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不信慕雪那麼強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陆水开始看书,直到傍晚时分。
神力被彻底瓜分。
是时候回去了。
他收起了书,转头看向吸收神力的真武真灵他们。
他们此时也醒了过来。
不过他们都有些疑惑,好像不知道怎么合理运用神力。
“神力不是你们可以掌握的,只会为你们开拓道路。
用的好,可以让你们走少无数条弯路,遇见瓶颈水到渠成。
用的不好,也会加一些攻击力。
用法很重要。
倒也不需要闭关。”陆水随口解释道。
而后看了乔乾一眼道:
“神力能施展神迹。
你明白吗?”
乔乾看着陆水,随后碰了碰空荡荡的袖子,最后点头。
他明白。
但是不需要。
选好了路,他不打算换。
也不觉得有比这条路更好,更安全的。
他的手臂,留在了天池河,这也是他得到新生的开始。
陆水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道:
“你们要在这里逗留吗?”
陆水急着回去,但是其他人完全不需要着急。
毕竟他们都是单身。
“我要回去了。”乔乾开口说道。
他该回乔家了。
“我要回学校再请几天假。”初羽说道。
都拿了乔乾的请帖了。
他们怎么也得去。
剑起平静道:
“我留下见识见识这座城,月底前回出去。”
他有足够的实力,在这里行走。
无敌的剑也需要磨练,无敌的心更需要磨砺。
至于月底离开,是因为乔乾月底成婚。
虽然只是订婚。
但是他们打听了下,大概率就只有这么一场形式上的订婚了。
对于乔乾的选择,他们没有多说什么。
毕竟他们几个,就没有出现过一样的路。
比如初羽选择躲在世俗写小说。
剑起留下,那些人并不在意。
当代流火除外的第一天骄,留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剑落张了张嘴,打算也在这里见识一下。
只是剑起却提醒道:
“家里让你读书。”
剑落:“…”
最后她什么都说不出口。
只能点头。
小猴子跳了一下,跳到了剑起肩膀上。
然后跟剑落挥手拜拜。
随后陆水他们就径直离开。
剑起看着他们走进阵法,就转身往其他地方而去。

进入阵法后,陆水能感觉到他们被送到了一处平面上。
应该是统一出去的。
果然,不过眨眼之间,陆水就在云层之上出现。
而在云层最前方,有一扇大门。
正是那一扇石门。
上来之后,陆水发现有不少人都出现在云层上。
没有超越五阶的。
看来上层跟下层前往的地方不同。
而且这里有力量压制。
想在这打起来,不太可能。
“走吧。”
他们往石门方向走去。
只是不多时,前方边上突然一道光亮起,接着出现了四个人。
四个五阶。
真武真灵第一时间站到了陆水前方。
很快真武真灵就看清了四人样貌,然后退了回去。
初羽他们不太懂。
不过应该是熟人的缘故。
此时突然出现的四人,也第一时间看到了陆水。
他们愣了下,就立即低头恭敬道:
“少爷。”
“你们先走?”陆水开口问道。
这个时候他们四人在陆水前方,想要去石门,需要他们让路,或者他们先走。
至于陆水,他没想绕一下。
毕竟前面的人可以走。
杜琳他们怔了下,然后发现石门就在他们身后。
随即让到了一边。
陆水没有在意,径直往前面走去。
真武真灵他们跟着。
随后杜琳等人立即跟上。
他们四人可不想躲过任务失败,因为惹到少爷而受罚。
虽然可能性不高。
可万一头就是想罚他们,这个理由就特别好用。
不远处乔倩等人也出现在了云层上。
她第一时间看到了跟在陆水身后的黑袍人。
没有看到剑起,但是看到了剑落。
随后她便把目光放在黑袍人身上。
哪怕现在,她都有些难以置信。
尤其是,为什么会跟在陆水身后?
她记得,跟陆水是有过节的。
但是独一真神没有理由会欺骗她,而且她试过了,真的无法说出口。
不管是任何方式,都无法表达。
不过她想试着接触下。
过几天他们就要回去了,她哥也该回去了。
毕竟订婚的日子近了。
就十来天。
“那个黑袍人,是救我们的那位?”乔译顺着乔倩的目光望了过去。
他也好奇是不是。
这时候乔正他们也看了过去。
这一刻乔倩心中突然有了一丝害怕。
想要第一时间反驳。
这一刻她有些明白了独一真神为什么要锁住她的记忆了。
或许有一天,自己的无知,真的会害了躲在暗中的人。
她需要成长。
成长到有足够的心智。
或许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但是她终究不是一个人在努力。
所有负担也不是都在她肩膀上。
一时间她又感觉对她哥感觉到了陌生。
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成长成她哥那样?
面对族里的冷嘲热讽,欺凌藐视,能坦然受之?
她不懂。
她问独一真神。
但是最后独一真神没有回答她。
“不知道,或许是吧。”
面对乔译的问话,乔倩只是平静的回答。
不过他们也不敢上去询问。
因为四个五阶吓到他们了。
那对他们来说,就是高不可攀的强者。
五阶法身。
他们有的人这辈子都无法触及到。
之后他们就往石门走去。
因为都有一些伤,所以没有逗留的必要。
道宗那些人就没有离开。
他们有足够的实力,继续在里面探索。
如果可以,他们其实也想留下。
————
“终于完了。”
牙疼仙人站在街道上,松了口气。
狗子站在一件不知道哪来的方天戟上面。
“我感觉我恢复了很多,能更好的给狗爷看家了。”
狗子这一次吸收了不少神力,别人用神力开拓道路。
它只要把这些年被封闭的修为打开就好。
长时间的镇压,让他的修为受到了压制以及伤害。
而神力可以疗伤,也可以开拓道路。
对他们这类人来说,是极致补品。
当初的神血雨水,都能让他们恢复许多,更别说真神留下的纯粹力量。
只是苦了不灭仙人。
不停的躲避,深怕吸收到一丝一毫的力量。
早知道这里这么凶险,他真不打算来。
不过,所幸是见到了玖。
并且亲口答谢了玖。
玖一脸的笑意,跟他说,能看到那个时代的人,她也很高兴。
而且说他运气很好,醒过来的时候遇到的是陆水。
只有陆水才不会在意他不灭仙的身份。
对于玖说的,牙疼仙人觉得很有道理。
因为一到小镇就有了治牙的希望。
虽然日子过的跟以前不一样,但是他并没有任何不满。
最后玖又帮了牙疼仙人一把。
防止被神力恢复修为。
不过离开前,玖给了牙疼仙人两个光团。
是玖留给其他人的,让他带出去就好。
对此,牙疼仙人,自不会拒绝。
狗子看到玖的时候,其实是只有一个问题的。
不过看到玖的瞬间,它发现自己好像见过对方。
“看来你不记得我了。”玖是这么说的。
“以前你被狗爷我咬过?”狗子是这么回答的。
“对啊,你猜那时候你断了几颗牙。”玖是这么回它的。
狗子觉得被侮辱了。
它是有狗爷的人,会怂对方?
然后,它被打的满地找牙。
是真的满地找牙。
最后玖让它问问题。
它问了对它来说,很重要的问题:
“狗爷是爱我的,对吗?”
玖那时候笑着摸着狗子,告诉它:
“以后你就是家犬了。”
出来后,狗子就用神力恢复了牙齿。
不就是几颗狗牙吗?
哪天它吐象牙给这些愚蠢的神看。
“大户小兄弟觉得,是回去还是四处逛逛?”牙疼仙人问道。
“汪,本大爷要去给狗爷看家。”狗子义正言辞道。
他们已经知道了,这里没有任何东西。
逛一逛,只是观光而已。
“那我们就回去吧。”
牙疼仙人说道。
他也好把玖给他的东西带出去。
随后牙疼仙人跟狗子走进了阵法。
在他们进去之后,就来到了云层之中。
在云层的尽头,有一扇石门。
走过那扇石门,就等于离开了这里,回到了秋云小镇中。
此时云层上,只有他们两个。
他们也不是第一时间进阵法的,不知道是晚了还是早了。
很快他们穿过了石门。
在他们走过石门的时候,便安然的站在了秋云小镇的土地上。
蓝天,白云。
额,天黑了,没有蓝天,白云看起来也不够白。
此时,牙疼仙人手中的光团瞬间飞了起来。
一颗往秋云小镇而去,一颗消失在天际。

本来还在卖假药的叶新,突然间心有所感,抬头望去。
这一刻他看到一颗光球直接往他这边而来。
不过是顷刻之间,他跟头上的青鸟直接被光芒笼罩。
随后叶新感觉自己的精神意识被拉到了一处地方。
一处云层之上。
他第一时间查看了思瑶,发现还在他头上后,就松了口气。
看来是没有事。
不过…
他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随后便往前面走去。
很快他看到了一束光,光中有一个小女孩走出。
虽然小了一些,但是叶新第一时间认了出来。
他,怔住了。
“小狐狸,好久不见。”玖的声音传了出来。
叶新怔怔的看着玖,最后跪了下去:
“叶新拜见真神。”
那青鸟也立即匍匐在地。
玖走在叶新身边,弯着腰看着那只青鸟,道:
“看来你的小情人没有什么问题。
陆水的手段真是高明。”
“陆水?”叶新抬头看向玖,眼中有些不解。
“对啊,你认识的那位东方少爷,叫陆水,是陆家明面上的废物少爷,他们一家大部分都蒙在鼓里。”玖笑着道。
叶新愣在原地。
他最近都在秋云小镇,自然知道陆水是谁。
但是陆水就是东方少爷?
这…
据他所知,陆水才二十岁吧?
二十岁能够达到那种高度吗?
“陆水比较特殊,你不用太在意他。”玖笑着道。
叶新立即点头,这种事他今天听到,也不敢随意说出去。
只是…
极品矮人王 萧秋雪
他很好奇,真神是复活了吗?
看着叶新好奇的目光,玖笑着道:
“我已经彻底陨落了,这是我留下的权能,刚刚好出来跟你们道个别。
可惜还有一些还在苦难中。
他们没有被陆水解放,我不好直接连接他们的命理。”
“您…”叶新低眉。
他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没有真神就没有他叶新。
也没有思瑶。
虽然他可能是真神路过一时兴起。
但是,真神给了他无尽的生命。
给他了情感。
赋予了他人生的意义。
“不用伤感,也不用在意。
我的陨落没有什么遗憾。
真神也不可能是永恒的。”玖轻声开口:
“不过这次主要还是想帮一下你这个小情人。
虽然它在转生树获得重生,但是路也不算太好走。
我来帮她一下。
多余的权能也能好好利用。”
那些问让她为难的问题的人,她可都没去回答。
省下不少权能。
随后玖的指头轻轻点在了青鸟额头,随后青鸟有了顿悟。
“好了,我该离开了。”
眨眼之间,叶新回过了神。
刚刚的一切如同梦境,可又那么的真实。
……
本来走在回家路上的陆水,看到了神力光球。
他有些意外。
玖让谁把她的权能带出来了?
有资格带玖权能出来的,也就那么点人。
不过陆水也没有去在意。
先回去吧。
天不算太晚。
就是不知道慕雪休息了没有。
“少爷。”路上真武突然开口。
此时初羽他们已经去了自己的住处。
他们后续都有事情。
比如乔野,他要着手回去,毕竟大婚日子将近。
不过按目前来看,去的人应该不多。
毕竟大部分都在石门中。
并不是谁,都跟他们一样有事要出来。
绝大部分人,没有到必要时刻,是不会出来的。
“说吧。”陆水头也不回的道。
没有什么事,真武不至于开口说话。
毕竟已经回来了。
一到住宅,就没有什么事需要真武真灵去管。
“乐风传来了一些消息,跟天女宗有一定关系。
还有就是战无影那边也有一些情况。”真武轻声道。
“哦?”陆水想了想,发现道战无影运输法宝的日子,貌似也近了。
大概率就十几二十天的事。
说起来,他档期还真满。
不过去参加乔野成婚,算是放松放松。
之后,就要去教一下那个魔修做人的道理。
让对方知道,永远不要去小看废物少爷。
修真界的残酷在于,你完全不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可怕的人。
“天女宗那边是什么情况?”陆水自然要先了解一下天女宗的事。
毕竟跟慕雪有关。
倒不是担心。
而是为了知己知彼。
三年,万一没有那么强…
凡是也不能往坏的想。
是吧?
这不算抱有侥幸心理,而是给自己点动力与希望。
把路都想死了,他还努力什么?
“蛊神的出现,对天女宗有些冲击。
有些势力盯上了天女宗,不过他们都比较克制,还没有一个直接动手。”真武开口说道。
“虫谷呢?”陆水问。
别人克制是因为担心紫衣神女不好惹。
但是虫谷会担心吗?
会担心就不像虫谷了。
哪怕被大长老斩了一剑,他们也不会怕一个新起的天女宗。
天女宗也就一个神女值得在意一下。
其他人…
太弱了。
根本不值得的虫谷抬眼看一下。
一些一流势力,都是如此。
更别说虫谷这种顶级势力。
“虫谷直接让天女宗开价。”真武回答道。
开价?这么低调?陆水一时间有些意外。
虫谷不直接抢,他都看不起虫谷。
一个天女宗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紫衣神女有那么恐怖吗?
陆水为虫谷这种行为,感觉不耻,堂堂顶级势力,怕一个没有七阶的势力?
不过虫谷大概率是先礼后兵。
虫谷不会让他失望的。
“天女宗是怎么答复的?紫衣神女出现了?”陆水道。
“紫衣神女没有在天女宗出现,不过天女掌门确实接到了紫衣神女的神谕。”真武开口说道。
陆水:“……”
神谕都出来了。
慕雪不尴尬吗?
不过他没有说什么,后续不用他问,真武也会说的。
果然,真武又一次开口:
“根据乐风得到的消息,紫衣神女留下了蛊神,然后让天女掌门回绝所有人。
甚至给了虫谷一封信。
信的内容可能有些让人诧异,天女宗貌似没有公开的想法。
不过虫谷总归有人传出来。
内容概括四个字,就是,要抢,趁早。”
真武说完就停了下来。
等待他们少爷吸收。
毕竟这消息有些夸张。
天女宗是什么势力,他们或多或少是知道的。
在虫谷面前,天女宗,什么都不是。
但是这个紫衣神女,居然敢这样让人回信。
这不是逼虫谷抢吗?
紫衣神女虽然厉害,可对面终究是虫谷。
“天女宗的行为,其他势力怎么看?”陆水问道。
“乐风简单统计过。”真武低头道:
“大部分势力,都只是在围观。
因为有虫谷的加入,他们想看看双方是什么情况。
天女宗的一封信,等同于公然叫嚣虫谷。
这对虫谷来说,就是屈辱。
所以没有人愿意这个时候跟虫谷抢着对付紫衣神女。”
是的,他们在意的始终都是那个神秘莫测的紫衣神女,而不是天女宗。
陆水点头不语。
他希望虫谷会刚一点。
拿出他顶级势力的气势,去帮他试探一下慕雪是什么情况。
但是慕雪主动叫板,或多或少没把虫谷放在眼里。
总之先看看。
“继续关注,看看虫谷是什么态度,会不会有什么行动。”陆水吩咐道。
真武低头称是。
这件事乐风他们都在关注。
当然,三大势力的事,也没放着,只是一直没能找到明显的线索。
毕竟三大势力,都比较隐蔽。
“战无影那边,据说法宝已经铸成,貌似有异象出现,是堪比道器的超级法宝。
但是乐风查过了,目前没有找到任何目击证人,全都是传言。
有一定可能是对方故意放出的烟雾。”真武道。
陆水对这个超级法宝没感觉。
是不是真的不重要。
重要的是,对方应该就是来找他的,只要到了时间,他去逛一圈就好。
他要是不去,大概率,也会遇到。
外出就行。
“有说具体时间吗?”陆水问。
“没有,还是定在下个月月初。
可能是为了更好的调整。”真武道。
陆水不再询问。
下个月月初。
那就是从乔野婚礼回来。
嗯,刚刚好陪慕雪逛了一圈,到时候再外出,慕雪应该不会不开心。
男儿志在四方,慕雪肯定可以理解他。
之后真武就没有多说什么,目前也没什么大事发生。
虽然石门中的事直接影响到了三大势力。
但是才刚开始,他们还没有什么事可以做。
过一些时日,就难说了。
现在先去找慕雪吧。
……
秋云小镇中。
二长老站在叶新不远处,她刚刚感觉有一股奇特的力量往这边而来。
跟柒非常相似。
不过柒已经回去。
那么还有谁?
那么明显的气息,她感觉对方就是故意让她发现。
要知道柒身上的气息是很难发现的。
来到地方后,她就试着去寻找。
只是刚刚开始感知,她就察觉到了。
是那股力量,居然直接要将她吞没。
二长老没有反抗,任由对方入侵她的精神意识。
很快,二长老就感觉自己被拉到了一处云层上。
她能察觉到,这里是一处极为特殊的地方,以她的实力居然无法迈步出去。
不过二长老没有畏惧,而是一步步往前面而去。
只是没有走两步,她就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二长老转头查看。
刚刚转头,她就感觉脸被戳了下。
“来笑一个。”
带着俏皮的声音突然响起。
二长老眉头一皱,她看到前方有个小女孩,比她还矮。
也没她可爱。
随后她就伸手要拍掉这个小女孩的手,教一下对方尊老爱幼。
只是刚刚动手拍出去,她就发现拍空了。
对方的手怎么躲过的,她居然没有发觉。
然后有手捏住了她的脸,又是那俏皮的声音:
“小脸还挺有肉的感觉。
果然好可爱,不枉费我动用那么多神力来捏两下。”
******
感觉又要病的样子,今天居然没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