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起點-第三百七十八章 你老婆沒了五斤肉,虧了吧?展示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二长老神色没有变化,又一次动手去拍掉脸上的手。
只是这一拍,又一次拍空。
很快一只手出现在她头上。
“可爱的小家伙,摸摸头。”
玖的声音带着笑意。
二长老瞬息而动。
啪!
这次确实没有跟之前一样拍空。
她的手呗对方抓住了。
“你爹娘没教你尊老爱幼吗?”玖抓着二长老的手看着二长老一本正经道。
二长老:“…,我可不觉得阁下是我们长辈。”
“我诞生于无尽岁月之前,前辈是必然的事,不值得你尊敬吗?
因为成长时间过于缓慢,长时间保持小孩子模样。
不值得你疼爱吗?”玖站在二长老跟前道:
“你看,你比我高一个头。
你是大人。”
二长老看着玖,一时间没有回答。
“你是谁?”二长老问道。
对方的存在很特殊。
而且很强,不是普通的强。
修为对这个人来说仿佛没有任何作用。
这个人,绝对不是她认知中的人。
“我是曾经的天地独一真神,你可以叫我玖。”玖笑着道。
“独一真神?”二长老皱眉。
她第一时间想到了唯一真神柒。
她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关系不能说哦,你也不要问。
我都被他们问烦了。
看到我这么伟大的存在,都不给我面子。”玖飘了起来看着二长老,轻声道:
“这次我偷偷的让权能从万都城过来,是有事想跟你说。”
“果然是你主动把我引过来的吗?”二长老皱眉。
从一开始她就感觉,这力量故意在召唤她。
不过对方跟唯一真神有个相同点,那就是都是小不点。
而且一个柒,一个玖。
这么看都有关系。
“对啊,不过是顺便,你猜我要跟你说什么?”玖看着二长老问道。
她感觉二长老好可爱。
这么可爱却不能长高…
真是刚刚好。
“没兴趣。”二长老说着就打算离去。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里的空间,没有那么凝实。
“比如跟流火有关。”
二长老没有停下。
“又比如跟陆水为什么那么特殊有关,你不是一直没有确定流火到底是谁吗?
我能给你准确的答案。”
玖的声音落下。
二长老停了下来。
然后看向玖:
“你知道?”
玖笑了笑,然后身上开始出现真神威压。
“我乃天地独一真神,我有独一权能,看过去未来。”
玖自信的看着二长老。
二长老看着玖没有说话。
玖歪着头跟二长老对视。
然后大眼瞪大眼。
最后玖开口道:
“你不可爱了。”
“你知道陆水?”二长老开口问道。
“对啊,他问了我好多问题,但是我能回答他的不多。
我能看到,整个时代在以他为中心。
我不敢跟他说太多,这样会影响很多事。
拥有独一权能的我,很想回答他,但是不能回答他。
设定如此,理智上也是如此。”玖坐在一边蹬着小腿道。
“时代的中心?”二长老皱着眉头。
“或许以后,你们会看到。
现在还是按照陆无为说的,不要打扰他。”玖对着二长老笑道。
二长老皱着眉头。
“是不是觉得,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个?”玖得意道:
“我都说了,我是独一真神。
你们在我眼里,就是小孩子。
别以为比我高就比我大。”
二长老觉得这些话,她以前说过。
现在别人这么说,让她有种微妙的感觉。
“不过这个都是随便提提的,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我真正想说的是,这两个月,你们不能离开陆家。
尤其是陆无为。”玖认真道。
“不能离开?”二长老问道。
对方这句话可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大长老一直都在陆家,哪怕离开,都能第一时间赶回来。
对方应该是知道的。
但是还是要提醒一句。
这就说明这两个月会发生很不简单的事。
“是的,不能离开。
这两个月中,会有一天,发生改变整个时代的事。
或者说,时代的转折点要来了。”玖对着二长老很正经的说道。
不过二长老没看出什么严肃的感觉。
仿佛玖不是很在意。
“时代的转折点?跟陆水有关?”二长老不觉得其他人可以引动这件事。
“无关哦。”玖摇了摇头道:
“是一件很独特的事。
其实我也想看看是怎么回事。
我看不到具体。
仿佛有一层迷雾。
要不,让我留在你身上一段时间。
让我看一眼,这样或许我就能看到这个世界不协调的命理是怎么回事。
如果可以说,我就告诉你。
赛尔号之迷途魂殇 卡莱
怎样?”
“你是真神,我是凡人,可以在我身上停留?”二长老问道。
“当然,我们一样可爱。”玖道。
“你觉得我会信你吗?”
“你会的。”
“为什么你会这么肯定?”
“因为你尊老爱幼。”
“…….”
“好了,要没时间了,我躲在你身上咯。”
不过片刻之间,二长老就恢复了正常。
她站在街道中,没有人看到她,也没有人会靠近她。
此时二长老眉头微微皱起。
只是很快她又松开了眉头。
拿了个丹药吃了口后,她便往回走去。
一步便消失在原地。

等再一次出现的时候,二长老就在池塘边。
此时一阵微风吹拂而过。
二长老的白色大衣随风轻微摇摆。
“出事了?”
平缓的声音在池塘中出现。
二长老看着池塘,沉默了片刻,直接道:
“有人告诉我,这两个月的某一天。
陆家会发生一件改变整个时代的事。”
“可信?”平缓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我信。”二长老微微点头。
随后没有任何声音响起。
池塘水面无波。
二长老站在那里,不曾言语。
片刻之后,池塘传出声音:
“好。”
二长老没有再多说什么。
而是转头离开。
在二长老离开后,一阵微风又一次吹拂而起。
随后归于平静。
疑烟的情
————
“小姐,要下山吗?”丁凉跟在慕雪身后开口问道。
现在她家小姐已经来到了陆家大门。
丁凉本以为她家小姐,只是出来散散步。
毕竟在陆夫人那边,吃了不少东西。
只是小姐走着走着,就好像要下山。
所以她有些在意。
此时的秋云小镇。
还是有不少人。
她的实力不够,不过可以联系一下小镇的一些人。
这是陆夫人吩咐的。
她小姐在陆家一直被保护着。
“没有,就逛逛。”慕雪轻声说道。
随后慕雪就来到了陆家门口。
她往山下看了一眼。
然后就打算回去。
犹豫了下,她又看了一眼。
然后看了半个小时。
丁凉站在后面,终于知道她家小姐在干嘛了。
她家小姐在等陆少爷回来。
这次她什么都不敢说。
慕雪看了许久,最后觉得陆水今天是不能回来了。
随后便打算回去。
只是刚刚转头要回去。
她就突然听到了脚步声。
慕雪愣了下,然后立即往里面走去。
丁凉自然也听到了脚步声。
不过她还是跟着小姐进去。
不敢说,也不敢问。

陆水一步步往家里走去。
不多时,就来到了家门口。
真武真灵已经不在他身后。
该交代的都交代了,该吩咐的,他也吩咐了。
目前没有什么事。
近些日子,应该只有外出参加婚礼这件事。
至于虫谷那边,那是慕雪的事。
重生之填房 征文作者
他只要找人打听一下就好。
陆水走进了大门,他在想用什么理由去慕雪那边的院子逛一圈。
好看看慕雪在干嘛。
只是她一进去,就看到慕雪在远处,正往他这边而来。
“感知到我回来了?”
陆水心里有些意外。
随后他发现丁凉不在。
也就说,慕雪是知道他回来了。
或者说她本来就在这等。
“慕小姐怎么在这里?”陆水走近慕雪,开口问道。
“从黎音姨那边出来,散散步。”慕雪站在陆水跟前,看着陆水,语气中带着淡淡笑意:
“陆少爷刚刚回来?”
“刚回来。”陆水来到慕雪身边,好奇道:
夜半血族幻月奇迹
“慕小姐要去哪散步?”
“能去小镇逛逛吗?”慕雪看着陆水。
面对慕雪的目光,陆水下意识的点头:
“走吧。”
他刚刚上来,就要下去。
但是谁让慕雪开口呢?
丁凉躲在后面偷偷的看了一眼,确定是陆少爷回来后,她才敢离开。
后面的事,自然不是她可以参与的了。
到秋云小镇的时候,天黑的很彻底,小镇夜市也已经开启。
虽然人不是很多,但是相比以往是多了一些。
毕竟最近一段时间,外人来了不少。
“慕小姐这两天都在我娘那边吗?”陆水好奇的问道。
毕竟是跟婚礼相关。
陆水也会关心一下的。
虽然他帮不上什么忙。
不过,慕雪大概也不用他帮忙。
“嗯。”慕雪轻轻点头:
“已经忙了差不多了。
味道也试过了。
等婚礼的时候,就可以用了。”
对于婚礼,慕雪很期待。
上一世她什么都不懂,谁也不认识。
自己没有关注过婚礼本身。
这次不一样了。
该认识的她都认识。
该明白的她也明白,身边又有陆水在,她自然很期待。
还有四个月。
很快了。
“陆少爷要试吃吗?我跟黎音姨学了做法,跟木槿姨学了配方。”慕雪看着陆水。
对她来说,给陆水做吃的,是一件高兴的事。
“不吃。”陆水直接拒绝:
“万一慕小姐得到了我娘的真传。”
慕雪:“……”
总感觉娘被冒犯了。
“陆少爷后面几天还有别的事吗?”慕雪开口问道。
她就是想问问,带不带她去参加别人婚礼。
嗯,主要还是提醒陆水。
别忘了。
“慕小姐觉得我应该有事吗?”陆水转头看向慕雪。
慕雪想问什么,他还是知道的。
但是他就不说。
慕雪看着陆水,感觉陆水在为难她。
然后,她拿出了笔记本,开始记起来。
陆水:“……”
他感觉慕雪玩不起。
他们走在路边,肩并肩走的很近。
慕雪觉得自己万一就忍不住挽着陆水。
走到了一小会,陆水感觉衣服被拉住了。
转头一看,是慕雪用手拉着他的衣服。
“陆少爷,那边。”慕雪收回手,指着边上的店。
陆水转头看了过去。
发现他们已经在花雨雪季前。
而花雨雪季还摆着一个牌子,是有新品。
“慕小姐…”陆水看了看慕雪的肚子。
今天的慕雪腰没有束的那么明显。
“陆少爷是觉得会胖吗?”慕雪直接打断了陆水,然后轻轻摆了摆裙子道:
“我今天早上称过了,瘦了五斤。”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陆水愣住了。
瘦,瘦了五斤?
怎么可能呢?
他没饿着慕雪啊。
慕雪也不可能用她的混元之气来减肥。
呸!
她身材那么好,减什么肥。
慕雪看着陆水眼中有一丝丝的得意。
叫你天天说我胖,瘦了吧,亏了你老婆几斤肉了吧?
心疼了吧?
在陆水的眼中,慕雪没有瘦了的样子。
至少脸上看上去没有,身上或多或少也看不到。
有些地方是不会瘦的。
可惜,看不到慕雪的腿,不然就能分辨出来。
总不能大半夜摸到慕雪房间查看吧?
一时间陆水有些好奇,他要是大半夜摸到慕雪房间,慕雪会什么反应呢?
嗯,大概是趁机把他打半死。
他还无话可说。
然后背负登徒子的骂名。
三长老大概要顶着上亿的脸跟他谈心了。
他爹娘大概会去趟慕家,让他们下周完婚。
推一周的主要原因,大概还是让他养伤。
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陆少爷?”慕雪靠近陆水,好奇的叫了句。
不知道陆水在瞎想什么。
“看来慕小姐对自己少了五斤肉也很心疼,想要进去找回来。”陆水平静的开口。
然后带着慕雪往花雨雪季走去。
慕雪看着前面的陆水,磨了磨牙。
到底是谁心疼了呀?
不过她还是第一时间跟了上去。
“少爷,少奶奶。”花季给石头喂了个灵石后,就看到了陆水跟慕雪。
自然第一时间打招呼。
“新品,来两个。”陆水指着边上的新品直接道。
“两个?”花季解释道:
“新品是两人份的,少奶奶跟少爷要是吃不多,可以点一个一起吃就好。”
“我有钱。”陆水直接道。
花季:“……”
最后她只能应下。
少爷都说有钱了,她还敢说什么?
等花季进去了,陆水才看向慕雪道:
“慕小姐都瘦了五斤,想来一斤的甜点吃起来是没有压力的。”
慕雪:“……,那陆少爷吃得下吗?”
“我不爱吃呀,所以吃不下。”陆水答。
慕雪:“…”
等我哪天晚上摸过去,咬死你。
————
漂浮的群岛。
五个人站在漂浮的石块上。
“云端三仙因为仙籍活了下来。”主持事宜的前辈看着其他人道:
“你们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帝尊的力量开始复苏了?”高远开口问道。
其他人也有些惊讶。
他们知道太一仙君本来没有那么快苏醒,还需要一些时日的。
但是关键时刻,特殊的力量传了回来。
太一仙君在这股力量下,顷刻间苏醒。
而且实力在以极快的速度恢复。
那时候他们全都感觉到了,感觉到了来自仙君的可怕威压。
也就是那个时候,他们听到了云端三仙凄惨的叫声。
他们听的头皮发麻。
面对云端三仙的求救,太一仙君没有等恢复到最好的状态,直接出手。
那惊人的对决,传了过来。
让他们都有些畏惧。
而且仙君受伤了。
很重。
不过云端三仙还是被救回来了。
之后就没有他们什么事。
今日才传来消息。
“是的,在根源力量的加持下,帝尊终于有了苏醒的迹象。
帝尊在哪我们不知道,他处于什么状态也没人知道。
但是属于他的力量已经开始出现影响。”主持事宜的前辈顿了下又道:
“目前为止神众应该也恢复了很多,根据云端三仙所说。
黑暗女神好像直接去了。
但是被那位神秘人击杀。
应该是一具分身。”
“那位神秘人,明显不正常。
听说他从下层走向上层。
就没有什么猜测吗?”听云惜好奇的问道。
面对这个问题,所有人都没有答案。
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个人会是谁。
想防备都无法防备。
“会不会跟那个流火有关?”魔剑斩徒问道。
目前来看,也就那个流火以及他背后的势力,足够神秘,也足够强大。
“不能排除这种可能,他们确实有这种实力。
总之,流火这边还是要调查。
不弄清楚,始终是个隐患。”主持事宜的前辈道。
他们都知道流火是特殊的。
对方杀了他们仙庭那么多人。
同时也杀过太阳之子。
怎么看都跟他们这些古老势力不对付。
至于对方到底是谁,他们查了这么久,都没有什么线索。
这才是他们头疼的地方。
至于隐天宗。
他们倒是也想去询问。
但是…
全都跑没影了。
隐天宗高层,直接说跟他们无关,然后不知道哪去了。
找隐天宗高层是真的难。
隐天宗普通弟子,根本没有找的必要。
而且谁找,就会上榜。
然后一群人暗杀。
哪怕他们五个,一旦露面对付隐天宗,绝对都会上榜,然后被暗杀。
你根本不知道,对方会什么时候动手。
道宗都有类似的记载。
所以没有必要,他们真不想惹隐天宗。
“太一仙君也不加入会议吗?”有人开口询问道。
其他仙是因为没有战神的命令,不能加入会议。
可太一仙君不比战神地位差。
所以他无需听战神的。
“不加入。”主持事宜的前辈道:
“不是这方面的仙,以后都不加入会议。
会议依然以我们为主,后续唤醒计划,没有意外的情况下,没有人可以干预。”
不管是战神,还是星司仙君,以及现在太一仙君。
这三位都没有加入会议,同样不允许别人随便加入会议。
一旦有他人加入,那么会影响均衡。
适得其反。
但是有时候,就不一样了,比如战神察觉到了天地变化。
只有一位仙君的他们,必须全力唤醒太一。
以防备后续的事。
但是执行还是需要他们来。
当然也有可能是层次上的问题。
他们没有共同语言。
为了不影响仙庭后续恢复,还是不要强制融入的好。
“目前把之前做的事,完善。
然后跟鱼仙籍活跃情况,开始唤醒。
对我们来说,会容易很多。
不过有些仙也会自己苏醒,我们侧面帮助即可。”主持事宜的前辈大致说了下,然后看向魔剑斩徒:
“关于唐跟慕的事,可以重新入手了。”
“因为时间是上的变化,所以需要重新再来一次。
如果再被停,还是会功亏一篑。”魔剑斩徒道。
“应该不会再出意外了。”主持事宜的那位前辈说道。
正常来说,以前都没有什么大意外的。
最近,是真的不正常。
世界还在变化。
他们也不知道终点在哪。
“对了,你们有没有听过蛊神?”听云惜问道。
“蛊神?”高远想了下道:
“万物精华所成的蛊?”
“我记得仙庭中有记载,帝尊曾寻找过,但是并没有找到。
还特地留下了绝仙仙籍。
为的就是给蛊神。
不会是这个蛊神吧?”有人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但是可能性不低。
据说现在在天女宗,而虫谷已经盯上了。”听云惜说道。
“那么去调查一下吧。”主持事宜的人道:
“如果可以,那么就想办法争取。
不用着急,蛊神有自我灵智,等几年,它就难以被掌控。
会自己选择是否加入仙庭。”
听云惜点头。
这件事确实急不得。
但是她会关注的。
就看最后蛊神会落到谁的手中。
到时候有办法建立联系即可。
“最近要关注一下神众跟佛门,你们谁有空?”主持事宜的前辈问道。
“我吧,我最近还在寻找天机楼宇的下落,他应该知道流火是谁。
但是明显在担心什么。
找到他应该就能知道清楚。
位置上也容易关注神众跟佛门。
如果能够找到天机楼宇,那就更容易一些了。”高远开口说道。
天机楼宇知道很多,这大家都懂。
但是想让他开口很难。
现在又变了,想要找到他都是很难的一件事。
“那好,各执其就,有问题可以向我求援。”
不多时,漂浮的石块上,缓缓失去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