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從木葉開始逃亡 txt-第一百一十四章 動亂之終推薦

從木葉開始逃亡
小說推薦從木葉開始逃亡从木叶开始逃亡
“可……可恶……到此为止了吗?”
静谧的森林中,日向冬间浑身是伤的倒在地上。
在他周围,倒下的还有一众木叶忍者。身上只是占了些许烟尘的绫音,则是他们鲜明的对比。
“真是遗憾呢,冬间前辈,我本来不想杀你的。但你这样纠缠上来,我不做出这个选择好像不太行呢。”
绫音手里把玩着苦无,慢慢朝冬间这里走来。
“为什么要这么做……日足大人这么相信你……”
冬间不是很明白,嘴里咳出了血,快要断气的样子。
他的护额滑落下来,露出了笼中鸟的印记。
“一开始可能是为了自由,后来的话,就不太清楚了。”
“那是为了保护……”
噗嗤!
毫不留情用苦无贯穿冬间的喉咙,转动。
“我受够了你们这些人的说辞,从我出生开始,就是这样不停的唠叨唠叨,你们不烦我都烦了。就不能换一个让我容易接受的说法吗?”
绫音把苦无拔出,上面沾染着同族之人的鲜血,甩动着黑发,向着黑暗中的森林继续前进。

水量越来越多,直接在森林之中形成了一个巨大湖泊,甚至开始朝着村子里面蔓延。
水浪向前扑涌,笔直朝着取风吞噬。
食梦兽庞大的身影降落,把水浪击退,让取风取得了喘息的机会。
日斩此刻也来到这里,如意棒变长,对着半露水面的巨蟒头部狠狠落下。
扑通一声,巨蟒潜入水中,不见踪迹。
如意棒拍中水面,引起水浪飞溅。
猛地,水面上忽然涌起闪电。
食梦兽与木叶众忍者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雷电麻痹住身体。
巨蟒的狰狞阴影再次在众人脚下浮现。
伴随着吼叫声,在攻击范围内的木叶忍者全被掀飞,食梦兽也站立不稳在水面上翻滚。
“可恶!”
团藏咬牙切齿。
水遁配合雷遁,真是难缠的家伙。
巨蟒撕开巨口,朝空中冲刺,涌起水浪,那些暗部和上忍光是站稳就差不多费尽全力了。
日斩用如意棒支撑,撑开巨蟒大口,让它不能咬合。
自己则抓着如意棒,身体吊在半空。
在巨蟒头部的真空水球中,白石透过巨蟒透明的水造血肉,与日斩对视起来,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
“这副姿态真是难看呢,博士。”
声音毫无阻碍的穿透过来。
日斩眼中愤怒不已,握住如意棒的手掌,立马涌现出闪电,通过如意棒朝着巨蟒身体缠绕。
然而闪电没持续多久,就消失不见,被巨蟒吞噬了。
果然可以吸收忍术吗?看样子只能用体术来战斗了。日斩心情无比凝重。
“看来到此为止了……”
白石呢喃自语着。
“呀啊啊啊啊啊啊!”
一阵大喊声出场,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
白石下意识扭头看去,巨蟒也同时扭头,被一只脚踢中了。
哗啦!
巨蟒承受不住如此可怕的冲击力量,直接在水面上翻滚身体,就连头部的真空水球空间都变得不稳起来,涟漪起伏。
只见那个人身体上燃烧着蓝色的蒸汽,一股凶猛如野兽的气息从体内向外喷发,太阳穴位置的青筋暴突,可以清楚看到那些凸出皮肤表层的线条。
他一来到这里,不只是白石等人感到惊讶,就连众木叶忍者,认识他和不认识他的上忍和暗部都一脸惊讶。
“这家伙是谁?”
白石看了一眼对方,穿着绿色的紧身衣,搞笑的发型和粗眉毛,木叶的上忍之中有这个人吗?
但是刚才那踢飞巨蟒的一击……怎么看都是非常可疑的木叶上忍吧。
“迈特戴,是我学生迈特凯的父亲。”
琉璃也是张了张嘴,说出了对方的身份。
“我不记得上忍中有这个家伙。”
白石皱了皱眉头。
木叶隐藏的强力上忍吗?
“他是下忍。”
琉璃说完后,白石诡异的看向她。
就连雷鸣丸和天羽女也都忍不住转头。
这种实力……是木叶下忍?
开什么玩笑?
就算是上忍,也只有最精英的那一部分人,才能打出刚才那样的攻击。
而且,那应该是纯体术的攻击,所以巨蟒没办法吸收。
“的确是下忍。而且因为实力太弱的缘故,经常被人取笑为‘万年下忍’。”
“……”
白石哑口无言。
如果不是知道琉璃的为人,他一定认为对方是在说笑话。
下忍……还是被取笑为‘万年下忍’的废物……
木叶下忍真可怕。
“抱歉,火影大人,我违背了命令。因为我实在是看不过去了。但是您只下令让中忍撤退,而我是下忍,所以我无视命令也可以吧。”
名为迈特戴的木叶下忍这样热血沸腾的说道。
“这样吗?那就允许你参战吧。”
日斩深呼吸了一下,准许了迈特戴来这里并肩作战。
“非常感谢。”
木叶下忍迈特戴转过身,对巨蟒头部中的琉璃看去。
“为什么您要做出这种事?凯是那样的尊重和崇拜您,他说您教会了他很多变强的方法。”
“真是毫无意义的问题。”
琉璃这样冷淡道。
“是吗?”
也就是说,此刻是敌人了。
而对待敌人不需要留情。
哪怕是曾经的同伴。
巨蟒奔袭过来,对着这名用体术打中自己的木叶下忍发起进攻。
咚!
沉闷的撞击声停止下来,跟着声音停下的,还有巨蟒庞大的身躯。
排空而来的气浪让巨蟒身上的水流涟漪波动。
令人发自灵魂的颤栗感。
以渺小的人类之躯,将巨蟒的冲击挡下。
白石居高临下,看向迈特戴的眼神也彻底认真起来。
这个下忍……很可怕。
比起三代火影,这名木叶下忍对自己的水之分身,才是威胁最大的一个。
“但是……这种爆发性的力量能够持续多久呢?”
白石看出了迈特戴的强大,只是一种禁术的利用,而不是他原本的力量。
依靠禁术获取的力量,伴随巨大的风险不说,持续时间也是个问题。
“至少能够坚持到把你们打倒!”
从拳头挥动出沉重的空气炮弹,巨蟒嘶吼着被逼迫倒退,表层的水流都在溃散。
“干得好!”
团藏为这样的攻击喝彩,并且驱使自己的食梦兽对巨蟒攻击。
巨大的蹄子把巨蟒踩在身下,用嘴撕咬巨蟒的身躯,狠狠蹂躏。
“倍化术!”
下过雨没见到彩虹
秋道取风把手掌变大,用巨拳挥来,殴打巨蟒的身体。
日斩也在用变大的如意棒,对准巨蟒攻击。
一瞬间,局势翻转。
巨蟒狼狈的窜回水底,准备发起突袭。
轰!
那是迈特戴一拳打出来的效果,水浪朝着两侧挤压开来,把巨蟒的身体暴露出来。
“就算是体术,这也未免太夸张了吧。为什么这种家伙,会是下忍啊。”
白石脸上流淌冷汗。
“那是八门遁甲。身体上燃烧着蓝色蒸汽,已经开启到第七门了,不简单的家伙。”
琉璃知道此刻迈特戴的实力,虽然不足以让自己正视,但参加这种级别的战斗中,也是绰绰有余。
“那我也参战吧,对手是这种等级的忍者,光靠你的分身太勉强了。”
说着,琉璃主动从真空水球中脱离,站在巨蟒的头部,以那里为支点,跳到上方的水面。
“终于出来了吗?”
团藏眯起眼睛。
琉璃扫视了这些人一眼,最终把目光锁定在威胁最大的火影日斩身上。
迈特戴的威胁只是意识,团藏和秋道取风同样威胁不大,而被人称之为‘忍术博士’的猿飞日斩,才是威胁最大的一个。
要在这里拦住他。
还有那些随行的暗部与上忍,也要全部拦下。
一个人过来吗?日斩看到琉璃一人朝着自己这边冲来,微微诧异。
他也不甘示弱,与琉璃正面战斗,挥舞手中的如意棒。
琉璃知晓如意棒的厉害,以血肉之躯完全没办法抵抗,双手结印,随后手指放在嘴里咬合,随手拍在身旁的虚空之中,仿佛按在了实物上。
“通灵之术!”
砰。
白烟扩散出来。
一只毛茸茸,身材略显肥胖的橘猫在半空中翻转,大约有成年人的身高,但体积远远超出人类,重重落在地面上,以人的姿态蹲站在那儿,引起震动。
“交给你了,羽火。”
“放心交给我吧,琉璃大人!”
憨厚圆滚滚的脸庞上透露认真之色,摆出防守的架势。
“猫?”
旺 夫 命
日斩眼睛微微一眯。
日斩随即挥舞已变成常态大小的如意棒,对准这只立于琉璃前面的通灵猫攻击。
“什么?”
身材臃肿的橘猫羽火在原地没有被打飞,只是向后退了几步,如意棒的棒身则陷入了橘猫羽火的腹部,随后一股更加凶猛的力道反弹回来。
而橘猫羽火疼的面孔都扭曲起来,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儿,忍住没有流淌下来。
琉璃大人到底在和什么家伙打啊,我的肚子好疼!羽火心中哀怨起来。
它刚才被如意棒敲中的肚子,应该是肿了起来,看上去比平时更加肥胖了。
日斩因为反震的力道止不住倒退,琉璃则已经跳到了半空,立马结印:
“火遁·豪火球之术!”
一颗直径达到八米的巨大火球砸下。
站在水面上随行的暗部,立马释放出水遁抵抗。
然而在如此强力的火遁之下,水浪化为蒸汽,在水面上化为灼热的炎狱。
暗部忍者掉落下来的面具,在其中瞬间被焚烧融化了。
狼狈不堪的暗部忍者脱离火球的攻击范围,日斩也狼狈避开,衣服上有烧灼的痕迹。
“她的火遁术范围很大,小心!”
那些暗部和上忍都开始防范起琉璃的火遁。
通灵猫羽火也在水面上奔跑,看似肥胖的身体,但速度其实并不慢,以锐利的爪子开道,逼退围攻自己的木叶忍者。
随后,这些木叶忍者从口中吐出闪电和火焰,羽火闪过之后,从口中喷吐出火球,攻击木叶忍者。
“猫舌头难道不怕烫吗?”
这只圆滚滚的橘猫不但防御力惊人,速度也很快,而且还可以无印吐出火遁术,暗部和上忍们都惊讶起来。
但要说实力有多么强,难以对付,也不见得。
那边,琉璃正在和日斩战斗,因为要小心如意棒,琉璃手上没有趁手的兵器,只能用忍术来牵制。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但也好几次被日斩追上,身形颇为狼狈。
“别想伤害琉璃大人!”
羽火以惊人的速度冲到琉璃身前,不顾疼痛再次挡住如意棒的进攻,给琉璃制造攻击时机。
然而,日斩已经知道羽火的防御力惊人,如意棒抵达它跟前时,立马变粗变大。
羽火圆滚滚的身体以闪电一般的速度飞上天空,化为流星,最后坠入远方的森林之中,不见了踪迹。
“我……我尽力了……琉璃大人……现在头好晕……”
在死亡森林的边缘,羽火眼前转圈圈的差点昏死在地上,说出这句话后,变成白烟消失了。
——巨蟒和迈特戴的踢击展开交锋,排斥出去的水浪,让周围的忍者难以稳定身形。
团藏的食梦兽也在一旁进攻,更不用说,还有一个同样是威胁的秋道取风了。
老实说,即使吸收了玖辛奈和九尾的查克拉,面对三方进攻,巨蟒也感觉有点吃不消。
如轰雷一般的响声,那是食梦兽在后方顶撞巨蟒发出来的声音。
“这样下去感觉不行啊,父亲大人,要我使用完全体状态吗?”
雷鸣丸跃跃欲试着。
强有力的攻击不断冲撞,卷起暴风,连暴雨的声音都被掩盖。
雷霆在天空闪烁,真是让它热血沸腾。
白石则无比冷静,丝毫不乱的说道:
“不需要动用你的隐藏状态,虽然在这种天气,你的能力会得到增强,但木叶一方还留有手段。忍者这种职业,忍术威力强弱并不能决定什么,一击必杀才是决定性的实力。因此,情报才是如此的重要。”
隐藏情报,是忍者的基础必备技能,也是最重要的能力。
而且……自己这边也差不多到极限了。
再吸收尾兽查克拉下去,就会超过巨蟒本身的承受极限。
失去了水之分身的助阵,与这些人正面战斗,还是太过勉强了。
光是一个不知道会从哪里突袭过来的波风水门,就非常令他头疼。
虽说自己的感知忍术,一直放在他身上,但他的时空忍术并不需要移动过程,只有在出现的那一刻,会有一瞬间的攻击空隙。
但也需要超人一等的反射神经才能抵挡。
自己这边,只有琉璃和影舞者能够反应过来,自己、雷鸣丸与天羽女都不足以反应那样的神速。
不过也有致命的缺陷,那就是进行时空转移时,需要以那种特制苦无为媒介。
轰隆隆的波涛冲垮森林的一切,野兽溃奔逃跑,大地发出颤巍巍的震鸣。
巨蟒稳定身形,一道人影从空中落下,立于巨蟒的头部,单膝跪在那里。
真空水球上移,然后消失,白石接触到外面的空气,对退回来的琉璃问道:“没问题吗?”
她此刻身上稍显狼狈,头发也有些凌乱。
“一个人对付他们,的确有点棘手。”
琉璃点了点头。
日斩这时来到阵前,砰砰砰砰四声过去,旁边出现了四个与本体相同的分身。
“那个是……”
团藏意外了一下,很明显知道了日斩的打算,立马让脚下的食梦兽退开。
同时食梦兽的长鼻把七门状态下的迈特戴也卷了起来,朝着旁边躲开。
“团藏大人?”
“该离开了。”
团藏没有解释太多,只是不断催促食梦兽离开。
“火影大人,那个是……”
暗部们也振奋人心的喊着。
琉璃眯起眼睛,迅速抹起袖子,露出两只手腕位置的手环型查克拉限制器。
咔咔两声,金属环解开。
日斩与四个分身立马结印,结的印互不相同,但都是五遁的印。
琉璃只是在用火遁的印,口中积聚自然能量与查克拉,融合成仙术查克拉。
双方都在蓄势最强的一击,以全盛状态来释放。
“五遁·大连弹!”
日斩与四个分身同时喷吐,分别吐出不同性质的大范围型忍术。
狂奔不止的涛浪。
吞噬咆哮的火柱。
恐怖的泥石流。
穿透空气的闪电。
以及卷动万物的风暴。
五种属性的忍术合为一体。
“火遁·豪火灭却!”
琉璃的火遁也是一口气释放而出。
周围的温度正在急剧上升,空气中弥漫着无比干燥的热气。
火浪如海啸崩腾,冲天狂舞,将黑夜染成一片赤色。
透过空气,眼前的一切都被燃烧到扭曲变形的程度。
路过的水面不断蒸发,漂浮在水面上的树木也在刹那间化为飞尘。
铺天盖地的恐怖一击相互纠缠碰撞,随后引发了一场惊天动地的爆炸。
四散的飞炎,雷霆,暴风,石块,以及水浪。
那些木叶忍者以骇然的表情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不敢相信这是忍者之间的战斗。
更惊讶的是,面对他们火影的至强一击,琉璃竟然以强力的姿态挡下,势均力敌。
“这……这还是忍者之间的战斗吗?”
不少木叶忍者吞咽口水。
不行,完全插手不了这种级别的战斗。
进入这种战场,什么时候被卷入其中卑微的死去,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自己究竟进入的是怎样的怪物场合。
这里简直是怪物的竞技场。
只有怪物才能参与其中。
“真不愧是忍术博士,我最强的火遁竟然毫无作用。”
琉璃脸色沉静。
白石有些无语看了看周围不断下降的水位。
这样下去,这个半径十公里的森林,感觉不够折腾的啊。
日斩凝神以对,虽然查克拉还剩下大半,但感觉如此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
看来只有……他脑中产出这个想法。
就在他打算做什么时,白石有了新的动作,巨蟒体内的水流涌动,玖辛奈从里面被剥离出去,落在白石脚边。
妖颜媚世
白石拎起玖辛奈的背后衣领,随即转向有所诧异的木叶忍者。
“今天就玩到这里吧,我对九尾毫无兴趣。这个女人我用完了,还给你们吧。”
说着,把玖辛奈毫不留恋的扔了出去。
扔出来了?日斩和众木叶忍者都有些不可思议。
那可是九尾,尾兽的力量不足以让他心动吗?
这么干脆的舍弃?
“玖辛奈!”
一道身影闪到空中,水门把朝着下方坠落的玖辛奈接住。
噗嗤!
鲜红洒了出来!
水门身体一僵,低头看去,一把漆黑的影之刃从玖辛奈的身体里延伸出来,从他的心口贯穿过去。
“咳!”
口中咳出鲜血,眼前一片模糊,落下去的时候,正好对上了白石,那在暴雨之下,冷血到没有情绪的眼眸。
“忍者的奥义在于隐藏情报,对敌人一击必杀,把必杀能力随意展示给敌人看,等同于愚蠢。但是,能够把最有威胁的忍者除去,暴露这个重要的能力也完全值得。比起毫无成长的高层,你才是最麻烦的那一个啊,水门。”
白石慢慢背过身子,眼睛的余光还能瞥到不断下落的水门身影。
在暴雨之中,飞洒出来的鲜血,是如此的美丽与红颜。
“再见了,水门。抱歉……至少以后我会为你哀悼一下的。”
巨蟒化为尘烟在水面上消失,其余人也一同在烟雾中失去踪影。
“水门!”
“该死!”
“医疗忍者呢?快一点,谁会医疗忍术!”
“纲手大人在哪里?”
黑夜之下,只剩下木叶忍者们慌乱焦急的大喊声音。

快要接近凌晨的时候。
暴雨却还在木叶村内下着。
恢复伤势的宇智波离火在族中的街道上行走,蔓延在村子上空的悲伤,与他毫无关系。
他来到了族中一座保持古旧风格的宅院之内,路过的女仆对他行礼。
穿过走廊,庭院里下着阴沉沉的雨。
很快到了一间房间门前,门口有两位宇智波上忍站立,作为保护人员。
离火对他们二人无声打了个招呼,推门走了进去。
一名老人躺在被子里面。
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他迷蒙的睁开眼,虚弱的声音传了出来:
“是离火吗?”
他问。
“是的,四方长老,是我。”
“情况怎么样了?”
离火轻声在四方长老耳边汇报:
“如您所期望的那样,琉璃她率领一部分族人,已经安全从木叶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