薦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王梓博并不知道自己把组织秘密透露给了“反派角色”,他麻溜的发完短信,还兴冲冲的和老陈讨论起了国际社会的格局变化。
宅男也是有兴趣爱好的,王梓博平时在电脑前的时候,除了吭哧吭哧写代码以外,还有就是浏览“铁血军事网”。
哪个国家有什么先进武器,武器有什么样的性能,王梓博都能讲的头头是道,甚至能够对中国军工产业发展提出自己的意见。
陈汉升对这些东西兴趣不大,不过老陈也是略知一二,所以吕玉清和边诗诗为小小鱼儿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听到这对没有血缘关系的爷俩正在认真讨论,“东风系列”能不能从中国本土打到华盛顿。
“王司令,你先把吹风机拿过来,一会再布局您的军事设想。”
边诗诗笑着说道。
“昂。”
听到边诗诗的指挥,“王司令”乖乖的跑过去拿着吹风机。
外婆给宝宝吹着头发,婴儿的头皮很嫩,所以吕玉清离着很远的距离,小小鱼儿只感觉到了一点点热风,她一边享受着外婆、诗诗姨姨、梓博伯伯的服务,一边自顾自的拨弄着玩具。
“咚咚咚~”
这时,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等待许久的第二个奶妈终于到了。
萧局长今晚有个重要会议,所以她是果壳电子的司机送过来的,面对一屋子人的目光,奶妈看上去有些拘束。
“陈主任,我先下去了,您有事叫我。”
果壳电子的司机很知趣,他不会在这边多听秘密的,兢兢业业的回到车上守着。
“你叫包静,是吧?”
吕玉清问道,萧宏伟早就把奶妈的身份提前介绍了。
包静家里是做屠宰生意的,前年结的婚,去年年底刚有了孩子,她实际年龄25岁,不过因为微胖的原因,看上去还要年轻一点,总之第一印象比昨天的魏红艳要好多了。
不过她看上去非常的紧张,打招呼时都有些不自然:“吕,吕局长您好······”
“我都退休了,叫我吕姨就行。”
因为昨天魏红艳的教训,吕玉清今天姿态摆得很低,她打量完包静,也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你居然知道我退休前的职务,很有心啊。”
包静马上怔住了,别看吕玉清挑剔、清高、不太好相处,甚至在小外孙女面前还有些啰嗦,但她可是实打实的体制内副处级干部。
送福利,去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888红包!
大部分20多岁的年轻人,在她面前就和白纸一样单纯,吕玉清可以肯定,萧宏伟没有和包静说过家里的情况,这是包静自己了解到的。
“你不要局促,退休的副局长又不吓人,我现在每天的工作就是伺候好外孙女。”
吕玉清开个玩笑,她没有在这个话题上逗留太久。
如果包静当了奶妈,这些都不是个秘密了,包括陈汉升和萧容鱼的身份。
包静不太自然的点点头,老陈双手抱胸,他也看出来了,这个包静似乎有些古怪。
不过问题应该不是很大,这是港城老家找来的,可以说是知根知底了。
“你有体检报告吗?”
吕玉清开始了例行审查。
“有的。”
包静把自己体检报告递过去,吕玉清看完微微颔首,体检这关没什么问题了。
“你读过书吗?”
大概是处女座的强迫症,吕玉清对这个问题就是比较看重。
“高中读了两年就辍学了,然后在家里帮忙······”
包静脾气也比昨天的魏红艳更好相处,对话中没有出现什么烦躁,就是依然很紧张,好几次大口的吞着唾沫。
吕玉清一边询问,一边在心里盘算:高中学历、头胎、去年年底有孩子的话,现在也是奶量最丰富的是时候······尽管总体条件赶不上白喻,不过已经很不错了。
“宝宝啊。”
想到这里,吕玉清对怀里的陈子衿说道:“从今天开始,这个姨姨给你喂奶好不好啊?”
“喔!”
小小鱼儿哪里听得懂这些,她刚洗完澡满身舒服,小胖胳膊指着窗户外面,示意赶快带自己出去玩耍。
“太晚了,外面有大灰狼,我们不要出去。”
倾世眷宠:王爷墙头见
吕玉清爱怜的亲了亲外孙女,然后对包静说道:“你要不要抱一抱孩子,互相熟悉一下。”
吕玉清准备看看陈子衿在包静的怀里,她会不会哭闹。
不哭闹的话,再让包静洗个澡喂个奶,等到明天再和白喻那边比较一下,最终挑选一个合适奶妈的定下来。
不过让所有人意外的是,包静并没有把陈子衿接过去,她站在原地没有动,嘴角颤动仿佛欲言又止。
吕玉清发现不对劲,下意识就在小小鱼儿护在胸口,然后和陈兆军对视一眼。
老陈摆摆手示意不用慌,他观察了片刻,突然试探着问道:“小包,其实你不是来当奶妈的,对不对?”
包静脸色“唰”的一下白了,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似温和的中年人,居然一下子看透了自己内心所想,所以她干脆也不隐瞒了,竹筒倒豆子似的全盘托出:“吕局长,其实我没有奶,我自己孩子都是喝奶粉的······”
“什么?!”
吕玉清神情当场就冷了下来,没有母乳你为什么要过来,这不是消遣人吗?
不过包静正在叙述理由,吕玉清也没有打断,她倒是要看看包静葫芦里卖什么药。
原来,包静家里卖猪肉的那个菜场,总有流氓过去收保护费,美名其曰“市场管理费”,背后大概也有些关系,当地派出所来了好几次没有什么作为。
包静家里档口的生意好,市场管理费被征收的也多,他们一家老百姓又没什么办法,不过今天听乡长说,市里公安局的萧局想给家里晚辈找个奶妈。
老萧虽然只是一个正处级干部,但是普通人平时真的接触不到。
乡长为了完成任务,以便在萧宏伟心里留下一个好印象,就说萧局很大方,爱人还是市供电局的副局长,只要谁愿意去当奶妈,酬劳一定很丰厚的。
包静听了心里就是一动,她虽然没有奶,但是刚生完孩子,身体又健康,门槛是满足的,所以包静就想借着这个机会,在市公安局大领导面前“告御状”。
没想到老萧只是过来见了一面,看完体检报告就让司机直接送去建邺了,两人根本没有机会单独接触,所以······
“萧宏伟!”
吕玉清听完以后,她胸口都要被气炸了,立刻走回卧室给丈夫打电话:“你做事情能不能认真一点,叫你给宝宝找奶妈,第一次就算了,第二次还这样敷衍,你都不能认真打听一下吗,萧局!!!”
“怎么了?”
老萧被劈头盖脸一顿臭骂,他也非常懵逼,再说了第一次的魏红艳,明明就是吕玉清嫌弃的啊,现在又变成了自己的责任?
等到吕玉清火气消了一点,她把原委讲出来,老萧既有一种被人愚弄的恼火,也有一点委屈。
包静有没有奶,他又怎么能知道呢?难不成要凑过去吸一口验证?
不过呢,老萧是一名很有责任心的党员干部,他明白这些老百姓但凡能有其他办法传递诉求,也不会想到这种馊主意,于是沉声说道:“你让司机小杨把包静送回来吧,我在局里等她。”
“那你外孙女呢,她怎么喝奶?”
看到丈夫这个时候还关心外人,吕玉清火气又“蹭”的起来了。
“喝,喝奶的话······”
萧宏伟吞吞吐吐的说道:“前,前两天怎么喝,今天就怎么喝吧。”
前两天是把小小鱼儿送到沈幼楚那里的,老萧没敢直说,用了另一种方式委婉的表达。
“你在港城说话不腰疼是吧。”
吕玉清恨恨的说道:“因为去求人的也不是你,对不对?”
“你别这样说,不行就让陈兆军过去嘛。”
萧宏伟叹了口气:“今天奶妈的事情又黄了,信不信这老头能一蹦三尺高,他做梦都想抱着两孙女呢!”
“你这是掩耳盗铃的做法,要不······”
吕玉清迟疑了一下:“试试断奶怎么样,我想挑战一下自己的软肋。”
“别嘴硬了。”
萧宏伟直接就否定了:“你也就现在嘴硬,宝宝只要一哭你就会心软的,早点让老陈送过去,等到明天白喻的体检报告出来,我们就不需要这么麻烦了。”
“哎,行吧······”
吕玉清知道这是实话,走出客厅后先让果壳电子的司机把包静送回港城。
包静一直在道歉,按吕玉清以前的脾气,她根本都不会搭理。
不过,也许是小小鱼儿看着这个阿姨哭的很伤心,伏在外婆怀里的时候,她小声“喔”了一下。
正如萧宏伟所说,吕玉清直接就心软了。
“老萧在办公室等你,不出意外那帮人很快就收不了保护费了。”
吕玉清叮嘱道:“不过你也要注意保密,否则他们出来就会报复你们家人。”
萧局长整治这帮底层小流氓,那真是易如反掌,随便开展个什么“打击黑恶势力”的活动就行了。
但是,包静千万不能吹嘘自己的功劳,那样很容易遭到报复。
“谢谢,谢谢······”
包静临走前还在鞠躬,吕玉清拍了拍小小鱼儿的屁股,无可奈何的说道:“我一辈子不愿意管闲事,可是因为你的原因,昨天今天一直在管闲事。”
“喔!”
陈子衿根本不听这些,她急促的摆动着小短腿,表示自己要和包静一起下楼遛弯。
“小没良心的!”
吕玉清假装生气的咬了一口外孙女,然后对陈兆军说道:“老陈,今晚······”
这个句式好像挺熟悉的,陈兆军心领神会站起来:“你还要一起过去吗?”
“我······还是去吧。”
吕玉清是真心不想去,但是这个软肋实在太“软”了。
“那走吧。”
陈兆军穿上外套,在电梯的时候,吕玉清看了看“亲家”平静的神色,她突然问道:“老陈,你现在能一蹦三尺高吗?”
“我?”
陈兆军踢踢腿甩甩胳膊:“应该可以吧,怎么了?”
“哦,没事。”
吕玉清面无表情的转过头。
老陈也开始纳闷了,自己刚才说错什么话了吗?
······
“叮咚~”
在沈幼楚家门口按响门铃后,吕玉清心里很忐忑,她除了不好意思面对沈幼楚以外,还有些害怕那个矮矮胖胖叫“胡林语”的女生。
这个胖丫头伶牙俐齿的,夹枪带棒的说话还挺损。
“咯吱~”
豪门小悍妻
不过怕什么来什么,开门的就是胡林语。
吕玉清都做好要被讽刺的准备了,不过今晚小胡的表现很奇怪,她只是拍了拍冬儿的肩膀,居然什么屁话都没说。
吕玉清不知道缘由,等到沈幼楚熟练的把陈子衿抱回卧室以后,吕玉清才问着莫珂原因。
“这个事啊。”
莫珂笑了笑:“林语和冬儿两个丫头刚才在打赌,林语说你们今晚还会过来的,冬儿说事不过三,绝对不可能的,因此开门后······”
莫二妈话没有说完,不过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吕玉清更是一脸黑线,没想到还是被胡胖丫嘲讽了。
“早知道就应该断奶的!”
吕玉清不知道第几次这样“发誓”了。
其实莫珂也很纳闷,如果说第一次喂奶因为太过突然,第二次喂奶因为对方条件不符合,第三次又是啥原因啊?
吕玉清都不想解释了,因为再解释好像都没意义,她只是给白喻打了个电话,一是询问下白喻现在的状态,二是担心她改变主意。
“吕姨您放心吧,我孩子手术还急着用钱呢。”
白喻看着病床上的女儿说道。
说了几句挂电话后,白喻坐到床沿上,静静注视着正在熟睡的女儿,她心里暗暗在自责,今天居然会有轻生的打算。
其实,只要女儿做完手术,自己再找个稍微稳定点的工作,生活还是很值得期待的啊。
“4床孩子的家属······”
这时,有个护士推门进来。
“我是。”
白喻的女儿就是4号床,她没有能力也没有经济条件安排女儿住单人病房。
“有个事和你说。”
护士总是那副冷冰冰的扑克脸,但是她的话却让白喻异常震惊:“你家孩子的手术费已经交齐了,明天就会安排手术,还有今晚收拾一下,你女儿要转去单人病房。”
“什么?”
白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愣的问道:“为什么啊?”
“为什么?”
护士也觉得有趣:“难道不是你找的哪位大人物帮忙安排的吗?还有明天主刀的是刘主任,咱们院心内科的第一把刀呢······”
护士正絮絮叨叨的说着,白喻突然打断:“那位大人物······她姓吕吗?”
“不!”
门口又走进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女性,她认真纠正白喻的错误:“那位大人物,他姓陈,耳东陈。”
······
(有读者嫌弃进度慢,想立刻看到小鱼儿和沈憨憨和好,这个没办法快啊。一方面和老柳更新速度有关;另一方面,老柳要把所有漏洞都堵上,让大家觉得整件事合情合理,不过既然有这个意见,老柳会尽量写的有趣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