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第一章 火中取栗相伴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这个刺客有毛病
商九歌坐在船的桅杆之上,海风在她的身旁拂过。
之所以会站在这里,是因为方别告诉她,如果坐在尽量高的位置,那么就可以看出来这个大地其实是圆的。
但是商九歌看了很久,都没有看出来这个大地如何是圆的。
只是看了很多的鸟,和吹了很多的风。
海少女早就已经看厌了,毕竟再如何好看的海,连续看上几天几夜都是千篇一律的景象,总会有点不甚愉快。
而这个时候,少女的身旁响起来了声音:“所以你看出来了没有?”
“哪里看出来了!”商九歌气鼓鼓地说道:“明明大海是那么的平,你凭什么说这个大地是圆的。”
“关于这个问题嘛。”方别笑了笑:“你看到远处的那座灯塔了吗?”
“灯塔?”商九歌侧了侧头,看向四周:“哪里?”
在商九歌的视野中,确实看不到灯塔的存在。
“那里。”方别给商九歌指了指。
少女顺着方别指向的方向,看到了远处一个小小的点。
橫掃 晚 清 的 無敵 艦隊
那个小小的点,怎么看起来都不像是灯塔的样子。
“那是灯塔?”商九歌问道。
你是我的劫难 苏小雨
“那当然是灯塔。”方别认真说道。
“你是欺负我没有见过灯塔吗?”商九歌问道。
“你确实没有在一个如此大的曲面上看见过远方的灯塔。”方别笑了笑。
“现在你看到的是灯塔的头。”
“接下来,如果船继续向前的话,你就会看到灯塔的身躯和那厚重的塔基。”
“是这样吗?”商九歌迟疑了。
“为什么会先看到灯塔的头呢?”
如果大地是一个绝对的平面的话,那么肯定是同时可以看到塔的全部身躯。
“所以说大地其实是一个球。”方别淡淡说道:“我们现在正在一个曲面上缓慢移动,所以说看到的事物都只能看到最尖端的东西就好像看远方的船就只能看到桅杆一样,看远方的灯塔,最先看到的一定是塔尖。”
“所以说这也是夜晚灯塔存在的重要价值。”
商九歌不住点头,这么简单的道理她还是懂得。
不过少女看向方别的眼神明显变了:“原来你除了打架之外还懂得这么多东西啊。”
“我懂的东西比你想象中要多得多,不过那些大多数都是无用的东西。”方别看着商九歌淡淡说道。
还没有等方别说完,商九歌已经满眼放光地开口了:“那么你说,大地是一个曲面,那么最终会不会大地像是一个苹果一样是整个都是圆的呢?”
少女发出了大胆的猜测。
方别有点无奈地点了点头,没有想到商九歌这么大了,居然还对地圆说这么感兴趣:“大地当然是圆的了。”
“那么如果我们乘着船从一个方向出发,那么最终会不会绕大地一个圈,最终回到原点?”商九歌继续问道。
“还是别了,这样做比较费船长,我听说过一个诅咒。”方别看着商九歌说道。
“什么诅咒?”少女果不其然地发问了。
“这个诅咒就是所有想要进行环球航行的人,船长肯定会死在半路上。”少年一本正经地对商九歌说道。
“这样哦。”商九歌点了点头:“那么我们不做船长不就行了?”
“如果能够绕这个大地走一圈,一定是非常有趣的事情。”
“那一定要准备很多的吃的,我听说如果乘船绕大地走一圈的话,那可能要花费几年的时间,而想要准备能够储备几年的食物在船上那种恶劣的环境下保存,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方别认真地从商九歌最在意的地方去否决少女的异想天开,毕竟少女当初为了看海从华山上走下来,你要是给她一个机会,她肯定会兴冲冲地环球航行一次。
虽然事实上按照真实的历史进程,这个时间麦哲伦已经凉了几十年了,但是这并不是能够很快传遍整个世界的故事。
“要准备很多吃的吗?”商九歌歪头:“我们只准备水不就行了?虽然海水不能喝,但是海水里面有好多可以吃的鱼啊。”
“算了算了,和你讲道理是很难讲明白的。”方别果断决定转移话题:“对了,你知道我们现在看到灯塔意味着什么吗?”
商九歌摇头:“不知道。”
“灯塔是建在陆地上的,最基本的用途,就是在黑夜中避免那些夜航的船只一头撞上岛屿或者陆地导致搁浅或者直接破碎。”方别一本正经地给商九歌解释道,反正这个时候给少女新的话题就能够让她忘掉危险的环球航行:“那么也很明显,灯塔需要相当多的建筑材料了劳动力,并且还需要大量可以燃烧的油脂保证灯塔在黑夜中长明不灭。”
“那么呢?”商九歌继续问道。
对于这种常识性的东西,商九歌一直都是很缺乏的。
就好像之前坐船对于商九歌都是非常陌生并且有趣的事情,商九歌又怎么知道灯塔是做什么用呢?
“那么没有人会如此博爱地在世界上的每一个海角岛屿都建起来灯塔,好让每一个在迷航的船只都掌握自己的方位。”方别看着商九歌说道:“灯塔只在人类活动比较密集的地区被兴建起来,并且有力地维护。”
“而现在我们看到了灯塔,就说明陆地已经不远了,我们马上就可以看到大陆,并且准备登陆了。”
“那不是好事情吗?”商九歌看着方别问道。
两个人此时正坐在高高的桅杆上,所以远方的灯塔,他们是第一批看到的人,但是其他人很快也会看到。
“对于我们而言,当然是好事情了,在经历了这样漫长的航行之后,我们终于抵达了陆地,然后可能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不用坐船了,也就不用将自己的性命寄托在大海的仁慈上了。”
“但是对于岸上的人来说,就不是好事情了。”方别说道。
“为什么?”商九歌看着方别,少女的眼睛漆黑而明亮。
不过这一次她并不是那么的懵懂无知,而是只在等待方别最终的答案。
“因为我们的人实在太多了。”少年也缓缓给了商九歌自己的答案。
商九歌回头望去。
在她的面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和海面上若隐若现的灯塔,代表着陆地就在眼前。
而在她的身后,是无数起起落落的船帆,那各色的船帆在海风中舒展,就好像无数抱着叶子横渡河流的蚂蚁,但是现在,他们所横渡的海洋。
“所以我们到岸上会发生什么?”商九歌问道。
“这么多人,大概除了战争之外没有其他的用途了。”方别静静说道:“难不成我们是来找他们开运动会的?”
“什么是运动会?”商九歌发现了滑点。
“运动会就是大家一起来运动的会啊。”少年看着商九歌说道:“奥林匹克你听说过吗?算了,奥林匹克已经停办几千年了,你肯定没听说过,总之运动会姑且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如果未来真的有运动会,我会给你报一个击剑项目的。”
“啊?”商九歌感觉方别说的话又充满了半懂不懂的东西,大概明白这个少年又犯病了。
“总之我们既然不是来开运动会的,那就肯定是打仗的了。”方别看着商九歌慢条斯理地说出来了最后的结论。
商九歌静静点了点头:“所以说织田信长当了老大,也还是会继续打仗的吗?”
在过去的一年间,织田信长已经在颜玉的帮助下,在天皇的默许下,已经陆续击败怀柔了东瀛的大多数大名,并且最终被天皇亲自接见并且封为了东瀛的新将军。
而在整个东瀛大致统一之后,这些并没有消耗过的大量兵员又成了一个新的问题。
因为织田信长面临的一个严峻问题是这些归顺的大名并不是全部被打残了才臣服的,只是因为织田信长掌握了大义,又掌握了最强的军队,几次对他的包围网都很快地被击败,更可怕的是那些敌对的大名很多都被莫名其妙地暗杀掉了,而针对织田信长的暗杀行动则纷纷石沉大海,在织田信长拥有最大的兵力优势,天皇陛下接近公开的支持以及可怕的暗杀能力的三重前提下,东瀛才会以这种几乎不可思议的神奇速度统一。
可是——没有战争的消耗,想让这些归顺的大名自己乖乖地解散兵力进行大规模的削藩,或者说马放南山解甲归田铸剑为犁重归和平——想想都是恨不可能的事情。
于是这便促成了这次远征的成形。
一方面是因为统一的缘故整个东瀛的整体实力大大增强,但是战国时代带来的巨大军力积累的惯性依然在持续,所以说在颜玉的提议下,远征高丽就变成了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毕竟战争就代表着巨大的军功,掠夺来的土地就可以封赏新的功臣,更何况东瀛诸国经过了战国时代的洗礼,一个个自封军神名将,内心膨胀地不得了,更希望能够冲出这个小岛向整个世界展露自己的獠牙。
而面对织田信长所提出来的这个攻略高丽的提议,几乎没有人对此表示拒绝,甚至说奋勇争先。
于是这就促成了这次远征的达成。
先锋部队的数量达到了五万,接下来后续的部队补充会达到十五万之巨,这总数二十万的兵力在传统上被认为是弹丸小国的东瀛拿出来,那还真的是几乎可以震撼整个世界的力量。
“无论谁当了老大,始终要考虑手下那些人的利益。”方别淡淡说道:“并且,这场远征,事实上胜负与否,对于织田信长都可以接受。”
“这是什么意思?”商九歌问道:“如果赢了,织田信长肯定是威望大振,但是输了,同样这也会让他实力受损吧。”
因为商九歌至少还是保持了一个朴素的辩证思维。
“道理是这么一个道理。”方别看着商九歌淡淡说道:“但是实际操作上,如果织田信长清楚这是一场非常凶险的战争,他还会让自己最精锐的部队与同盟被这样无畏地消耗掉吗?”
“不会。”商九歌想了想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看起来是那样的无法无天,事实上却是一个精明到了极点的男人。
就好像那天在桶狭间,在那样的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他依然选择了一个能够保存最多实力的解决方案。
“那么我们又能够获得什么呢?”商九歌看着方别:“我们在东瀛已经呆了一年多,最终帮助那个织田信长成了东瀛的老大,结果现在织田信长要派出这么多的军队来攻打高丽,难道战争就是我们的目的吗?”
“战争永远都不是目的。”方别看着商九歌笑了笑:“战争永远都是手段。”
“你要知道,高丽乃是神州的世代藩属之国,是附庸中的附庸。”
“虽然说并不是神州自己遭到了织田信长的攻击,但是在高丽没有能力抵抗这次侵略的前提下,一定会向神州提出求援的请求。”
“对于这种请求,神州是没有办法拒绝的,毕竟作为天朝上国,怎么可能连自己的朝贡国都保不住,这可是要掉天命的你知道吗?”方别看着商九歌一本正经地说道。
“掉天命?”商九歌问。
“你不要管!”方别看了看商九歌:“你想不想回神州快点见到薛铃他们?”
“想!”商九歌大声说道。
确实很像,毕竟天天吃东瀛的料理,就算刚吃感觉味道还不错,但是吃多了是真的有点不适应。
“那就对了,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火中取栗之事,通过煽动这场国战,最终取得自己应该得到的利益。”
“至于是哪些利益,现在并不能对你开口提及,不过随着事情的进一步发展,一切应该都会在你的面前展开最终的答案。”
“你们又在做很麻烦的事情啊。”商九歌叹了口气:“有什么事是打一架解决不了的吗?”
“为什么要弄得这样麻烦?”
“因为很多事情,偏偏就是打一架解决不了的。”方别看着商九歌静静说道。
正在此时,他们的身下传来了巨大的呐喊声。
“我们看到了。”
“陆地。”
“前方就是陆地。”
“进行战斗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