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這是我的星球》-第二百七十五章 太輕,太輕讀書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这是我的星球
不要谢意,要交待。
夏归玄孤身一人,傲立圣山之巅,周围层层叠叠,数万巨龙包围盘旋,左右太清,身后无相,前方龙神……
他还受着些伤。
如果龙族不要脸,非要继续群起攻之,不说能不能杀他,至少他一定要败走。
然而他还是卓然而立,说,“给本座一个交待!”
霸道张狂如此,仿佛他才是包围了龙族全体一样。
然而此时此刻,却没有人觉得他狂妄。
对于一位单人匹马杀上圣山,攻破圣殿的人……他有这个资格狂妄。
水晶回忆
他是受了伤,但龙族的伤更重。
某种意义上,这甚至可以算一次龙族的“灭国之战”,主要在于象征性质……圣殿被人打破了,这是什么概念?
愤怒,屈辱,坍塌……
但同样,有佩服,没有人觉得“不服”。没有什么可不服的,对方连法宝都很少,只用了一鼎一剑,也没有任何人帮忙,孤身而上,力压群龙。
他甚至在这样的条件下还手下留情,如果大开杀戒,今天可以成为龙族之殇!
强者理应得到尊重。
何况这事……好像有点内情?向雨荨真是他徒弟,反而是龙族在对付自家小公主,龙神之前是什么状态,为什么说现在才“醒了”?而为什么醒了之后,却不是出手攻击正在破门的夏归玄,反而是在攻击敖山?
贵女娇妃
万千巨龙鸦雀无声地盘旋四周,都在等龙神的答案。
龙神沉默片刻,声传天下:“敖山妒忌后进,勾结外人,谋害同族。着即押赴缚龙池,受万蛇吞噬之刑。”
敖山的惨叫声传来:“不、不要,龙神听我解释……”
声音戛然而止,已经被龙神定住元神,转移到了受刑之处。
从它的惊恐与周遭龙族的色变可知,这应当是一种严厉的酷刑。
夏归玄的神色不见满意,依然板着脸站在那里不说话。
意思很明显,惩戒谋害同族者,本来就是你们龙族应该做的事,这不算交待。
龙神沉默了一下,续道:“向雨荨累积多次任务考核优异,继承序列上升为第十七,若突破无相,则自动跃升第五。”
龙族一阵骚动。
第五是什么概念?
如果按照实力去排,龙族三位太清龙,时空双龙在这,还有一位此时不在龙域,这就是前三。第四不好排,因为无相巅峰的龙好几条,但龙神这里的序列不仅仅按照实力,当然还按照内部职务,第四就是龙神殿长老会的大长老。
原本的第五,是龙门护法……敖山。
这种继承序列很微妙,因为太清之龙往往没有这类继承的心思,首先追求就不在这,其次它们自己随便去一个位面都是顶级真神……所以真对这种继承权有心的,就是无相长老们。
换句话说,第五其实就是第二……别看好像龙神不灭,继承权没用,实际上这种排位就能无形中给予地位象征,大家一起走出去,自然就会以你为核心。
可向雨荨才一千多岁……还是一只萝莉。
有不少龙不服,瞪大眼睛看着扑在夏归玄怀里的向雨荨。
夏归玄冷眼一扫,群龙纷纷避开目光,不敢多言。
谁敢不服……不怕被她师父锤死?
恐怕龙神给予这么大的地位跨越,也是想到这种“盟友”的因素?也是给的“交待”。
这确实算个交待了,夏归玄神色还是不满意,冷冷地继续看着龙神,一言不发。
龙神续道:“吾回溯此前场景……东皇想要神龙元血?”
夏归玄淡淡道:“我现在有些困惑,暂时不要了。”
龙神沉默片刻,叹了口气:“这个不要紧。”
随着谜语人般的对话,一滴晶莹剔透的玉色血液出现在夏归玄面前。
“东皇要不要是东皇的事,赠不赠予,是吾的选择……你想拿去丢掉也随你意。”
听了这话,夏归玄终于有点笑意:“你这龙……算了,我收下。”
龙神又道:“苍龙心火,不是一簇取之就没的火种……而是吸收体悟之用。那位火女需要此火,等她醒了随便用。”
夏归玄淡淡道:“既然不是取之就没,那也就不值钱。”
龙神也笑了:“东皇气度,可不是用来敲竹杠的。”
幽冥神妃
夏归玄抬头想了想:“太轻,太轻。”
向雨荨憋着笑意垂下了脑袋。
这是COS猴子闯龙宫吗?
龙神显然也知道这个梗,失笑道:“定海神珍铁,是令祖父之物,敲到我这里来何用?”
夏归玄板着脸:“我要的是棒子吗?”
龙神想了想,叹息道:“龙族出了不肖之徒,还要东皇拼着受伤,救我们自己的公主,这事儿确实让龙头大。无论如何,龙族承了东皇此情,我看东皇手头缺法宝,需求什么,可以自取。”
这交待就大了。
说实话,一般的东西夏归玄根本看不上,或者即使需求某某材料也不是非要在你这拿,人家哪里搞不到?所以要打发他,当然只能最顶级的东西才能让他满意,否则就是“太轻,太轻”。
既然愿意给最顶级的了,那索性再卖个好,你自取就是了,相信太清之意自有分寸,只取所需的,总不会把龙域给搬空了……其实越是敞开了让你拿,你自己也越是不好意思乱拿,此人心也。
夏归玄神色有了几分古怪。
龙神的这种思维,很人性化,是人情世故的体现,AI设定不出来的……和原先的猜测又有几分对不上了。
“行吧。”夏归玄终于没再敲下去,淡淡道:“龙神想必也要收拾乱象,整治乾坤……我这边也要疗伤和帮无月治疗,大家暂时歇了,明日夏某再来寻龙神,有些话私下说说。”
龙神显然知道夏归玄想说什么,笑了笑道:“随时恭候。”
夏归玄牵着小徒弟的手,在万龙围观之下,大步下山。
不少龙族心中都在叹息,这肆虐龙域如入无人之境,不说实力,光是气魄也是万里无一,佩服归佩服,自己龙域变成了衬托人家牛逼的背景板,心中总归不是滋味。
有龙族长老忍不住对龙神道:“父神,我们……是不是太示弱了?此时真要打下去,他也讨不了好,何必步步退让,搞得跟战败赔偿一样……”
“我们该不该赔?”
“……该。”
“他要走,你拦不拦得住?”
“拦不住。”
“你想和这样的人为友还是为敌?”
长老们沉默。
这话的意思,其实不是怕为敌。
而是望为友。
为了自己的徒弟、朋友,闯奇险之地,血染征袍,谁心中没有一点感触?能和这样的人交朋友,为什么要为敌?
大长老叹了口气:“当为友。”
“那还在这里放什么屁?”龙神暴怒起来:“捉拿敖山余党,全部送上斩龙台!”
那边夏归玄已经和向雨荨到了火焰之源,焱无月正躺在火焰之中休眠,如同火床里的睡美人。
夏归玄坐在焱无月身边,轻轻抚着她的面颊:“她才是血染征袍,九死一生,我不是……”
“你也是啊师父。”向雨荨定定地看着他:“在你决定闯山之前,你不知道自己会恢复巅峰的,对不对……你也是打算带着伤躯去拼命的……”
是的,夏归玄没有想过做出决定之后自己居然恢复了巅峰,他原来的打算确实是去拼命的,结局可不一定会比焱无月好到哪里去……
步步为赢 dleer
夏归玄惊奇的是,这小丫头居然看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