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吳良廣告商》-第八百零九章 產品展示鑒賞

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吴良广告商
大会主题,就是一场会议最重要的灵魂。
会议组在策划时,往往苦思冥想数个主题,留待总经理去决策。
诸如大国重器,这样的词语,在2004年显然不是他们所能关注到的,唯一能够理解吴良良苦用心的似乎只有何羞羞。
这就像很多广告里说的那样,本来不是,说的多了自然而然的就是了。
某天朝的白酒号称全天朝两大酱香型白酒,本来别人对第一都很清楚,第二呢?
原本没人关心,但是,广告铺天盖地的说,“天朝有两大酱香型白酒”,等到所有人都能将广告词倒背如流的时候,目的就达到了。
这是广告的目的之一。
陕重氵气的目的也是如此。
在重卡领域,陕重氵气也只是排列在第二梯队,距离第一梯队的東风和一氵气还有很长的路要赶。
此时喊出这么明确的口号,目的就是要将陕重氵气的产品拔高一个台阶,预示着,“我,就是国之根基所在”。
有些狂,
梦想所在。
叶组长在主题的选择上是据理力争过的,吴良对主题的夸赞,让叶风逸如同喝了二两宗竹酒,浑身上下透露着畅快。
他也没隐瞒何羞羞在这中间的作用,“何总给了我们几个主题词,我认为这个主题还是比较贴合陕重氵气这次年会的。”
陕重氵气泾河工业园的投资高达十六亿,自然是将陕重氵气的王牌产品,德龍系列的产能提升作为重点。
新款车型的热卖不仅仅是给了陕重氵气人极大的信心,同时也给经销商提振信心期待来年有个好的收成。
此时再冠以“国之重器”的名号,效果不言而喻。
天下第一菜
原本何羞羞对吴良这次见面还有些失望,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让她心里总有些空落落的,而这两次夸赞,着实让何羞羞心里有些,美。
她白了吴良一眼,将功劳推给叶风逸,“叶组长对主题的理解比我这个外行人深刻多了,吴董满意就好。”
吴良愣了愣,总感觉有股淡淡的杀气扑面而来,忙双臂抱凶,用手掌的温度扶平衬衣下被激发的支棱起来的汗毛,笑嘻嘻的征询大家的意见,“那咱们就先去产品陈列区看看这大国重器,如何?”
说是征询,吴良说了,别人也只能跟着他移步到酒店外的广场上,先行参观今年的产品。
产品陈列区,铺满了红地毯。
前来报道参会的嘉宾站在宾馆门口就能看的到,也有不少人急吼吼的报完道,行李都未放回房间,就兴致勃勃的走到陈列区去参观。
因此陈列区也有不少提前参会的人在参观。
吴良身后跟着一大堆人,早已引起不少人的注意。
俯瞰全场
有人在媒体上看过吴良的照片。
平日里,想见吴良一面难如登天,此时却是极佳的机会。
来者是客,甭管吴良怎么想,今天我最大。
有人就走上前自我介绍,说自己是哪哪哪的经销商,今年销量多少台,唯一的牢骚就是,“明年能不能多给点货?”
这个问题,吴良不好过多的去介入,只能一边走着看产品,一边寒暄客套着,“投资了十六亿,新生产线得一年才能建好,再试运行一段时间,产能总得在十一前差不多能释放出来?”
经销商得了这么不算特别好的消息,有些无奈,叹了口气,“总算是个好消息吧,咱就不能再提前一段时间?”
吴良不答反问,“张总对我们的产品这么有信心?”
在零四年,天朝整体的重卡算是萎缩的,然而,也有一枝独秀的,就是陕重氵气的德龍系列,新车型,新技术,用过的司机评价都挺高。
另外也有排放上的影响。
我追了十年的女神终于嫁给我了
零七年国三排放强制实施,国三产品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无人得知,在用户口中总是流传着一句,“保养费用肯定得高,技术也不成熟”这样的话。
那么,在国三到来前,选择入手一辆合适的重卡,再干三年,然后将车卖掉。
如果国三技术不如国二成熟,再观望观望,老的国二车也不着急卖掉,还能再干几年,也不亏本。
张总对于市场的把握总是和别人的关注点不一样,他大概说了说国三的事情,吴良终于感觉遇到个明白人,谈兴就上来了,立在德龍3000的这辆车前不动窝,笑着给他介绍,“国二能做到237克的油耗,国三或许能到217?”
对于车主来说,衡量油耗的重要参数,百公里油耗、小时油耗会多一些。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吴良说的这个,则是指标定点的比油耗,相对专业一些。
张总居然也懂,诧异的问,“217,那这个油耗水平就厉害了。”
别看这20g的区别,十分之一,跑十一个小时,就能省一个小时的油钱。
长年累月下来,节省的油钱是个大数。
跑运输的,对油耗也是相对敏感的主,张总笑的开心,“那我更有盼头了!”
能实现这种油耗水平的,共轨是首选。
说白了,这其实也是技术路线之争,前文也提过。
国内对于汽车国三技术路线也有争议,机械泵国三油耗低,整车变动不大,升级容易,但是不利于监管。
电控单体泵技术虽然是打着电控的名义,实际上,技术水平也就那么一回事儿。
说到底,不管是汽油机还有柴油机玩的都是油和气的混合、燃烧。
油少,空气多,效率发挥不出来,费油。
油多,空气少,油无法充分燃烧,不但冒黑烟,还费油。
电控单体泵的压力有波动,即便有电磁阀可以控制喷油量的多少,事实上,因为一个波动的压力,喷油量的多少很难精确控制。
相反,共轨就不存在该问题,高压是稳定的,想喷多少油,控制电磁阀开启的时间长短就能精确控制。
最为关键的,还能实现多次喷射。
以现在的技术水平,就算二次喷射,那也不是单体泵这种技术路线所能比拟的。
发动机行业多少前辈得出来的燃油喷射理想状态“先缓后急”通过共轨就能实现。
但是,国产的共轨水平实在难以起口。
从九八年博世研发成功,到现在也短短六年时间,新技术取代旧技术也是需要一个时间和过程的。
这不亚于一场革.命,牵扯到各方利益,能有一个统一的意见才是见鬼了。
但是,吴良明知道汽车排放这段羞于启齿的经历,再按照原有的发展,那才是有鬼了。
先是机械泵国三,环保部门认为无法监控,淘汰。
再是电控单体泵,废气再循环装置的高故障率,让厂家苦不堪言,再有,不少车主可以直接将单体泵再改装成国二,也不利于监管,淘汰。
唯有共轨高品质,高可靠性,监管也容易,无法改回国二,成为天朝相关部门认可的技术路线。
那么,对于柴油机企业来说,三种技术挨个实施一遍,这本身就是一种资源上的极大浪费。
整车企业也是如此。
国三,整车也是需要标定的,不单单是柴油机厂一家的事情。
吴良作为陕重氵气的董事长,唯一能实现自己作用的地方,就是不将陕重氵气带到沟里去。
所以,他也不介意,在这个场合,传递出自己的想法,“国三肯定走共轨路线,发动机价格是贵了些,不过,的确省油。”
吴良话音未落,旁边传过来一个声音,“看来,吴董是共轨的坚定支持者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