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步步爲途 txt-第245章 睜眼睛說瞎話閲讀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步步为途
刘鹏听到何志远的问话后,嘴角露出几分隐晦的笑意,心中暗道:
“姓何的,你想利用这事搞我,门都没有!”
这事和牛经义有关,刘鹏事先就和牛大山打好招呼了,有恃无恐。
“这事关系重大,我虽有想法,但不敢擅专。”
刘鹏煞有介事道,“我向书记和乡长做了汇报,两位领导经商议后,同意了我的做法!”
前任乡长周长顺因公殉职,如此一来,这事只有乡党委书记牛大山知晓。
何志远心里很清楚,刘鹏既敢这么说,事先一定和牛大山打好招呼了。
就算他现在向牛书记求证,也毫无用处。
刘鹏看着何志远阴沉的脸色,出声道:
“乡长,这事没法放到桌面上说,因此,我是口头向两位领导汇报的,并无书面文件。”
为避免何志远让他拿出相关文书来,刘鹏先将后路堵死。
何志远扫了刘鹏一眼,心中暗道:
“姓刘的打的一手好算盘,既然如此,我索性将其先放着,以后再说!”
“行,这事我知道了。”
何志远沉声道,“刘乡长,你们的这一操作不合规范,下不为例!”
刘鹏抬眼看向何志远,嘴角露出了开心的笑意,连声答应下来。
“乡长,没别的事,我们先走一步了!”
刘鹏面带微笑道。
“刘乡长,财务检查组既然查到这事了,如果一点表示没有,说不过去,你觉得呢?”
何志远突然发问。
廢 材 三 小姐
刘鹏本以为这事就这么算了,没想到何志远竟还有后手,不由得警觉起来。
“乡长,你觉得这事该如何表示?”
刘鹏急声问。
“这虽是乡里的决定,但庞海作为村主任,没能坚持原则。”
何志远沉声道,“我觉得他不适合再在马桥村主任的职位上干下去了。”
庞海听到这话后,傻眼了,急声道:
“刘乡长,我……那……那什么……”
庞海急了,脸上满是慌乱之色,不知所云。
都市小保安
何志远有意大力开发垂钓中心,如此一来,马桥村主任就显得非常重要。
庞海对常务副乡长刘鹏言听计从,必须将他拿下。
“乡长,这事和庞主任无关,他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帝凰
刘鹏沉声道。
庞海是刘鹏的铁杆,绝不能轻易被何志远搞掉。
见刘鹏帮他说话,庞海脸上露出几分感激之色,急声道:
“没错,乡长,这事和我无关,乡领导怎么说,我便怎么做!”
何志远并未搭理庞海,冷声道:
“刘乡长,这只是我的建议,你去和书记商量一下!”
“如果我们的意见不统一的话,那便请上级领导来决定!”
何志远这话看似客气,但却寸步不让,并暗示刘鹏做不了主,让他去请教牛大山。
刘鹏听到这话后,心中郁闷不已,但却只能答应下来。
出门后,庞海一脸苦逼道:
“刘乡长,您不会真撤了我吧?”
“这事可全是您的主意,和我并无关系!”
作为马桥村主任,庞海这两年小日子很滋润,他可不想因为这事丢了饭碗。
“庞主任,你放心,我一定给你个交代!”
刘鹏含糊其辞的说。
何志远的态度非常强硬,刘鹏心里没底,因此,不敢把话说满。
庞海听到这话后,稍稍放下心来。
刘鹏将庞海打发走以后,立即去了党委书记牛大山的办公室。
牛大山见刘鹏着急忙慌的走过来,沉声问:
“鹏子,怎么样,他怎么说?”
这事看似和牛大山无关,但由于涉及牛经义,他不敢掉以轻心。
刘鹏听到问话,不敢怠慢,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牛大山听后,沉声道:
“庞海对此什么态度?”
马桥村主任的职位虽无关紧要,但这事容易牵一发而动全身,牛大山不敢掉以轻心。
刘鹏眉头紧蹙,沉声道:
“庞海的态度很坚决,不愿挪窝!”
高门隐妻:老公,诱你入局
这事严格说来,和庞海的关系并不大,在此前提下,他愿意走人才怪!
“你想方设法做他的工作,让他将村主任的职位让出来。”
牛大山沉声道。
刘鹏原先还指望牛大山和何志远斗一斗,谁知他什么都不说,当场认怂了。
“书记,我让庞海将马桥村主任的职位让出来,问题不大,但怎么安排呢?”
刘鸥沉声道,“这事庞海心里像明镜似的,我怕横生枝节。”
牛经义和刘鹏如何将三十万从垂钓中心转出来,庞海心知肚明。
从这个角度来说,刘鹏不愿得罪庞海,生怕惹毛了他,出问题。
牛经义明白刘鹏话里的意思,略作沉思后,沉声道:
“鹏子,这样吧,让庞海去红桥村,这不就结了!”
红桥村主任贾德被乡纪委拿下了,让庞海顶过去,一举两得。
“书记,你这想法虽不错,但我怕姓何的不答应。”
刘鹏沉声道。
何志远拿下庞海颇有几分惩罚他之意,又怎会让他出任红桥村主任呢!
“这事你别管,我和何志远谈!”
牛大山沉声道,“你负责做通庞海的工作就行!”
“好的,书记!”
重生之风流官场 宝贝的依靠
刘鹏爽快的答应下来。
下午刚一上班,刘鹏给牛大山打电话说做通庞海的工作了,他同意去红桥村。
牛大山轻嗯一声,亲自给何志远打电话,请他过来谈点事。
何志远猜到牛大山找他所为何事,当即站起身过来了。
牛大山见何志远进门后,态度很热情,亲自起身相迎。
“乡长,请坐!”
牛大山面带微笑道。
“书记,请!”何志远不动声色道。
牛大山坐定后,开门见山道:
“乡长,今天请你过来主要是想聊一聊垂钓中心的事!”
“书记,请说!”
何志远冲牛大山做了个请的手势。
牛大山含糊其辞道:
“当初,刘鹏提出如此操作时,我就觉得不可取,但周乡长觉得可行。”
“这本就是乡政.府职权范围内的事,我便顺水推舟同意了。”
“乡里的经济指标年年垫底,我们心里都很着急,才想出这么一招,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何志远扫了牛大山一眼,心中暗道:
“你将三十万入股化工厂就想拉动乡里的经济指标,真是睁眼睛说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