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神話版三國-第三千八百章 給你一個機會閲讀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神话版三国
陈曦的习惯就是肉烂锅里面谁吃掉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要在自家锅里面,所以陈曦也没少奶羌人,尤其是主动汉化贴近汉室的羌人,陈曦自当是一视同仁。
当然青羌、发羌和汉室没什么仇,这俩早早退圈在青藏延边折腾,根本没怎么参与汉室和羌族的战争。
故而给这俩发东西的时候也不怎么需要顾及本土百姓的感受,汉室有的年节赠品,这些人也都有,所以这俩自我同化的效率也挺快的。
“我到时候从凉州府库带三十万匹棉布,再从长安带三十万斤砂糖过去吧,不过这个算什么?”司马朗有些无奈的开口说道,他觉得自己这个新州刺史是真的杂事多,净是添乱的。
“维稳吧,地方维稳开支?”陈曦想了想随口给了一个解释。
“有你这么维稳的?”李优瞪了一眼陈曦,“不过青藏那边我们确实是有点适应不了,本来想让朱将军带着盾卫上去,后来发现不太行,还是让羌人待在上面吧,听说上面还有一个象雄王朝。”
“些许棉布和白糖,都不是事,回头我找人研究一下青藏适合养殖什么,给他们再搞点事情做,这样就更稳了,至于象雄王朝,等我们在青藏站稳了,从那边拉拉人,离这么近,也该归附了。”陈曦很是淡然的敲定了一个王朝的命令。
对于这种屹立于世界绝巅的顶级帝国而言,整个世界对于这些人几乎都是予取予夺的。
“我的意思是你直接给青羌和发羌发不好吧。”司马朗叹了口气说道,“尤其是这还要我过手,我怕不是回头又被新州百姓问候,我发现我的精神天赋根本没什么用,再怎么如沐春风也顶不住饭碗。”
司马朗的精神天赋特别好用,以前他一直觉得靠着自己的精神天赋可以轻易的做到牧守一方,让所有的百姓乖乖听话,毕竟很多时候并不是政策有问题,而是因为下达和传播的方式有问题,让明明很不错的政策变得一团糟。
司马朗自身的能力可以辨别出政策的好坏,精神天赋又能让百姓乖乖的理解和执行,故而在正确的执行之后,这就会成为一个良性循环,司马朗一直认为自己去牧守一方能获得万民称赞。
直到司马朗见到了他那远房表弟的做法——什么传播方式有问题,我先张贴了,大家开干,搞砸了我兜底啊!搞成了,我给你们发奖励啊,大家安心干活就是了。
再强的精神天赋,也顶不住陈曦这种直接发东西的做法。
什么鸡汤,什么激励,什么人情,统统没用,陈曦的方式简单直接,今年张榜要搞这个,只要搞了就有补贴,作风就是如此简单粗暴,但是对于百姓特别有效——这届政府特别靠谱!
所以司马朗也就拿着自己的精神天赋当辅助用,而且用久了司马朗也发现自己精神天赋根本顶不住硬货,隔壁青羌和发羌因为他不修路凑了五十个射雕手,认为他是贪官污吏,要弄死他。
本来吧,区区胡人的射雕手,司马朗根本不怵,可那可是雪区啊,雕基本都飞在六千米的高度,凑了五十个这种玩意儿来干司马朗。
要不是陈曦提醒了一下司马朗,得以使之反应过来,发羌和青羌两个家伙可没经历汉羌战争,也没被段颎削死,还保留了部分窦固和窦宪上百年前给他们留下来的遗产。
没错,羌人为什么在公元九十年后那么拽,其实更多是窦固和窦宪的历史遗留问题,这俩人为了省事,就地征召羌人,鲜卑作为主力,将北匈奴打废,窦宪更是带着这群人先干了稽落山之战,没打死单于,后面追单于追了五千多里,又干了一场金微山之战。
窦宪大获全胜,然后让班固做了燕然山铭,班固本身就是一个史官,被窦宪带去战场,见证了这一场胜利,反正打赢之后,班固也基本上头,后面写汉书的时候也对这件事大吹特吹。
顺带一提,窦宪死于造反,虽说是被裹挟,但也确实是涉及此事,然而班固写汉书的时候,吹,给我大力的吹,燕然勒功铭给你上原文!
必 看 小說
幽篁密集 丿霸气灬孤坟
一副造反的归造反的,战绩就这战绩,反正当初窦宪追的超级远,万里没问题,老夫不来虚的,他追的就是比霍嫖姚远。
然而由于汉书记述的是先稽落山之战,后追了五千多里,干了金微山之战,对北匈奴王庭来了一个犁庭扫穴,距离过于离谱,以至于后世很长时间都认为窦宪其实没有追那么远。
结果后来在外蒙靠近俄罗斯的杭爱山找到了原本的燕然勒功铭,内容都跟汉书里面班固写的基本一致,除了助词和虚词没刻以外,感觉就像是班固在说——我都说了,那个石刻也是我刻的,我没瞎写!
可以说但凡是参与了那一战的士卒,基本都从骨子里面发生了蜕变,那种不可思议的战斗,足以让打完那一场的士卒敢于面对任何对手,本来这不是什么大问题。
可问题在于打完这一场,窦宪风风光光的回去,还没到一年就扑街了,羌人和鲜卑追随窦宪的士卒也都被打发回各自部落了。
进而导致的结果就是一群起码有禁卫军,跟着奇迹军团干过军魂、三天赋,手撕了不知道多少见鬼玩意儿,奔袭近万里,对着匈奴王庭进行犁庭扫穴的恐怖精锐被打散放还回各自部落。
这些追随着大佬干了一场不可思议战争的羌人夺取了百羌的政权,虽说也导致羌族的分裂,但却也将那近乎不可思议的强大传递了下去,可以说羌人能起来,汉室传递过去的军事战争知识占了不少。
当然到现在,窦宪那些人遗留下的遗产基本都没了,原因很简单,段颎解决问题的方式很粗暴,我把懂得人全杀了,不也就解决问题了吗?你要是窦宪本人在,我大概率打不过,可你们靠着这么点遗产挡我段颎?给爷死!
于是羌人直接被漂白了,现在靠继承西凉铁骑,获得了大量的突骑战术素养,战斗方面,只要不遇到西凉铁骑,基本还是靠谱的。
反倒是躲过一劫,早早上了青藏的发羌和青羌勉勉强强还保留了一点点遗产,虽说也不够看,但偶尔凑一凑还是挺糊弄人的。
至少司马朗在听说发羌和青羌凑了五十个这种等级的射雕手之后,决定给对面那些暴徒一个面子,这年头,能打就是有道理。
陈曦闻言撇了撇嘴,看了两眼司马朗,“你可以忽悠他们去青藏啊,上去一个,你给他们也发一卷棉布,一斤白糖什么的。”
“你看我脑子有病没?”司马朗看着陈曦询问道,发羌和青羌本身就在青藏延边,结果在上去的时候都死了好几个,就他那边的百姓,上去一个,搞不好就亏损一个,他现在还在销账呢。
离婚这种事 专心码文
“所以你直接发就是了,问就是青雪区福利。”陈曦随口说道,然后看向简雍,简雍不明所以,然后陡然反应过来,脸拉的比诸葛瑾还长,你干点人事行不,我明天就走,就去冀州调研!
娇妻出逃:总裁前夫太难缠
“我让他们下来领吧,我自己也上不去,我上次上到四千米,眼前就开始发黑,祖父还说我身体虚。”司马朗摆了摆手说道,“还有其他的事情没?我过两天也就回新州了。”
羊皮手札 灵墓碑
“雍凉的人手,文儒已经安排好了,到时候你过凉州的时候,一郡援一郡吧,凉州除了能打好像也真就没什么了。”陈曦想了想说道,“你管好新州,别让那边乱起来。”
“没问题,虽说那边还有些历史遗留问题,但是你发东西发的频繁,当地百姓归化的效率会大幅增长。”司马朗笑着说道。
“给。”李优突然从一旁拿了一个卷宗递给司马朗,司马朗沉默了一会儿看向李优。
“到了新一次编户齐民的时候了。”李优看着司马朗说道,“之前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想了解,明年三月份,你给我将卷宗填满,然后给运送到长安来,我会将之作为基准,今明两年的考核也会参考上面你填报的数据。”
很明显李优给了司马朗一个钻空子的机会,直接让司马朗填写,并且以这个作为基准,那代表着司马朗可以多报部分的人口数额,当然人口数额增多,那代表着省府产出也就需要增多。
陈曦对于人头税属于你情我愿的那种,不是为了税,而是为了好统计,你缴人头税,年节福利就有你的,不缴,我做计划的时候,算不到,可这种只是人头税,实际上陈曦是按照人口和地区状况订产出,州府基本都要背责任目标。
考核也是按照这个来考核的,这也是为什么陈曦说汝南袁氏厉害,因为汝南一半的人口都跑了,袁家依旧维持住了长安对于汝南郡这个大郡定下的目标,虽说有逐年下降的趋势,但在合理范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