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抗戰之丐世奇俠》-一百七十九章:開拔前的準備(上)讀書

抗戰之丐世奇俠
小說推薦抗戰之丐世奇俠抗战之丐世奇侠
日头落下西山,等武汉卿回来,任自强又和见面他聊了一会儿,送给他一箱从津门带来的白兰的。
这次去白山黑水之间祸祸鬼子,原本是打算带武汉卿这位‘东北通’一起去的。有他这位本地人在,到了东北也算熟门熟路,还能满足他打鬼子的愿望,可谓一举两得。
但任自强一看武汉卿在山上忙了一天回来时疲惫的模样,才发觉有些想当然了。
别看武汉卿身体还算健壮,但他已经是四五十岁的人了。此去到鬼子腹地跋山涉水转战几千里,形势严峻时几乎几天几夜不眠不休。
说的不好听时刻在逃脱鬼子围追堵截的路上,如此强行军,明摆着他的身体扛不住会拖队伍的后腿。
兵法有云,善战者未虑胜先虑败。任自强即使自己单兵作战能力强得离谱,他也从没小看过鬼子。
何况这次前去东北不是他一个人,而是带领一个团队和鬼子作战,他已尽可能考虑到此中艰险。
还有一条至关重要的原因,刘家堡到野狼寨的防御体系建设还没有完成,一时半会儿还离不开他。
想到这儿任自强就熄了带他一起去的心思,没实言相告。何况只要他人活着,以后在华北两条腿的鬼子畜生到处都是,还怕没打鬼子的机会吗?
“武大哥,我走后生活区的建设就全仰仗你了,未来这道防线能不能挡住鬼子飞机大炮的轰炸和进攻全在现在打基础,您多多费心。”
“任老弟,你尽管放心,包在我身上。”武汉卿知道轻重,他不替别人考虑也要替自家女儿考虑,明摆着以后自己一家要和这个团体命运与共。
回到中院,任自强又带大丫二丫钻进密室,手一挥密室里多了一百万大洋:“最近开销大,再给你们多留点钱。”
大丫道:“不用了,强哥,柱子也送来三十多万大洋,胡大洪从满城县领回来十七万赏金,这里钱够多了,你还是留着自己花吧?”
“我身上钱多着呢,还有好几千万,我都发愁该怎么花。”
剑神 逐月升莲
“嘶!”大丫二丫同时倒吸一口凉气,惊喜到:“强哥,你出去一趟怎么没花钱反倒挣辣么多?”
“嘿嘿,我这次去津门抢了鬼子银行。”有些秘密对大丫二丫可以尽情倾诉,要不埋在心里憋得慌。
“咦!强哥,你真腻害呀!”两姐妹见惯了江湖中打打杀杀,脑子里压根没有犯法的概念,不以为忤反倒佩服的不行。
“嘿嘿,这都是小意思,以后咱们钱花得差不多,我再去抢一回。”
“嗯嗯!”
阔少的调皮新娘
“对了,明天你们也一起上山,一是省得我这段时间来回跑了,二是我要好好训练你们一下。”
“好呢,等会儿我们就把这段时间的花费留给罗峰。”
特种兵痞在都市 一抹沉香
“明早再办,先回房间让我好好稀罕一下,几天没见我都想死你们了。”
“嗯嗯,强哥,我和姐姐(二丫)也很想很想你呢!”大丫二丫的爱依旧毫无保留。
是夜,享尽双胞胎姐妹花得温柔不提。
翌日吃过早饭,处理完刘家堡事宜,任自强和大丫、二丫徒步进山。哈雷摩托到底不是专用越野摩托,在山路上使用还是力有未逮。
摩托车刘家堡留一辆,方便人员来回保定城,另一辆带回野狼寨做训练用。
不过有任自强这位犹如神行太保的存在,他抱着姐妹俩在山路上健步如飞,丝毫也不弱于摩托在山里的速度。
三四十里的山路,四十分钟跑完全程,他脸不红气不喘,犹自没尽全力。他也就对各大体育赛事没兴趣,否则创造的世界纪录估计一百年后也没人能打破。
到了野狼寨和前来迎接的刘思琪六女稍事亲热过后,他当即召集刘柱子、陈三、刘大眼、王老虎四位心腹开会。
消灭和收拢了满城县土匪,野狼寨现有兵员突破一千二百人。这还不算二百多位娘子军们,个个都是棒小伙儿。
刘柱子和陈三近十天未见,人晒得更黑更精神了,浑身煞气扑面,看来手上又没少沾染血腥。
“好了,打仗哪有不死人的,你俩就别再纠结了,以后考虑周详别大意就行,快过来坐下。”
任自强一看他俩低眉臊眼的张口欲言就知道他们要说啥,于是摆摆手问刘大眼:“死去的兄弟家里抚恤了吗?”
刘大眼道:“老板,死的是咱们叫花子兄弟,他们哪有家啊。”
“哦,人埋哪儿了?”
“训练场西边隔座山头的半山坡上。”
“可以,以后再有去的兄弟都埋在哪儿吧,也好做个伴。”说到这儿任自强想起一件事,一拍脑袋懊恼道:“大眼,过段时间你抽空下山一趟,把老团头也迁到山上来,咱们以后上香烧纸也方便,也让他的在天之灵看看我们如今的风光!”
“老板,过两天我就去办。”
“柱子、仨儿,这次的有功人员奖励了吗?”
“强哥,先奖励了参战人员,评出的一等奖、二等奖还没发,他们想等您回来发。”
“行,就订今天傍晚发,刚好我这次出去为咱们的神枪手买回来一些新武器,也一并发了。”
闲话说完任自强说到正事:“我这次回来呆不久,十天后也就是八月一号我会带亲卫队搞一场长途行军演练。时长最短也要一个月,中间要是耽误的话两三个月才能回来也说不定。”
看客都知道八月一号是个极为特殊的日子,他也想借借革命前辈们的东风。同样,即使心腹现在他也不能透漏此行的意图。
“强哥,要去这么久啊?”刘柱子、陈三一时讶然。
刘大眼和王老虎是老兵,部队拉练他俩肯定见识过,倒没表示出异样。
“咋了,你俩是不是舍不得和春桃、春花分开这么久啊?”任自强调侃了一句。
“没有,没有!”两人难为情的讪讪一笑,手摆的像风车。
“呵呵!”任自强点点他俩不再理会,吩咐王老虎道:“老虎,你选出一组炮手,带一门60迫击炮。要体力好打炮水平最高的随队出发。”
“是,老板。”
“对了,让亲卫队员出发前再好好熟悉一下打炮,不求打得多准,咱们现有的炮都会基本操作就行,每人至少打五发炮弹。”
王老虎一听坐不住了,一百名亲卫队员,一人五发就是五百发炮弹,这也太奢侈了。急道:“老板,这炮弹……”
“哈哈…..,老虎,别担心炮弹,咱们跑弹不缺。”
安抚完王老虎他又对刘大眼道:“大眼,你把此行的干粮准备好。”
不想刘大眼一脸为难:“老板,你这次是徒步行军还是带驮马拉练?您看我们准备多少天的干粮合适?”
“我们这趟要翻山越岭,驮马肯定没办法带。”
“老板,没驮马你们一个人也带不了多少干粮啊?一人撑死了能带二十斤干粮,再加上武器装备,再多都没办法行军了。”
“不用带那么多,一人带五斤干粮以备不时之需,我们在路上会自己想办法搞吃的,学会野外生存也是这次拉练的项目之一。”
说到干粮任自强突然想到后世的军用压缩干粮,他想试制一下,于是说道:“大眼,干粮的事稍后再议,你和老虎先去忙吧。”
刘大眼和王老虎却坐着没动,后者频频向前者使眼色,好似有什么话难以吐口。
任自强见此笑骂道:“老虎,你眨鸡毛眼啊?咱们都是兄弟,有屁就放!”
王老虎难为情的挠挠头,支吾道:“老板,我…..那个……和…….”
刘大眼抢先道:“老板,老虎和芙蓉好上了,他想请您批准他们以后一起过日子。”
“哈哈哈…..!”任自强一阵大笑:“这是好事啊,行,我批准了。大眼,你做好登记。”
接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小黄鱼抛给王老虎:“老虎,用它给媳妇打个戒指、项链,现在咱们这里条件有限,婚礼就暂时不办了。”
说实话说出这话他都有些脸红,他考虑到如果给王老虎举行婚礼,他自己身边的八位女孩该怎么办是好呢?还是先装糊涂吧。
王老虎感激涕零道:“谢谢老板,您都给我们一个家了,这是我王老虎这辈子做梦都想不到的好事,我们已经很满意了。”
“柱子,仨儿,你俩和春桃、春梅认识时间也不短了,干脆也搬到一起过日子算了。”说起成家任自强想起一直在鞍前马后劳碌的俩兄弟。
两人喜形于色,齐齐拱手:“柱子(陈三)全听强哥安排。”
“胡扯八道,你们一起过日子岂是我能安排得了的,那也得你们情投意合才行。”任自强佯装不悦扔给俩货两根小黄鱼,接着把目光对准刘大眼:
“大眼,你也老大不小了,现在老虎都有了女人就不见你有动静,你还不想办法赶紧踅摸一个女人给你暖被窝!”
“是是,我会的,没事我先下去了。”刘大眼臊得脸通红,拉着王老虎想脚底抹油。
“等等。”任自强喊住了他:“你下去问问亲卫队员有木有看对眼的,如果有的话在我走之前都一并办了。登记好后你到我这儿领小黄鱼,算是我给他们的结婚礼物。”
他还是先前的那个想法,此去东北祸祸鬼子,以他现在的本事他自己都不能百分百保证全须全尾的回来,更何况被他甩几十条街的亲卫队员们。
想想鬼子兵的战斗素质和装备,再想想鬼子兵精准的枪法,他就是用脚趾头想也清楚亲卫队员会有死伤,没死伤才不正常。
因此,让这帮小伙子们死前尝尝女人的滋味,至少死了也没多少遗憾,他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老板,除了亲卫队员如果其他人也有相好的也照此办理吗?”刘大眼请示道。
“其他人不行,除非年纪和你们差不多,要么是立过功受过奖的,还有训练水平拔尖的。否则,他们一天天净像老婆孩子热炕头,哪还有心思、力气训练。”
“我明白了老板。”
等他俩出去以后,他颇为为难道:“柱子,仨儿,你俩这次都去是不可能的,家里的队伍还需要有人负责,你们商量一下谁去?”
“强哥,我去!”刘柱子陈三争先恐后。
“呵呵,我实话告诉你们,这次长途拉练危机重重,相较于打土匪那都是小儿科,一路上时刻都有送命的危险。你俩可要想清楚了,丢了小命春桃或者春梅以后就要守寡了?”
“强哥,您不用吓唬我,自打跟着您,我就没怕过死!”刘柱子考虑都不带考虑,说得斩钉截铁。
陈三嘴皮子没刘柱子溜,一见被他抢了先急道:“强哥,您见我陈三啥时候掉过链子?”
看他俩如此表现任自强很是欣慰,心里一点没有对春桃春梅的不公或歉疚。怪只怪他们生在这个该死的世道,谈儿女情长都是奢侈。
要知道从小鬼子侵华以来,中华儿女直接或间接死在鬼子手上就达到三千多万人,这是多么触目惊心、骇人听闻且血淋淋的数字。
为此任自强自己都可以舍弃女人并把生死置之度外,更遑论其他。何况他完全可以只出钱出武器培养出一大批人和鬼子拼命,自己安安稳稳待在后方指挥千里之外运筹于帷幄之中。
大丫二丫这对双胞胎姐妹花他还没新鲜够,被刘思琪她们温香软玉环绕不香吗?
这时,刘柱子软语央求道:“仨儿,你已经和强哥出去风光过一次了,你就把这次机会让给我好不好?放心,再有下次我保证不和你争!”
不曾想陈三比他还赖皮,扑通单膝跪地抱着刘柱子大腿红着眼道:“柱子,这真不是争不争的事,我的能耐我知道,我没你有学识,没你有大局观,我真不适合看家啊!”
接着这小子甩锅给任自强:“你不信你问强哥,我说的是不是在理?”
任自强明知陈三说得在理,他也是如此想的,但他肯定不背这黑锅:“好了,你俩也别争了。这样,为了公平起见,你俩抓阄,听老天爷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