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深淵歸途 起點-12 當行則行看書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文学社向学校申请了一个教室作为文学交流会的活动场地。社团来的人还是挺多的,更多的也有像李娴这样慕名而来凑热闹的人,崔赋这个名字在学生当中好像也有点名气,虽然陆凝和应采依不知道,但她俩反而是少数。
和社团里认识的同学打了个招呼之后,三个人就找了一个后排的座位坐下了。李娴也只是想来看看原作者真人什么模样,并没有追星那股狂热的劲头,只是略显兴致高昂了一些。
会是十点开始,九点半的时候,文学社的社长就进来向众人叮嘱了一下礼节之类的问题。当然这其实挺多余的,这里的人多数都是怀着看名人的心情来的,有几个会不遵守礼节?
接近十点的时候,那位被众人期待已久的崔赋终于走进了教室里面。
首先,他看上去很年轻,最多三十岁出头,面目间很有一股文人的气质,进屋之后先微笑着打了一个招呼,然后走到黑板前把自己的名字写了一下。
“各位好,很荣幸今天能够受邀来到这里做客。也许在座有人没听说过我,我的笔名是崔赋,诗词歌赋的赋。我的作品如今也小有名气,最大的可能就是《墨钟》了。当然了,我是编剧,也是作家,今天来见见大家,除了分享一点自己的见闻以外,更多的也是和诸位以文会友,效仿古时候的文人雅士。”
话音刚落,下面就有人鼓起掌来,看上去就是社长领头的。
“大家不用这么客气,那么,前半段我来将,后半段大家聊。按照这个流程……”
崔赋打开了投影,开始放出幻灯片。他的口才不错,而且温文儒雅这四个字也确实能形容他。讲述的也都是创作过程中经历的趣事,并不枯燥。
不过李娴很快就感觉有些无聊了,在后面悄悄打了个哈欠。
“怎么了?”陆凝看了看她。
“这人……帅还算帅,但是不是我的菜……我对文学创作没兴趣啊。”
“那你缠着我们要一起过来。”应采依没好气地说。
“这不是好奇心起嘛。哎呀现在要离开也不好……我偷偷眯一会没人能发现吧?”
“这时间点对你来说算早起了是吧?”应采依瞪了她一眼,“算了,别打呼噜。”
“得嘞。”
大约用了四十五分钟的时间,崔赋终于结束了他的讲述,很多人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这时,社长起身,从角落里拎过来了一个包裹,放在讲台上。
崔赋笑着说:“作为礼物,我给大家带来了十本《墨钟》的精装本,如果大家希望的话我还可以在扉页为大家写一个寄语。当然,携带有限,所以我们只抽十个幸运的同学。”
限制 級 軍婚
社长在旁边说道:“各位,教室的座位后面都有编号,大家自己查看一下,我们就用这个编号来抽奖,崔老师会用随机工具抽出能够获得书的人!大家不要乱啊!”
陆凝扭头瞅了一眼自己座位的号码,97号,由于是后排所以数字挺大。李娴也被应采依戳醒了,两个人是95和96号。
“大家,确认完毕之后,崔老师就要抽奖了!”社长拍了拍手,然后扭脸笑道,“崔老师您请吧?”
“好,如果抽到空位就重新抽,教室里有一百一十个椅子……随机工具已经准备好了。”崔赋打开随机数工具,上面到的十个格子在快速跳动着数字,他闭上眼睛,迅速点了十下。
有人欢呼,有人遗憾地叹息了一声。
“哎,陆凝,有你!”应采依看到最后蹦出来的那个“97”,兴奋地拍了拍陆凝,“上去领回来吧。”
“好,好。”陆凝笑笑,站起来走到了前面去。
十本精装的书籍已经拆出来放在了桌上,陆凝本来也就是随意扫了一眼,结果忽然看到了一段熟悉的文字。
不是文字,而是符号,和之前在龚教授的办公室所看到的那些碎纸上的符号一样。它们虽然不具有直接引发畸变点现象的效果,却能看得出来自同源。
这些符号,被人以水墨风格印在了封面上,成为了背景的一部分。
陆凝暂时不动声色,她没有观察到畸变点现象说明它们已经像自己回收的那个一样失去了效果,而且这书这么被大肆印刷出来,估计早就传播到各地,如果要出事早该出事了。
“这位同学,请问想要我写些什么吗?”
很快就轮到了陆凝。
她沉吟片刻之后,对崔赋说:“请写上,【致,不要忘记回家的路】。”
“哦,还真是特别,看起来同学一定很喜欢自己的家。”崔赋很快就在扉页上写好了,将书合起来递给陆凝。
“我还想问一下……您的这个封面是谁给设计的?很有风格。”
“哈哈,这确实是委托了一位有名的画手给画的,毕竟《墨钟》算是我的得意作品,也不希望有什么瑕疵。这封面我非常满意,将故事的神韵浓缩其中,又不失雅致和气派。”
“啊……不知道我能否问一下那位画手的联系方式?因为这个风格我也很喜欢,最近也许有邀稿的需要。”陆凝笑着说。
美人 策
“既然是生意,当然没问题。只不过这邀稿的价格恐怕不菲,同学可要仔细想想才好。”崔赋取出手机,很快找到了一个电话号码,报给了陆凝,“这是商业联系的号码,你将自己的要求说给对方,一定要问问价位。”
“知道了,谢谢您。”
陆凝拿着书回到了座位那里,应采依要过来看了两眼,称赞了一句。李娴倒是不太感兴趣,看看接下来交流会就要开始了,便打算告辞回去,应采依看看自己兴趣也不高,也打算离开了。
“我再看看。”陆凝没有跟两个朋友一起走,难得找到了线索,她打算继续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后续事件发生。
后面的讨论就比较热闹了,而熟悉的人自然围在了一起,有人还传看起了书籍。一些胆子大的过去和崔赋聊,很快就发现崔赋其实很平易近人,问起创作方面的事也很有经验,也不愧是这么年轻就写了好几部作品的人。
“崔老师为什么会来我们这里啊?”有人问到,听到这个问题,陆凝也立刻竖起了耳朵。
“我是来这里取材的。”崔赋笑着说,“最近在构思新的作品,需要了解一些风土人情方面的东西,就来了这里。今天下午两点我就要坐车前往沉月镇,你们知道吧?”
“知道知道,新生入学那会我还去那里玩了一圈。”
“不过这种古镇旅游景点几乎每个地方都有吧?您也该游览过不少。”
“旅游和取材不是一回事。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民风民俗,你们旅游的时候多半是吃些小吃,拍拍美景。但是我呢,还得和当地人聊聊天,问问各地有什么民俗,特殊的传说。其实这些都很有意思来着。”崔赋说。
“写书可真累啊……”
“不,你们要想,又能坚持兴趣又能随时旅游,这不是一件非常令人愉快的事吗?”
“那您到过哪些地方?又有什么有趣的见闻能和我们说说吗?”
“这个……可就很多了,你们想听哪方面的?”
江湖一刀
陆凝就在这时候走了过去。
“请问老师能讲讲……关于《墨钟》这本书的灵感来历和您为此去过什么地方吗?我挺有兴趣的。”
陆凝这话立刻得到了周围人的赞同。
带着青山穿越 漆黑血海
“对对对,我们也挺想知道的!”
崔赋笑了笑,挑了一段旅行故事开始讲述了起来。他的旅行经历和正常的旅行者略有些不同,造访过很多不同的人家,倒是更像一位记者。整段故事陆凝听着也只是一个比较新鲜的访问而已,直到最后……
“那位先生热情地留下我享用了一下当地的美食,还向我展示了一张字画,说是先祖留下来的宝贵遗产。也正是这幅画奠定了我对于整个故事的构思,或许你们没有想过,会有那么一张令人心驰神往的画。”
“是……什么样的啊?”有人问。
“画分为上下,上方是山河流水人间百态,而下方则是草书,没有落款。我想诸位一定见多了画册上的各种名画,但这幅画……如何形容呢?”崔赋露出一副神往的表情,“只可惜不能拍照,那上面的风物就仿佛是真实存在的一般,无论怎么想都是大家才能画出来的传世之作。”
“您的故事里主角就是去寻找这样一幅栩栩如生的画,不过……老师的故事应该还没有讲完吧?”有个学生问道。
“的确,墨钟只是讲完了一个阶段的故事,但是我在写下接下来的故事之前,还想回去重新看一看那幅画。”
“能说出那个老人住在什么地方吗?”陆凝问道。
“这个啊……可以,不过你们如果要拜访对方的话,要做好准备,与当地人友善沟通可是必须的,哈哈哈。”
陆凝拿到地址之后满意地离开了教室。
=
画手茅以正,擅长水墨画和油画,当然,在现在的时代也懂得如何利用电脑来辅助绘画。陆凝在网上查了一下这个人,和崔赋差不多的年龄,以她的绘画水平也看不出对方到底有多厉害,只能说公开的作品都挺漂亮的。
至于老人住的地方叫直舆镇,距离陆凝大学所在的省份隔着一个省,坐火车过去的话大约要两个小时的车程。这个小镇在网上没有任何资料,只能在地图上看到名字,倒是能确定是真正存在的。
陆凝的课程比较少,而现在又不是最紧凑的时候,如果她想的话,空出一点时间来也没问题。只不过现在只是一点怀疑,她真的要为此来一个跨省旅行吗?
答案很快就出来了——陆凝可不是放着心里一点猜疑当成错觉的那种人,如果不将一切都查看清楚,她大概也难以安宁了。她迅速决定好了之后,就发邮件给自己的班主任请假,陆凝的期中考试成绩很不错,班主任也知道她身体的情况,很快就批准了假条。这要是换别人恐怕还得去找校医开证明,陆凝倒是免了这个麻烦。紧接着,她就在网上购买了前往直舆镇那个省市的火车票。
收拾行李的时候她也没瞒着几个室友,李娴只是简单叮嘱了两句注意安全,而应采依道别之余还有些羡慕陆凝这种想到就立即行动的自由。
周六一早,陆凝就带上自己收拾好的背包,坐上了前往直舆镇的火车。
一路乘车的过程没什么好说的,她在市火车站下车之后,便按照手机导航的指示找到了去直舆镇的公交车。等到抵达目的地,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陆凝下车之后就被这里的景色稍微震惊了一下。
崔赋取材的地方当然也是山清水秀,这个镇子依山而建,风景秀美。而对陆凝来说,甚至还能加上“瑞气千条”这几个字,整个镇子生机勃勃,估计光是住在这里都能益寿延年。
当然,十一月中,已经不是旅游的旺季了,镇里游客稀少,人们都进行着日常的工作生活。这里也不是那种完全仿古代的小镇,只是新楼盖起也不会是那种摩天大楼,外面除了一些必要的空调外机之类的以外少见一些现代社会的用品而已。
一条河流从山上留下来,穿过了镇子,使这里增添了一些水乡的味道。这里虽有旅游业,却不是景区,无人售票或者出售地图之类,陆凝只能靠着手机上的地图摸索,顺道向路旁一些洗衣服、下棋的镇民打听道路。
然而当她问起那位老人家的住址的时候,镇民却遗憾地告诉她,今年五月份的时候那家的老人去世了,他的儿子女儿回来收拾了他的东西,房子也准备卖掉。只不过这里的房子不是特别好卖,目前只是做着短租的生意,如果陆凝想看或许要去看一眼那里有没有人。
陆凝道谢之后,走向了那个老人曾经居住的房子。无论有没有人,都不妨碍她看看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