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三百九十八章 報應鑒賞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夜深人静,公子负刍与他的心腹门客,坐在内室里,关上了门窗,点着烛火,开始密谋如何杀死李园。公子负刍是个急性子,故而在决定要杀死李园之后,他就没有再迟疑,当天就召集心腹们来制定除掉李园的办法。坐在屋内,门客们都在绞尽脑汁的想办法。
李园在楚国只手遮天,想要除掉他,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李园是楚国的令尹,您要杀死他,得要公布他的罪名,这样一来,除贼的大义在您的手里,您可以用大义来召集众人相助,也可以避免杀死李园之后,有其他人来抢走成果。”,门客说着,思索了片刻,说道:“李园像犬对待主人那样讨好秦国,您可以用除掉秦国奸细的名义来处死他!”
“不行!”,即刻有人出口反对,反对的人说道:“我们的敌人不只是李园,还有当今的楚王,还有公子犹…若是公子以除奸细的名义来杀死李园,等到贵族相助,杀死李园之后,权力还是要交还楚王..不如,以李园蛊惑楚王,割让土地,怠慢政务的名义来动手,这样一来…听信谗言,庸碌无能的楚王,自然也该让位!”
两人谁也不同意对方的说法,事情还没有进行,两人就先吵了起来,公子负刍愤怒的看着他们,他开口说道:“我听闻,马服子说:同心协力可以成就大事。如今事情还没有进行,二三子就为了这一点小事而争吵!这样能做成什么事情呢?!”,负刍开口,门客们也就不敢再争吵了,纷纷低下头来。
负刍说道:“罪名?这罪名难道还需要找吗?你们还记得当初李园等人为了杀死春申君,说了什么话吗?”
门客恍然大悟,问道:“您的意思是,以为春申君复仇的名义来杀死他?”
负刍恨不得给他一拳,他恼怒的说道:“当然不是!国内贵族那么的痛恨春申君,我要是说自己为春申君复仇,他们还会支持我吗?”,他顿了顿,狞笑着说道:“当初李园将妹妹献给黄歇,黄歇在她怀有身孕之后才将她送给我的父亲,这才有了当今楚王这个孽种,还有那个犹,他也是黄歇的孽子!”
“李园他扶持自己妹妹的孽子来担任楚王,把控楚国,实际上,他,他的妹妹,还有当今的楚王,犹,他们都该被处死!”
诸天最强大BOSS
萌妻当道:嗜血总裁77日宠
门客们顿时沉默了下来,有一人小声的说道:“可是…公子犹不是太后的亲生儿子啊…”
“呵,我说他是他就是!”
“可是您要以这个罪名讨伐李园,..是否对考烈王不敬啊?”
负刍眯着双眼,笑着说道:“李园残忍的杀死了春申君。二三子放心吧,父亲知道我如今的想法,他也一定不会反对…”,制定了大义,接下来就是如何动手,有门客提议逃离寿春,然后聚集贵族来讨伐李园,负刍直接拒绝了他的提议。负刍说道:“李园安排自己的几个兄弟担任将军,统帅楚国最精锐的王师…”
“先前联合起来讨伐李园,想要让楚王亲政的那些贵族,坟头都要长草了,这要怎么讨伐?”
“是啊,李园控制着军队,我们不过几百人,要如何对付近十万的王师呢?”
“李园和他的兄弟,总不能将十万大军总是带在身边吧?这些蠢物不懂得结交军队豪杰…我已经找到了一个帮手,他对李园的做法痛恨已久,只要我们能杀了李园这一家人,他就能带着王师投效与我!”,负刍眯着双眼,说道:“可是,想要一同杀死李园和他的党羽,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啊。”
“公子,我听闻:李园在城外有一处宅院,每隔一段时日,他的那些兄弟就会来宅院拜见他,他们一同嬉戏作乐,这就是我们动手的最好时机。”,听到门客的提议,负刍非常的激动,他站起身来,说道:“很好,我们就在他那座宅院动手….”,他看向了自己平日里最为机敏的一个门客,吩咐道:“请您去打探那里的情况…尽快向我禀告。”
李园很惜命,他大概也知道自己得罪了太多人,故而出行都有很多武士随同,就是在他的宅院里,也有非常多的武士保护他,最近的几次刺杀事件让他更加的紧张,都不怎么敢接见外人,甚至在召美人服侍自己的时候,都是非常的警惕,这给负刍的刺杀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下毒,魅惑,献地图,看金鱼这类取巧的办法,似乎都用不上了。
负刍只能选择带着人去强行的杀死他,负刍一方面派人与王城外对李园不满的贵族们结交,约定好杀死李园,同时,他大量的准备了弓弩,悄悄进行淬毒…他的这些小动作,瞒不过太多人,可是因为先前劝说李园提防负刍的人都被李园所无视,故而没有人再来提醒李园。
就像当初的黄歇,无视了麾下的劝告那样。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大概是坐在上位坐久了,就会产生对他人的轻视,自以为高高在上。
楚王三年的年末,寒冬来临,楚国的寒冬虽然没有中原那么的恐怖,可是平常百姓依旧不敢出门,像李园这样的大贵族,就没有如此烦恼了,毕竟他们随时都有炉火可以暖身,有美人可以暖心…李园在自己奢华的宅院里,接见了自己的兄弟们,他们频繁的聚集在这里,不是因为他们的关系有多么的亲切,是因为李园要向他们传达自己的命令。
李园不管国内的政务,可是他却牢牢盯着那些想要反抗自己的贵族的动向,并且要求这些心腹们向自己禀告他们的情况…李园与众人说了很久,说起如何安抚国内的贵族,如何消灭那些亲政派的大臣,他们一直聊到了深夜,众人也就在李园这诺大的宅院里住了下来,准备次日离开。
夜色最深的时候,宅院周围却是出现了一批不速之客,也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比起中原各国,楚国士卒在夜间的视力要更好一些…若是在赵国魏国,只怕这些人什么都看不见,趁着夜色,这些人不断的靠近,带头的,正是公子负刍。当他们来到了院墙的时候,他们拿出了准备好的绳索….
李园是被惨嚎声所惊醒的,他猛地就从床榻上跳了起来,服侍的美人吓得哭了起来,李园急忙穿上衣服,冲出了内室,在院落里,贼人们点着火把,点燃了各处,而李园的武士们正在跟他们厮杀…李园被这一幕所吓倒了,在几个心腹武士的保护下,他慌张的朝着后院的方向逃离…刚刚来到了后院门口,就听得破空声,身边的武士们闷哼倒地。
李园浑身颤抖着,瘫倒在了地面上,他惊恐的抬起头来,就看到高大的公子负刍提着长剑,狞笑着朝自己走来,李园瞪大了双眼,在惊惧之下,他看到面前的负刍渐渐变成了黄歇的模样,李园指着面前的仇人,颤抖的说道:“黄,黄歇!!”,“扑哧~”,负刍拿着长剑对着李园就是一顿乱砍。
直到李园一动不动,负刍方才砍下他的首级,高高举了起来。
就如当初的黄歇那样,李园同样死在了伏击之下,同样被斩首。
谁言西风独自凉
门客们高呼着李园已死,李园的武士们很快就选择了投降。这就是负刍的战略,其实他的人比李园的武士要少很多,只是他料定夜色下李园判断不出敌人的数量,肯定选择逃命,故而埋伏在后门这里,等待着李园…果然,李园在惊惧之下,选择逃离这里,也正好遇到了埋伏在这里的公子负刍。
李园一死,他的武士们也就不敢再反抗了。
负刍在杀死了李园后,又将住在李园府内的诸多心腹全部杀死,男女老幼,乃至是院落内的鸡犬,一个都没有留下,甚至还带人jian杀了李园的女性亲属。在宣泄了自己的愤怒后,公子负刍赶忙去控制王城内的军队,负刍提着李园的人头,这人头在楚国的各地都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听闻令尹被杀,士卒们只是惊惧,也没有要复仇的想法,负刍随后指责李园的罪名,以及楚王的出身,公子负刍有勇武的名气,将领们非常的喜欢他,在几个将军的支持下,负刍成功策反了不少的军队。最后,他找到了大将项燕,项燕是黄歇的亲信,故而李园上台之后,罢免了他的位置,还几次想要将他杀掉。
只是项燕在国内名望太大,群臣都劝说李园,李园无奈放弃了杀死他的想法。
项燕在心里非常的怨恨李园,负刍提着他的头颅拜访项燕的时候,项燕非常的开心,他大笑着,指着李园的头颅骂道:“你这秦国的恶犬,活该你有这样的报应!”,项燕的加入,让公子负刍彻底收复了军队,项燕在楚国军队的名望非常的高,负刍就让他统帅军队,在掌握军队后,在门客的簇拥下,负刍大摇大摆的冲进了王宫里。
刚刚登基三年的楚王悍,并不像他父亲祝福的那样彪悍,他很瘦小,体弱多病…可是楚王和黄歇都非常喜欢他。负刍浑身是血的走进了后殿的时候,对王宫外的情况一无所知的楚王,被内侍带着来接见负刍。楚王看着血迹斑斑的负刍,大惊失色,他急的咳嗽了起来,连忙问道:“兄长?您这是怎么了?”
“您无碍吧?”
负刍冷笑了起来,“我自然无碍…我可是帮了你大忙啊…”,负刍说着,便将手里已经发臭的人头丢在了楚王的面前,楚王仔细一看,吓得魂飞魄散,浑身颤抖着,说不出话来。负刍一步一步走到了楚王的身边,低着头,看着他,问道:“您觉得怎么样啊?”
“这是..这是令尹?”
“是啊,这是李园的头颅。他不听我的话,所以我杀掉了他。”
楚王更加害怕,看着面前的兄长,哆嗦着说道:“我害怕。”
“你当然会害怕…因为你根本就不是父亲的儿子,你只是黄歇的孽种而已。你没有楚王该有的胆魄,没有楚人的勇气,你不配担任楚王!!”,负刍越说越是激动,一步一步的靠近,逼得楚王不断后退,楚王瞪大了双眼,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他叫道:“您在说什么…”
“呵呵,来人啊,将这孽种抓起来,关进牢狱!”
负刍挥了挥手,就有门客扑了上来,将楚王按倒在地面上,拳打脚踢,瘦弱的楚王怎么能忍受,顿时晕厥在地面上,内侍们惊惧的看着负刍,不敢说话,负刍大笑着,又吩咐道:“找个囚犯将他杀了…还有犹,派人把他也杀了…”,门客们就抓着楚王走了出去,负刍看着这诺大的宫殿,缓缓坐上了上位,看着下方,再次大笑。
楚王三年年末,负刍杀死了楚国令尹李园,诛杀他全族,又杀死了楚王悍,杀死了弟弟犹,以最快的速度除掉了两个有继承权的兄弟,随后成为了楚国的王。楚国的贵族听闻负刍的行为,自然是非常的生气,不是因为他杀死了李园,而是因为他弑君,可是负刍也有自己的理由。
楚王悍是黄歇的儿子,不是楚王的儿子,他必须要死。
木已成舟,加上有将军项燕支持他,地方贵族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了这件事。在原本的历史上,负刍一直等到了楚王十年,楚王悍病逝,他期待自己成为楚王,结果登基的却是弟弟犹,负刍大怒,召集门客杀死了李园,又杀死了楚王犹,从而登基为王。可是在历史发生变动之后,负刍没有继续等下去。
负刍的叛乱,让秦国在楚国的经营化作乌有,秦国与楚国的关系正式破裂。
负刍对秦国的态度非常的明确,他要为楚国的先祖复仇,绝对不向秦国低头,他即刻开始召集士卒,让项燕做好对秦国的部署,这一系列的变故,可谓是让天下大惊。吕不韦听闻,先是无奈的长叹,怀念秦国人民的好朋友李园,随即又准备派人去保护后胜和齐王,以免齐国也有人效仿燕丹,熊负刍的行为。
而最头痛的就是秦王嬴政。
因为,他的王后芈茗,就是楚国的宗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