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都市劍說討論-第1716節-石殿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都市剑说
横竖这锅都要扣在李白的头上。
谁让他无论到哪儿,身边都会带着这两个妖女,很难不让人往歪处想。
偶尔再撩拨一个,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没啥可奇怪的。
巧然遇见你 抚琴之乡
至少在赫拉克勒斯·恩佐·卡米洛看来,呵,男人嘛!
要不是清瑶妖女的颜值太高,能够相提并论的妹子实在不好找,像石油佬那样的现钞玩家简单粗暴的拿钱砸,这一招他也会,而且完全舍得花血本。
听到赫拉克勒斯大大咧咧的荤话,俞玥登时脸都红了,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她知道前辈是有女朋友的,而且是一位与自己同单位的真正大前辈,自己哪里敢有这个肥胆儿打这个主意。
“没事了,你走吧!其他的事情都交给我,这里不太安全,小心溅上一身血。”
李白摆了摆手,没打算让这小丫头掺合进自己与“圣徒会”高层内部的事情。
本来眼下就是多事之秋,他也不愿意节外生枝。
趁着现在还没有打起来,最好赶紧离开。
“噢!”
前辈的话自然要听的,俞玥用力点了点小脑袋,听话的转身就走。
两块共计100斤重的金砖在她手上,仿佛没比俩肉包子重上多少,脚步相当轻快。
还在争抢美金现钞的服务生们看到有大人物过来,不得不住了手,他们当即就被跟着小丫头的那三人给抢了个干干净净,个个都十分恼火,自己白忙了一场,除了鼻青脸肿以外,什么都没有得到。
“嚯嚯嚯……”
“力量”圣徒发出意味莫名的怪笑。
目送着小丫头捧着金砖飞快远去,估摸着从今儿起能多加几个菜,补充些营养,李白将视线收了回来,放在赫拉克勒斯·恩佐·卡米洛身上,没有语气波动地说道:“还有事吗?”
“抱歉,抱歉,是我打扰了,你回头再约,我保证躲得远远的。”
赫拉克勒斯以为李白在生自己的气,连忙道歉,看到对方眼神越来越不善,赶紧转移话题,回到正事上面,说道:“那边已经准备好了,跟我一起去见证神迹吧!我们说不定可以见到神灵,真正的神灵。”
这是他把李白从吉布提半道儿截过来的主要目的,并不止是对方的“圣徒会”高级会员身份。
“好吧!那就看一看。”
李白冲着小红鲤招了招手,清瑶妖女只知道胡吃海塞个没完,连今天是星期几都不知道。
“走了,姐姐!”
到底是公子最乖巧的小鲤鱼,始终都会发出一道心思放在公子身上,当即拉住了清瑶姐姐,提醒公子相召。
洪璃小妖女只是个真丹境大妖,自然拉不动打主定意要吃个痛快的破劫境妖王。
不过她却有办法,直接抬腿走就是了。
“喂喂,臭鲤鱼,你去哪儿?怎么不吃了?还有大虾,好吃的大虾!”
眼见着璃珠领域就要随着洪璃小妖女一块儿转移,清瑶妖女只好将那一大盆炸甜虾整个儿端走,气急败坏的追了上去。
这个世界的天地规则实在是太不友好,哪怕作为破劫境的妖王,也依然会束手束脚,十分的不痛快。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
如果没有李白的玻璃心或洪璃小妖女的璃珠领域庇护,她恐怕都没有办法长时间的维持人形,这个相当不方便。
“公子!”
还没到三息的功夫,乖巧的小红鲤前来报到,后面跟着一路骂骂咧咧的清瑶妖女。
这头青蛟向来就是个坏脾气,要不是手上还端着一盆好吃的甜虾,说不定这会儿就已经扑了上来,化身嘤嘤嘤怪,不依不挠的索要补偿。
“去看热闹!”
李白转过头,向有些目瞪口呆地赫拉克勒斯点了点头。
“大力神”友情提醒道:“带着她们,不合适吧?可能会有危险!”
李白无比肯定地说道:“她们就是危险!”
铁子,自信点儿,把“可能会”两字去掉。
“好吧!随便你了!”
赫拉克勒斯耸了耸肩膀,他也觉得这俩妹子并不简单。
至少对于厨师这一行业来说,她俩是真的危险。
“圣徒会”请来的法国大厨马克主厨进了医院抢救的消息,一早儿就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赫拉克勒斯带着李白和两个妖女坐上了一辆电动观光车,很快来到了一座土丘前。
原本呈半球形状的土丘被挖开了近三分之一,露出了一座高大的石殿。
历经不知多少岁月,在砂土的掩埋下,并未有太多风化痕迹的石殿依旧保存完好,甚至连切割成均匀大小的长方体石砖彼此精准的契合在一起,棱角分明,还有数支整根的石柱稳稳托住巨大的三角形状拱顶。
“根据C14检测,这座石殿的建成时间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
赫拉克勒斯·恩佐·卡米洛正准备接着说下去,身上突然响起一阵电子铃音,他掏出了正在响动振铃的手机,扫了一眼屏幕,当即皱起了眉头,自言自语道:“是那个印度人,他终于想明白了吗?”
看到李白投过来的询问目光,赫拉克勒斯当即告了声罪,说道:“抱歉,是‘剧毒’圣徒贾哈拉尔·乔杜里找我,我先跟他聊几句。”
说着拍了拍李白的肩膀,拿着手机往远处跑去。
“圣徒会”如今分成三个派系,“力量”、“音乐”和“言灵”一派,与另一派的“魔法”、“巫术”和“兵器”针锋相对,同时既忌惮又拉拢不结盟的“冰霜”和“剧毒”圣徒。
“剧毒”圣徒正是印度人哈拉尔·乔杜里,有自己的一摊子,整日不知在捣鼓些什么。
划动接听键,手机屏幕一闪,变成了视频动态画面。
“剧毒”圣徒发过来的是视频通话,赫拉克勒斯没多想,以为这个印度佬打算当面谈,一眼望过去,差点儿没把手机给扔出大气层。
“卧槽,贾哈拉尔你玩过头了吧!”
手机屏幕上面,一张可怕的脸正冲着赫拉克勒斯呲牙咧嘴,还发出古怪的嘶吼声。
“嗷呜……嗷……啊……”
那张脸庞已经找不到一寸人类正常的脸色,成片溃烂脓疮有好几处,一侧脸颊完全豁开直至耳根,已经可以看到白森森的牙齿,一双血红的眼睛漫无目标地上下左右移动,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还在发出一些无意识的可怕声音。
“F*K,贾哈拉尔,今天不是万圣节,是不是被毒坏了脑子,把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好吧,你的装神弄鬼成功吓到我了,再见!F*K!”
恼羞成怒的赫拉克勒斯又爆了一句粗口,直接挂断了通话。
然后气急败坏的回到李白那里。
“??老贾是个什么情况?”
李白看到赫拉克勒斯的脸色不太好。
赫拉克勒斯没好气地说道:“没事,这家伙玩毒药玩过了头,把自己的脑子毒坏了,在装疯卖傻呢!”
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广白道公子
这个不着调的印度人,圣徒的位置迟早要被剥夺。
“‘大力神’,就差你了!”
石殿大门方向有人在喊。
幽幽劫世缘 暗素
“来了来了!李白,跟紧了!”
赫拉克勒斯立刻将那个装神弄鬼的印度人给扔在一边,小跑着进入了石殿。
石殿入口有一对青铜大门,此时此刻已经完全敞开,哪怕被厚厚的砂土封存了几千年,但是在挖开后没有多久,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氧化变质,原本金灿灿的表面立刻被丑陋的铜绿给占领,迅速变得色彩斑驳起来。
埋藏于砂土丘内部的石殿入口里面铺设了电线和照明器材,当踏进去后,丝毫不觉得有任何昏暗,仿佛白昼一般的灯火通明,甚至比外面还要明亮几分。
由于保护及时,石殿内部的壁画大多得以保存了下来,除了色彩略微有些变化以外,基本上处于完好的状态。
七位“圣徒”齐聚于一道石壁当前。
哪怕分成了三个派系,以两个主要利益小团体为主,但是涉及到“圣徒会”的大是大非和整体利益,所有人乃至所有圣徒的态度都是一致的,求同存异,共同面对。
D内无派,千奇百怪,无论是什么样的组织,有人的地方就有派系,利益点决定立场,圣徒们或抱团同盟,或彼此针对,其实个个心里头都跟明镜儿似的。
“这块壁画是一道门,恰好处在受力点上,承担着重要的负重,不能切割,也不能爆破,否则整个大殿就会坍塌。”
一位专家模样的人正拿着手电筒照着这道找不出一条缝隙的石壁,上面的精美壁画正讲述着这座石殿的来历,史前人类究竟是如何将它建造起来的。
不止是绘画,还有许多锲形文字,与李白从非洲土豪军阀兰顿·霍克维尔庄园藏宝地里面找到的泥板上如出一辙。
“我们该怎么进去?”
“圣徒会”的“冰霜”圣徒川克特(拖拉机)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眼下两个派系虽然在一起,但是彼此顾忌又算计,气氛僵硬,由立场中立的圣徒率先打破气氛比较合适。
“呃!最好是,抬,嗯,抬上去!”
负责石殿发掘的那位专家做了个托举的动作,又拿手电筒照住壁画左右两端的顶部,接着说道:“那里有两个锁止机构,一旦顶上去,就会配合这块壁画形成新的受力点。”