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紅樓春 起點-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相伴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翌日清晨。
天蒙蒙亮,贾蔷忽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虽知道坏人进不来,他还是侧过脸看了过去。
就见一大二小三个身影,猫着腰垫着脚,一步步走向了婴孩床。
“干什么?”
贾蔷轻声问道。
声音虽小,可在寂静的房间内,却如惊雷一般炸响在三人耳中。
原本三道前倾探手探脑的身体,听闻声音猛然朝后仰倒过去,三人虽第一时间齐齐捂嘴,可“砰”“砰”“砰”三道倒地声,还是将婴孩床内的两个孩子惊醒,大哭起来。
李婧听闻声音赶紧起来,耳房的守夜奶嬷嬷也赶紧过来。
待点上灯后,就见地上齐刷刷的跪着三个“偷小孩的”。
“香菱,小吉祥,小角儿?你们三个这是……”
李婧难得睡一宿好觉,这会儿醒来看到屋内跪着三个人,登时讶然问道。
香菱垂头丧气道:“我们来看宝宝……对不起,小婧姐姐。”
小角儿和小吉祥也纷纷懊悔道:“对不起,小婧姐姐。”
奶嬷嬷忍不住埋怨了一句:“哥儿、姐儿这样小,最忌受惊吓,尤其是哥儿身子骨弱,唬出个好歹来那还了得?”
香菱、小吉祥、小角儿三人闻言真正是五内俱焚,眼泪哗哗流下来,还不敢出声。
莫说贾蔷,李婧见了都心疼坏了,忙道:“小孩子听到响声哭两声算甚么,妈妈就在这唬她们?快抱下去哄哄就好了。”
另一个奶嬷嬷早看出贾蔷面色不善,忙拉扯着另一个一道抱着孩子下去了。
贾蔷同香菱三个笑道:“行了,这些婆子就爱大惊小怪,有的时候心细,有的时候也惹人厌。不过小婧说的对,小孩子哪有不哭的?往后再大些,你们还要带着他们一起顽耍,磕着碰着摔倒了,也都是家常事,没必要这样娇惯。你们难道没听说过,越是娇气教养的孩子,反而愈发长不好?”
香菱三人听了连连点头,香菱认真说道:“爷说的在理,就是这个道理!我还专门寻了生了七八个孩子都养活了的老嬷嬷问过,她也说是不能娇生惯养着,越那样越不好养活,我还准备劝爷和小婧姐姐来着。”
贾蔷呵呵笑道:“好,我记下了。只要你们不娇惯着,我和你小婧姐姐自然不会娇惯狠了。去罢,等明年这个时候,就能和他们一道顽了。”
等三人离去后,李婧笑道:“这个香菱,也是随时都要当娘的人了,还是一团孩子气。”
贾蔷闻言,想了想前世憨香菱的境遇……微微摇头道:“她这是将她欠缺的幼年再补回来,也好,只要你们能快乐,管她甚么方式?”
李婧感慨笑道:“我们能遇到爷,真是老天爷眷顾。”
换个高门,她这样的妾室怎么可能还能抛头露面?
更不用说,头一个儿子还能出继……
越是如此,李婧心中对贾蔷愈发爱到了极致……
“孩子还是要母乳喂养,虽然味道感觉不大好,但营养价值高……你受些苦。”
贾蔷看着李婧劝道。
“爷啊!!”
李婧羞不可抑,嗔怪了声。
她本飒爽英武之女,此刻娇嗔羞赧,却是别有一番滋味。
可惜,眼下却不是亲近的时候……
“爷……”
忽地,晴雯在外面传话。
李婧忙收拾了下起身,去与她开门。
晴雯见到唬了一跳,道:“小婧姐姐怎好下床?”
李婧笑道:“坐月子也不必整日卧床的,走动走动也好。等日后你生了后,也要这般。”
生完孩子后的女人说话,晴雯哪里接的住,臊了个大红脸,只当没听到,同里面贾蔷道:“前面传话进来,说镇国公府牛伯爷来了,在前厅等着呢。另外,来了好些人送礼,不过没派婆子来,都是小厮,放下礼就走了。”
若是有当家太太,就派女人来了,还能得个红封。
贾蔷起身,在李婧、晴雯的服侍下穿好衣衫,往前面去了。
……
前厅。
“牛叔,怎这一大早过来?我还准备晚上去府上拜年。”
见牛继宗起身相迎,贾蔷呵呵笑着拱手问候道。
看他如今升了国公,亦如往日一般,并未骄狂目中无人,牛继宗感慨道:“这才不过半月光景,谁料一转眼,侯爷就成国公爷了!”
看这老牛要行礼的模样,贾蔷哈哈笑着上前搀扶了把,笑道:“牛叔,你可拉倒罢。朝廷吝啬,斩了可汗,除了升个名头,给了百十条破船和虾兵蟹将外,一点实惠的也没有。倒是牛叔,原准备让你们去沿海诸省当个总兵,没想到王子腾临了将丰台大营让了出来。偏柳叔他们已经走了……如今头疼罢?”
牛继宗苦笑不已,道:“原本就是一个烂摊子,丰台大营里姜家人的身影看似没了,实则到处都在。撤换了那么多武官,可不可能将所有人都裁撤干净。先前我们十来家合力,勉强还能支撑得起,如今悉数外调后……很吃力啊。”
贾蔷皱眉道:“牛叔,我不大通军务,但也可以给你一个建议。”
牛继宗忙道:“你说。”
贾蔷道:“不要再设立开国、元平的死线了,强立这等界限,只会限制住自己。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牛继宗闻言变了变面色,缓缓道:“国公,这一点便是我们能做到,可他们……”
两边几为世仇,也只贾蔷这样圣眷优隆且屡屡释放出好意,乃至巨大好处的,才能两边通吃。
可若有朝一日,贾蔷圣眷不再,再看看那些人的嘴脸,就知道甚么叫世仇了……
贾蔷见他如此,心中微微一叹,知道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便道:“那这样,就退而求其次。缺能用之人,就从丰台大营中全军选拔,全军大比武!能者上,庸者下!要保证公平公正,给底层士兵一个向上的通道,给他们看到进步的希望。如此,就能极大的激发士气。提拔起来的武官,也会忠诚于牛叔!”
牛继宗闻言眼睛登时一亮,笑道:“全军大比武?这法子还真是……高!不过,兵部那边会答应么?底层武官选拔可是他们最后的命根子了……”
素子 花 殤
贾蔷笑道:“此事我去和李子升打擂去,拿几条破船来应付我,都是此人的锅!”
牛继宗闻言,仰头大笑起来。
笑罢,同贾蔷压低声音轻声道:“国公,其实之前你让我们都去南省时,我和柳芳心里就有些打鼓。京里只留你一个支撑,何其艰难?果真有个甚么变故,手里没有兵权,只能任人欺负。王子腾,终究靠不住。如今,丰台大营在我手中,又和在国公手中,有何分别?”
贾蔷笑了笑,道:“晚上去牛叔家吃酒,让婶婶准备些好菜。”
牛继宗哈哈一笑道:“好!”
……
布政坊,林府。
忠林堂。
黛玉星眸中目光不善的看着贾蔷道:“爹爹几日未归,昨儿才从宫里出来,你今儿就来,你怎知道爹爹今日回来?”
要是知道了,昨儿不说,不让她留在贾家,那就是黑了心了!
贾蔷冤枉道:“我哪里知道?”
黛玉皱鼻子斥问道:“你不知道,不知道这一大早又来做甚么?”
贾蔷理直气壮道:“不知道也可以来看你啊!”
黛玉忍笑啐道:“呸!我才不信,必是你昨儿就知道了!”
林如海有些忍不了了,同黛玉道:“去看看你姨娘?”
黛玉许是马上就快要出阁了,竟敢不听,只道:“姨娘还睡着呢,我去了反倒惊扰了她。”
林如海笑着摇了摇头,却不再多言,问贾蔷道:“两个孩子都还好?”
贾蔷笑道:“都好,闺女更壮些。”
林如海笑着点了点头,黛玉却嗔道:“爹爹还笑,快骂他才好!”
林如海莫名道:“为何要骂他?”
黛玉道:“走前交代的好好的,不许他逞能,偏他跑上城墙不说,还去汗王金帐,我素观史书,知蒙古怯薛军乃天下第一等精锐,他就敢带着百余人钻进去,若非运气好,岂不是肉包子打狗?这一回运气好,下一回又怎么说?”
贾蔷哈哈笑道:“欸,说明这不只是我运气好!如妹妹这样聪明的人都这样想,蒙古鞑子们自然也不会想到神兵天降。再说,昨儿不是同你解释过了么?”
林如海再次赶人:“去瞧瞧你姨娘醒了没?”
黛玉到底知轻重,知道父亲和贾蔷应该真有事要说,便起身嗔了贾蔷一眼后,转身离去。
等黛玉走后,林如海看着贾蔷叹笑一声,道:“这次,算是如你所愿了?”
贾蔷嘿的一笑,道:“弟子也没想到,李子升会将海师丢给我。”
林如海凝视着贾蔷,道:“你就这样笃定,未来天下之争,就在海上?”
贾蔷点点头,道:“不是弟子骄狂自信,是西洋各国已经开始乘着海船,四处烧杀抢掠了。先生,欧罗巴大陆距离大燕远隔万里之外,可他们如今已经到大燕家门口了。大燕人口众多,目前他们还不敢轻逆锋芒,但也已经在小琉球动过手。时日一久,早早晚晚会再有兵戈之事。那些人,比起草原来说,更坏,也更可恨。”
林如海看着贾蔷,缓缓道:“你所想者,怕不只为抵御外侮罢?”
贾蔷干笑了声,道:“世界这样广阔,弟子也想在外面,寻一处落脚地,不必生死操于人手。不过,也不是急于一时之事,弟子会慢慢来……”
却不想,林如海神情罕见的凛然,轻声道:“也不能太慢了……蔷儿,你若不触碰兵权倒也还罢了。可如今你一只手握住兵权,即使只是海师兵权。另一只手,又广结开国功臣、元平功臣,这样年轻就封了国公,位极人臣……眼下是你我师徒正得大用之时,尚且能得安稳。可是待来日新政大行天下,天子皇威达到顶峰,那你最好的下场,也是被夺了兵权,圈起来任人敲打,若是幸运,或能苟且余生。这还是皇上在时,能宽宏大量。待嗣君继位之时,能否容你,就真不好说了。”
其实,在隆安帝临死前,将贾蔷一波带走的可能性更大。
霍去病当真是得瘟疫而亡?
贾蔷神情肃穆,抿了抿嘴,道:“先生,弟子虽无死忠之心,但对君王事,却从无怠慢,甚至许多事委曲求全,以大局为重。为何,仍容不下我?”
虽然他为朝廷做的那些事,绝大多数都是为了借皇权之威,为其麾下势力之壮大而为之。
但也不可否认,他做的那些事,都是有利于朝廷,有利于江山黎庶的。
二者原就并不矛盾对立。
林如海皱眉叹道:“蔷儿,你翻开青史,看一看历朝历代,莫说如你这般年轻却屡立大功者,便是寻常些的大功之臣,自古能得善终者几人?这便是皇权,这就是帝王啊!”
自古帝王杀功臣,越是雄才大略的皇帝,诸朝太祖,杀的就越狠。
那些为了君父帝王之位洒尽热血的功臣们,他们冤屈不冤屈?
但,这就是帝王!
见贾蔷面色铁青,眼眸中隐隐有煞气现,林如海又轻笑了声,道:“今上与古之狠辣的帝王又有些不同,心中到底还是多了份仁。所以眼下你倒也不必太多担忧,即便想要走狗烹,也得等到狡兔死之时。新政尚未大行天下,至少三五年方能见出点成效来。以你之能,那个时候,也当有些自保之力,后退之路了。但有一点,你务必牢记心里。”
贾蔷忙躬身道:“先生请讲。”
林如海道:“不要再勾连元平功臣,尤其是执掌十二团营的那几家,太犯忌讳!”
贾蔷点了点头,叹道:“弟子记下了……唉,董川人才难得,可惜了。”
林如海笑道:“董家倒无妨,这一次,董家吃了一个大亏。董辅是皇上留给新君用的,这几年仍会沉寂,等待将来新君登基后大用施恩。眼下的大燕军方,仍是姜家的天下。姜家那个老狐狸,才是真正的精明。如今军机处最热闹的话题已经不是宣府之事了,而是赵国公的遗折。”
“遗折?这老鬼又在搞甚么鬼名堂?”
贾蔷嗤笑道。
林如海呵呵一笑,道:“赵国公废了长子的世子位,又请求皇上待其孙女与贾家完婚后,罢免了四子西山锐健营大都统的位置。说子不贤,当立世孙。点了年岁最小的嫡孙姜林为国公承嗣人……”
贾蔷闻言倒吸了口凉气,问道:“皇上可准了?”
“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