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闢道立心-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功成交戰,以二敵一相伴

闢道立心
小說推薦闢道立心辟道立心
当吴毅选择以禾珏域之身为主的那一刻,二身不可共存这一结局便已经注定,而吴毅推动璇宸域归入禾珏域内,无疑大大加快了这一进程。
璇宸域之身,没有一丝丝防备,被“诱骗”至此,遭到抹杀。
一山不容二虎,道理谁都明白,但是很少有人明白其中的缘由。有人认为,这是因为山中资源不多,而老虎是山中的霸主,食物链的顶层,资源只能够供养一只老虎存在,所以他们要自相残杀。
但是事实上,这一说法自然是有问题的,因为在很多资源丰富的地方,一山也只能够容下一只老虎。
也有人认为,这是老虎为了抹杀未来的风险,为自己的后代留下足够的生存空间,争夺交配权云云。
相比较而言,吴毅更为赞同后者,老虎如此,人自诩为万物之灵,其实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同类残杀屡见不鲜。
事已至此,禾珏域之身作为最后的胜利者,更不会对此有异议,默默地凝实着劫莲花苞,内中的毁灭莲子归于平息,可见便是大功未成,也相差不远了。
璇宸域归入禾珏域内,璇宸域之身便失去了力量的来源,此刻便是想要殊死一搏,也无力回天。
外间守护石灵与流芒子二者仍未停手,因为劫莲的屏蔽,在他们的感应之中,只是失去了璇宸域之身的气息罢了,至于璇宸域之身究竟如何,便是这两位,也不知具体情形。
而等到两位猜测出可能发生的事情,并降下神通,试图阻挡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
劫莲花开,由内而外,一片又一片,还是那绚丽的七色光华,看起来祥和而平静,又有多少人知道在其中湮灭了另一个吴毅呢?
璇宸域之身化为最为精纯的精气,彻底失去与禾珏域之身一争天下的资格,精气徐徐流入禾珏域之身,气势在一点点地膨胀,连带着璇宸域之身的气运也一并归入禾珏域之身。
二身真正实现了为一。
而到了此刻,吴毅的底牌也终于全部打出来了,面对守护石灵与流芒子,再也没有其他的助力可用,没有其他法子可想,到了最后一战的时候。
吴毅不知道自己现在修为几何,只是与之前相比,自己能够看到命运长河内更多的景象了,关于自己的,关于他人的。
大罗果位之事,本就玄奇难言,对于命运之道,每个人也都有着不同的理解。
自古以来步入此境的修士便不多,前番与元吉子老祖交谈,所得也颇为粗浅,至少无法满足吴毅现在的需要。
吴毅现在,完全就是摸着石头过河。
但是这般,也不能够说完全是一件坏事,依靠自身求道,而不是想着依靠前辈指点,才能够说是真正迈出了成为强者的第一步。
强者,为了维系强势的地位,开拓进取是必要的。
待劫莲三十六片花瓣完全开放之后,吴毅也就彻底实现了二身合一,当然说得直白一些,就是一身对另一身的吞并而已。
长呼一口“浊气”,吴毅口中这浊气,放在外间,那也是一流的仙气,就看你如何理解浊净了。
纵身一跃,刹那间跨越千山万水,微风不起,流水无波,仿若无物,吴毅掠过半个禾珏域,来到了守护石灵与流芒子二人交战的中心。
这里方圆不知千万万里,皆已成为齑粉,看不出原物为何,在这里时空已经没有意义,都碎裂成为渣滓。
不过话说回来,参与此战之人,皆是可操弄时空,让时空随着自身心意改变而改变的存在,时空有没有意义,关系不大,皆是超脱时空束缚的存在。
不过碎裂的时空也有好处,便是隔绝了其他无关之人,小小的苍蝇在身边飞舞,虽然可以拍死,但是哪里需要耗费这个心思呢?
末世神格
交战之地,不时有巨大的冲击传导至四方,将破坏范围一次次变大,要是两位再打个数万年,将禾珏域也一并打崩溃了,其实也就不必继续再战了。
孤女悍妃
就好像当初上古巫妖一战,将原始界陆给打得四分五裂,即便是最后决出胜负,也不过是惨胜而已,“胜利”的巫妖二族在中古之世彻底失去天地主角的地位,人族顺势崛起,这又是何必呢?
时空碎裂后,沉滞灵机,大道不行,对周围的影响也会小一些,吴毅在看过这一景象后,心中明白,守护石灵与流芒子并不是对此一无所知的,虽然交战不休,还是留了一手。
毕竟无论是谁,也不想得到一个彻底崩坏的世界,那种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的念头,几乎不可能出现。
与其苦战之后得到一处废墟,为什么不另寻一处星海虚空,开辟一方天地出来呢?说不定还更加轻松一些。
看见吴毅到来,守护石灵与流芒子皆侧目看来,这一刻,他们再也无法无视吴毅的存在。
守护石灵虽然是人身,表现在外却是一个幼童的模样,这位存世难以计算的石灵,竟然这般有童心,当然这一点并不重要,外形不过是幻象罢了,他这个修为想要化为怎样,都是心意一动的事情。
至于流芒子,则是一般人心目之中道门上仙的景象,白发苍苍,肌肤红润如婴儿,生机勃发,道袍生万星,存万灵,处阴阳之间,法相难算,看上一眼便能够体会到天地生化之奥妙。总而言之,流芒子面容不怒而威,是个严谨沉肃之人。
能够在守护石灵百劫以来不断的试探下,得以自保,流芒子的内功,自然不会差。
废柴要逆天:魔帝狂妃 萧七爷
虽说仙人任性自然,以合天道,但是有些人天性便是如此,或者说伪装久了,便真的成为了自己的本性。
奸臣若是没有被拆穿,他会比所谓的忠臣还要像忠臣,流芒子无疑便是这样的人物。
吴毅的到来,使得流芒子与守护石灵的战事,暂时告一段落,再重启战局之前,至少要明白吴毅究竟站在哪一边才行,吴毅抬手朝两人行了一礼,口道:“二位前辈好!”
流芒子冷冷哼了一声,没有理睬吴毅,也不认为吴毅有资格在这场斗争中存活下来。
倒是资格最老的守护石灵和蔼地对吴毅一笑,道:“既然到了此处,便都是道友,无过于早走了几步而已。”
态度的差异,其实便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二人的战斗情况,守护石灵若不是想要引吴毅为臂助,何至于如此低声下气,丢自己的脸。
是的,在这场战斗之中,守护石灵已然落入下风,外人不知道情形如何,作为当事之人,守护石灵自己又岂会看不出。
守护石灵在意识到自己不是流芒子的对手后,便在培养吴毅,之前那枚毁灭莲子是他送回去的,否则何必做此事,培养未来的竞争对手吗?
流芒子几次想要将法力引导至吴毅处,也是守护石灵挪移开来。
吴毅能够在这一次惊世蜕变中节节前进,明面上是自身的气运,但是背后,守护石灵也出力不小。
天命吗?还是气运呢?当吴毅警惕着可能到来的攻杀,却没有想到,守护石灵已经替自己扫除绝大多数了。
现在看来,守护石灵这一决断,无疑是正确的,他成功将吴毅提携到足以站在这一场大劫的舞台中央。
老大和老二交手,老三老四即华阳子与元吉子老祖避世不出,坐观成败,反倒是成全了作为老五的吴毅。
若是华阳子或是元吉子,则完全没有这个可能得到提携,吴毅之所以有此气运,归根到底还是守护石灵认为有能力掌控吴毅,若是提携了一只野狼,还不如不提携呢?
戰神 之 王
弱小,反倒成为了吴毅的优势,神奇吧!但是这个世界,神奇的地方还多着呢?
守护石灵简简单单的一语,背后所透露出来的信息就已经足够多了,在千千万人之中崛起的吴毅稍一思索,便也就明白其中的奥妙。
下一刻,吴毅往守护石灵的方向靠了靠,面对着流芒子。
战局由之前的一对一,变成了二对一。
流芒子全不在乎,老弱联手,有何惧之,“天命流转,你也活够了,为何不放手呢?”
“天命在轮转,不该你得的,你便是强求,也不见得会落在你身上。”守护石灵回应道,敛下面对吴毅时的笑意,一脸阴沉。
守护石灵现在最痛恨的,便是当初没有及早将流芒子这一隐患排除掉,换做十劫前自己没有仓促渡劫,法力完备,便是有十个流芒子也未必能够与他一战。
现在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水遭虾戏!
只不过,守护石灵所不愿意承认的一件事,便是即便没有流芒子出现,也会有其他的竞争对手出现,无过于时间早晚而已。
他曾经试图改变大局,谁料竟然失败,便将这一变局提前。
“那会流转在谁的身上,该不是这个娃儿身上吧!他连一劫寿算都没有,根本不知道万物归墟的景象,你便是扶持,能够扶持起来吗?”流芒子表达了对吴毅的轻蔑之情,而吴毅无可辩驳,又不是自己想要处于弱小的地位。
“便是转在他身上,也不会转在你身上,你且死却这条心吧!”
流芒子面色微变,故意道:“哼,该不是你在他身上动了什么手脚吧!”
吴毅闻之,内心一惊,脑海中不可阻挡地思索起与守护石灵相见的各种景象,之前自己可是被当做炮灰舍弃了,这一次,在守护石灵心目之中,恐怕也是一样的存在。
无论真假,流芒子此言,点醒了吴毅,不再沉迷于这脆弱的联盟之中,开始反思。
守护石灵便是想要挽回,也已经来不及了,一言破碎同盟,流芒子不由得仰天大笑,笑声张扬跋扈,令人生厌。
守护石灵没有解释什么,因为知道解释没有意义,这等大事,解释又有什么价值呢?解释之后,吴毅就能够相信吗?无疑是不可能的。
“流芒子修为最高,先灭此獠,再议其他!”守护石灵道。
流芒子以信破同盟,守护石灵以利聚同盟,无关善恶,皆是身处不同境地下的不同选择罢了。
吴毅微微颔首,但是内心之中已经存了留手的念头。
劫莲花开,劫气肆虐,毁灭莲子横冲直撞,这便是吴毅而今仅存的还能够拿的出手的手段,余者皆是不堪入目,还不如不用。
而守护石灵的手段,则是堪称粗暴,就是挪移万山,以无边山脉之力镇压,一力破万法,没有花里胡哨,直来直往,没有多少变化,面对下层修士或许是利器,但是与同道交锋,到底还是不足。
第一时间吴毅还以为对方同样存了自保的念头呢,看了一阵之后,才明白这是真的。
守护石灵存活无尽岁月,但是恐怕根本没有多少与同辈交手的经历,手段粗糙而浅薄,而流芒子为了应对守护石灵,则是针对他的手段,专门作出了研究,各种术法连番运用,能够将山脉之力挪移得无影无踪。
吴毅算是明白了守护石灵为什么会处于下风了,以有算战无算,最后打成这个结果来,其实也并不出乎意料。
本来吴毅还有心自保,但是随着战事开启,即便是二打一的局面,同样是下风,吴毅不得不使出真正的实力来。
饶是如此,依旧没有改变,依旧被压着打。
流芒子的准备,不可谓不多也,比如其自极天之中采集罡风精金,炼制为罡风精金水,洒将开来,吴毅无论使出多少劫气,也在转瞬之间被风火吹干烤净。
吴毅根本没有这么多的准备,在战局之中,也是颇为被动,好在,流芒子虽然占据上风,但是并没有一举打垮吴毅与守护石灵的力量,战局陷入了僵局。
随着时间推移,流芒子一应准备耗竭,到时候,胜负也不知道会落于谁手。
吴毅内心之中如是想到,已经准备打持久战了,做好了战千百年乃至于更长时间的想法。
而守护石灵也是一般想法,身后一道神山升腾而起,镇压四方地火水风,约束战局疆域,三人的战斗带来的冲击越来越大,再逸散出去,禾珏域真的要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